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64. 世世心碎人不悔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见院门锁着,此女上前推了一下,从门缝中向内望了一会,那户看护此处的林家人一见,上前说:“姑娘,此院不祥,里面锁着一个恶魔。”

    “我怎么没有看见,这么大的一个院子,究竟是什么回事?”此女问到。

    这户人家就将二十年前发生的事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其实有些事情他也不清楚,他实际上是后搬来的,此女听了表情黯然,告别而去。

    夜里,有人撬开了院门上的锁,第二天,当此户发现院门的锁被撬开,进门一查,昨天那位女子却坐在井边,脸上却带着微笑,已然离世。

    此事很快就被报知净明派,当地官府也被惊动,净明派过来两名道士,官府的仵作也来了,道士一看,微微一感应,长叹了一口气,说:“冤孽!好生安葬吧!”

    仵作检查后,没有任何伤痕,问道士是什么原因,道士只说了四个字:“心碎而死!”

    又过了二十年,又一名年轻的女子死在此处,与上次一样,当地流转一个传说,此处有恶鬼,二十年娶一个媳妇。

    又过了二十年,这次当地人开始注意了,果然来了一位女子,净明派也派道士过来,这次却未入门,结果这名女子疯了,不久后,便落水而亡。

    像魔咒一样,每隔二十年,总有一位年青女子到来,其中也有一位好一些,在道士劝说看护下。在村头盖了一间茅屋住下,始终陪伴这处院子周围,一生未嫁,六十来岁去世,她在此四十几年,打破了那个魔咒,她在人前也从未说过为什么这样。

    她去世后二十年。又一位年轻女子死在此处,风云变幻,此处似乎有魔力。总有一位女子来此,要么死在井边,要么陪伴此处一生。当地人也早已忘记那场灾难,唯有净明派道士不时出现,当一位女子在井边去世,他们就画一些符线在井周边。

    转眼间,三百多年过去了,华夏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新的政权建立,破四旧,打倒一切牛鬼蛇神,此处宅院本来定时维修。却没有人敢住在里面,但新政权不相信这一套,房子落到了林碧微爷爷的那一辈手上,战乱之后,根本没有人再提起早已忘记传说。

    说来也怪。华夏政治〖运〗动轰轰烈烈,魔咒好像也随之打破,再也没有什么年轻的女子来此,人们偶尔提到以前的旧事,都不自觉认为那仅仅是前辈们的传说,可能是编造的。再也没有什么道士来此,往事渐渐消逝在云烟之中。

    柳致知静静立在那里足有半个小时,似乎经过了历史沧桑,虽说那些信息碎片有许多可能是自己的心灵将之补完,但柳致知却已看到事情的本质,也明白赖继学的所说。

    睁开眼,柳致知深深叹了一口气,此事是非对错根本说不清,对宋琦说:“宋兄,我大体知道事情的缘由,这是一段跨越三百多年的情孽,我不知道谁对谁错,只知道这段情让我感觉太沉重!”

    宋琦知道柳致知应该明白了根由,问到:“具体是怎么回事?”

    苏婉青也很好奇,柳致知目光落到那口井上,又叹了一口气:“这话说来很长,林碧微可能是三百多年前一名叫娥儿女子转世,与井中所〖镇〗压之人情缘三百多年没有断绝,走吧,边走边谈。”

    一行人向林碧微所住的房间走去,一边走,柳致知将自己所感应到情况详细地说了一遍,众人走得很慢,最后停在林碧微的房门前,并没有入内,阿梨听到声音也出来。

    柳致知停下讲述,问阿梨:“林小姐醒了没有?”

    “没有,我施了一个安神咒,她暂时睡了过去,她的伯母在里面照顾她。”阿梨说到。

    柳致知微一沉思,说:“有些事情还是要等她醒过来,问问她有没有想起当初一世,我先将我感应到说完。”

    柳致知又继续讲下去,赖继学也在一旁作一些补充,听完这段神话一样故事,众人都沉默不语,过了好一会,陪伴柳致知几人的林碧微的大伯说:“原来,老一辈说的事是真的,这件事该如何解决?”

    “宋琦,这位林小姐好可怜,生生世世陪伴在此,能不能将〖镇〗压的那个人放出来?”苏婉青问到。

    “如果放出来,他又伤人怎么办?”林碧微的大伯有些害怕。

    “他已非人,不过不用担心,他现在应该极其虚弱,任谁给〖镇〗压了三百多年,也掀不起什么大浪。”赖继学说到。

    “不错,我也感应到他的气息极其弱,好像随时要散去,不过,我对此阵是外行,感觉到错综复杂,完全混在一起,不知如何解?”柳致知皱眉说到。

    两人将目光投向宋琦,阵法方面他是行家。宋琦苦笑到:“我也不知道如何解,如果仅是一个正一伏邪九阳阵,从外向内破除并不难,可是三百多年来,净明派不断修修补补,早就面目全非,正如柳老弟所说,错综复杂,现在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果强行破解,弄不好,此处瞬间就夷为平地,就是当初布阵者再来,恐怕也破不了!”

