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67. 三百年苦候,只为数日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大阵走向完美,到了巅峰,正应了物极必反,转眼间镇压法器飞出,被众人收了四面,其余也被甩出阵,一出阵,失去大阵推动,跌落在地,大阵开始自我崩解,柳致知所在大阵衍生出来的空间也开始收缩崩溃。

    这一点却是柳致知三人事先推演所没有想到,他们本来是以为阵势减弱,柳致知入内,趁机解开镇压,将姚缘带出阵来,却未想到出现这种情况。

    柳致知刹那间手足无措,平时战斗从未出现过这种状况,浑身被一种特殊力量压缩,并不强大,却绵绵若存,又似无穷无尽,连手指移动一下都困难,柳致知想使用遁术,强行突破,怎么可能,法术根本不响应,眼睁睁看着周围虹彩如网,从四面八方罩了过来,幸亏速度并不快,心中甚至泛起了绝望之念。

    阵外的阿梨内心陡然传来一种感觉,一种复杂说不清的感情,其中有绝望,也有柔情,有告别,也有美好的祝福,更有深深对阿梨的内疚歉意,觉得不能陪她走下去,这是柳致知那一瞬间的心理,他对阿梨的情,此时反而放开。

    阿梨脸色一下子白了,身体一颤:“阿哥,我不允许!”身体就动了,就在此时,井的上方如水波一样开始荡漾,一个似乎有着无穷无尽颜色的光球出现,阿梨刚近前,身体便被弹了出来。

    弹出来并不确当,而是空间似乎起了一个浪头。阿梨被大浪轻轻抛了出来。

    柳致知心中一放开,立刻感受到来自阿梨的那坚决的意志,自柳致知明悟了情之后,他与阿梨已是心心相印,意念能穿越空间,这次是真实的感受,身体不能动。但我的意志在,这不受时空约束,自己能改变物质的状态。自己身体也是由物质而成,唯自己生命是物质和精神合一,空间可以崩溃。但其中能量却是不可磨灭,自己身体不过是信息能量物质体现出来的外相,如果我归于无,何物能伤害自己?有无之间,如能转换,就是空间不存,于我何伤!

    刹那间,强大精神喷薄而出,周身如链式反应一样,每一个粒子波动状态开始改变。转眼间,人便如水中倒影一样开始模糊起来,却发现一道淡淡的血影而来,白发血衣,正是姚缘。柳致知已开始模糊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轻轻一招,血影立刻虚化,转眼和柳致知一样,化为虚无,并不是不存在。而是转换成已非正常空间状态。

    这一刻,一种玄而又玄的感觉在柳致知心田中流淌,这已非正常感观所能感受,打个比方,就像磁铁能吸引铁钴镍这三种金属,换一种说法,磁铁能感应到铁钴镍这三种物质,却不能感受到铜铝等金属,一句话,铜铝对于磁铁是不可见的。

    实际上人也是一样,人可以感受到可见光,却不能感受红外光,紫外光等,红外光这些对人来说就是不可见的,而蜜蜂就能感受到紫外光,蜜蜂的世界与人类不同,人类有智慧,能利用外物实证,进行推理,就是这样,目前科学也只不过能探测到宇宙中4%的存在,而96%的存在对于人类来说,最多是一个概念,这种概念不过是假想的,比如暗物质和暗能量。

    柳致知这一瞬所能感受到,远超过常人,甚至也大大超过人类通过各种尖端仪器所能探测到4%,不要小看这种感知,信息量的不同,对智能生命影响极大,有一种理论,为什么人类能成为智能生命,而地球上其它生命没有,因为人类的祖先直立行走,视野大大开阔,接收信息也远超过其他物种,在这种刺激下,让人类迈出了进化的关键一步。

    这是对于整个人类,因为个人生命限制,同样适用于柳致知,他感受到的信息,实际上也一定程度上指明了方向,他的寿命已超过正常的两倍,如果将来金丹成就,寿命更长,有足够时间消化这些信息,并用于自身,让自己走得更远。

    柳致知在刹那间转换成虚无,那虹彩光网也罩了过来,似乎受到柳致知的影响,竟然也被柳致知所同化,化为虚无,却也是柳致知的福缘,无意间身具空间的大量信息。

    在宋琦等人眼中,那耀目的彩光球向中间一缩,不一会便消失不见,众人都很紧张,看着这一切的变化,却未留意到,在院子西北角上,一块黑玉雕成的玉马从地下浮了出来,转眼成为碎片,一缕极淡灵光一闪,投入空中而去。

    阿梨看着这一切,心中一紧,然而却感受一种奇特的感受,好像梦境一样,根本无法用言语来述说,这是由于她与柳致知心心相印,从柳致知的意识之中传过来的。

    阿梨并不关心这些,她感到欣慰的是,柳致知似乎没有事,她张大了眼睛,紧盯着刚才那光球所在,寻找着情哥哥的踪影。

    没有几秒时间,两个人影从淡到浓,最后活生生出现在众人面前,阿梨一见,就要扑了上来,柳致知看着她微微一笑,阿梨也绽开了笑脸,抑制住自己的冲动。

    而另一边,林碧微却是一下子扑了上来:“缘哥哥,真的是你?这是真的吗?”

