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55. 只道本心意识醒,已是入魔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是他们弄出来的,他们在现代都市中动手,为了掩人耳目,便弄出这样一种结界,让普通人不能察觉,他们力量不想让人所知,对现代社会来说,如果知道存在这样一类人,不少人很难睡好觉。”柳致知解释到。

    三人边说边走,出了这条小巷,在转弯时,柳致知回头望了一眼。

    柳致知三人刚出了小巷,从旁边一条更小支巷中蹿出一人,小心地向四周打量了一番,捡起文轩留下的衣物,头也不回又钻到那条支巷里面。

    这个人几转之下,来到一个小院门前,开了门,又插好门,在衣服中翻了一会,取出一只皮夹,打开一看,里面有几千现金,还有几张卡,另外是身份证,他翻了一下,自言自语地说:“这个叫文轩的妖怪,是不是想方法控制住他,收他为小弟,想我何恽觉醒意识,这个身体以前亏得太多,要修炼,没有钱财不行,先将身体调养好,收这个妖怪,还是等法术修炼出来再说,本来以为世间没有什么修行人,想不到今天遇到几个,那个女的真漂亮,以后是不是追上手!”

    何恽是申城人,家境一般,父母是普通工人,多年一点积蓄买了一处房子,并不大,不足七十平方,原来的老房子在深巷中,也不大,也不过几十平方,还有个四五平方的小院子,很破旧,父母搬入新居后,此处便闲置。

    何恽勉强上了一所本地的三流大学,年轻人本来多梦想。无事间在旧书摊上淘了一本书《自在大有妙经》,回到家中一翻,居然是一本谈修行的经书,他看过不少网络仙侠小说,不少主人翁奇遇是从得到一本修行秘籍开始,他很激动,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细细读了一遍又一遍,其中许多术语弄不懂,便在图书馆查资料。上网搜,他考大学时都没如此认真过,不然就应该是更好的大学。总算搞懂了书中意思。

    也许真是他的机缘,他从来没有如此稳重过,硬是将这本经书内容烂熟于心,等到今年放暑假才开始练习,为了不受人影响,他回到了老宅子。

    一个暑假的苦修,好像有点效果,他的精神更是亢奋,最后按经书上记载来觉醒本我意识,按仪式进行。他不知道,他的修行根本没有上正路,未入清静,心中欲念横生,却敢按规仪行事。吞食符水,焚告天地奏疏。

    符水虽没有多大效果,更画符之时,朱砂却用得很多,吞食之后,加上心情亢奋。老宅也好久未有人居住,结果引动心魔,勾动天地间负面精神,一齐侵入心灵,整个心智已迷,虽自我意识还在,事实上已被魔头所占,已非本来的他。

    魔头实已借何恽本来的意识而生,或者说,何恽已魔化,当然,所谓的魔并不是穷凶极恶,既然成为智慧生命,不过是追求**的满足,可是,**怎能满足?往往是越涉越深,最终毁于**,何恽表层意识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感觉到自己从未如此清醒过,发现自己身体实在太差,脑中甚至浮现出一系列方法,其中最易做到方法,便是借助外力改善自己身体,如用中药等,还有一些方法比较邪恶,何恽还是有些抗拒,魔头聪明远超常人,知道不能操之过急,让何恽能混同目前社会的主体意识。

    开学之后,他本来就没有住校,现在干脆每天都回到老宅之中,用药物调养身体很花钱,毕竟用大量名贵药材,何恽的方子已是经优化,价钱也是很便宜,但家中经济条件还是不能支撑,他只好放慢调养速度。

    今天刚练过功,陡然感觉到有一种特殊波动,心中也有一种**去看看怎么回事,便施展敛息术,潜入那里观看,却看到了一场修行者之间对决,让他震惊于两人的法术,心中愿望更炽。

    他所习的《自在大有妙经》本是圣门秘法,是为了成就大自在天魔,本来修行者修行此法,自会招引产生魔头,真正有人传授,会传授制魔秘诀,在清静之中,降伏魔头,为己所用,最终让自己成为魔中之魔,而何恽却相关,不仅未降伏魔头,甚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已为魔所制,魔头本是虚无精神,一旦获得生命,当然也会修行,对宿主倒是百般保护,以便将来能彻底取代他,使自己成为真正的生命,何恽以为是自己的意识,许多实是魔头的意识意志。

