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65. 覆巢安有完卵,却悔当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嫂子既然发话,我们尽力而为”赖继学开口说到。

    柳致知也随和道:“等一下,我们好好看看阵势,几个人再商量一下,应该有办法。”

    “那好,你们去忙吧,阿梨妹子,我各你一起陪陪林秀。”苏婉青知道自己帮不上忙,便拉了阿梨一把,阿梨柔柔的一笑,便留了下来。

    三人来到院中,柳致知问到:“宋兄,此阵应如何破,可有章程?”

    宋琦苦笑到:“刚才我已说过,此阵不知经过多少次添加,如同一团乱麻,摧毁容易,破解却难。”

    “那就摧毁它”柳致知眼光一闪,说到。

    “老弟是不知道,按你们刚才说法,那个姚缘已极度虚弱,如果当年阵是这个状态,摧毁阵法,姚缘虽会受重创,却能逃出元灵,化身血灵,夺舍或投胎转世,都有可能;现在已被消磨得差不多,阵一毁,他恐怕立刻烟消云散。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宋琦说出根本原因,他束手无策。

    柳致知叹了一口气:“我不知道血灵有无秘法,但他现在的状态,就是将他放出,恐怕也支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魂飞魄散。”

    “这么严重?”宋琦问到。

    “柳老弟说得不错,这几日我多次感应到,他已到消散的边缘,如果没有我们,他最多支持三到五年,此阵镇压他,却也在现在保护他支持得久一些。”赖继学也肯定了柳致知的说法。

    “说句狠心话,如果林碧微迟上三五年觉醒。也许什么都不用问了,姚缘一旦消散,生生世世同心锁自然随之消散,林碧微也不用背上这个诅咒,她的那种命运今生就会摆脱,偏偏她已觉醒,就是姚缘消散。[~]她恐怕也会心伤而死不管如何,想法将姚缘放出,诸世命运还得在今天彻底了结”柳致知已悟情的实质。却也为林碧微的诸生命运感叹不已。

    宋琦不再说话,陷入沉思之中,柳致知和赖继学也不打打搅他。静静地等着。

    良久,宋琦抬起头,说:“能不能和姚缘沟通,他在阵中三百多年,也许有一些建议”

    赖继学摇摇头,说:“没有把握,我几次试图与他沟通,都没有反应。”

    柳致知望着那口古井,回想自己之前的感应,想起一种可能。说到:“也许我有办法。”

    “什么办法?”两人一齐问到。

    “那要征求林碧微的同意,她觉醒以前诸世记忆,生生世世同心锁两人之间有一种心灵间相印,就是大阵也不一定能阻住。”柳致知说到。

    “你是说让林碧微来与姚缘沟通,也许可能。怎么做?”宋琦觉得有道理,问到。

    “我有一种秘术,不能算正法,以一缕意识为引,暂时借部分能力与林碧微,使林碧微意识大增。却对身体有小害,需征得林碧微的同意,心灵意识增强后,应该能与姚缘沟通。”柳致知说到,他此法实是一种控制降头的方法,短时间内使降头或被控制的人实力大增,如果控制人,实质上是消耗对方的身体潜能,对身体有一定伤害。

    “有什么害处?”宋琦问到。

    “激发潜能,消耗对方身体大量能量,如果时间过长,甚至能耗尽身体能量,陷入昏迷之中”柳致知说到。

    “这倒没有什么,我身上带有丹药,只要不损及根本,都能补回”宋琦一笑。

    “我倒忘了宋琦在这方面是行家。”柳致知也笑了。

    三人重新回到了林碧微的房间,宋琦将三人商量的事一说,林碧微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几人又来到院中,在井不远处放上两个坐垫,让林碧微坐好,柳致知坐在她身后的不远的坐垫上。

    “林秀,放松自己的身体,我要狮了”柳致知淡淡的声音传入林碧微的耳中,林碧微不由充满了希望,身体也不由微微颤抖。

    “不要抵抗,不管发生什么,都彻底放心的交给我来处理”柳致知又关照了一遍,手印开始一连串变幻,口中发出一种奇怪的音咒,咒音一起,众人感到温度一下子降了下来,柳致知手印一变,往前一指,一声低喝,一道鸀光从手中射出,射在林碧微的后背的脊柱上。

    林碧微顿觉一股清凉之气沿脊柱只冲大脑,眼睛一亮,世界似乎变了,平时见不到的道道灵光现于眼中,院子再也不是自己所熟悉的院子,无数灵光无休止地运行着。

    根本不受她的控制,心中一痛,一种特殊波动从她的头部一个神秘的地方振荡而出,在其他人眼中,那一瞬,林碧微身体一阵模糊,接着又稳定下来,井中也振荡起一种同样的波动,一股血雾无视井盖,好像井盖石板是一个虚影,血雾透过井盖,转眼间聚成一个人影,渐渐实化,但还是给人一

    个虚幻之感。

    这是一个血衣白发的青年,似乎刚刚从一场梦中醒来,睁开了眼睛,盯着林碧微:“是你娥儿?”

