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51. 劫过始悟,谋及身边将来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却没有留意到第二辆车追尾,那强大的冲力一下子传到柳致知身上,幸亏柳致知不是普通人,如果是普通人,就是不死,也得受重伤,柳致知则不过胸中一阵烦闷,吸了一口气,内息运耧几次,烦闷便解了不少。

    这两辆车虽不能算飙车,但都是富家子弟,一个在前面开,一个在后面追,渐渐有点飙车的意味,前面一车陡然发现斑马线上有人,立刻一个急刹车,好在并未碰到人,开车的年轻人刚舒了一口气,后面车子却刹不住了,一下子撞在车子屁股上,前一辆车中年轻人向前往前一冲,撞到方向盘上,胳得胸口生疼,好不容易才定下心来。

    如果再看柳致知的印堂,那淡淡的青色却已散去,柳致知此时头脑也清醒过来,按道理来说,自己修行到这个程度,刚才车辆来时,自己对周围应该感应得很清楚,怎么刚才居然没有发现?

    稍一回想,顿时明白,原来自己给何嫂下了祝福降,却将那种命运转移到自己身上,世间一切都有因果,自己强行用术法改变别人命运,当然要受到报应,凭自己现在心灵,应该不会出现这种身心感应被蒙蔽的情况,今天偏偏出现了。这就是自己强用术法改变别人命运的结果,现在此难已过,心灵重归以前的状态,才发现问题不对。

    不过柳致知并不后悔,如果事先知道这个结果,或者更严重的后果,柳致知依然会这样做,有些事情他目前是割舍不了的。

    周围的人见此都舒了一口气,这时那位老奶奶也醒悟过来过来千恩万谢。而车中的那位年轻人也醒悟过来,气冲冲地下车,冲着柳致知喊了起来:“你过马路有没有看到,我车子被撞成这样,你怎么赔?”柳致知望了他一眼轻轻地敲敲车头,没有说话,此人眼光顺着柳致知轻敲车头的手指,看到那车头上留下的手印,如同深深地刻的一样,车头上出现一个手印,一时没有回味过来,又叫了起来:“我的车子被破坏成这样,你赔……”话未说完,陡然如同脖子被一只无形的手给捏住了一样顿时没了声音,眼中露出震惊,还有恐惧之色,这还是人吗,将对方惹火给自己一下,自己可不像汽车的前车盖,那可是钢板,上面都留下一个如此明显的手掌印,如果印在身上,他都不敢想。

    “徐少,你这是?”后面一辆车上的人下来了,也是一个年轻人,将朋友车撞了,挺不好意思的见自己朋友喊着,陡然没了声音,不觉好奇。

    发现朋友没有理睬自己,也顺着他的眼光望去,望到那个掌印,不觉笑了:“徐少,你的创意不错,什么时候弄的,昨天还没有,我也准备弄一个!”说完陡然想起了什么,眼睛一下子瞪大了,也怔住了。

    柳致知见两人怔在当场,也不和他们多说话,自己算是过了一劫,不想在此停留,免得生出什么事端,毕竟自己的表现有些惊世骇俗。

    柳致知走后,那个徐少才醒悟过来口中说到:“高人,高手!”

    再抬头看时,柳致知早已不见踪影。

    柳致知转了一个两个小时,将东西买全蓄电池采用了锂电池,比较贵不过对柳致知来说,这些钱都算是小钱,变压器等一系列东西都买好,提好货,又到玉石料市场转了一圈,买了一批玉石料,不过是些岫山玉、独山玉、密县玉之类,这些玉料便宜,更重要的是,不像和田玉和翡翠那样,许多人注意。

    柳致知选中玉石料多多少少都有些灵性,虽不足以炼制法器,但作为一种护身符的载体还是足够用的,柳致知买好之后,回到别墅时,天已变黑。

    接下来几天,柳致知又恢复了琢玉的活,基本上足不出户,依据玉、

    石本身的形式,雕成一件件小的挂件,顺着玉的纹理等,勾勒上符纹,以自身的法力激发其所蕴灵性,使之成为护身法符。

    这种玉器佩在身上,不仅可以护身,一般煞气阴灵不能靠近,而且,如果长期佩带,人玉相养,更有强身健体的功效。

    柳致知送了数件给何嫂,不仅给何嫂本人,还给她的子女也各备了一件。何嫂感到太贵重,不肯收。

    柳致知告诉何嫂,她是知道自己学习琢玉的,这些玉并不贵,自己也是练习,专门为她们所雕,是自己一片心意,玉对身体有好处,让何嫂时时佩带。

    何嫂很是高兴,当时就佩带起来,柳致知露出会心的微笑。

    又到他父亲柳传义那边去了一趟,将玉器送去,每人一件,虽然蓝姨以前对他起过不良之心,但毕竟是他的后母,是一家人,柳致知还是为他们都准备了一件玉器,对他们说,这是自己所雕,并请玉佛寺的大师专门开光,能保估佩带者。

