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50. 借雾走,福借他人自身灾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使尽了浑身解数,才化解这一波攻击,还是受了点伤,攻击一过,苏夜钟见柳致知居然抗住了这一波攻击,刚准备再次安动更大的攻击,柳致知却先发起了攻击。

    柳致知知道苏夜钟手中雷令的利害,如果让他再动用,自己肯定接不下来,意念一催秋漓磐,刚才秋漓磐受雷电一击,柳致知一直担心飞磐受损,这时一催,才放下心来,居然被雷电轰击,飞磐并无大碍,些许小的损伤,温养数日就能恢复,经过雷火,说不定飞磐品质还有稍许上升。

    柳致知心神沟通飞磐精神,秋漓磐一声呜响,光华大盛,与之前不同,化为一只飞漓之形,一派雪亮的流光,比之前的飞磐速度快上一倍不止,直袭苏夜钟。

    柳致知这一击也是目前飞蠢最大的威能,目标是他手中雷令,很简单,最好能毁了这支令牌,雷令很奇怪,材质并不坚固,如被秋漓蠢击中,肯定能将之斩断。

    苏夜钟刚要再施雷法,还未发动,见对方秋漓磐化为漓形,闪电般直袭而来,速度之快,心中一惊,急忙袖口往上一扬,袖中那件拨浪鼓样的法器咚的一声飞了出来,转眼变矢,鼓声急催,迎向秋漓磐。

    秋漓根本没有一丝停顿,摧枯拉朽一糕破开重重声浪,只听到噗的一声,飞漓已洞穿的鼓面,此鼓虽是一件法器,其皮也不过是一种妖兽之皮所蒙,平时以声浪电纹之类作冲击手段,本身并不强悍,如何经得起飞磐破入。

    鼓一破,秋漓蠢直射苏夜钟,苏夜钟没有料到秋漓蠢如此厉害,自己法器不仅没有挡住,还被对方所破,森森寒意似乎要侵入灵魂。

    苏夜钟身形一晃,黑白光华一闪,人已经消失,这是他所习的阴阳遁,借遁术躲开了一磐,人已出现在数十丈外。

    苏夜钟在危急关头,并未用其他手段来挡秋漓磐,那一瞬保命要紧,他没有把握一定能接得住秋漓磐,所以使用阴阳遁闪来。

    秋漓磐走空,柳致知意念一动,秋漓磐一个盘旋飞了回来,柳致知手上诀印动,口中咒音出,转眼间,身边数十丈内大雾起,这是他新练成的布雾术,此是山中,刹那间,对面不见人,雾气中水珠有一种奇特波动荡起,能让神识混乱,就是神识也不能弄清其中发生什么。

    柳致知收回了的秋鸿剑,纳入储物袋中,与此同时,苏夜钟一摆雷令,存想内外神,闪电如雨一样落向浓雾之中,比刚才一波更是浩大,苏夜钟也是恼羞成怒,自己刚才法器被毁,差点送命,出手更见凶狠。

    柳致知见雾一起,也不停留,立刻发动天珠莲,带着自己斜飞出去,柳致知刚才一击,毁了对方法器,虽然未能伤及对方,也逼得对方狼狈遁开,对方接下来报复性攻击肯定极其凶狠,大雾一起,对方查看不到自己情况,此时不走,更待何时,至于外面掩人耳目的那一层结界,根本就是光影错乱,根本不能阻止自己。

    天珠莲带着柳致知化作一道淡墨光华,闪电般地穿了出去,与此同时,雷电如雨,落入雾中,大雾翻腾,苏夜钟正集中精神控制着雷电,却忽略了从雾另一端一闪而逝的那道淡淡的墨光。

    这也得益于此雾对神识有极强的干扰作用,浓雾之中,雷火走呜不止,过了一会,雾气渐开,地面一遍狼籍,却不见了柳致知,苏夜钟紧张用神识查探,他到现在还未知道柳致知已离去,生怕柳致知隐身在一旁,不由他不小心。

    经过一番细致的排查,苏夜钟这才确定,柳致知不知什么时候逃走了,拾起那件鼓面已洞穿的鼓,脸上露出了苦笑,自己以大欺小,却让对方从容遁走,甚至什么时候走的,自己都不知道,这个脸丢大了。

    柳致知借雾遁走,一出了这遍被掩盖的区域,回首一望,此处似乎隐隐有雾气升起,其中景色隐隐约约,似乎沉浸在薄雾之中,柳致知知道这是一种幻像,里面可是雷光电火,柳致知不敢停留,冲霄而起,一道淡淡的墨光全速而去,转眼消失在天际。