    姚缘身上淡淡的血衣此时一阵淡淡血雾散逸,转眼间,一身白衣临风,一头白发飘飘。

    柳致知几人却暗叹了一声,姚缘身上血灵之气最后一丝血气散尽,看似与生人无异,事实上已没有多少日子,就会彻底消散在天地之间。

    “娥儿,苦了你了,三百多年了,你世世心碎,我真的好悔!”姚缘抚摸着怀中女孩的头发,淡淡地说到,眼角出现了泪光,却不是血泪。

    “娥儿不悔,娥儿觉得很幸福,娥儿等了这么多世,终于可以跟哥哥在一起了!”林碧微扬起头,用手轻轻摸着姚缘的脸颊,一脸陶醉在幸福之中。

    柳致知等人悄悄退出了院子,苏婉青羡慕道:“真是感人,这一段三百多年的恋情,终于有了一个美满的结果!”

    其他人没有说话,苏婉青有些奇怪:“你们怎么了,应该为他们感到高兴,这是你们促成的!”

    “嫂子,你不知道,姚缘的日子不多了,让他们好好团圆吧!”柳致知叹到。

    “什么?宋琦,你不是有治伤的丹药,还有那个血蛤膏,不是起死回生吗?”苏婉青急切地问到。

    “青青,姚缘已非人,他为报仇,转化为血灵之身,今日出阵,最后一缕血气已散,你看他现在白衣胜雪,只不过是一个幻影,你看他如同生人,这是他生命最后体现,我算过,他最多只有三十六日,之后就会消散在天地之间,甚至连一丝痕迹都不会留下!”宋琦情绪低落地解释到。

    赖继学闷闷地开口:“我恨不得指天痛骂,林小姐为了这情,苦候了三百年,却是这个结果!”

    “三百年的苦候,能得数日团聚,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件幸福,我们就不要打扰他们,让他们好好呆在一起,这是他们最美满的日子!”柳致知也不知如何说。

    “那么,他们有没有来世?”苏婉青又问到。

    “来世?姚缘是消散在天地之间,根本没有来生,那生生世世同心锁今生就彻底解了,没有来世!”柳致知话有些残忍,但却说得是一个事实。

    “那林碧微以后怎么办?”苏婉青心中不忍,又问到。

    “不知道!”柳致知也没有办法。

    “你说她会不会随姚缘而去,有没有办法救救她?”苏婉青又问到。

    “有一个办法,就是修行,据说当一个人修为通天时,能从过去的时间长河中将生命灵光重聚,甚至能重塑一个人。”阿梨插嘴了,柳致知知道这个方法就是可行,恐怕现在地球上没有一个人能做到,那已不是人所能达到的,那是传说中天仙,就是天仙能不能做到,柳致知也不敢打包票。

    “有希望总比没有希望好!”柳致知又叹了一口气,“现在就不要再打搅他们了!”

    众人情绪低落地出了院门,一时也无兴致说话,五人之中,四人是修行人,就是修行人,对此也是无可奈何,不仅无奈,更是明白此事的结局,所以这种无奈更是无可奈何。

    “明天还是和他们谈一谈,做事不能半途而废,有些事情结果不能改变,但人的心情却是可变的,与其怨天尤人,不如改变心情,珍惜当下!”宋琦说到。

    柳致知也点头:“不错,人是活在当下,与其为将来担忧,不如放开心怀,珍惜眼前!”

    众人想想也是,准备明天好好劝说林碧微。话题便转了,转到俞秋白和顾寻月的婚礼上,两人总算修成正果,众人准备明天劝说过林碧微,便上路赶去参加俞秋白的婚礼,宋琦和苏婉青与俞秋白是大学同学。

    众人正在说着,柳致知陡然抬头,除了苏婉青,其他几人也不约而同抬头,一点绿光幽幽而来,转眼到了众人面前,转眼间绿光涨大,中间出现一只纸鹤,也在长大,不一会,化为三尺左右,陡然化作一道光华,直扑柳致知。

    “找死!”柳致知不知何时已夹住长长的鹤嘴。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