    听说是经玉佛寺开过光的,柳传义和蓝悯竹立刻佩带起来,毕竟他们作为生意人,对这一套还是很相信的。

    剩下的还有一些,柳致知留了几件上佳的,准备将来送人,其他干脆打电话约了赖继学,全部交给了他,让他在他的风水法器店中出售,赖继学一件件评价了一番,大加赞赏,便全部带走。

    柳致知在申城几天,将一系列的事都做完,准备休息两天后返回苗疆,将自己道庐中电力弄好,柳致知更有深一层想法,将来是否自己利用道术开发出类似的功能,自己走的格物之路,按理来说能做到,不过目前却做不到。

    不过发生的另外一件事,将柳致知的行程耽搁了。柳致知接到他的玉雕老师罗璜的孙女,也就是那个硬充他师姐的罗宛琪的电话,有一午人来了申城,提到了柳致知,想见一面,此人是当日柳致知在扬州所认识的那个无意之中走上修行之路的梅疏影。

    她来申城是参加一个服装设计方面的会议,柳致知听说她来了,心中一动,问罗宛琪现在梅疏影在什么地方,自己请她们喝茶吃饭。

    约好了在宋琦的戗春茶楼相见,柳致知又拨了两个电话,一个给宋琦,一个给赖继学,简单说了一下情况,柳致知决定让两人和梅疏影见面,柳致知心中估计桂灵在梦中应该告诉了梅疏影一些情况,梅疏影已算是修行人,可以将她接纳入自己的这个圈子之中,修行人互为道友,许多修行问题可以相互交流探讨,资源也可以互通有无。

    柳致知到茶楼时,对方还米到,宋琦已准备好,过了一会,赖继学到了,又等了一会,罗宛琪和梅疏影到了,服务员将她们迎入包间,柳致知三人起身相迎,柳致知为双方介绍后,众人坐下。

    “师弟,你这阶段到什么地方去了,好久没有见到你了!”罗宛琪问到。

    “出差去了,到云贵一趟,也去京城一趟,谈谈生意上的事。”

    柳致知半真半假地说到。

    “梅姐,你尝尝这里的茶,还有点心,也是专门制作,别具风味,这里可是宋琦哥哥的产业。”罗宛琪推荐到。

    梅疏影轻轻浅喝了一口茶,姿势很优雅,又如此自然,宋琦眼中含笑,赖继学也不由点头,梅疏影不自觉中流露出一种修行人所有的气质,自然安祥而又得生活的真味。

    “梅姐,你的气质我怎么也学不到,就是形似,始终欠一点火候,你是怎么做到的?”罗宛琪差不多成了梅疏影的粉丝了。

    “你没有用心!”宋琦笑了“梅小姐做每件事都是体现出她的本色,不是模仿他人,她有自己的道韵,别人是学不来的,其实,你也挺优秀,只不过自己没有留意。”

    赖继学也点头,说:“梅小姐一颗纯真之心,有自己的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梅小姐当是吾辈中人。”

    “两位奔奖了,娄未必如两位说得这么好,此茶很好,灵气自蕴,称得上养生妙品,疏影不过是一个幸运之人,能认识几位同道中人,天幸也!”梅疏影放下杯子,嫣然笑绽,说到。

    罗宛琪却是一头雾水,看看你看看他,不解地问:“你们话好古怪,什么同道中人,梅姐,难道你有什么秘密,也是一个异人?”

    众人笑了,梅疏影也笑了,说:“小妹,哪有什么异人,我不过幸运一些,有一个守护神而已。”

    柳致知听梅疏影这一说,知道桂灵已将一些情况告诉了梅疏影,见罗宛琪还是一付不解的样子,便将话说开了:“你梅姐说过,她从小梦中有一个仙女陪伴她,那不是假话,梅小姐一种福缘,在我们这个世界之中,存在一些常人没有觉察,或者不愿相信的存在,梅小姐恰恰遇到了一位,包括你念念不忘的桂huā茶,也是那位仙女传授。”

    罗宛琪睁大了眼睛,问到:“梅姐,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梅疏影点点头。

    “那这个世界真的存在传说中东西?我能不能见见?”罗宛琪急切地问到。

    柳致知却说出了一句话来打击她:“有些东西存在不现于世,没有机缘是见不到,再说,世上人大多不信,你就是在外面大叫,别人也会以为你不正常。”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