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59. 明恩怨,转瞬悟,情因何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坤元印带着厚重如大地之势直接向广怀金压了下来,如果压实,广怀金就是不变成肉饼,估计能活下来的可能也是微乎可微。

    就在这紧急关头,一缕绿芒陡然出现,化为一手,硬是托着了坤元印,一个声音同时响了起来:“手下留情!”声音一现,绿芒一闪,黎青山出现在场中,那只绿光化作手掌好像有些撑不住。

    听到黎青山的声音,阿梨手招,坤元印一闪,落在到阿梨手上,同时那枚铜钱也落到阿梨手上,柳致知发现阿梨已能充分发挥坤元印的妙用,坤为大地,能容一切,不由脸上露出了笑容。

    两人上前见过黎青山,柳致知心神却不在这里,还在纠结着刚才那个问题,这实际上是柳致知遇到一种心魔,是修行人必须解决到的一个问题,也是真正步入修行上层一道坎。

    “阿梨,我来求个情,毕竟广怀金是麻占金的传承者,苗家巫蛊之术,现在已然凋零,也只剩下了这三脉,你们已做过一场,算是恩怨已了。”黎青山说到。

    听黎青山如此之说,阿梨没有反驳,不管如何,对方是自己师傅一辈的,便说到:“我没有什么意见,当年之事,前辈比我们这些晚辈清楚,其中是非曲折,当凭前辈裁断!”

    黎青山叹了一口气,看了广怀金一眼:“广小子,我叫黎青山,算来是你师祖一辈,当年苗疆蛊术三人。就剩下了我一人。”

    “黎前辈,徒孙辈有礼了!”广怀金对黎青山倒是很尊敬,一是他父亲说过,二来,他习茅山术,也听师傅提过华夏几个顶尖高手,黎青山便是其一。不由他不尊敬。

    黎青山将当年之事又说了一遍:“这些恐怕你父亲都不完全清楚,实是天下大势所趋,你师祖甚至连累了石阿婆。石阿婆后来离世也是因为此,不要再报复,严格说来。是你们这一支有亏于石阿婆这一支。”

    广怀金并不是一个固执的人,一听之下,向阿梨施了一礼:“师叔,是晚辈冒犯了,还望你大人大量,晚辈给你陪不是!”

    阿梨挥挥手:“算了,你也不清楚具体情况,我也是这两日才知,这枚铜钱还是给你!”阿梨说完,将那枚铜钱抛给了广怀金。广怀金急忙感谢。

    “你这一支已离开苗疆数十年,你也不能算一个纯粹的苗人,我不多说,回去将我所说告诉你父亲,有一条。蛊术传承要谨慎,不然所传非人,毕竟这东西用到不正当的地方,不仅害人,甚至会牵连到自身,你去吧!”黎青山说到。

    广怀金谢过黎青山。下山去了,柳致知也散去了结界,柳致知望着广怀金的背影,对黎青山说:“前辈,广怀金好像还有一丝怨恨?”

    “你说的不错,却不是针对你们,恐怕是对国家的特殊部门,我得通知一下他的师傅,他师傅与我认识,对我很尊重,他来苗疆之事,是他师傅通知我的,让我设法消除仇恨。”黎青山说到。

    “他用的纸鹤传书不错,他师傅是不是也是用纸鹤传书通知前辈?”柳致知好奇心发作,这些高人之间怎么联系。

    “没那么麻烦,打个电话就行了!”黎青山顺口说出一个出乎柳致知意料之外的话。

    阿梨不由扑哧笑了出来,她知道柳致知问这个话的意思,柳致知有些不好意思,自己钻了牛角尖了。

    “小伙子,我刚才看到你掏出了枪,准备射击,后来又收了起来,还出了一声汗,你是修行者,不应该这样?”黎青山显然早就在此处,不过几人都没有发现。

    阿梨听到黎青山这么说,她冰雪聪明,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望了柳致知一眼,眼光之中满是柔情,心中很感动,知道柳致知是关心她,才准备出手,柳致知那枪弹的威力,她是知道的。

    “前辈,你对情之一字是如何看的?”柳致知问到。

    黎青山诧异看了柳致知一眼,他此时境界一听柳致知这句话,立刻明白柳致知到了一个关口,也明白刚才柳致知的表现,不由点点头:“有生命的东西都是有情物!”

