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68. 行事问心安,规矩何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三尺纸鹤翩然暴起,尖嘴如剑,直啄柳致知。柳致知伸出两指,夹住了纸鹤尖嘴,另一只手泛起青芒,印在纸鹤身上,纸鹤一下子僵住了。

    旁边几人刚要出手,发现柳致知已搞定了一切。柳致知脸色一变,冷冷说到:“净明派,真给你们祖师许逊仙师长脸,三百多年来,一个弱女子世世心碎,你们却无动于衷,今日我破除了此阵,你们却来对付我,你说,我是不是将你神魂打灭!”

    柳致知手中纸鹤陡然颤抖起来,旁边几人明白了,来的虽然是纸鹤,显然有人将自己神魂附在其上,实施暗算,被柳致知制住,应该用神识将信息传给了柳致知。

    “柳老弟,怎么回事?、,宋碎问到。

    “净明派在我们破阵时,设置在阵中一个法物将此间情况传回净明派,来了三人查情况,此是其中一人,以神魂附在纸鹤之上,来此查探消息,向我传话,一见面,却施暗算,你们说是不是将他的神魂打散?”柳致知淡淡地说到。

    纸鹤剧烈抖了起来,宋绮问到:“另外两人在什么地方,我们去会会他们!”柳致知知道宋绮的意思,笑到:“我一个去就行了!”“对方三人,还是一起去,弟妹就不要去了,在此陪陪青青。”宋绮对阿梨说到。

    柳致知明白宋绮不想让阿梨去冒险,便对阿梨说到:“阿梨,你还是在这里陪陪嫂子,我们去去就回!”阿梨明白柳致知的用心,点点头:“你们小心一些!”柳致知手上绿光一闪,一点绿光印入纸鹤,随后手一松纸鹤飞起,柳致知却在对方神魂之中动了手脚。

    三人跟着纸鹤,不一会翻过山,在山的另一面坡地上,三个道人盘坐在那里三人跟着纸鹤出现在三位道人的视线之中,其中两个道人站了起来,其中一个依然盘坐在那里,柳致知知道那人的神魂附在纸鹤之上。

    纸鹤在空中盘旋了两周,却没有落下,那两个道人哪能不明白,另一人已被柳致知等人控制住。

    “三位道友,请放了我们的师兄!”其中一位道人说到。

    “放了他的神魂很简单,但有些公道要讨回来!”柳致知语气很平淡,却不客气。

    另一个道人显然脾气很暴燥:“道友我们净明派行事,却是你们坏了规矩,破了我们净明派布下的阵法,私自放出血灵,你们不怕造成浩劫!”“你是谁?”柳致知依然平淡。

    “净明派孔容子!”孔容子有些自傲地说到。

    柳致知平淡口气一变:“好一个净明派!当年娥儿何辜世世心碎,你们又做了些什么?错已酿成,却三百多年来眼见一出出悲剧,今天阵一破,却来追究,难道又想让她心碎一世,何况,血灵本是出自你派,有何资格在我面前提到浩劫两字!”“强词夺理!你是何人?”另一个道人也怒了。

    “柳致知,你又是谁?”柳致知反问到。

    “孔象子你放了我们的师兄孔德子,和我们回去认错,说不定能放过你,你不该污辱我净明派!”孔象子压着怒气说到。

    “你们师兄一见面就下杀手,你们不给出公道,你说我会放过他?”柳致知看着两人,口气很硬。

    “既然这样,我们多说也无异,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资格说这个话!”孔象子也冷静下来。

    “看来净明派真的没落了,以拳头说话那就用拳头说话!”柳致知口气恢复平淡。

    孔象子向前迈了一步,空中浮现一颗大星,星光如聚,星一起,柳致知心中顿生警兆,大星之上,星光一耀,星光如带,照向柳致知。

    柳致知不知对方是何种术法本能感觉非常危险,此法是净明宗由北斗星中化出,却是一颗死兆星,被此星光照住正如通常所说:死兆星罩顶,死亡烙印烙入灵魂之中七七四十九日,日日死火燃起,四十九日之后,自然神魂分离,魂归地府。