    柳致知在申城外近百里的浙省的一处丛山落了下来,见前方一块石头,便坐了下来,从储物袋取出丹药,这是当日宋琦在终南山请人所炼的疗伤丹,吞服下一颗,他一路上都未停留,好在伤势不重,不过受少许雷电侵体。

    服过丹药,柳致知并未打坐,而是仅仅休息了一会,待丹药起效,伤势好转后,便下了山,此处虽是在群山之中,浙省人烟稠密,虽是荒山人少,但并非绝对无人。

    下山之后,不久便到了公路之上,拦了一楠出租,将自己送往申城,两个小时后,柳致知到了申城,先打了个电话给何嫂,说自己今晚回家,又打了一个电话给阿梨,告诉她真己已到申城,将在申城呆几天,将东西买好后,就会回去。

    又打了两个电话,一个给宋琦,另一个给赖继学,说自己已回到申城,便赶回自己的别墅。

    何嫂一见柳致知回来,很是高兴,饭已准备好,柳致知也很感动,几年来,多亏了何嫂,不然此处就没有一点家的样子。

    柳致知心中准备好好报答何嫂,刚才光顾高兴,没有留意何嫂的脸色,现在一看,柳致知心中格噔一下,他虽不是专攻面相之类,作为一个修行有成之辈,特别还有一个好友专攻奇门遁甲之术,一些吉凶还是能看出。

    何嫂印堂发暗,寿纹似断,数日之内,当有大凶临身,不是那种身患重病的寿元将近之相,而是会有致命的灾祸临身之相,如果过了这一鼻,以后当一生平安。

    柳致知虽看出这一点,脸上却未表现出来,随着何嫂进入室内,脑中却思索有什么方法,自己送一件护身符给何嫂,以护估她,还是用其他方法,这些方法都不能百分之百保险,比如护身符之类,有些天命如此,即使有护身符,当命运来时,当事人往往在其他诱因下,主动将护符遗失或丢在家中等。

    柳致知脑中灵光一闪,想起一种术法,这是出自降头术中的百福降,有人以为降头都是害人之术,如果一种术法全是害人之术,那根本不可能长久流传下来,降头术的中百福降就是一种给人带来好运的降头术,但这种百福降往往比较残忍,是将不该死之人的福分转移到他人身上,有些降头师甚至杀害刚出生的婴儿,将其将来之福分转移,之所以称为百福,是凑足百人,就是有降头师要炼百福降,一般也是为自己准备。

    柳致知当然不可能这样做,但百福降有一种不需害命手段,称之为祝福降,效力差一些,对施法者有些影响,柳致知细细想了一会,决定使用此术法,趁何嫂不注意,口中默诵咒语,法力运转,何嫂正好转身,柳致知弹出三道淡绿光华,在空中略一盘旋,落在何嫂头上,何嫂什么也未感觉到,回过头来,对柳致知说:“少爷,我去端菜!”柳致知目光落在何嫂脸上,果然印堂显现红光,寿纹流畅,心中高兴,无形中化解何嫂的灾劫,连吃饭都觉得比平时香。

    柳致知无法看到自己的命相,他没有照镜子,不知道的是,他的印堂浮现一层极淡的青色。

    柳致知吃过饭,跟何嫂说了一声,便自出去,他准备去买蓄电池和太阳能电池等东西,另外他准备去一趋玉料市场,选一些玉料,并不需世人眼中好玉,还是选一些有些灵性的玉料,准备雕一些东西,准备送给何嫂及家人几件,这次何嫂之事给他一个提醒,人有旦夕祸福,不提前做些准备,让自己家人和自己所关心的人有一种无形的保障。

    他一边想一边娄,眼角的余光看到斑马线上一个小女孩,应该是小

    学生,正扶着一位老奶奶过马路,这本是平常事,柳致知甚至心中也会夸奖一句,毕竟现在很多成年人反而不会这样做,1小孩往往保有一颗善良的心。

    就在此时,柳致知陡然发现一辆豪华骄车飞驰而来,不好!柳致知刹那间动了,人已出现在斑马线上,骄车一声刺耳的刹车声,硬生生急刹下来,离那老小两人不足一尺,柳致知手已伸出,刚将老小两人拉开,老小两人一下子呆在那里。

    柳致知刚舒了一口气,陡然脸色一变,身体感到一阵毛骨悚然,身体本能反应,手一推一送,将那个小女孩和老奶奶用一股柔力送了出去一丈多远,两人安然无恙。

    那辆汽车同时向柳致知压了过来,柳致知一掌按在车头之上,一股大力撞来,柳致知劲由根发,脚下水泥路面坪的一声,现出蛛网一样的裂纹,车头之上出现一个深深的手印。

    另一辆骄车轰然撞在这韧停下骄车的尾部,顶着这辆骄车前冲,幸亏被柳致知硬拦住,不然后果无法想像。

    旁边的路人看呆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