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41. 周详算,各施安排,眼前决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没有想到,剑气与秋鸿一合,人与剑似一体,居然周身毛孔中喷发出如丝剑气,幸亏剑气极细而柔和,柳致知也吓了一跳,急忙意识一动,秋鸿剑落到手上,再查看身上的衣物,他最担心的是储物袋,还好,储物袋并未受损,他才松了一口气,又查了一下衣服,由于剑气极细,如同细针穿过衣物,倒没有损毁衣物,不然的话,柳致知就要换衣物。

    柳致知放下心来,目光移向手中的秋鸿短剑,剑好像与自己血肉相连,意念一催,秋鸿剑化为一丈多长剑光,寒意逼人,剑光一闪,剑光没入洞壁之中,感觉中如切入泥土中一样,这一剑切入石头之中达半丈多,还有余力,柳致知心中一喜,收回了剑,秋鸿剑归鞘。

    柳致知陷入沉思,按那本两仪青萍剑术的典籍,柳致知的剑术已到书上所说最顶峰,再进一步,已没有路了,但柳致知绝不相信,剑术到这个地方就是最高峰,后面肯定还有路,是什么呢?

    柳致知细细想来,传说中能炼剑为丸,藏于体内,还有说剑光千里之外能取人首级,而现在柳致知剑并不能收入体内,飞剑放出,目光所能及,皆可取对方首级。但就是站在山顶,目光所及不过数十里,而且那人物也很小,自己根本做那些传说,虽然不免夸大,但其中也可能蕴含着一种信息。

    飞剑成丸,收入体内。按现代生理学来说,根本不可能,你吞一个铁丸试试。一入胃,胃酸对之有腐蚀,就是从呼吸道入。体内器官有异物,肯定会排斥,这显然不对。

    如果突破常规,从科学上说,倒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身体之中开辟了另一种空间,与现实空间分开,现代科学上猜想的多维空间倒有可能,可是人开辟空间,还在体内。那也不是目前柳致知所能想像;另一种就是前些日子柳致知悟出的,物质世界实际上是波函数的坍缩结果,如果飞剑状态改变,成为一种波一样存在,或者说虚化。那倒是可以进入身体,波是粒子不同,数种波可以同时占据一点,正好我们身边充满了各种电磁波一样,这种可能更实际一些。

    柳致知思考了好一会,大体确定了以后剑术的方向。他也不知道是否正确,只能走一步试一步,还有一种方法,得到前辈留下的秘籍,这一点,柳致知感到希望渺茫,他能得到一本剑诀已是极大幸事,不像小说中,第个修士身边都带许多玉简,杀了对方,就能得到秘籍,柳致知以前得到过李义一本符书之类,后来也问过宋琦,宋琦告诉他,只有一些散修,有时才将秘籍之类随身带,就是散修,秘籍之类也放在安全的地方,如果是真正有门派的,身上可能有法器符箓,但门中秘籍根本不准带出门派,传授时,往往是师徒间秘授,身上带的往往是一些世面上流传的《道德经》之类,根本不需要杀人夺书。

    如果你想得到秘籍,也可以,你潜入人家门派众地,一些藏经楼之类,不过那地方往往是戒备森严,如果你想找死,倒可以一试。

    所以说,柳致知所能做的就是一方面从世间公开的那些典籍,道藏佛藏中普传之法中领悟,另一方面与人交流,再加上自己思悟,这也是柳致知目前所走的路,当然,也可以拜入一个门派,不过,修行门派不显于世,择徒极严,往往不是拜师,而是师傅找徒弟,有些门派可以拜入,据宋琦说,那些门派你也只能学些小术。

    修道是一种机缘,柳致知走上这条路,也是一种机缘,他爷爷一生之中,得到五鬼阴兵,后来始终没有机缘,最终还好,向道之心走了佛门普渡的这一路,求得一个往生之果,而不是真正入修行大门。

    柳致知休息了一会,平静了一下心情,喝了些牛奶,吃些干粮牛肉,然后出洞活动了一番,看看周围形势,确定一个战场,到了下午,又回到洞中。

    接下来,他将身上可能用到的资源进行一次整理,他储物袋中有法器尖苗刀、灵虚刺,还有一张网,是在九华山收蜀山弟子的法器,他也重炼过,取名困灵网,还有一面墨眚幡,这面幡他不准备用,因为毕竟从海力布手中所得,对方应该对它很熟悉,自己得到时间短,有些东西没有摸清,如果对方有特殊法诀,说不定吃亏的是自己。

    对这种不确定因素,力争使之降到最低。柳致知不会寄希望于侥幸,而是一点点规划,使优势尽可能在己,在兵法上叫:“胜以已胜!”