    柳致知早已发现有人躲在一旁,不过对方身上气息很弱小,柳致知并没有揭破,他自己的经历使他知道,修行机缘难得,对方没有敌意,也很弱,可能真正入修行之门不久,能见识修士之间争斗,也是他的福缘,柳致知对新人不自觉中起了一点提挈之心,这也是真正求道者心中的慈悲之念。

    柳致知却未能发现何恽的真相,不然恐怕不会这么任他在一旁观看。柳致知不知言列辰有没有发现何恽,也许言列辰也发现了,不太在意对方。

    何恽并未感觉到这些,他取得几千元,可以说解决他目前一阶段困难,何恽又从衣服中取出了文轩的手机,翻看了一下,许多号码是什么经理老总之类,看来文轩混得不错,很有钱,如果收伏了,自己修行所需钱财不是解决了吗?何恽心中意动不止,不过很快压了下去,他现在比常人略强一些,除了几个小术法,其他术法凭他实力也施展不出来,文轩的厉害他是亲眼看到,现在的他,根本不是文轩的对手。

    何恽又想到了梅疏影,世上竟有如此美丽的女子,学校的校花与她一比,就是一个渣,可惜不知道她的名字,好像听到另一个人叫她梅姐姐,应该姓梅,他翻看着手中手机的通讯录,一个名字引起了他的注意:梅疏影。

    柳致知和梅疏影并不知道这一切,一路上,柳致知说些现在修行界一些事,梅疏影和罗宛琪听得津津有味,梅疏影知道柳致知说这些,是让她了解修行界,不至于两眼一抹黑,而罗宛琪却是听得好玩。

    柳致知本想叫出租车将两人送回去,罗宛琪却说路不远,不如走回去,梅疏影也同意,柳致知便一路送她们。

    快到罗家时,梅疏影的手机响了,梅疏影从坤包中掏出手机一望,皱了一下眉:“是文轩的电话!”

    柳致知也皱起了眉头,其中有些地方不对,是什么地方?

    “喂!”梅疏影说到,“怎么不说话!”

    梅疏影又喂了几声,对方将电话挂掉,梅疏影有些奇怪。

    “梅姐,是不是那个文轩感到梅姐知道他是妖怪,不好意思说话?”罗宛琪提出一个想法。

    “不对!打电话的人不是文轩,文轩手机应该随身带,逃走时现原形而遁,衣物全部落下,恐怕是被他人所得,得到了文轩手机。”柳致知说到,对方为什么给梅疏影打电话,难道认识梅疏影?还是随意拨打,想了解文轩手机上朋友?

    柳致知想不明白,也就不想了。柳致知这番话,梅疏影明白过来了,她感觉到对方是按照手机上通讯录顺手拨的,可为什么一句话未说,她弄不明白。

    不一会,到了罗家门口。“师弟,要不要上去坐一下?”罗宛琪问到。

    “罗老师在家吗?”柳致知问到,如果在家,他这个弟子应该上门问候一声。

    “我爷爷不在,去了杭城,一个朋友得了几块好料。”罗宛琪说到。

    “那我就不上去了。梅小姐,在申城好好玩几天,我就不陪你了,如果闲下来翻翻《道藏》之类的,我许多东西也是得自《道藏》。过两天,我将离开申城一趟,要去苗疆,有事电话联系。”柳致知说到。

    “师弟去苗疆干什么?”罗宛琪问到。

    “去看一下野生灵芝之类,如果梅小姐想要一些野生的灵药,可以打电话给我,我给你优惠!”柳致知笑到。

    “那就谢谢你了,晚安!”梅疏影说到。

    “晚安,两位小姐!”柳致知挥手和两人告别,挥手叫了一辆出租车,上车之后,脑中又将今天的事理了一遍。

    想不到,申城之中,不仅有人类修士,还有妖,就差魔了。那个没有露面的修士不知是什么来路,那种敛息术还是很高明,不过他的修为太低,比起梅疏影还差得远,只不过刚入门,不知是什么来路。

    回到家中,何嫂还未休息,见柳致知回来,泡好了茶,洗脚水也准备好了,柳致知打了一个电话给阿梨,问了一下情况,说两天就过去。

    “少爷,你是和阿梨姑娘通话吗?早点将阿梨姑娘娶进门,这么好的姑娘打着灯笼也找不到,我都有点急了,可惜老爷子走了,不然,也会很高兴的!”何嫂说到。

    “何嫂,我明天想去墓地看看爷爷,带两柱香,还带一瓶酒和一些祭品!”柳致知说到。

    “少爷,你放心,明天我给你准备好!”何嫂说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