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61. 都为儿孙虑,可怜长辈心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传义拿起电话:“喂!是哪位?”

    “你是不是柳传义柳老板?”对方问到。

    “不错,请问你是?”柳传义问到。

    “我是申城军分区,柳致知是你的儿子?”对方又问到。

    柳传义一下子摸不着头脑,柳致知什么时候与军分区有什么关系了,是好事还是坏事,柳传义硬着头皮说:“不错,请问有什么事?”

    “你们明天有时间吗?黎老将军夫人明天想请你夫妻吃顿饭!”对方说到。

    柳传义更是摸不着头脑,问到:“哪一个黎老将军,我不认识啊?”

    “是共和国开国元勋黎重山老将军,将军夫人正好来申城,想请你们吃个饭,顺便谈点事,不知有无时间?”对方倒比较客气。

    柳传义听说是权贵相邀,以他做生意的敏感,立刻说到:“有时间有时间,请问在什么地方?”

    对方说出了时间地名,挂了电话。

    “传义,是谁的电话?”蓝悯竹问到。

    柳传义将事情一说,蓝悯竹也是摸不着头脑,不过听意思不是坏事,问题又来了,不能空手去,带什么礼物,对方可是权贵,应不缺钱,两人目光落到灵芝上。

    柳致知和阿梨却不知道这件事,回家,给宋琦和赖继学打了一个电话,说自己带着阿梨来到申城,想请他们吃个饭。

    宋琦立刻说明天到他茶楼喝茶,晚上去吃那家家庭餐馆。柳致知在电话中敲定,既然来到申城,柳致知决定这次让阿梨熟悉一下这边情况。

    第二天中午,柳致知和阿梨还在别墅中,他和宋琦他们约在下午喝茶,晚上吃饭,而柳致知不知道的是。柳传义和蓝悯竹却拎着礼品去赴宴,地点却在军分区附近的一家高档酒楼的一间豪华包间。

    柳传义夫妇来到,早有人在门口相迎。将两人迎入包厢之中,酒宴已摆好,除了一位老夫人。还有几人相陪,相陪的几位都是女人,那位迎宾的警卫一进入包厢,敬了个礼:“老夫人,柳传义夫妇到了!”

    “小孙,辛苦你了!”老夫人说到。

    “不辛苦,这是我应该做的!”说完之后,又敬了一个礼,退了出去。

    柳传义将礼品交给服务员,服务员摆在一旁。一位约五十来岁的贵妇站起身:“两位请坐,介绍一下,这位是黎老将军的夫人,这位是军分区首长的夫人…”

    一圈介绍下来,柳传义和蓝悯竹更是摸不着头脑。他们平时根本与这些人没打过任何交道,柳传义两人和各人打过招呼,然后问到:“老夫人,说实话,我夫妇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以前也未各诸位打过交道。不知是为了什么事?”

    众人笑了起来,其中一人说到:“是好事,我们还未向你道喜。”

    老夫人开口了:“是为儿孙们的事,我的孙女黎梨和你儿子柳致知相爱,作为长辈当然高兴,儿孙之间的事本来不用我们操心,我想见见男方的家长,倒显得有些冒昧,他们两人未和你们说吗?”

    蓝悯竹差点叫了出来:“你说是那个”幸好苗女两个字没有叫出来,急忙改口:“你是致知的女朋友阿梨的奶奶?”

    “不错,看来两人没有你们面前透露过我们,来来,不客气,边吃边谈!”老夫人张罗着。

    蓝悯竹没有想到阿梨有这么大的背景,心中甚至有些嫉恨,要是致德多好,脸上却是笑容满面,抱怨到:“传义,致知也是,他和阿梨姑娘回家不止一次,却从未说过阿梨的家事,我们看得出阿梨是个好姑娘,以为是普通人家,从未从这个方面想!本来准备明年去阿梨家中见见亲家,却让老夫人来跑一趟!”

    柳传义也未想到出现这样的事,连忙说:“就是,昨天晚上,我和内子还在与致知商量,年后去一趟,见见亲家。”

    “不怪你们,其中是非曲折,一言难尽!”老夫人叹了一口气,然后,将当年之事一一道来,说到伤心处,那些夫人和蓝悯竹也陪送掉几滴眼泪。

    大家安慰着老夫人,蓝悯竹说到:“我回去劝劝阿梨,毕竟是一家人,血浓于水嘛!”

