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53. 窈窕淑女,来此非止是君子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梅秀,你的衣服很漂亮,是在什么地方买的?”苏婉青问到

    “青青,梅秀是服装设计师,她身上衣服是自己做的,这次从扬州来申城参加会议,我想请梅秀给你我做两身衣服,才叫你过来,量一下尺寸”宋琦说到

    “真的?那就麻烦梅秀了,在这里量?还是到我房间中去”苏婉青说到

    “嫂子,不用了,我看一下你的体形就知道你的尺寸,我记一下”梅疏影从随身的坤包中取出本子和笔,一边报出尺寸,一边记下了下来,身高腰围,一样不差

    苏婉青有谐疑看着宋琦,好像似说,是不是你将我的尺寸告诉了她?

    柳致知见此,解围说:“嫂子,梅秀有一样特殊的本事,不管什么人,只要被她看一眼,就能说出对方的尺寸,所以她是一个特别厉害的服装设计师”

    苏婉青这才除疑,笑着对梅疏影说:“梅秀,想不到你这么厉害,喝过茶,就在这里吃晚饭,我去准备一下”

    “嫂子,本来我准备请梅秀吃饭,不过嫂子这么说,我就不客气了,外面饭店大厨手艺还真不如嫂子嫂子,这是我雕的小玩意,选一件玩玩,算我送给嫂子的礼物”柳致知开口说到苏婉青虽是宋琦的妻子,她并没有修行,宋琦平时用些药饵服食之类调养她的身体,毕竟修行不是什么人都愿意,那是一种枯燥单调的事,甚至长时间修行也不一定有什么效果,真正修行见到效果是很少一部分许多人一辈子修行,也未必能入门

    苏婉青对柳致知很熟柳致知是经常来的,关系也很好,听柳致知这么一说,便不客气地挑选了一番,选中一件龙凤呈祥的玉佩

    柳致知见罗宛琪眼巴巴地看着,不由好笑,说;“师姐,你喜欢哪一件?”

    “师弟,不要告诉我爷爷,我选一件师弟手艺越来越好了不过,师弟,上次师姐教你箫,你练没有练?”罗宛琪选了一件,低声地问到

    柳致知还真有点不好意思他真没有认真练,虽然掌握基本技巧,但这段时间发生了不少事情,他并未定下心来练习:“师姐放心,我一定好好练”

    柳致知信誓旦旦说到,苏婉青去准备晚饭,几人喝茶,此时服务员领着一人进来,此人是一个年青男子仪表堂堂,手上捧着一捧玫瑰

    “梅秀,这位先生说是你的朋友,我便领他上来”服务员说到

    柳致知一见此人,感觉此人给自己感觉有些奇怪,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以前好像遇到过,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柳致知微微锁起了眉头

    “文先生,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梅疏影有些奇怪,接过此人手中的鲜花,然后向大家介绍

    此人叫文轩,是服装行业的一名成功人士,主要从事营销方面的事,这次在申城会议上,一见梅疏影,惊若天人,便展开了追求

    “是我一个朋友看到梅秀来此喝茶,这个地方好安静,我以前也不知道有这样一个地方,便来看看梅秀,顺便想请梅秀吃个晚饭”文轩说到

    “我已经答应了宋先生在此吃饭,你好意我领了,过一天再说”梅疏影淡淡地说到,让服务员将花摆到旁边的架上

    “原来梅秀在申城有一帮朋友,我还以为梅秀人生地不熟,梅秀应该告诉我,我来做东,一起请大家热闹一下”文轩说到,口气中有一股酸意

    “梅姐,你们认识多长时间了?”罗宛琪问到

    “这两天认识的”梅疏影低声告诉罗宛琪,罗宛琪点点头,也低声地说:“看来,他是让梅姐给迷住了”

    “小丫头,看我不打你”梅疏影顺手拿起桌子上那两根雷击木中的一根,作势欲打,至于符和柳致知的玉佩,她已放入坤包之中

    文轩开始没有留意到桌子上那两根雷击木,现在看到梅疏影手中木头,明显地微微一震,他感觉到这木头中有一股雷电之气,问到:“梅秀,这木头哪来的?”

    “你说这雷击木,朋友送的”梅疏影说到

    文轩并未追问下去,刚才他一震,柳致知正在想在什么地方感受过这种气息,一下子想起来了,文轩身上波动与他当日在厩中所遇到的三妖很相近,不怪他从文轩一进来就有一种熟悉感,难道这个文轩并不是人类,而是妖?

