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44. 归途彭蠡敌友逢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出了云蒙山,看见了人烟,找了家小卖部,那边有公共电话,他身上虽有手机,可是十来天下来,早就没电了,说不定阿梨担心了,毕竟好久没有和她联系了。

    手机就这点坏处,传说中修行人也有通信手段,像飞剑传书、纸鹤传讯之类,可惜,柳致知一样也不会,这是没有传承的痛苦,柳致知不知道的是,世间修行门派现在也是很少有人用这些手段,毕竟手机比起那些东西来说更方便,大部分修行门派也在世间行走,根本没有必要浪费自己灵力,搞那些东西,在过去,这些手段也是有重要的事,才使用,而不是人们想像中有事没事,放一个纸鹤来聊天,而手机则不同,一点小事情都可以聊上半天。

    柳致知拨通了阿梨的电话,阿梨问到:“谁啊?”她见是一个陌生号码。

    “是我,阿梨,这几日我在一处山中,手机没电了,这是公用电话,这两天,我准备回去了!”柳致知说到。

    “阿哥!是你!”阿梨很惊喜,接着压低了声音,“听黎家的警卫说,刘征君被人暗杀了,是你干的么?”

    “他死了,有几天了,怎么死的?”柳致知没想到从阿梨这里得到消息,他本来准备进入京城市区去打听。甚至准备联系他最近认识的舒易可和商志高打听一下,看来都不需要入京城。

    “阿哥不知道?死了有五六天了,被人一枪暗杀,那个黎老头有点怀疑是阿哥做的,不过这几天来,一直联系不上阿哥,今天阿妹放下心来!”阿梨也有些诧异。她本来基本上肯定是柳致知所为,这一来反而有些疑惑。

    “原来这样,应该来说与我有点关系。却非我动手,也查不到我身上,回去将详情告诉你!好了。我挂了。”柳致知也压低了声音,老板在那边看电视,并没有留意柳致知说什么,不过柳致知也很小心。

    柳致知得到了准确消息,决定不再入京城,直接回去,现在时间已近午,决定在附近找一家饭店吃饭,顺便在饭店中将手机充一下电,他这十几日来都是吃的干粮熟食。

    柳致知又走了一段。遇到几家饭店,找了一家干净的饭店,点了几个菜,要了一瓶啤酒,跟老板说了一声。从身上取出充电器和手机,插在墙上的插座上。

    过了一会,菜和酒都上来了,柳致知一个人自斟自饮,一顿饭,吃得很慢。近一个小时,手机电虽未充满,但也充了大半,这才结账走人。

    柳致知决定御器回去,而不是坐现代化交通工具,便一个如游客一样,向附近一座山走去,柳致知在此没有表现出一点与众不同的样子,花了两三个小时,才进入山中深处,不见一个人,又用神识向四下查探了一下,确定并没有人,便取出天珠莲,一道淡淡墨色与白色相间的光华冲天而去,就是目力好的一样,都会认为那不过是山间淡淡的烟雾之类。

    柳致知飞行很快,也很高,都在云层之上飞行,法器淡墨如轻烟笼罩在全身,身影很是朦胧,除非靠近,不然还真发现不了,对雷达来说,柳致知目标很小,法器所达,最多对雷达波略有扰动,雷达观察员最多认为是背景扰动,根本不会深究。

    由于是白天,柳致知本来准备直线飞行,却远远遇到几次大型客机,为了免除不必要的麻烦,柳致知几次偏了方向,当天擦黑时,他到长江流域,从天空往下一看,不由笑了,居然偏到了九江地界,远远看到鄱阳湖和庐山。

    柳致知在庐山住过一段时间,也以历了不少事,今日从天空经过,不由有些感叹,想自己从一个普通大学生,几年来,居然成长为一个修行者,现在做到御器飞行,在普通人眼中,自己已是神仙一流。

    想着柳致知放慢的速度,前下方有一股隐隐法力波动闪过,柳致知不由将注意投了过去,却在老爷庙水域出现异样,那遍水域中央上百亩的地方被雾气笼罩,很是诡异,难道有什么东西出现或作怪?

