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52. 茶楼今朝友初会,道不孤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的话并不错,现代是一个信息爆炸时代,也是科学的时代,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大多数被选择性忘记,就是有人说出,往往被认为离经叛道,甚至认为此人不正常,加上许多负面的标签。

    梅疏影也笑了,说:“小妹,我也是无意之间才到今天,你上次去扬州时,我并未明白自己的情况,长年服食桂花,已让我走上传说中的修行之路,后来,梦中才被告知,说实话,我不过比常人身体好一些,内心认识清楚一些,并没有其他方面能力。”

    “梅小姐不要妄自菲薄,对修行人来说,修行根本是为了自己求长生解脱,而不是为了争强好胜,梅小姐基础已成,其他方面应用不过是末节,降魔手段不过是应用而已,梅小姐现在应该是在学习国术吧?”宋琦说到。

    梅疏影点点头:“宋先生好眼力,我习练拳术不过月余,感觉应有一技防身,便在扬州一家健身馆中学了点咏春拳。”

    宋琦望了一眼赖继学,说:“我这位赖兄弟虽是地师出身,对咏春也颇有见地。”

    “宋兄抬举了,论拳术,我们几人中唯有柳致知老弟最有发言权,他可是抱丹级高手。”赖继学难得谦虚。

    “师弟,抱丹是什么境界?”罗宛琪问柳致知。

    柳致知对这个问题倒不太好说,其中牵涉东西太多,便简单地说到:“这是国术一种分法,国术之中,劲分三层,明、暗和化,化劲之上,并不是实战能力,而是一种对身体的控制修养,全身气血能不漏,就是到年老。功力也不退,称之为抱丹。”

    柳致知这么回答,罗宛琪好像明白了。但她未细想,问题更多,其中每个层次又是怎么回事,柳致知并未说。不过梅疏影却明白了。

    “那梅姐姐是什么境界?”罗宛琪问到。

    柳致知又细细打量了一下梅疏影,她从服食而入,气血充盈,从肌肤眼神很难看出她在拳术上境界,倒可以对她的修行层次作出评估。不过还是有一些特征可以参考,如一举一动时劲力是否通达,不自觉动作往往能流露最熟悉的反应。

    柳致知从这些细节中大体判断出梅疏影目前的实力,已到了一个瓶颈,如果过了这一关,就能入明劲,柳致知对这个速度虽有些吃惊,但并未出意料之外。因为在习武之前。她身体素质等方面已达到一种常人所不能及的程度,这也是修行者不少习武,往往比一般习武者更易入高层次,不过也有一个弱点,就是修行者近身时,拳脚战斗技巧等往往不如那些经年累月的武者。

    “梅小姐已快入明劲。对付寻常三四人根本不在话下!”柳致知说到。

    “按师弟说法,梅姐好像是最低层次还未达到。”罗宛琪有些不满意。

    赖继学笑了:“罗小姐。你太小看梅小姐,只不过一个月。常人就是几年时间也很难达到明劲,一入明劲,已算是高手。”

    “梅小姐现在修行应该是玉光周天,应该能意聚成像,意聚周天了吧?”柳致知问到,他感应到梅疏影身体已生淡淡灵光,如月华一样,梅疏影虽不会法术,但一般阴灵邪物也不能近她身,可以修行也算真正入门。

    梅疏影点点头,宋琦也是颇有兴趣地问到:“观梅小姐灵光已生,应该有御物之能?”

    “御物?”梅疏影不解地问到。

    柳致知加了一句:“就是世人所说的意念移物!”

    “没有试过。”梅疏影说到。

    “那不如试试,梅小姐灵光已生,应该没有问题,不如试试这只青蛙。”赖继学眼睛往周围望了一下,发现沙发边茶几上有一本便笺,还有一支笔,这本是给来此喝茶看书的人随手记录一些心得准备,这点,宋琦这家茶楼做的不错。赖继学撕下一张纸,拆成了一个小青蛙,放在桌上。

    梅疏影有些措手不及,她真的不懂,虽然桂灵在梦传授她不少东西,但这种类似法术的玄虚的东西,她真不知道怎么做。

    柳致知看出了这一点,便轻轻地说:“不要怕,静下心来,如不行,闭上眼睛,用心神去感应这只青蛙,如果感应到了,就在心里想它动的样子。”

    柳致知话中自有一种安定人心的作用,柳致知以前可是专门练过催眠术,现在虽不是催眠,让梅疏影放松收心还是做得到。

    随着柳致知的话,梅疏影轻轻闭上眼睛,如入玉光周天功态一样,心灵之中渐渐浮现出那只纸青蛙的虚影,影子一出现,心中也定了下来,想像这只纸青蛙往前一蹦,罗宛琪惊讶发现那只纸青蛙猛然往前一蹦,跳出了一尺远左右。

    “动了动了!”罗宛琪叫了起来,“梅姐,你停下来,我来试试!”