    “哥哥,是我,是娥儿”林碧微激动起来,浑身颤抖不已,似乎想站起来,却站不起来,她的身体实际上已受柳致知控制。

    “娥儿,你不该来,我好感动,也好后悔当年不应该用生生世世同心锁,让你一世世的心碎而死”姚缘身体也是一阵波动,似乎要散开。

    “不,我高兴极了,我不是心碎而死,而是高兴地走了,每一世都能见到哥哥,我心中非常高兴,哥哥,这一世我一定要救你出来”林碧微立刻叫了起来,眼泪却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两人如此,苏婉青不由也流下了眼泪,阿梨却看起来很平静,眼中却充满了深情看着全神贯注的柳致知。

    “傻娥儿,你知道我最后悔的事是什么?就是将我们命运捆在一起,本来我已为自己就是死了,也能转世,再和娥儿在一起,却被仇恨冲昏了头,身化血灵,几乎屠戮一个村庄,结果被镇压于此,生不生,死不能死,连转世都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你一世世来找我,一世世心碎而死,你知道,我有多恨,老天爷,为什么如此对待你,为什么一世世折磨着我,我恨我自己,为什么当日下那个咒”说到这里,姚缘声音陡然高了起来,眼中又一次流下血泪,“后来,目前这个朝庭建立,不信鬼神,破四旧,铲除一切牛鬼蛇神,那几十年,你却没有再出现,我多么高兴,以为你摆脱那个命运,想不到,你还是没有摆脱”

    “哥哥,不要说了,最后几十年,一世娥儿还未成人,受饥荒而死;一世刚觉醒,却因大地震而死;娥儿不后悔,永世不后悔娥儿的朋友认识几位异人,娥儿请他们来救哥哥”林碧微流着眼泪说到。

    “没用的,我的情况我知道,我自化身血灵,怨气冲天,在正一伏邪九阳阵消磨下,怨气一天天减少,现在我才明白,我自化身血灵,实质上已被魔头所控,已不是原来的我,我与魔头不分,此阵一天天消磨下,魔头终于化尽,我也到最后关头,就是此时放我出去,我也会在短时间消散在世上,这也好,我一旦消散,那个同心锁自然而解,娥儿,你也解脱了,不再世世受心碎之苦我也放心了”姚缘语气中带有疲惫,也带有欣慰。

    “不要,我不让你消散”林碧微声嘶力竭地叫着,又勉强回头,向宋琦等求到,“大师,想想办法救救哥哥”

    宋琦叹了一口气,对姚缘说到:“数日前,有朋友向我求助,本来以为是件小事,不料却牵涉入一件三百多年的诸世之情中来,是非恩怨不是我所能评说,说实话,我同情你们的遭遇,但此阵经三百多年修补演变,我根本不敢下手,一动之下,大阵就会崩溃,此处化为废墟,不知此阵有何破绽?”

    “多谢道友费心,此阵正好你所说,就是将此地完全铲除,也没有用处,因为此处已演变成一个特殊的空间,由阵法信息形成一个虚幻的空间,不将这个打破,根本没用。我不求道友其他,只求道友能护持住娥儿,不让她心伤而死”姚缘淡淡地说到。

    “你说这里已演化出一个虚幻的空间?”柳致知陡然发话了,他对空间还是有一些了解,他源于几点,他能炼制储物袋,这实际上是操纵空间的一种技术,另外,他曾无意接收过宇宙背景辐射信息,也自创金字塔形聚灵阵,感受过太阳系之前的毁灭和创生,由此,他还创出毁灭一指。

    “不错,这已是演化出一种空间,**世外,虽与现实沟通,但可以说是空间”姚缘并未隐瞒。

    “老弟,你有什么办法?”宋琦见柳致知好像明白了些什么,问到。

    “宋兄,你好好问问此阵如何演化,不要忘了,我炼制过空间法器人的精神能干涉空间和时间,在量子层次我能勉强做到”柳致知说到。

    宋琦一下子想了起来,自己和赖继学的储物袋就是柳致知所制,心中一动,便问姚缘此阵的演化。

    柳致知在一旁听着,心中一种思路渐渐明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