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62. 觉醒前缘,是邪,非邪?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那你这次没有找你二叔公?”柳致知又问到。

    “他已去世十来年。”林碧微说到。

    “原来如此!”柳致知说到,“梦中之人在现实中有没有见过?”

    “没有!”林碧微说到。

    “你有没有看出是什么原因,是不是撞邪了?”罗宛琪说到。

    柳致知摇摇头:“在电话中你说后,我们以为撞邪,见到林小姐本人后,恰恰相反,不是撞邪,而是出功能了,是她感应到什么信息,激起一种沉积在心灵深处的事,以梦的形式体现。”

    柳致知想了想又说到:“难道不是自己的事,或者不是今生的事?”这段话却是对宋琦几人所说。

    “什么出功能?”罗宛琪问到。

    赖继学解释到:“就是说林小姐无意间有了超常能力,或者说是特异功能,用修行者话说,就是激发出神通!”

    “什么?”罗宛琪没有想到是这个结论,一时之下,冒出这样一句话,“为什么我的姐妹一个个都有神通,上次是梅姐,这次是碧微,就是我什么能力也没有!”

    “梅疏影那是父母所行的福报,林小姐应该从小就有能力,不过给她的二叔公用一种方法关闭了,这次回到老宅,不知什么原因,又被激发出来,你以为有神通就是好事?”柳致知说到。

    “林小姐,你的能力又一次被激发,虽然我能将之重新关闭。但以后说不定还会被激发,其中必有原因,我先以清宁符让你心安定下来,不过时间不能长久,最多一个星期,还是要去你的老宅看一趟,找出原因才行!”宋琦说到。凌虚画符,一道符影投入林碧微身体之中。

    “这样吧,明天我陪你回一趟老家。我去看看是什么原因,我是学风水,也想见识一下那处老宅的风水。”赖继学开口了。

    “这样也好。赖老弟出手,应该问题不大!林小姐精神不好,喝点茶,吃些点心,先在此处休息一下,对你身体有益!”宋琦说到,林碧微一怔。

    罗宛琪明白宋琦的意思,此处茶水和点头对人益处较大,特别是林碧微这种形神两疲的情况,罗宛琪低声给林碧微解释。林碧微这才明白原因,喝了两杯茶,吃了些点心,便在躺椅上休息。

    刚和几人吃过晚饭,柳致知的手机响了。原来是他父亲柳传义打来的,并没有什么事,而是告诉柳致知,他和蓝悯竹商量好了,明年正月一过,便去苗疆一趟。见见阿梨的家长。

    柳致知听到这个消息,很高兴,在电话中谢过父亲,他心中有略有点奇怪,不过转念一想,可能是父亲关心自己的儿子,并没有多想。

    和众人告辞,在路上将这个消息告诉了阿梨,阿梨听后的点害羞,也没有多想,在她心中,完全信赖柳致知。

    接下来两天,柳致知陪阿梨逛商场,购买了不少东西,其中不少却是为她娘所买,柳致知却没有别的男人陪女友逛街的那种痛苦,无他,他与阿梨是心心相印,欢乐不是表面上分享,而是两人心中那种相知的默契。

    第三天,却同时发生了两件事,一件事是来自赖继学,赖继学那边出事,本来赖继学以为是一件小事,却不料其中牵涉太大,竟然牵涉着一个长达三百多年的秘密,并且和一个历史悠久的道家派别净明派有关,具体的事电话中说不清楚,赖继学让柳致知和宋琦在近日内赶过去。

    第二件事却是有人邀请柳致知参加婚礼,请谏有宋琦转送,是俞秋白和顾寻月的婚礼,当日在蓉城,为两人的感情,柳致知三人曾与蓉城的袍哥会发生冲突,在柳致知三人帮助下,顾寻月也脱离了袍哥会,和俞秋白回到了江浙,当时,俞秋白父母想替两人完婚,两人商量决定先立业,一年多后,俞秋白已崭露头角,虽不说事业大成,也算事业初定,在父母催促下,两人决定完婚。

    两人并没有忘记当日帮助过他们的宋琦等人,宋琦本是他的大学好友,便托宋琦请赖继学和柳致知参加他的婚礼。

    两件事凑在一起,好在俞秋白的婚礼是在一个星期之后,更巧的是,俞秋白现在也在浙省,与赖继学现在所在林碧微家中老宅相距不过百多公里,汽车两个小时左右就可以到达。

    宋琦干脆带着苏婉青直接来到柳致知处,柳致知见此,略在收拾了一下,和何嫂说了一声,便也带着阿梨和宋琦夫妇一起出发,这次却是柳致知开车而去,这车宋琦认识,是当日从青藏高原上开下来的越野车,柳致知开车的机会很少,但车技却不错,当日可是从青藏高原一路开回申城。

