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66. 只身穿行阵中变,物极必反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空间并不是单独存在,离开物质能量的空间根本没有意义,常人对空间时间习以为常,却不知自己所感觉的空间时间与自己意识有莫大的关系,现代一些理论认为,空间并不是我们所看到的三维,而是十一维,除三维之外,其它维数收缩卷曲。

    宋琦在问阵法的演化,随着净明派的一次次增加阵法,阵法运行越来越复杂,渐渐脱离原来的范畴,如混沌一样,逐渐形成一种依附于现实却又超然其外的阵法空间,虽不完善,却已不是普通阵法所能比拟,如果强行破阵,那么,随着支持阵法运行的物质能量的混乱,空间也将随之收缩湮灭,就是以血灵形态存在的姚缘也不能脱离空间存在,也会随空间的湮灭而消散。

    夜晚,三人聚在一起,开始研究阵法,阿梨、苏婉青和林碧微在另一个房间之中,阿梨和苏婉青安慰着林碧微。

    宋琦根据自己对正一伏邪九阳阵的了解,结合姚缘所述,还有柳致知和赖继学所讲,在推演阵势的演变,两人在一旁。

    数个小时之后,夜已深,阵势演化也搞清楚,对三人来说,都是一种收获,其中阴阳变化之理让三人对术法理解都有补益。

    “想不到,一个阵法如自然进化一样,居然能演化到这种地步,让人几乎无懈可击,不知不觉中符合天道的运行!”宋琦略有些疲惫,本来对他来说。一夜不眠并没有影响,但推演阵法却是一件非常耗脑力的事。

    “幸亏世间没有完美的东西,大道五十,其中四十九,总会给人留一线之机,正是这一线之机,才有可能破解此阵!”赖继学感叹到。

    “物极必反。明天我们就先让此阵完美,在那一瞬,却是我们的机会。好了,先各自休息,明天还是我往阵中走一趟!”柳致知有点跃跃欲试的感觉。他有一种感觉,这次破阵也许会有所得。

    “就这样吧,明天柳老弟往阵中走一遭!”宋琦打了个呵欠说到。

    三人各自去休息,一夜下来,三人都已精神饱满,而林碧微眼中却充满血丝,显然这一夜,她并没有睡多少,昨日之事,她明白了根由。却也放不下姚缘,夜里翻来覆去,根本睡不着。

    众人一到院子中,柳致知看着院子之中空荡荡的,普通人就是行走此地。也感觉不出异常,但在柳致知的灵觉之中,完全是另一番感觉。

    柳致知回过头,宋琦正在推算,见柳致知望过来,点点头。手往前方轻轻一点,这一点,却是现时大阵运行转换之处,刹那间,众人只觉眼前一花,道道能流如奔涌的江河之水,带着各色彩光,立刻布满了整个院子。

    柳致知知道宋琦这一点,点出入阵之处,也不迟疑,一步迈出,众人只觉眼前一花,接着各色彩光自然隐去无踪,柳致知也瞬间消失在众人眼前。

    柳致知一步迈出,眼前也是一花,周围环境立变,院子消失,好像置身于虚空之中,眼前一望无垠,天地间,有九颗太阳在照耀,各色能流如同彩虹行空,整个无垠的空间,布满了这种动态的彩虹,美丽异常。

    这仅仅是表相,事实上柳致知一入其内,不是感到压力,而是感到一种浩大,甚至直接将自己抹杀。

    柳致知却没有慌,知道这种感觉大多数是假相,但柳致知也知道,如果一步走错,那后果真的很麻烦,说不定就此玩完。

    柳致知并没有依据自己的眼睛,在此处,眼前所见,又有几分真实,而是凭自己灵觉,此处给人并没有上下的感觉,如果置身其中时间稍长一些,可能都会失去方位感,幸好,此处虽是阵法空间,但地球的引力还能感受到。

    柳致知抬脚走出一步,一步落下,柳致知感到身体似乎穿行了数层障碍,心中似有所悟,自己这是穿行于现实空间和阵法空间之间,这个阵法空间并不完善,柳致知瞬息间已数次在现实空间和阵法空间之间转换,他的存在,对空间来说,也是一种影响。

    院子中众人只觉眼前似乎有东西出现,不过是一种虚影,转眼间就消失了。

    柳致知脚一落下,眼前又变,九日当空,一种强烈的阳烈之气从四面直压过来,柳致知的感觉一瞬间自己好像进入烤箱一样。

    柳致知知道这是一种能量与信息的混合体,能量并不强,不过是一种引导作用,根本不能对人有任何损伤,其中信息直入心灵,自己的感觉就是由此而来,此处所见,完全是自心在外界信息引导下,所造就的一个说是虚幻便是虚幻的空间,如果你认为是真的,那它就是真的,一旦你认为是真的,那种伤害完全由心灵深处而形成,甚至可在瞬间,引动心灵之火,使自己化为劫灰。

