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58. 同源两脉争,情动道心乱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施用的是一种结界,近两次,他遇到的修行中人斗法时,都使用了结界,结界并不难,柳致知有两次感受,很快领悟出来,借助布雾术,这是他第一次施展,广大区域内,四周薄雾一起,其中自然带有一种意志暗示,让欲入者内心不自觉受到暗示,从而离开这里,而修行者则不太容易受影响,修行者多在意志精神上下功夫,当然,如果受到影响,说白了,你的功行太浅,还是不要入结界,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广怀金看着两人:“广怀金,师祖麻占金,两位难道都是石阿婆的传人?”

    “柳致知,无门派散人,是石阿婆传人黎梨的道侣,道友今日来,想了旧日恩怨,却是错了,当年并不是石阿婆挑衅麻占金前辈,而是那个时代的悲剧,是麻前辈失去了神志,酿成悲剧,道友还是想开一些!”柳致知劝到。

    “道友既不是苗家巫蛊传人,请不要插手这件事,前辈的恩怨,作为后辈,当了结!”广怀金斩钉截铁地说到。

    “阿哥,你先退在一旁,我以前不知道这件事,现在知道了这件事,应该为阿婆讨回公道,他不来找我,说不定我会找他。”阿梨平时在柳致知面前显得温柔可人,但并不是没有主见之人,从小的环境就让她养成一种自主的性格,她并不是一朵温室中huā朵,黎重山那么委曲求全,想让她认祖归宗。阿梨到现在都没有答应。

    柳致知知道阿梨的心愿,依言退到一边,阿梨目光盯住广怀金:“从传承辈份来说,我应该是你的师辈,你今天所做,实是逆上之举!”

    听到阿梨这话,柳致知暗暗叫好。他感到自己小看了阿梨,在自己与阿梨之间,不自觉染上一种大男子主义。阿梨平时很温柔,却是爱他的体现,并不代表阿梨柔弱。自己应该端正心态。

    可以说,柳致知能一步步走到现在,还是得益于这种自省的心态,自省可以说是修行之中不二法门,是让你在修行途中能真正走上大道法门,是真正的修行者的瑰宝。

    “如果从传承上说,你应该长我一辈,但我们现在并不朋友,而是敌人,就说不上逆上之话。再说,我还身怀茅山之术,另有传承。”广怀金也不是迂腐之辈,转瞬间找出一个托辞,说得也在理。

    “你身怀巫蛊之术。却又投入另外门庭,已形同叛门,既然这样,今日我却是为苗家巫蛊之门惩叛!”阿梨的话掷地有声,做到了师出有名。

    广怀金一时在口头上落入下风,便不作口头之争:“不管你如何说。我今日来却是为师祖讨回公道,不斗也可,你去麻师祖的坟头磕上三个响头,一切都结束!不然,只能以武力说话!”

    “既然这样,那就动手吧!”阿梨当然不可能去磕头,相反,在她心目中,应该是麻占金一脉认罪才是。

    广怀金身上虚影一闪,从头顶升起一只蜈蚣的虚影,长达丈许,矫若游龙,口中喷出黄烟绿焰,从空中向下扑下阿梨。

    阿梨身上也是光影一闪,一只巨大蝎影出现,比柳致知当日所见已完全不同,几乎凝成实质,身上闪现一层幽蓝的灵光,蝎尾如鞭,一针勾出,尾针闪现出蓝芒,让人不寒而栗。

    广怀金一见,心中大吃一惊,他的蜈蚣显然未曾炼到这个程度,他们两人都得到蛊术真传,所养的蛊事实上均是灵体,但有高低,阿梨的这只蛊显然已快成实体,凭其能量成实体,已将蛊培养成蛊神的边缘,这样的蛊,再进一步,千里之外,可以暗算于人,事实上,现在阿梨只要愿意,数百里之内,夜间放蛊,这只蝎子飞空遁地,大小如意,给其尾针一蜇,不到一时三刻,生灵都会化为血水。

    这也是当日柳致知去京城前,阿梨甚至也想去,放蛊取对方性命的底气所在。

    一针蜇在蜈蚣身上,蜈蚣一僵,身体迅速变蓝,广怀金同时身体也是一僵,立刻结了一个奇怪的手印,口中念念有词,同时蜈蚣缩小飞回,蜈蚣身上随着广怀金的咒语,燃起一层绿火,随着绿火,蜈蚣身上冒起蓝烟,蜈蚣身上蓝色好像化为蓝烟被排出。