    阿梨境界未到,没有听懂两人之间对话,柳致知脑袋之中却是轰的一声,黎青山此话让他想起了佛教将世间之物分为有情与无情,简单说,生物就是有情,非生物就是无情,但远没有这么简单。

    禅宗五祖弘忍送别六祖慧能时说过一谒:“有情来做种,因地果还生;无情亦无种,无性亦无生”唯有情才会产生智慧,才能有修行有觉悟,就是行无情大道的人,实际上也是有情,不然何以求大道,求觉悟?真正的无情,就是和石头没有两样。

    修行人有一关,许多想求道之人一直无法突破,这就是与情有关的淫.欲,情与欲往往不可分,淫.欲并不可耻,实际上是人类以及生命的本能,人来自此处,如无**,根本不存在人类繁衍,正因为来自此处,人要修行,却是与此相背,这也就是通常所说:顺成人,逆成仙的实质。

    情与欲关系复杂,有人由欲生情,有人由情生欲,柳致知当日遇到阿梨,正是其感情受到挫折,阿梨的美丽温柔,使他心中**复苏,柳致知自己都没有觉察到,后来在交往中,渐渐由欲生情,柳致知随着国术修炼,特别是抱丹之后,对**控制已达到一般人无法想像,更能控制自己****,加上他自身的道德感与修行需要,**自然得到控制。

    而情却不同,这是一种真正精神上的,如果柳致知对精神能了如指掌,控制自如,也不是目前这个境界,就是成就金丹也做不到,所以情之一字出现,对柳致知来说,实际上是情劫,有人说,干脆出家,斩断红尘,那根本没有用,不过是掩耳盗铃,就是出家,不少人依然淫梦不断,不如不出家。

    就如《红楼梦》中贾瑞得到风月宝鉴一样。

    真正的修行者并不是抛弃情,而是能驾驭一切,自己是自己的主人,自己的意志是自由的,一切不过是自己的资粮。

    对待这种情况,佛道各家有不同做法,世界上无论哪一种修炼术,都必须先解决与之有关的性.欲问题,因为只有做到不漏精,才可以进入真正的定境,不然只能称为入静,而不是定境。

    佛家的显宗,修不“漏”入禅定的方法是先斩“淫.心”。即通过修习不净观的方法,把人体想成是污秽、肮脏、脓血与粪便的集合体,从而在心理上产生厌弃,不起淫.欲。淫.心一断,淫.根自然断除,可以不漏。但是“食、色”是人生大欲,人本由淫.欲而生,所以想真正断除淫.欲,实在是很难的事情。所以显宗到了现代社会,已经很少有人能进入根本禅了,更不要说究竟圆满的灭尽定了。

    密宗好一些,它不反对淫.欲,而主张以毒攻毒,借淫.欲来修炼,进而达到不漏。这主要表现在拙火定的秘密修持上。

    拙火定的修法,目前流传于世面上的法本,实际上只是入手修炼的基本功。以白教等各派的实际传承来讲,在基本功有了一些证量之后,还要修“双定”。即通过男女双.修的方法,借淫.欲使红白明点融合,贯通中脉,固精不漏,永断淫.根的目的。

    然而双定的法门,成道亦快,坠落也快,藏密历史上,因双.修出了许多大成就者,如莲花生等大师,但也出了不少佛门败类,借双定奸污妇女,堕落淫.欲,弄得人们因此对密教失去信心。所以在宗喀巴大师整顿藏密创立黄教以后,黄教一派基本上就不搞实体上的男女双.修,代之以观想或者用显宗的不净观来替代。可见藏密双修断淫的方法虽然殊胜与快捷,但弊病很多,说易实难。

    道家,特别是丹道,则是通过采小药和大药,在生理做到“精足不思淫”,自然断除欲念,甚至做到控制欲念,使自己成为欲念的主人。与佛门显宗不同,道门以身为宝,而不是以身为臭皮囊,唯自身阴阳平衡,反而欲念不炽。

    欲得到控制,才到情,这当然是指产生男女之情,佛门往往是将自身之情化为慈悲大爱,对整个人类,整个生物界,情自然不成为障碍,反而是修行资粮。

    道家对情却采用另一种态度,就是不占有,情在修行中不可避免要碰到,不论是男女之爱,还是父母子女,还是朋友之爱,功成身退,天之道!

    柳致知在黎青山那一句“有生命的东西都是有情物”,立刻好像在内心点亮了一盏灯,生命本来有情,爱情便是其中一种,是两人本能的吸引,是元神间的契合,是阴阳间一种自然相合,根本不需害怕,是生命之中一种圆满,此状态真正修行者的参照,欲必须让自己所控,情却是双方一体,如果一旦产生占有得失,却是由情生欲,修行人当明白这一点,不让之随波逐流即可,此所谓:顺成人,逆成仙,只在其中颠倒颠!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