    柳致知上次助赖继学在此得到地师传承,事实上对此地的神秘并无过深的了解,这次有什么奇异现象,却又不像,其中似有几股法力波动,柳致知好像似曾相识,特别有一股,好像是熟人,柳致知一时也想不起来,便意念一转,天珠莲直向那雾气而去。

    柳致知一到,里面的人也应该察觉有修士来了,顿时雾气猛然扩大,将柳致知包含在其内,中间一块却没有雾气,中间三人对峙,柳致知全都认识。

    其中一人见柳致知来到,脸上露出喜色,另外一人脸沉了下来,还有一个却有些莫名其妙看着两人表情,目光落到柳致知脸上。

    这三人,一人并不能算人,却是柳致知当日在庐山所认识的龙女龙谓伊,另外两人,一个是蜀山向美成,另一人柳致知不知道姓名,却知道是向美成的师兄,在中缅边境的雨林中,他们不知道,柳致知当时和一帮人隐在林中,见过此人,当时蜀山弟子中还有一人,就是与柳致知结怨的马志远,今天马志远却不在。

    “龙道友,这是怎么回事?”柳致知问到。

    “柳道友,你来得正好,这两人自称是蜀山弟子,见我在这里修行,想收我作为蜀山的护山神兽,是不是蜀山都这么霸道?”龙谓伊说到。

    柳致知对蜀山印象并不太好,毕竟与之弟子结怨,不可能有多好的印象,还是柳致知修行中不断反省自己,让自己尽可能客观公正看待一切,才未将蜀山划入黑名单,传说中蜀山毕竟是修行正道,只以为林子大了,可能什么鸟都有,并非人人如此。当然,当日这位师兄在中缅雨林中所说一番话,虽有些偏袒蜀山,还算有点大派正义气度,柳致知还存些好感。

    “龙道友说笑了,我们并不是强难道友,人间修行已无福地,我们不过邀请龙道友入我蜀山洞天福地,是一个双赢的事,龙道友如果不愿,那就算了!”那位师兄说到,显得很大度,转向柳致知,“这位道友,本人是蜀山的赵荀鹤,道友大名?”

    “柳致知,一个无意间踏入修行的世间散人。”柳致知淡淡地说到。

    “柳致知,龙道友之事今日不论,你当日在九华山伤我马师兄,这笔账怎么算?”向美成叫了起来。

    赵荀鹤也是惊讶望着柳致知,当日之事他大体知道,对蜀山来说,此事两个弟子当时却有强抢之嫌,但却败在此人手下,赵荀鹤心中对柳致知立刻提高评价。

    “刚才龙道友说得不错,蜀山是太霸道,九华山之事,我们先发现五浊树,你们却横插一手,最后还毁了灵树,我未找你们讲理,却倒打一钯,难道就是大派弟子风范!”柳致知不假于颜色,他与当日相比,修行层次进展不算快,但战斗力却完全不同。

    一是飞剑炼成,攻击力非当日所比;二是有了天珠莲,他们想追上自己并非易事,再说,龙谓伊在此,柳致知虽未见过龙谓伊真正出手,刚才能与对方相抗,而且龙谓伊得到神龙的传承,本身又是龙族,决不是庸手,有些数点,柳致知当然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虽然知道这一来,以后麻烦为断,不过这是迟早要面对的事。

    柳致知这一说,赵荀鹤开口了:“柳道友,当日九华山之事,并无他人在场,双方各执一词,很难说谁对谁错,灵树被毁,我们也很痛心,修行人之间难免有些摩擦,当日之事,各让一步,就此为止,如何?”

    “赵师兄,不能放过他,当日马师兄差点死在他手上,要不是师门灵丹,说不定马师兄已不在人世!”向美成叫到。

    “向师弟,住口!”赵荀鹤训斥到,眼中却一闪而过一种得色。

    柳致知虽是修行人,此时天已黑,并未观察到,但他不是呆子,对方虽训斥,却将难题抛给了他,他当日在树下偷听到赵荀鹤与两位师弟对话,意思中默认两人寻仇,只要不闹大就行,毕竟蜀山也讲面皮,理亏在先,传出去也不好听。

    柳致知也没有动气,淡然地说:“你的师弟并不想放过我,再说,当日完全是你们挑起事端,要让步也是你们!”

    看起来柳致知是入套,细细想想,柳致知却站在理上,他如让步,显得理亏而怯,特别在这种情况下,蜀山让步显得大度,柳致知让步却是另一种情景。

    有时对方千般算计,应对方法很简单,不理一切,坚持自己的本心,这看起来是以拙对巧,实际是依道而行。

    柳致知这么一说,赵荀鹤感到有些地方不对,却想不出有什么不对,明明对方被自己引入套中,却又显得那样理直气壮,应该动怒或气急败坏或者自感理亏才对,偏偏很淡然。

    “师兄,看见了吧?!散修就是这样无礼,还是让我来教训他一顿!”向美成说到,亮出了法器,一道光华卷向柳致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