    蜈蚣一闪,没入广怀金的身体,阿梨的蝎子尾针凌空下击,划出一道蓝芒,蜇向广怀金的头顶。

    广怀金一见,手中诀印一变,口中急速诵到:“仁高护我,丁丑保我,仁和度我,丁酉保全,仁灿管魂,丁巳养神,太阴华盖,地户天门,吾行禹步,玄女真人,明堂坐卧,隐伏藏身,急急如律令!”语速之快,如急雨一遍,普通人根本听不清,同时脚下走出禹步,这是六丁护身咒,咒音一起,身上荡起一层灵光,在头顶集成华盖之形。

    蝎尾针一到,护体灵光中现六丁神影,柳致知知道这应该是茅山法术,六丁之神是广怀金平时大量观想,现在诵咒之时,存想而现,说白了,以自己想象,借假成真。

    一神托住蝎尾针,却被蝎尾针扎入,刹那间,此神迅速变蓝,转眼显现不稳,另五神聚集过来,数道力量迫在蝎尾针上,蝎尾针扎不下去,往回一抽,抽了出来。

    阿梨口中一声尖啸,蝎子身上泛起蓝色火焰,两只蝎螯带着火焰,如同两条喷火枪,轰同广怀金。

    “东起泰山雷,南起恒山雷,西起华山雷,北起衡山雷,中起嵩山雷,五雷速发,嗡,啼啼!急急神兵五雷如律令!”广怀金口中又急速念出茅山破邪五雷咒,电光一闪,雷电火光轰然撞在一起。

    蝎子光影一闪,退了回来,在阿梨的头顶之上,一付作势欲扑的样子。

    “你这些不是蛊术,而是汉人的茅山法术,一个自称为师祖讨回公道的人,居然使用不是师祖所传的东西!”阿梨冷声说到。

    “废话少说!我为师祖讨公道,与使用什么法术有何关系,现代还讲什么门户,不是固步自封吗?”广怀金有些强词夺理,手上出现一枚铜钱。

    “天有钱星,地有钱灵,法力加持,阴阳分明,急急如律令!”广怀金把铜钱抛向空中,铜钱见风就长,转眼如磨盘一样,直向阿梨头上的蝎子套去。

    阿梨头上蝎子尾针一甩,一针戳在铜钱之上,铜钱在空中一个翻滚,另一面朝向阿梨,这一面刚现,铜钱亮了起来,一道金光陡现,夺人双目,直照向阿梨。

    柳致知一惊,心中大急,手一动,枪已出现在手上,手一拉,子弹上膛,就要举枪射击,就在这时,阿梨已祭起一物,正是柳致知送给她的坤元印,一派温润的黄光如冻,大地也在响应,从地面上也泛起玄黄灵光,迅速和坤元印化为一体。

    坤元印的印纽之上是一只麒麟,此时好像也活了过来,仰天一声吼,黄光如潮,托住了那道金光,看起来是金光,事实上法器之类攻击,仅是形似,并不是真的光,不然,就是修行者也反应不过来。

    柳致知一刹那,枪已举起,见此情景,手垂了下来,额头上冒出冷汗,他与人争斗都不会如此,却因关心阿梨,出现这种情况。

    柳致知将子弹退膛,枪送回储物袋中,长舒了一口气,陡然心中一个激灵,自己这是怎么了,自己这两天表现像一个修行者吗?

    虽然是因为关心阿梨,却完全失去了一个修行者应有的心境,完全表现得得患得患失,这完全是因为情,难道修行者不能有情,这不对,历史上双修道侣传说很多,天师教就是张天师也不禁婚嫁,不可能是完全因为情!

    柳致知达到国术中的抱丹,可以说**已能控制,身体任务一部分都可以用意志控制,上一刻**高涨,下一刻就能完全控制住,这是生理上的,但在精神上,单纯的情,却做不到,他的心理上还做不到如意控制,而且对情之一字,并未能完全勘透。

    今天的情况,却让柳致知警醒,修行人,特别是在世间修行人这道关必须过,不然,根本无成道之望,但世间之人又有几人能过?

    就在柳致知这警醒之时,现场情况已然成定局,麒麟一声吼,黄光托住金光,铜钱在空中翻滚,广怀金一见,准备收回铜钱,再作其他打算。

    不等他收回,坤元印印纽上那只本来被麒麟踏在足下,口中含着半块金钱的三足金蟾动了,从黄光中泛起一线金光,一只三足金蟾光影冲出了黄光,直追那枚硕大在空中翻滚的铜钱,两线金光从金蟾眼中射出,并不强,一落到磨盘一样的铜钱上,铜钱陡然失去光辉,迅速缩小到正常大小,三足金蟾呱的一声叫,一口噙住这枚铜钱,转眼落入黄光之中。

    广怀金掐诀连催,想收回铜钱,却没有一丝反应,心中大急。

    阿梨却不放过这个机会,手一指,坤元印陡然放大,带着一派温润的黄光,直向广怀金〖镇〗压下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