    “难道就眼看着林小姐走上以前诸世的命运?就没有办法破解?”苏婉青忍不住说到。

    “嫂子,除了破阵,让两人在一起或者一方彻底消散在天地间,恐怕真的没有办法!”柳致知说到“我看闲书时,见过这方面的记载,不出意外,那个血衣人施展是一种叫生生世世同心锁的法术,此法一施,真的是生生世世在一起,如不能相见,甚至会伤心欲绝,心碎而死,双方大概到十八岁时就会觉醒那一世的记忆,一种冥冥间的安排就会让他们走在一起!”

    “有这种法术,宋琦,你会不会?”苏婉青显然有些动心。

    宋琦苦笑摇摇头,苏婉青有些失望。

    “嫂子,就是宋兄会这种法术也没有用,此术并不是随意就能施展,而是一方意外死亡,并且两人真心相恋,死亡不超过两个时辰,还有一点,此术一施,施术一方如果生存世间,死前将受七天七夜无比痛苦的病痛折磨,全身溃烂,才能离世!”柳致知说到,苏婉青听到此打了个寒颤。

    “宋琦,这等邪术不准学!”苏婉青命令到。

    柳致知和阿梨对视了一眼,柳致知点点头,为宋琦感到高兴。

    门内传来了声音,是林碧微伯母的声音:“碧微,你醒了!你爸爸妈妈说过不让你来,你偏偏要来,以后还是不要来,在大城市不好,何别来这里,这个地方邪乎得很,你小时候来看你爷爷,要不是你二叔公,不知会出什么事!可惜你二叔公已经不在了。”

    大家听到林碧微起身的声音,接着门打开了,林碧微一脸坚决,冲着柳致知三人就要跪下,柳致知手轻轻一拂,一股柔和力道顿时让她跪不下去,这是一种御物之术的应用。

    “三位大师,请你们帮助缘哥哥,他为了我,被〖镇〗压在井中三百多年,现世的碧微和以前的娥儿求你们了!”林碧微眼中有泪,却一脸坚定。

    “林小姐,有话好好说,我们一定会帮你的,将你的事说给我们听听!”苏婉青急忙拉住林碧微。

    林碧微将众人让进了房间,她的述说与柳致知大同小异,今生她从小就对此处有一种眷念,一种心痛的感觉,在很小的时候,感觉有一种重要的东西在这里,甚至比自己性命还重要,甚至看到一个血衣白发人,独自一人到井边,甚至昏倒在井边。

    二叔公以前学过一些祝由术之类,便施符咒将她救醒,并让她父母将她带走,直到今年,她心中始终觉得有一种比性命更重要的东西落在此处,才又回到这里,开始梦中出现血衣白发男子,觉得这是一个自己怎么也割舍不了的人,但每次都是同样的梦,都是有人要害他,自己心中一痛,舍身扑上去,梦往往就醒了。

    直到今日,赖继学激发阵法,她一下全部记忆似乎井喷一样出现,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让她一下晕了过去。

    她记了起来,那一世她叫娥儿,而她的情哥哥叫姚缘,为了她,缘哥哥化身血灵,并将两人的命运联在一起,生生世世在一起,想到这里,她心中充满了甜蜜,本来,要不是那些道士,缘哥哥自然会转世,两人生生世世相逢相守。

    天意弄人,缘哥哥被〖镇〗压在此,自己生生世世来此处,虽多少世心碎而死,却是一种幸福,能感受到缘哥哥在身边,心中也有一种恨,老天不公,为什么让恶人将哥哥〖镇〗压在此处,多少世,自然没有能力将缘哥哥救出。

    此生又觉醒了以前多生的记忆,刚才自己已经醒来,却不愿睁开眼睛,却听到门外有人谈到自己和缘哥哥的事情,他们怎么知道?

    原来缘哥哥用的是生生世世同心锁,宁可自己受死前七天七夜无比痛苦,也要生生世世和自己在一起,自己这么多世来所做值得了,可是,他们说缘哥哥气息很弱了,是什么意思,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一定将缘哥哥救出,哪怕立刻去死,自己和缘哥哥还有来生。

    “你们一定想办法,将姚缘救出来!”苏婉青感动了,对宋琦几人下了命令。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