    梅疏影睁开了眼,她心中明白了御物是怎么回事,刚才青蛙动时,她虽未睁开眼,却清晰感受到青蛙的跳动。

    罗宛琪闭上眼睛,眉头紧锁,好像在拼命地想,过了好一会,说:“青蛙动了没有?”

    “师姐,不要白费劲了,你心中可曾浮现出那只纸青蛙?”柳致知问到。

    罗宛琪睁开了眼,一看桌子上,青蛙依然在原处,不由泄了气,说:“没劲!”转眼她又兴奋起来。

    “梅姐,你怎么做到的,教教我!”她转过头去求梅疏影,众人相对苦笑。

    “小妹,我想教你,却不知道如何教?”梅疏影说到。

    柳致知开口了:“师姐,这不是想教就能教,而是一种长时间积累后,自然做到。师姐想学,回去看看《道德经》之类,有感悟了再试试!”

    “那我还是不学了,梅姐学的是咏春拳,过几天,我也到国术社团去混混,”罗宛琪说到,几人都笑了。

    “多谢几位,原来这就是御物!”梅疏影感谢几人。

    “御物是法术的基础,能御物,许多术物就有了基础,如果配合法器妙用,那更能体现出威能。梅小姐真正明白修行时间不长,上次听柳老弟提起过你,说你秀外慧中,算是修行人,今日一见,果然如此,我这边有几张符,各有妙用,送给你防身,也给你研究,只要你意识感应到它,用手一捻,自然火起,就会发挥妙用,希望你能从中悟出一些法术奥义!”宋琦说着,取出几张不同符,简单解说了一下各自用处。

    梅疏影有些不好意思,宋琦笑了,说:“听柳致知老弟说你服装方面极好,梅小姐身上衣服就是自己设计的吧?”

    梅疏影点点头,宋琦接着说:“你就收下这些符,给我及内人做两件衣服就行了!”

    “宋先生和夫人想做衣服,我就给你量一下尺寸,不必了,我看一下就行了,应该能估出来了,宋夫人呢?”梅疏影这点倒不含糊,柳致知一听梅疏影这么一说,眼前也是一亮。

    “梅小姐,难道你现在能做到不用尺量,仅靠目测就能准备知道对方尺寸?”柳致知问到。

    “这是近些日子我发现自己一个能力,我估摸着应该是修行后对事物更加有把握吧!”梅疏影说到,对这种说法,柳致知三人倒未觉得奇怪,修行之后,潜能得到开发,她本是服装设计师,出现这方面的能力也算正常,修行者当中,出现更加稀奇古怪的能力都很正常。

    “我没有什么好东西,上次在边境得到了一截雷击木,我将之分解开来,想做一些辟邪木符,简单处理了一下,还未做,就送梅小姐两根,梅小姐有兴趣也可练练手,以后有时间去找梅小姐为我做两套衣服。”赖继学也送出两根尺许长的雷击木。

    梅疏影刚接到手上,似乎感到手被电了一下,不由惊讶,宋琦见此笑到:“此雷击木是天雷下击树木而成,其中蕴有雷电精神,你刚才感应到雷电的精神,是做一些辟邪物品的好材料。”

    “两位兄长既然出手,我还想要梅小姐一个做衣服的机会,正好这些日子我雕了一些小挂件,作为一种护符,也送一件给梅小姐玩玩,梅小姐如果有兴趣,好好感应,也能获得一些东西!”柳致知说完,掏出了几件玉雕小件,在其中取了一件,却是月出云海,圆月之中依稀可见桂影。

    梅疏影接到手上,一缕清凉顿生,似乎此物和她的玉光相呼应,知道此物不是普通玉器,应该与修行有关。

    此时,门开了,却是宋琦的妻子苏婉青,刚才宋琦让服务员去请她,梅疏影做衣服,还没有神奇到不见人就知道尺寸的地步。

    苏婉青一进来,柳致知和赖继学便站了起来,喊了声嫂子,苏婉青微笑打了一声招呼,罗宛琪和梅疏影也站了起来,相互之间认识一下,苏婉青目光落在梅疏影身上,这个女子的美丽和气质是苏婉青从未见过,作为女人的她心中微微生出嫉妒,不过她的目光很快落到梅疏影的衣服上。

    这衣服,是她所见中最让她心动的一款,好像梦中寻,却在眼前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