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57. 人间大势,逆天安能存世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听到这个声音,立刻站了起来,这个声音熟悉,当日柳致知从庐山出阴神,千里飞渡来救援阿梨时,就是这个声音最后出手,柳致知虽未见过面,一听声音立刻想了赶来,这是黎青山,阿梨也听了出来,两人立刻出门相迎。

    两人是第一次见到黎青山,乍一看,黎青山身体较高,像一个五十来岁的苗族老人,一点也不显得突出,混在人群中,根本不会将他与高人相联系起来。

    将黎青山迎入屋内,柳致知通知秋月珀上茶,黎青山扫了一眼秋月珀:“你这里倒收罗一些不正常的东西,那只白猫也是你们的养的?”

    “前辈说笑了,月珀本是强行被人启了灵智的桂花之精灵,而山猫却是它自己来的,大概看这个地方不错,我也不介意多一个生灵。”柳致知说到。

    “不错,不错,这个地方比我那个破竹楼和山洞强多了,还是年青人会享受,这茶也是经过秘制,不错!小妖精,手艺不错,这点青灵髓是我培养一种灵药多下来的,对你有益,我老人家不能白喝你的桂花茶!”黎青山说完,抛给秋月珀一个瓶,不过小手指大小,其中一点碧绿的灵液。

    秋月珀望着柳致知,柳致知笑到:“既然是黎老前辈给你的,那还不谢谢黎老前辈!”

    秋月珀急忙施礼相谢。

    黎青山目光又落到阿梨身上:“你以前未见过我,石阿婆跟我提到过你。转眼间,她也离世了,世间老一辈除了我还活着,已没有几人,石阿婆要不是守护蚂蛄洞受了伤,好不会这么早离世,甚至有可能成就玄牝大丹。想不到,你会是重山那个小子的孙女。”

    “阿婆受伤是怎么回事?”阿梨急问到,她并不知道这件事。

    “本朝之初。移风易俗,破四旧,寨民信仰作为迷信。却不知苗疆自古以来山泽灵秀,自然多生精灵,就如同你们身边的两个,这些精怪往往寄居山洞,苗疆山林之中洞多,寨中巫师往往能感应到这些精怪的存在,便称它们为洞神,真正能明其真相的没有几人,建国后,只有我、石阿婆和麻占金三人。都算是蚩尤巫术传承,其他巫师不过得其皮毛,麻占金生为黑苗,以前结怨也多,政治运动一起。受到牵连,他不甘心,逃了出来,虽是术士,却无法和执大势政府抗衡,因为报复政府。特殊部门出手镇压,结果身受重伤,临死之前,强行和洞神合为一体,想借此逃过死劫,却不料彻底失去理智,引起多起血案,麻家寨附近蚂蛄洞也受政治运动影响,好在石阿婆是个女人,以前几乎没有与人结怨,对寨民也有过不少恩情,才未如麻占金那样,我是受到重山的保护!”黎青山回首往事,感慨万千。

    喝了一口茶,又接着说:“特殊部门追查,失去理智的麻占金逃到蚂蛄洞,石阿婆和洞神蚂蛄被迫出手,麻占金虽失去理智,本能潜力却是发挥到极限,那一战后,洞神蚂蛄陷入沉睡之中,也许是彻底消散,谁知道呢!石阿婆也身负重伤,本源受损,虽用多种秘术,却也失去前途,我是最幸运的一个,又过了数年,重山被打倒,我却在那个年代成就巫蛊之中玄牝大丹,也叫蛊丹,相当于汉人修士中金丹,进入这个世界顶端,从而保住了自己。重山算是对我有恩,你是石阿婆的传人,我早就注意到你,只不过没有想到你是重山的孙女。”

    “老前辈,你也劝我认黎重山?”阿梨问到。

    黎青山摇摇头,说:“我来此,重山不知道,他一来这里,我就知道,后来,你的情郎赶来,并在此建庐,我也知道,我这次来,并不是为你认亲之事,而是来告诉你们另一件事,与你有关,当年麻占金有一个传人,知道麻占金死在石阿婆之手,但在当时情况下,他无法报复,也不敢再现蛊术,他离开了苗疆,改麻姓为广,并改名为广林,在汉地娶妻生子,其子广怀金,习蛊术和茅山术,听说石阿婆已死,却有传人,想来此一较高下。”

    黎青山说出这件事,柳致知眉头皱了起来,对阿梨说:“阿梨,还是我来解决吧!”

