第二卷 上下求索 139. 香山争锋,暗算无常何人知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一拳将林立轰出,对方也似有一种特殊护身功法一样,柳致知一拳如击在橡胶上,柳致知拳意已具灵觉,仿佛有感觉一样,知道这一拳并未能攻入对方体内,这种状况柳致知第一次遇到。

    林立虽被柳致知一拳轰飞,并没有受什么伤,假设换一人,内脏恐怕已成粉末。林立摔落在地,人立刻消逝,仿佛大地是水波一样,他自然没入大地,柳致知心知对方有一种神通,比本人所悟土行术法更自若,甚至能自在出入土中。

    林立落地消逝,柳致知陡然感到腿足之上,汗毛竖起,知道风险来自足下,而柳致知并未感到脚下大地出现什么波动,当下都不用大脑反应,脚下一蹬地,身体腾空而起,落在一棵树的侧枝之上。

    刚才所立之处,陡然冲出一米多长的一根尖刺,不类泥土,倒似金属,看上去寒光逼人,林立并没有出现。

    柳致知站在树丫上,周围任何一丝微弱波动都出如今心灵之中,并没有发现林立,林立也没有再防御,对方既然有这种能避开柳致知的感应的神通,应该再一次发起防御,却再也没有动。

    柳致知感应着周围的一切,丝毫不敢放松,那地面上尖刺已消逝,柳致知心中冒出一个想法,也不着地,脚下一蹬,到了另一棵树上,做出一付要离去的架势。

    就在柳致知刚落到另一棵树上,柳致知分明感到地面一处出现一丝波动。柳致知知道本人猜对了,对方的神通全在土中,有土的地方,他瓮中之鳖,本人如今处于树上,木克土,他无法显现他的手腕。如今本人要走,他心中着急,出现了破绽。

    那处出现一丝微弱波动。柳致知手指连点,手指震荡,转眼间五道淡青色风刃出现。速度极快,达到声速,这本来就是相似声波,而不是真的一枚风刃,而是如水波一样,是波峰处分子得到极大紧缩而惹起光线折射变化,前冲风刃不过是波的波峰所在,紧缩当前的空气中分子所成。

    黄光一闪,林立现身,几枚风刃切过。黄光如潮,将风刃湮灭,林立也不好过,太过突然,对方怎样发现本人。

    不等他再度消逝。柳致知已明白他的绝技所在,随着风刃之后,人也临空扑到,这回柳致知吸收了刚才的经验,不再运用拳法,对方一定有一种方法能将拳力缓冲削弱。而是以指代剑,运用出剑术,手指振荡间,指尖上冒出二三尺长的白色剑气,看你有没有本事能抗住剑气。

    林立刚现身,才预备沉上天面,柳致知已扑到,他并没有恐惧,在他心目中,柳致知功夫虽高,并不能损伤他,本人皮厚有鳞甲,就是普通刀剑也伤不了本人。

    剑光一闪,一股锐意逼人,林立顿觉不妙,一种恐惧攫住了他,身体急扭,向后仰去,柳致知一剑从咽喉向下划卫个“乙”字型,林立躲过咽喉,胸腹部却没有躲掉,血花飞溅,大叫一声,向后倒去,没入土中。

    柳致知剑光一敛,掐诀运起“呼”字诀,刹那间,**切入一片昏黄的世界,发现一个影子深化地下,却不是人形,而是穿山甲,柳致知明白过去,果真和海力布一样,不是人类,而是妖物化形,混迹人世。

    柳致知看法一切入这片世界,心念一同,调动大地之力,一股波动轰了过去,那穿山甲显然对土行天生神通,身影一动,向更深之处钻去,柳致知冲击落空。

    木能克土,柳致知掌握的是两行,土行和水行,对木行却未能有什么领悟,心中不由产生一种想法,假设能掌握木行术法,是不是可以抑制对方。

    想到此,心中有一种冲动,想试一试,他的土行和水行都由六字诀中演化出来,那六字诀中属木的是嘘字诀,属肝,柳致知掐木诀,口诵嘘字,肝气勃发,不过感觉之中青色一闪,就此消逝,柳致知心中苦笑,知道咒音没有诵准,又改换声调,平上去入诸声变换,同时留意林立的信息,防止他来偷袭,林立挨了一剑,虽躲让及时,没有开膛剖肚,但也吓得魂不附体。

    现出原形,深深躲在地下,小心等待机遇,看能不能再次偷袭,刚想动作,一股波动在柳致知身上一闪,波动虽弱,却是五行之中木行波动,柳致知终于找准了咒音,切入木行之中,不过柳致知对木行了解太浅,根本不能发出像样的攻击。

