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45. 剑气横,龙宫话根缘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冷哼了一声,森冷的剑光现,不同于法器,比法器更灵活,更锐利。剑光一现,赵荀鹤不由一怔,蜀山之中,也有真正的剑修,他立刻看出这是一门独特剑术,已成飞剑,在金丹未成的修士中,飞剑成,绝对是一个厉害的对手。

    向美成一见,心中也是一惊,上次柳致知就展现过剑术,他并未多留意,此次见柳致知飞剑化为丈许长的剑光而来,心中一惊,立刻狂催法器飞剑,他的飞剑却不是柳致知这种飞剑,而是法器,他虽是蜀山弟子,蜀山之中,真正修行剑术并不太多,因为剑术修行必须由世间剑术切入,没有一身深厚武术功底,一般不走剑修这条路,而一般修士,法器并不一定弱于飞剑多少,但飞剑由于专一,控制上又比法器来得灵活,一般修士遇上同级别的剑术修行者,往往不敌,但剑修也有弱点,战斗力是强,但长期与剑为伴,又得内炼一口剑气,往往五行之中,金气偏强,如果不能成就金丹,对身体伤害较大,寿命反而受影响。

    柳致知却是取巧之法,他抱丹成功,脱胎换骨,一般剑修由于专一,往往并不会抱丹,而是最终走成就金丹之路。

    两道剑光相撞,顿时将向美成的法器逼开,法器飞剑到底在纯粹上不如秋鸿剑,向美成一指法器,又圈了回来,松了一口气。叫到:“原来刚刚炼成飞剑,做不到剑光分化,不过尔尔!”

    他这番话却无意间提醒了柳致知,让柳致知知道飞剑下一个层次可能是剑光分化,不过两仪青萍剑十三式中每一式都是两剑构成,相辅相成,可以相互转化。如环无端,亦可同时出现,一剑两相。

    柳致知一声冷笑。剑光嗡的一声,顿时如匹练,阳刚正大。好像亘古就在此处,直射向美成面门,与此同时,另一剑影现,暗淡无光,并不引人注意,向美成法器连催,光华连闪,瞬间形成一面光幕,一声响亮。光幕溃散,向美成向外倒退而出,却挡着了这一剑,身住后退,却未放松。

    向美成一边退。一边驱动法器飞剑,面前一**剑影现,将柳致知可能的趁胜追击的可能压制住。

    “当心!”赵荀鹤叫了起来,手一动,就要出手。

    龙谓伊也是一声哼,身边云雾电光翻腾。一下子让赵荀鹤将出手意图打消。

    向美成听到赵荀鹤的警告,有些奇怪,眼光一瞥,心中大惊,一道暗淡剑光从匹练般的剑光中分化出来,剑光分化!这个念头才涌上心头,更令他恐惧事发生了,此剑影却透过他法器飞剑生成的一**剑影,好像视剑影拦挡为无物。

    不好,他再也顾不得面子,身体骤然加速,飞快向后暴退而出,就是这样,阴剑影一闪,一截衣衫飘然而落,虽未伤到向美成,向美成感受到森冷的剑光掠过,遍体生寒,同时冷汗流了下来,感觉自己在死神门前走了一遭。

    柳致知一引剑诀,准备追击。

    “柳道友,手下留情,我们蜀山不再找龙道友任何麻烦!”赵荀鹤喊到。

    柳致知停住了秋鸿剑,冷冷说到:“当真!”

    “我以心魔发誓,决不找龙道友麻烦!”赵荀鹤说到。

    柳致知虽不太相信发誓,见对方手中掐诀,说话之时,一种奇特波动产生,没入赵荀鹤的身体。知道应该是真的,心中感叹,原来发誓是这样,算是一种特殊术法,不过却作用在自己身上。

    柳致知收了飞剑,淡淡地说:“那么两位请自便!”对赵荀鹤却有一丝好感,毕竟是一个敢担当的修士,他并没有落在下风,按理来说,他完全可以出手,就是龙谓伊出手,难保没有机会,再说他脱身应该不难,能御器飞行,别人追击还是很费劲,再说蜀山还有一种特殊的雷珠一样霹雳子,柳致知见过两次,十数丈雷火金光,柳致知自认抵挡不住,唯有避让,对方却未使用。

    “后会有期,到时希望能好好谈一谈!”赵荀鹤见柳致知停住了手,心中也放下,他不是没有霹雳子之类,但却不能保证柳致知拼着受伤下辣手,剑修到了剑光分化,实力完全凌驾他们之上,再说还有一个龙女,自己这方已落下方,当舍则舍。

    他却未看出,柳致知那根本不是剑光分化,仅仅是剑诀高明,柳致知自己都未想到,自己所得的两仪青萍剑究竟是一种什么级别的剑术,可惜却不全。

    见蜀山两人走了,龙谓伊向柳致知道谢:“多谢柳道友相助,如不是道友,说不定我已成为他人看门狗了!”