    “阿哥,这是我师的恩怨,我来解决!”阿梨态度坚决,黎青山点点头。

    “前辈来此相告,无以为报,在此吃顿便饭!”柳致知留客。

    阿梨起身去忙饭,柳致知继续陪黎青山喝茶聊天,黎青山已近百岁,也算人间顶尖高手,经过建国之后的风风雨雨,也对人间大势感到敬畏,这一点,给柳致知深深的敲了一个警钟,修士存在人间,在未进入另一个未知层次,必然有一种法则默默起着作用,历史上以道术乱政,没有一个有好下场,最典型就是白莲教起义。

    饭后,两人送走了黎青山,柳致知有些担心,叫住了阿梨,告诉阿梨自己也无意中得到了巫蛊降头的传承,将当日与瓦梅纳之战的事情告诉了阿梨,之前,柳致知一直未说此事,主要并没有太在意,今日提这件事,柳致知是想将自己所掌握的东西和阿梨相印证。

    柳致知将自己所掌握这些异术一一说出,阿梨一边听,也一边说出自己的看法,在巫蛊方面,她是行家,柳致知所掌握这些东西,一些是由巫蛊发展起来,别具妙心,别一部分,柳致知自己都没有留意,那是印尼土著的巫术,倒让阿梨触类旁通。

    说完之后,柳致知又将自己所知的一些术法说出,这些有的是从李义那本书上得到,有些是柳致知找到各种资料上所得,比如《万法秘藏》、《七步尘技》等,主要是让阿梨心中有数,阿梨也知道柳致知的用心。

    柳致知做完这些事,还不放心,又说到:“阿梨,我这边有几件法器,这些日子来又研制了一些子弹,是不是你带一支枪和法器,到时几枪将那个广怀金放倒!”

    “阿哥,你把阿梨当什么了,阿梨也是一个修行人,对自己有信心,再说法器,除了师门传下来的百毒云光幛,还有那件坤元印,还有你送的银簪,也算不少了。”阿梨见柳致知一付不放心的样子,感到好笑,但内心又感动。

    柳致知知道自己过了,不由也笑了起来:“我是多虑了,走,我陪你回去!”

    柳致知两人出了院子,一团薄雾将院子笼罩了起来。两人回到了阿梨的家,黎重山有些日子未看到柳致知,见到柳致知,问到:“小柳,你这些日子到什么地方去了?”

    “老爷子,这些日子,我在道庐之中,整理装潢一下。老爷子精神挺好的,看来再活个几十年没问题。”柳致知说到。

    “小柳,你不要再给我灌**汤了,只要你们小辈好,我就满足了!”黎重山说到。

    当晚,柳致知就留在阿梨的家中,柳致知心中还是有些不放心,标准是关心者乱,他准备这个阶段,就呆在阿梨身边,作为一个修行人,柳致知算是失去了平常心。

    第二天早晨起来,柳致知简单锻炼了一下,吃过早饭,正在与黎重山等人说话,阿梨也在忙内忙外,不过,柳致知始终没有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之内。

    一阵法力波动传来,柳致知抬头望去,飞来一件东西,却是一只低鹤,柳致知想到一种法术:飞鹤传书。便手一招,一股引力将纸鹤牵引过来,落在手上。

    纸鹤落着手上,柳致知看到纸鹤上几个字:跟着纸鹤走,旧日恩怨今日了!柳致知手一松,纸鹤又飞了起来。

    黎重山和那几个警卫虽说这些日子来,已见过不少神奇之事,今天这一幕,还是让他们目瞪口呆,他们当然没有看到纸鹤上的字。

    柳致知手一触纸鹤,已暗自留下一种记号,甚至必要时,可以控制纸鹤,发出一击,这是他所得巫蛊降头中一种秘术,是飞降的一种手法。

    柳致知也没有说什么话,直接跟着纸鹤而去,阿梨也看到了这一幕,无奈地摇摇头,转身也跟了上来,黎重山醒悟过来,示意一个警卫跟上去瞧瞧是怎么回事。

    柳致知也发现阿梨跟了上来,回头示意,让阿梨快点,阿梨知道柳致知的意思,脚下一动,转眼间就到柳致知身边。

    “阿哥,怎么回事?”阿梨边走边问到。

    “应该是广怀金到了,纸鹤传书,让我们跟着纸鹤,估计他在某处等着我们。”柳致知解释到。

    阿梨刚才见到纸鹤时就明白应该是这个意思。也不惊讶,两人走得很快,可苦了后面跟着那个警卫,那个警卫发现自己值得自豪的体力在这两个人面前,简直不堪一提。

    转眼间翻过了一座山头,在另一座山峰之上,一个近三十岁的青年人正在静静地站立着,他估摸着纸鹤已将信息送到,对方应该很快就到。

    果然,他的目光发现有人跟着纸鹤来了,他一见柳致知两人,目光不敢微微一缩,居然是两个人,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柳致知和阿梨走得很快,也看到峰头那个人,转眼间,两人已到山峰之顶,柳致知手掐诀引动,转眼间,半山腰上似乎起了一阵薄雾,整个山峰一阵朦胧,跟踪的警卫不觉一愣,首长让自己跟踪,怎么莫名其妙地起雾了,刚才前面两个人呢?此处好像没有路,他们不会上山了罢,好像不应该,是不是自己跟岔了。

    警卫不觉停下了脚步,心中一阵迷惑。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