    包括符箓,还些泥弹弩箭之类,柳致知都一一计算在内,用柳致知掌握的量子力学的一种思想,这个世界是几率世界,既然这样,尽可能增加自己胜算的几率。

    柳致知手中拿着两根二三寸长的指甲,这是在中缅边境上杀了那具僵尸后所得,柳致知一个火球,焚烧了僵尸的尸体,只有指甲未化为灰烬,分得了两支,看起来有点像玉质,其中略略带点乌青色,柳致知决定将之炼成一件法器,其性凝聚了僵尸的一些物性精华。

    又花了二天时间,这次炼制却与以前不同,而是以心念驱动微观,将两枚指甲炼制在一起,并且完全改变了形状,形成一枚指环,又要巫蛊之中阴火洗炼,最后成型时,却是乌绿一枚指环,如同美玉一样,根本看不见原来材质,顺手套在右手中指之上,此环气质完全内敛,一旦使用,散了出数道乌青光华,如数箭齐放,中身之后,阴毒入骨,阴火焚身,套在手指之上,不留意,不会发现,一旦使用,能收到奇兵之效。柳致知称之为阴巫环。

    这一切做好之后,柳致知开始将自己所学进行了梳理深化,剑术也适应了指挥飞剑凌空而斗,又多次勘探选定战场周边情况。

    在最后三天中,柳致知发现海力布也来勘探云蒙山,不过他们在明,柳致知在暗,柳致知发现对方是三人,只是远远看了一番,便悄悄回到山洞之中,在收敛气息情况下,对方三人并没有发现柳致知。

    转眼到了决战的日子,柳致知并没有珊珊来迟,而是天刚亮,便到了他选中的地方,此处离柳致知那处山洞隔了三个山头,并不是周围最高的山峰,但却是植被稀少,土石混杂,视野开阔,想偷偷潜伏还是有一定难度,土中石头较多,对林立擅长钻地是一种压制,虽不能完全杜绝,但让对方也不能如泥地那样无影无踪。

    柳致知并不着急,立在峰头平坦之处,静静地等待,到他这个程度,一点耐心还是有的,比正常的人,调控自己心情的能力强得多。

    柳致知在峰头等近三个小时,海力布来了,来的是两人,另一个是林立,两三天,柳致知发现应该是三人,还有一人是没有来,还是偷偷潜过来,柳致知当然从最坏角度入手,就当对方是偷偷潜伏进来。

    海力布和林立也不知道柳致知选中何地作为战场,好在是在云蒙山中,他直接化为原形,飞在空中,一眼就看见柳致知立于一座峰上,便又降落下去,和林立一起向这边赶来。

    两人身影迷幻,一闪就消失,然后又出现,常人根本看不清是如何做到,柳致知却看得很清楚,海力布身法虽快,却是类似于他在空中飞行,完全由飞行转化过来,在空中一展一折,而林立显然是一种利用大地波动展现出来土行神通,类似柳致知掌握的缩地术。

    两人落在柳致知面前,海力布说到:“智知,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交出我的幡,然后发誓不再踏入京城,你就可以安然离去!”

    柳致知看着两人,淡淡地说:“你们现在走,不再找我麻烦,那就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柳致知不愿多废话,如果能和解,之前就和解了,两人以为自己是谁,京城是华夏的首都,一个妖物居然让自己这个人不踏足此处,简直是笑话。

    “那此处就是你的葬身之处!”海力布说到,一示意,林立陡然身影一闪,就要消失,同时海力布也纵身而起,如一只饿雕从空中扑下,不同世俗练武之人的鹰爪功,他也是鹰爪,却青光缠绕,汇成一只数尺的巨大鹰爪,带着尖啸的急鸣声,抓向柳致知。

    柳致知也动了,身影未退,而是如龙卷过地,直扑林立,在前袭同时,手上出现了那个纸人,手一扣,腾起了绿焰。

    林立刚要遁入地下,从下方进攻,猛然间灵魂好像受了重击,一下顿住了,同时身上腾起了绿火。

    到此时,他还不明白,自己被对方施了暗算,用一种歹毒法术暗算,一声嘶叫,身上泛起黄芒,一块黄色的玉璜出现在头顶,硬把绿火压了下去,柳致知手中纸人瞬间化为灰烬,林立总算挡住了暗算,却失去了时间,一时神魂受损。

    这点时间,往往就能决定一个人的命运,柳致知手中纸人成灰,对方玉璜发出黄光也是一黯,一道一丈多长雪亮的剑光急闪而现,却是柳致知的秋鸿剑炼成后第一次展现世间。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