    宋琦的计划很简单,就是先去赖继学处将那边事情解决到,然后再去参加婚礼。

    花了大半天时间,四人终于到了林碧微家的老宅,这处宅子并不在镇上,那是距古镇还有四公里左右,此处风水不错,至少在柳致知眼中是这样。

    此处是一个山村,村子西北和北方有两座小山,高不过几十米而已,山势也不险,虽是冬季,山上还有不少常绿树木,总体显得郁郁葱葱。

    而林碧微家中老宅却在村东边,一条公路从村东通过,公路边有一条小河,河上有一座水泥桥,桥有三米多宽,很平缓,柳致知直接将车驶过了桥,停在老宅面前。

    林碧微还有几个人迎了过来,却没有见到赖继学,柳致知有些奇怪,问到:“赖继学他在什么地方?”

    “你们来的时候,正好宅内一口井出了一点问题,赖大师正在那边处理!”林碧微说到,她精神不太好,眼睛中布满了血丝,估计这两日可能又受到噩梦侵扰。

    “这几位是?”宋琦问到。

    “这位是我的大伯,这位是伯母。”林碧微一一介绍,柳致知等人也和几人打招呼。

    打过招呼后,林碧微将四人带到院子中,院子有二百多个平方米,有一口古井,据林碧微说,那井她小时候就知道,不准人靠近,院子中有一处假山,大部分都是麻石铺地,靠墙的地方,却是泥地,并没有专门管理,长了一些野草,还有一些野藤,已攀上的墙头。

    赖继学正在井边,井上盖着石板,上面放着五颗晶体,柳致知知道这是赖继学所放,在他的眼中,五块晶体放射着柔和的灵光,封住井口,而井中却有淡淡地血气想从石板下冲出,当然,这种情景,普通人并看不出来,但柳致知几人却清清楚楚感受到,这种血气之中明显的一种怨气。

    “赖老弟,具体是怎么回事?”宋琦问到。

    “我本来以为是简单的一件事,却涉及三百年前的一段冤孽,还牵涉到净明派,三百多年来,净明派不时派人强化此处镇压的阵法,只在建国后中断了几十年,但几年前好像又有人动过了手脚,你们看!”赖继学说完,身体一瞬间似乎化为高山,就在这一瞬间,周围陡然发生了变化。

    一层层波动,一道道光晕从地下而出,就是在此时,还算是白天,虽然已近黄昏,众人眼中现出一幅奇观,不仅是柳致知几人,就是普通人也清楚感觉到。

    各色复杂的图案,一层套一层,种种灵光,整个院子成为一个光海,无数灵光各自沿着复杂的轨道运行着,更有九个如太阳一样灵光球照耀着,一切都是以古井为核心,古井之中一道血气冲起,转眼汇聚成一个人影,血衣白发,抬手指天,似在咒骂。

    林碧微眼睛一下子睁大,好像陷入梦幻之中,口中喃喃地说到:“哥哥,你快走,不要管小妹,只要你爱小妹就行了,你快走!不!”林碧微到最后陡然嘶声大叫起来,人好像要陷入颠狂之中。

    那个血衣白发人影似乎有所感觉,目光好像透过重重迷雾投了过来。

    柳致知隐隐有所悟,手印一起,这是柳致知从《道藏》中清心类法门中所悟得,让人安定下来的一种术法,灵光一闪,林碧微顿时身体一晃,似乎已睡着。

    阿梨上前一步,一把扶住了林碧微,林碧微头一歪,倚在阿梨的肩头已睡着。

    她的伯母一见,吓了一跳,开口问到:“大师,碧微她怎么了,没有什么事吧!”

    “没有事,她只是累了,我让她休息一下,阿梨,你扶着林小姐,先让她上床睡一会,林伯母,你安排一下!”柳致知安慰到,柳致知知道,这并不完全是累,林碧微应该是唤醒了遥远的记忆,也许不是今生的记忆,她究竟与这个血衣人影是什么关系,那只有等她醒过来再问了。

    赖继学转眼气势一收,院子中光影立刻淡去,宋琦开口到:“果然是净明派的正一伏邪九阳阵,赖老弟,你怎么认出这是净明派的阵法?”

    赖继学是地师出身,按理来说,并不应该认识此阵。

    赖继学顺口说到:“我根本不认识这个阵,也破解不了,关于净明派的事,却是感应到阵中信息!”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