    “龙道友不必放在心上,我们是朋友,正好遇上,当然出手!”柳致知笑到,又问到,“道友不是在庐山深潭中,怎么到了鄱阳湖?”

    “我自得到道友为我取来神龙留下的玉箴,得到神龙传承后,能收敛自身天性带来威能,便顺着水道来到了上古所说的彭蠡泽,也就是道友所说了鄱阳湖,此处有一个废弃的龙宫,却隐在另一个空间层面,便以此为自己洞府,道友入府一坐!”龙谓伊邀请到。

    “那我就不客气,见识一下龙宫,现代这个社会,这些都是传说!”柳致知也未推辞。

    龙谓伊手一指,水路分开,柳致知跟随着龙谓伊入内,看着两边流水如晶墙一样,赞到:“道友好神通,如不是道友,我真的无法入内!”

    “这不过是龙族的天赋,自得到神龙传承后,倒不觉有什么了不起。道友,对水行术法不精通,龙宫之中,却收藏了一部水行方面术法,却是人类修行所用,与我无用,不如送给道友,可惜,龙宫废弃已久,仅留下此书一本其余皆无,我翻了一下,不过是一些水遁避水之诀,我天然就会。”龙谓伊说到。

    柳致知谢过,说:“多谢道友,法诀对世间修行人来说,极其珍贵,我就不客气了!”

    两人转眼到了湖底,龙谓伊掐诀发出一道白光,一阵波动,出现一座玉质牌坊,过后,却无水,空气很清新,珊在时间已是晚上七点钟,外面已经黑透,此处却如白昼,柳致知知道应该是龙谓伊所说另一个空间层面,凭柳致知现代层次,还看不出奥妙。

    牌坊之后,却是一个宫殿群,共有三重,一层层很是壮观,瑞气宝光,柳致知赞不绝口,到底是仙家气派,到了大殿门口,柳致知抬头观看,上书篆书:彭蠡龙宫。

    随龙谓伊入内,才明白龙谓伊说的废弃的含意,殿中空空荡荡,有些地方有珠帘下挂的地方,现在都空无一物,墙上有些地方应该有画,却只见几根金色钉子在,什么也没有留下,甚至连桌椅都搬的差不多,偌大的空间,只有靠墙边有一张石桌,几个石凳,是天青石所制,估计是凡物,没有动它。

    龙谓伊苦笑到:“其他地方都差不多,道友先坐一会,我去一下就来!”

    “道友,请自便!”柳致知说到。

    龙谓伊一会儿就出来,端了一个玉盘,上面两只杯子,杯中一种碧绿液体,很是芳香。还有一本书,却非纸质,不知是什么质地,很是精致。

    “柳道友,这是龙宫中残存一棵琅玕碧玉木上果取汁而成,也算一种灵药,能逐渐调整人的身体中残留毒素,凡人饮用,不遇刀兵意外,能寿致百岁以上,修士饮用,却将身体调整理想状态!”龙谓伊说到。

    柳致知一饮而尽,龙谓伊又将书推了过来,柳致知翻了一下,果然如龙谓伊所说,又一次谢过,收了起来。

    “请道友来此,还有一事想请道友相助!”龙谓伊说到。

    “道友有事尽管说,只要不违背我的原则,当不惜相助!”柳致知说到。

    “此处我来此已有半年多,却是临时落脚点,我准备顺长江水道入海,到时相请道友一路相送!”龙谓伊说到。

    “难道入海一路上有什么艰险?”柳致知不解地问。

    “我以前也不知,后来得到神龙传承才明白,不论蛇蛟,只要修行成龙,都要入江河,最终入海,这是一种深入血脉中考验,道友听说过一种说法叫过龙,修行成龙,已能行云布雨,按理来说,不必由江河入海,但不知为何,血脉之中有这种考验,只有真正沿江河入海,才能真正成为神龙,这也是我不愿成为护山神兽的原因,前辈神龙入佛门,最终成为八部天龙,却已不能算是真正神龙之路。”龙谓伊说到。

    “有这一回事?”柳致知第一次听说。

    “不错,龙之所过,称为过龙,往往引起水灾。我在庐山修行,自认为能行空而走,不起风雨,不料入鄱阳湖时,有一种克制不住的**,从地面河流入,甚至想掀起洪水,冲入鄱阳湖。幸亏当日紫烟子将我锁在深潭,又得道友相助,得到传承,可以控制这种**,才借助春汛之期,未发洪水,悄悄入鄱阳湖,不然不知会造成什么后果!”龙谓伊说到。

    “那你入海,难道要发洪水?”柳致知惊问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