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60. 两情相洽,不愿委屈心上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明白了这一点,不觉间气势有些飘渺,黎青山有些意外,想不到柳致知这么快明白了这一点。

    柳致知却知道,自己明白是明白了,但知易行难,这得益于自己时时的自省,也得益于自己博览群书,前人智慧中往往说到这一点,后人不亲身经历,往往不会理解其真意,但柳致知现在许多地方并不一定能做到,不过好在迈出了关键的一步。

    阿梨感觉到柳致知气质上有些变化,知道柳致知有了突破,她却没有想到这一点,实际上,并不是所有人都会经历这一劫,阿梨在感情上纯真反而让她并没有这个方面问题,可以说,阿梨在情上就是执一,全心全意爱上一人,不论对方是什么情况,有担忧有高兴,却发自本心,不像柳致知行格物之道,不自觉追根溯源,反而多一层障碍。

    阿梨就像对黎重山夫妇一样,不求对方地位财富,自然依本心行事,对柳致知也一样,当日爱上柳致知是从同情出发,并未问柳致知的身世,不管柳致知是穷小子,还是富翁,这种不自觉的本心行事,反而在情上不会陷入情劫之中。

    这实是一个矛盾,阿梨甚至在情上会走出极端,却不会受本心所困,这是她心甘情愿的选择,反而不是她的劫,而是她求的果,这就是修行,一切以意识为基础。

    阿梨目光中充满高兴,是对柳致知有所突破的高兴。这种高兴很自然,柳致知一见阿梨的目光,立刻明白了这一点,他目光之中也充满了柔情,这种柔情却是一种觉悟后柔情,并不求回报,而是自然回应阿梨的爱情。

    黎青山咳了一声:“你们两人卿卿我我。我老头子先走了!”说完,淡绿光华一闪,人已不见。

    柳致知和阿梨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两人向山下而去。

    那个警卫在山下转悠了半天,就是本能没有踏入结界一步,陡然薄雾散去。一条路现了出来,他有些迷惑,刚才半天怎么没有看见这条路。抬脚向山上而去,远远好像看到山上有几人,再细一看,是三人,揉揉眼睛,决定上山看看,走了没几步,再抬头。柳致知和阿梨下山了,只有两人,自己有些迷糊,刚才是不是自然看错了,再望山顶之上。并没有人。

    柳致知和阿梨这次走得并不快,见到这名警卫,打了一个招呼,警卫纳闷跟着两人往回走。这次没有被柳致知两人落下,警卫和柳致知的关系很是奇特,不少人并不喜欢柳致知。柳致知也没有在意他们,但偏偏老将军孙女喜欢柳致知,他们也是无话可说,更重要的是,他们这段日子来,已知道柳致知并不是一个普通人,甚至将军的孙女也不是那么简单,所以还是以不得罪柳致知为主。

    三人回到住处,黎重山见三人来,问到:“小柳,刚才是怎么回事,一只纸鹤怎么会飞?”

    “是同道中人纸鹤传书,相约一见,没有什么事!”柳致知淡淡地回答。

    黎重山听到此,便不再问了,柳致知和阿梨进入房中。黎重山回首问那个警卫刚才具体发生了什么,那个警卫只好红着脸将自己跟丢了人的事情说了一遍。

    黎重山倒没有怪他,也知道,自己身边的警卫不过是普通人,虽然经过特种训练,但归根到底还是普通人的范畴,跟踪柳致知这种人,实在是难为他们,便挥挥手,让警卫退下。

    柳致知想带阿梨回申城一趟,时间过得也快,又到了冬天,眼见又到了年底,阿梨的娘曾问他们什么时候办事,阿梨说等两年,并没有瞒着她娘,说自己和柳致知修行都到了一个关口,等突破后就成婚,阿梨的娘虽不是修行者,当年也是被石阿婆选中之人,也不能算是完全外行。

    柳致知征求阿梨的娘的意见,是不是和他们一起去申城住几天,阿梨的娘摇摇头,说暂时就守在此处,让两人自己去。

    柳致知没有勉强,他本有让父亲家人和阿梨的娘见上一面,转念一想,自己有些孟浪,自己喜欢阿梨,按汉家规矩,应该是自己父母上门相见,并由媒人下聘,虽还未到谈婚论嫁的时机,柳致知可不愿意阿梨受委屈。

    柳致知心中拿住主意,找个时间和父母谈一下,将事情说定。和阿梨商量好,明天一起回申城,让阿梨在申城过几天,在年前回来。

    阿梨有些不放心她娘,柳致知心中一动,想起自己在申城制作的一批护身玉符,自己身边还有几个,这种玉符对付煞气阴灵之类效果很好,便取了几个,交给了阿梨,让她转交给她娘。