    但就这一点,让林立心中感觉仿佛遇到天敌一样,那里还敢动弹,木行术法正好抑制土行。

    柳致知却暗叹一口吻,本人显然对木行了解太浅,连像样的攻击都不能发出,他却不知道,就是这种木行波动,硬是将林立那个妖物吓住,不敢出头。

    柳致知等了好一会,不见林立出来,也不敢放松,再看地上,有斑斑血迹,还有几片破碎的鳞片,那是被柳致知剑气斩落,看到鳞片,柳致知脸上显露了笑意。

    手一伸,御物术起,将这几片鳞片取在手中,他所掌握巫蛊降头之中,多的是根据对方毛发皮屑之类远程发挥暗算之术,有这几片鳞片,不怕这个穿山甲翻上天去。

    柳致知手中捏着一片鳞片,口中默念秘咒,手指上出现一缕绿光,悄然印在鳞片上,这是一种寻踪法,柳致知目光之中放出幽幽绿光,转眼间,林立躲在深深地下状况出如今柳致知的脑海中,还真深,攻击到他还真费劲。

    柳致知想到此,看了一下那地下,他不想与林立耗工夫,干脆去买些东西,来好好泡制一下林立,一念及此,柳致知转身就走。

    柳致知干脆转身分开,给躲在地底深处的林立措手不及,他未想到柳致知说走就走,他却不敢立刻出来,混迹人类社会中这么多年,他不再是当初那么单纯,人也怕柳致知是做个样子,然后杀个回马枪。

    柳致知分开了香山,去买相应的东西,巫蛊降头,还有国际传承的一些旁门法术,往往需求一些特殊的东西,这些东西有些很好找,比如朱砂黄纸之类,有些很难找,市场上普通都很难买到,柳致知甚至有些思念当日在终南山桃花谷,那里简直什么都能买到,柳致知如今只能买一些能代替品,这样术法效果就差了不少。

    像尸油、阴土这些东西根本找不到,还有魂育木,他脑中有一种术法,可以让林立就算是行家,一旦柳致知发挥,就算不死,也要脱一层皮,这需求一种木料,这种木料在现代的国际简直找不到,就是魂育木,又叫尸育木,这是尸体埋在地下,树木根系扎入尸体中,从中长出,假设在特定的日子特定时辰伐取,灵效倍增,而且,最好的是桑木,其次是槐木,再次是柳木,其他树木就是有效,效果也差强者意。

    在过去,由于是土葬,坟头之上长一些树,特别是乱葬坟,是许多炼这些术法的人取料的地方,当然,普通也是夜里去取,现代国际大部分地方是火葬,这些材料可以说简直不见踪影,除非悲天悯人之辈,杀人埋尸培育,柳致知甚至疑心有些降头师就这样做,不然降头术中许多材料得不到。

    没有魂育木,柳致知只好退而求其次,他所用是从《万法秘藏》中化出一种术法,是降头术和黑豆定魂术的一种结合,根据柳致知的了解,应该有效果。

    他买了画符公用的黄纸,让他跑了几家店,才找到适宜的纸,朱砂他储物袋中有,又到菜市场转了一圈,挑了半天,才找到一种品性上合用的黑豆,又转了几家香烛店,才将东西凑齐。

    工夫曾经接近傍晚,又买了一张京城地图。他预备找一家宾馆住一晚,明天分开城区,在城市周边找一个无人山区之中,祭炼法术,好好暗算一下这个林立,给他一个经验。

    柳致知到底年轻,还做不到一种大度宽容,做不到以德报怨,虽看经典,倒对孔子说的“以直报怨”更是能入己心。也难怪他,以德报怨,是一种大慈悲大怜惜,而柳致知从小习武,修行后虽不断反思,心中也有一种念头,虽不算浩然之念,也算一种我所行之道,不强加于人,也不妨碍于人。对方既然是与海力布一伙,明天又跟踪本人,对本人下手,就这一点,已是取死之道,即使不能除掉对方,也给对方一个经验,让其明白,本人不可侮!假设他是普通人,柳致知倒可放他一马,惋惜不是。

    柳致知东西预备好之后,决议明天末尾炼法,刚进入了一家宾馆,订好房间,却有一个头发竖起如鸡冠的青年人走了出去,只向柳致知而来:“你就是申城人智知?”

    “不错!你有什么事?”柳致知问到。

    “我老大让我转一封信给你,你看一下给个回话!”这人说到,便递过一封信,信封并没有封口。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