    柳致知并不能百分之百的肯定,毕竟柳致知也不能肯定这种波动一定不是人类

    柳致知转头看看宋琦和赖继学,两人也感到这个文轩不是普通人,眼中也有疑惑,不过两人并未想到其他

    柳致知传声对两人说出自己的看法,当听到文轩可能不是人,宋琦和赖继学眼中不由冒出了精芒,不自觉重新打量起文轩

    文轩却没有发现,他注意力依然放在梅疏影身上,今天本想请梅疏影吃晚饭,对方既然有事,他也不想给梅疏影留下不好印象,便说:“梅秀,今天你既然没有空,那么明天再说”

    梅疏影也表示了歉意,文轩向大家告辞,整个过程之中显得彬彬有礼,其举止之间,给人感觉是受过良好的教育,自身有良好的修养

    文轩一走,罗宛琪说到:“梅姐,这个文轩我感觉挺不错的,人也英楷也有钱梅姐,动不动心?”

    “死妮子我对此人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总是说不清”梅疏影说到

    “他不是一个普通人,来喝茶,暂时不说他,宋兄的茶是特制的,不喝可惜”柳致知岔开了话题

    宋琦也知道柳致知的意思,这些事情说出来,让罗宛琪听到,却是惊世骇俗,所以柳致知岔开了话题,宋琦便将话题引到了其他方面

    过了一会,罗宛琪起身去洗手间,见罗宛琪去了洗手间,柳致知话音一转:“梅秀知道不知道文轩的底细?”

    梅疏影有些奇怪,怎么又提起文轩,难道有什么问题:“我与他认识也不过是这几日,之前听过他的姓名,他在申城服装界还是有些名声,其他事情我就不知道”

    “你刚才说你对他有一种奇怪地感觉,你并没有错,他是很特别,如果我没有感觉错的话,他不是人,而是妖”柳致知淡淡地说到,对梅疏影来说,却似惊雷一样

    “怎么可能?真的存在妖?”梅疏影震惊地说到

    “你不应该惊讶,你梦中那位严格来说,也是妖,桂灵,你应该知道,那是你院中的桂花树的精灵,妖与人一样,善恶都在他们自己选择,对我们修行人来说,不应该带有色眼镜来看他们”柳致知说到

    柳致知这么一说,梅疏影平静下来,带点苦笑地说:“想不到追求我的是一位妖”

    “这没有什么奇怪,生灵产生灵智,修行到一定层次,化形为人,混在尘世间,学习人类种种,产生爱情也属正常,传说中的白娘子和许仙便是一例,不值得大惊小怪,作为修行人,我不过提醒你一句而已”柳致知发现自己现在心胸与以前完全不同,修行之中,确实能改变人

    “我刚才听到你们在讲白娘子和许仙,我不喜欢许仙,不知道白娘子怎么看上许仙的”罗宛琪推门进来了,并未听清柳致知全部话,便插嘴说到

    众人不由好笑,赖继学开玩笑地说:“我们刚才不仅谈到许仙,还谈到猪八戒”

    “猪八戒比许仙好,有能力,能吃苦,一心向着老婆”罗宛琪立刻开始评价猪八戒

    众人都笑了起来,话题不觉间又被岔开了

    吃过晚饭,路灯全部亮了,苏婉青的厨艺的确不错,得到大家一致赞扬,吃过饭时间也不早了,众人告辞,柳致知便主动将两女送回去,虽说城市之中,治安很好,但也算一种男士应有礼节气度

    梅疏影本来是住宾馆的,但罗宛琪知道她来到申城,硬将她拉到自己家中,梅疏影拗不过她,便住在罗宛琪那里

    三人沿着河走着,此处并不是临街之路,反而显得有些古韵,地面铺的不是水泥,而是竖着紧挨着的青砖,路灯也不明亮,灯光昏黄,三人不紧不慢地走着

    “梅姐,这里有没有扬州古巷的韵味?”罗宛琪问到

    “是有一些韵味,前面一座石桥,小妹,你箫艺很好,如在桥上吹,倒有点‘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风情”梅疏影说到

    三人踏上了小桥,天空倒有一轮明月,虽在路灯的光影下,并不如何皎洁,却也有一种朦胧的美

    过了桥,又进入一条巷子,巷子中起了薄雾,朦朦胧胧,柳致知一入其中,猛然眼睛一眯,眼中射出一缕精光,这里不是普通地方,而是修行人为了斗法,不惊扰普通人而布置一种结界,这里的声光影已与外界隔绝,难道是针对自己三人,不对,自己是无意中踏入,朦胧中前方两个人影在对峙。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