    柳致知一明白这点,也就有了对策,心中只要不着相,最好不留一丝,自然无害,转眼间,柳致知进入一种心虚如谷的状态。

    一入这种状态,炎热退去。数道能流如虹,以不同的方式冲到,柳致知身体晃了几晃,恰到好处躲过这数道能流,眼中已望到遥远的地方,九阳高照,下方一人,盘坐于虚空,血衣白发,不过血衣好像已经很淡了。

    柳致知又一步迈出,天地好似刹那间缩成一团一样,柳致知身影一阵模糊,已从原地消失,再出现时,已到血衣人姚缘的身边。

    刚一定神,血衣人和柳致知之间距离一幻,血衣人又到了遥远的地方,柳致知知道这不完全是假相,更有阵法空间的玄妙在其中。

    柳致知并没有立刻追上去,而是立在此处,就在此时,好似烟花爆发,又似波涛成漩涡,似乎要将柳致知卷入其中,柳致知周围无数彩光狂涌而现。

    柳致知并没有慌,昨晚宋琦的推演中也有这种现象,柳致知身上罩上一层淡黄光华,手上迅速变换手印,转眼间,数十道印影带着淡淡灵光迎着四周狂涌来彩光而上,刹那间,如惊涛拍岸,彩光四溢。

    柳致知身体也是连摇摇数次,虽知其中大多数伤不了自己,但也不能掉以轻心,柳致知这边一动,院子之中的众人又见院子彩光如幻出现。

    宋琦一直在等这个时机,见此,手凌空虚画,不是削弱此阵,恰恰相反,是增强了此阵的威势,使大阵运行的更加完美。

    柳致知在阵内感到压力大增,知道宋琦出手了,身外护体光华一闪即收,不管那滚滚而来的彩光,却是一脚迈出,在彩光之中,人好像是一个虚影,直透而过。

    并不是人是一个虚影,而是这一步,却是行走在现实与阵法空间的边缘,而那些彩光能流大多数也是由信息幻化而成,并非实体的攻击,但也不要小看这些流光,这种信息完全直入心灵深处,如果你不能看透,这些攻击就是真实的。

    柳致知身影一闪,陡然停了下来,并不是他想停下来,而是不得不停下来,因为大阵运行到完美状态。

    在这一瞬间,院子中众人陡然间发现身体一重,那些彩色光华从虚空中喷薄而出,罩在众人身上,同时,一声响亮,地面开裂,九面青铜八卦镜飞了起来。

    宋琦和赖继学早就准备好了,柳致知入阵,进入阵法空间,找到姚缘,并且尽可能地护着他,大阵一旦运行到完美状态,物极必反,不可能持久,其阵力会在瞬间达到最盛,而阵中法物,也会在此刻现身,如果收去法物,大阵威能迅速下降,没有法物镇压,不用说,大阵运行就会出现破绽,此时,就是破阵的最佳时机。

    青铜八卦镜一飞出,宋琦和赖继学动了,宋琦手上泛起光华,光影如扣,转眼间已扣住一面八卦镜,然后身体后退,硬将此镜带出大阵范围,收入储物袋中。

    与此同时,赖继学身边已是淡黄色光华一闪,三枚晶体已镇住一镜,往回一带,收入储物袋中。

    阿梨见青铜镜飞起,眼光瞥着宋琦和赖继学出手,也不客气,温润的黄光一闪,坤元印现,也镇住一面铜镜,转眼收取。

    剩下的六面镜子一闪消失,柳致知感觉周围一滞,他本来正在现实与阵法空间的边缘穿行,准备赶到姚缘身边,却被阵法完美运行所克制,刚要再起脚,陡然眼前一变,六面铜镜出现,显然布不成九宫,阵法出现了破绽,柳致知身上压力明显失衡,幸亏是柳致知,换一个人说不定会跌倒在一边。

    柳致知稳住身体,五指如钩,扣住一面铜镜,其余五面铜镜光华一闪,居然围绕在柳致知身边,柳致知一见,手掌一牵一抹,那五面镜子立刻乱套,被柳致知甩出。

    宋琦和赖继学等刚收了一面镜子,其余镜子已消失,刚要想办法,陡然五面镜子又出现,却是歪歪斜斜,知道机会来了,不再忙着收取,而是连击,镜子顿时飞了出去,掉到阵外,失去和阵的联系,当的一声,掉落在地。

    阵内的柳致知身外一轻,无数彩光如虹成网,直向柳致知身边收缩而来,柳致知一惊,却发现无处可躲,这是空间收缩崩溃。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