    阿梨是行家,当然能感应出此挂件的作用,立刻跑去给她娘戴上,她娘见小玉件很精致,又听说是柳致知自己所雕,没有拒绝,让阿梨帮她佩戴好。

    第二天,两人收拾好东西,又去了一趟道庐,让秋月珀照顾好道庐,便出了山,两人并没有御器而行,而是乘火车,一路上倒没有什么事。

    两人不知道的是,他们两人去申城,并没有瞒着黎重山夫妇,对柳致知的家庭情况,黎重山总就打听清楚了,这就是一个上位者的优势,可以调集大量的资源,当然这些是瞒着柳致知的。

    “老头子,你说孙女去了申城,会不会受人欺负?”老夫人问黎重山。

    “不会,柳致知那个小子我虽然不太喜欢,但他对我们孙女应该是真心的,这小子也是一个富二代,家中有钱,孙女如果嫁给他,倒不担心会受穷,再说,这小子一身功夫,我们孙女好像也不是常人,有谁敢欺负他们!”黎重山说到。

    “我不担心柳致知欺负阿梨,怕柳家看不起阿梨。”老夫人说到。

    “他们敢!”黎重山眼一翻。

    “不行,我得去一趟申城,见见柳致知的家人!”老夫人说到,“我已对不起盼明,一定要为阿梨做一些事!”

    “可是阿梨不喜欢我们这样做?”黎重山说到。

    “不让她知道!”老夫人说到。

    “也好,我陪你去一趟申城,希望在我闭眼前,能听到阿梨叫我一声爷爷!叫你一声奶奶,我就心满意足了!”黎重山说到。

    “老头子,你身体不太好,这几个月来,有了些起色,还是不要奔波,我一个去就行了!”老夫人说到。

    “这…也好,让小孙他们陪你去吧!”黎重山迟疑了一下,便同意了,吩咐了一下几个警卫,让他们陪老夫人去申城一趟,他们出行,当然与柳致知不同,人未到申城,警卫电话已到申城,虽说不让当地政府搞什么接待规格,但当地官员立刻紧张起来。

    柳致知和阿梨到了申城,先到别墅见过了何嫂,何嫂极其高兴,柳致知也给何嫂带了些礼品,这次却是很简单的东西,就是秋月珀秘制的桂花茶,桂花树生长灵枢之上,比一般补品对人体来说强多了。

    何嫂虽是外人,一直以来,却是柳致知最亲的一个人,甚至比父亲和后母亲,正因为如此,上次柳致知不惜施法改变何嫂的命运。

    何嫂见阿梨非常高兴,问寒问暖,只差把她当成自己的儿媳一样。

    柳致知是上午到的申城,何嫂接到电话,早就将午饭准备好,吃过饭,何嫂拉着阿梨到一旁亲热地说话,柳致知打了一个电话给父亲柳传义,说今天晚上带着阿梨回家吃饭,顺便有些事和父母商量一下。

    晚上,在柳传义那边吃过饭,柳致知让阿梨先在客厅中等一下,自己和父亲,还有后母进入书房。

    柳致知提出自己要娶阿梨,让父母在明年适当的时间,去一趟苗疆,见一下阿梨的娘,两方长辈见见面,这也是一种礼节,虽然柳致知可以无视父母,直接娶阿梨,阿梨也不会有任何意见,但柳致知不想阿梨受到委屈。

    “我们生意忙,能不能让对方来申城,我们好好接待?”后母蓝悯竹提出一种想法,她不太喜欢阿梨,也不想去那个穷乡僻壤。

    “悯竹,儿子终身大事,还是去一趟,如果你抽不出身,那么我去一趟!”柳传义一直以来,虽不太喜欢柳致知,但那是因为柳致知出身,他的前妻因此去世,但心中也觉得对柳致知有所亏欠,再说,这两年来,听说儿子生意做得不错,也未要家中支持,心中对柳致知看法不知不觉中有些改变,儿子有出息,他也高兴,儿子终身大事,不管如何,父母总要出面。

    “还是明年再说吧!”蓝悯竹虽不愿意,但也没有开口反对。

    柳致知见目的达到,便出了书房,阿梨见柳致知出来,也未问柳致知在里面商量的是什么事,她心中对柳致知放心,柳致知经过上次对情的顿悟,不知不觉中发现自己和阿梨有一种心心相印的圆融感,感受到阿梨对自己的信心,报给阿梨一个无言的笑容。

    两人走后,蓝悯竹心中不太舒服,说:“不知致知怎么给那个苗女迷惑了,那个苗女有什么好的!”

    柳传义拿着一支上好的野生灵芝,是柳致知两人带给他们的礼物中一支,说:“这灵芝不错,上次我送给吴老板两支,吴老板用后赞不绝口!”

    “我跟你说正经事!”蓝悯竹没好气地说,正在此时,电话铃响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