    “你们是柳致知的父母亲,以后是亲戚关系,这件事还请保密,不要让我孙女知道,说起来是我亏欠她们娘俩,阿梨现在已有渐渐接受了我们的意思,她这次和致知来申城,也是来散散心,我不过是想来见见你们,孙女嘛,总是希望她幸福!”老夫人说到。

    “说得就是,谁家没有子女!”一位夫人说到,这些夫人甚至心中也有些妒忌,为什么偏偏是一个商人家儿子碰到这等好事,不是自己家中儿孙,这是一条粗腿,也是一条官场捷径。

    饭后,柳传义夫妇又陪老夫人说了一会话,那些夫人们对柳传义夫妇开始另眼相看,如果柳传义是一个商人,就是有钱,她们并不一定能看上眼,但如果成为黎家的亲家,那就不同了,这些开国元勋不论子女还是部下,在朝中都有一方势力,柳传义的身份就立刻不同了,之后关系就要从现在开始建立。

    在回家的路上,柳传义感叹到:“想不到致知去苗疆支教,居然遇到这样一桩好事,当日说是为完成老爷子心愿,看来,老爷子在天之灵护佑着他。”

    蓝悯竹却是心中一突,心中有一丝后怕,接着话音一转:“你说,如果阿梨和致知结婚,成为了致德和致颜的嫂子,让她给致德和致颜介绍对象,是不是对致德和致颜的将来有好处?”

    柳传义知道妻子想找机会给子女攀龙附凤,他也有点意动,毕竟谁不想自己家越来越好,但转念一想,说到:“还是顺其自然吧!”

    柳致知和阿梨却不知道发生这样的事,他们两人现在却在宋琦的茶楼之中,苏婉青是第一次见到阿梨,一见之下,不由赞叹:“弟妹,你太漂亮了,你们修行人个个如此出色,上次遇到一个梅疏影,今天又遇到你,宋琦,我决定了,我要修行!”

    “嫂子,你也很漂亮!”阿梨说到。

    “青青,你真的想修行,不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宋琦问到。

    顿时,苏婉青有些泄气了:“又是诵经,又是打坐,还是以后再说吧!”

    柳致知和赖继学相视一笑,就在此时,柳致知的手机响了,柳致知一看,是罗宛琪的电话,便按下接听键。

    “师弟,你在申城吗?”

    “我在,现在正在宋琦这边喝茶!”柳致知说到。

    “我有一个姐妹,前阶段回家一趟,不知怎么的,好像撞了邪,晚上噩梦不断,始终梦到一个男的,一身血衣,不过戴上你给我玉佩,噩梦就少了许多,还是梦见到那个男的。你能不能给她看一下!”罗宛琪在电话中说到,在场的几人都听到了,不觉来了兴趣。

    宋琦打了一个手势,柳致知会过意,问到:“你那位姐妹在不在身边,可能的话,将她带过来。”

    “在我身边,好的,我这就赶过来!”罗宛琪说着挂了电话。

    “这种事情应该如罗宛琪所说,是撞了邪,当然只有当面才能说清,不过是小事一桩,我们几个人在此,还有什么鬼邪能蹦跶!”赖继学不太在意地说到。

    过了半个小时,罗宛琪带着一个女子进来,众人抬头观看,此女容貌清秀,给人一种纤弱的感觉,人也很憔悴。令几人诧异的事,并不是她身上带有多强邪气,而是此女却是开了功能,换一句话说,她有特异功能,看来,她的梦境,更多是自己功能的一种体现,身上却有一种怨气,并非外来,而是好像发自内心。

    罗宛琪一进来,便看到多了一个她不认识的人,一个美丽温柔的女子,让人一见,不自觉心中好像受到感染,似乎世间美丽聚集在一起。

    罗宛琪不觉有些恍惚,说到:“这位姐姐是谁?好漂亮,想不到除了梅姐,还有这么美丽的人!”

    柳致知从那名女子身上收回目光:“这是我女朋友黎梨!”

    “师弟,你在扬州见到梅姐时说的是真的!我以为你说谎,果然不下于梅姐!”罗宛琪叫了起来。

    “我什么时候说过谎!”柳致知笑到。

    “你是罗小姐?阿哥跟我提过你,你说的梅姐是不是梅疏影小姐,阿哥也说过扬州的梅疏影,我也很想见见她,是怎样一位美丽的女子!”阿梨柔柔一笑。

    “师姐,这位小姐是?”柳致知问到。

    “这是我的姐妹,叫林碧微。”罗宛琪说到。

    “林小姐,先喝点茶,说说是怎么回事?”宋琦说到。

    “谢谢!”林碧微喝了一口茶,精神微微一振,说到:“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个星期前,我回了一趟老家,是浙省一个小村,我小时候曾住过那个村子,据我父母说,当年我就哭闹不休,后来遇到二叔公,画了符,作了法,我便安静下来,这次不知怎么的,老是梦见一个男人,好像对他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眷念,每次都是我陷入一种可怕的境地,他突然出现,我将他推出,然后他身上衣服变成血衣,他却好像恋恋不舍望着我,却没有痛苦,很平静!我都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恨意,不是对他!”

    “你能记得你小时候的事?”柳致知问到。

    林碧微摇摇头。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