    柳致知当然不会冒这个险,让此光照身,当下随手一挥,一团大雾顿起,对面不见人,星光自然无法透入,这是柳致知的布雾术。

    此雾就是神识也受到严重干扰,自然带着柳致知的意志,星光一收,大雾向四周扩去,两个道人大惊,立刻运起护体术,身外灵光如罩护住身体。

    大雾并不伤人,转眼间如圆环扩散而去,形成一个结界,柳致知在此与净明派道人动手,也不想引起世人注意,此处虽在山中,然此处山下还是有人烟。

    大雾向周围一散,两个道人再看场中,柳致知已经不见,在柳致知原来身后数尺之处,宋绮和赖继学还在原地,两人也是一怔,不知柳致知去了同处。

    就在众人四望之时,空中似乎一闪,柳致知从虚空之中走出,一拳轰向孔象子,孔象子大惊,身前光华一闪,光华如镜,挡在面前,柳致知一拳轰在光华之中,光华立破,孔象子已摆出太极之势,想以柔怕克,作为道家门派,以柔克刚的拳术也作为平时修行的一部分。

    可惜的是,以柔克刚,那得借对方之势,对方之力,柳致知这一拳如炮弹出膛,纯粹炮拳,而柳致知又是抱丹级高手,孔象子与柳致知在国术相差太大,招式再好,也无济于事,就听到骨骼的破裂之声,不仅没有借到力,整个人也飞了起来,轰然摔在地上,口中溢出了鲜血。

    柳致知怎么会消失,说起来,还是利益于破阵,柳致知身化虚无,连带姚缘被他同时虚无化,不仅如此,空间崩溃时大量能流信息流一近柳致知,也相应受影响,化为虚无,这才是当时柳致知能在阵法空间崩溃之中生存下来根本原因。

    当柳致知重新出现时,发现自然居然受阵法空间虚无化时信息的影响,无意中获得一种神通,这种神通就是他能自如出没一些主空间之外附属空间,类似传说中自在天魔,能自如出没小千空间,当然这种能力并不能真的突破太极弦进入高层次的时字,但这种能力也非常强悍,柳致知甚至发现,主空间周围时间如波浪一样振荡,不断有新的空间生成和湮灭,能稳定生存下来空间并不多,柳致知现在就如异能人中空间异能者一样,能在这些生灭的小空间中冲浪。

    刚才柳致知用布雾术布起浓雾,借雾挡了星光,同时布成结界,雾气向外一扩大,柳致知闪入那些生灭不定的小空间中,从其中穿入主空间,出现在孔象子的身边,一拳结束了战斗。

    孔容子一见孔象子受伤失去了战斗力,手中出现一把宝剑,手一扬,顿时寒光闪闪,丢在空中,如匹练一样,忽喇喇泛起丈许寒芒,斩向柳致知,正是净明派的正一斩邪飞剑术。

    柳致知也不示弱,手一动,秋鸿剑出,顿时白光森森,如翻江倒海一样迎了上去,双剑一交,顿时剑气四散,乱芒四飞。

    两人在此交手,却忘了空中还盘旋着一只纸鹤。崩散的剑气中一道正中纸鹤,刹那间,绿萤四散,纸鹤一头栽下,柳致知下在纸鹤中控制手中却被这一道剑气所破坏。

    纸鹤之中,闪现数缕绿影,转眼回归到那个盘坐在地上的孔德子身上,孔德子身体一抖,张口喷出一口鲜血,脸如淡金,睁开了眼睛,他的神魂也受创不轻。

    “师兄!”孔容子喊到。

    “师弟,柳道友,请住手!”孔德子有气无力地喊到。

    孔容半收斜抽身后退,柳致知见此也收剑后退,两人都警戒注视着对方,宋绮和赖继学手中也出现法器,如果情况不对,他们也会好不犹豫地出手。

    “柳道友,事已至此,所幸血灵已清醒,并没有酿成大灾,我们之间争斗就到此吧,我们回去向师门如实汇报,不会再来此地,三百多年的事已了,不过,柳道友还是要给我们一个交代!”孔德子说到。

    “此事之前我们并不了解内情,但今日你们一见面就下杀手,应该是你们给我一个交代!”柳致知淡淡地说到,在现场自己一方已完全占据上风,说话底气也比较足。

    “不是我们之间的冲突,而是柳道友破阵之事,阵中所困之物也算是本门叛逆,柳道友在未征得本门同意情况下,私自破阵,于情于理不合!我们师兄弟三人,今天已栽在这里,任由你们处置,但你也得给本门一个交代,这也是修行界规矩所在!”孔德子说到,他见形势不对,干脆摆出一付以道义来说事的架势,刚才一切,他都看在眼中,对方就一个人就已将己方这边摆平,还有两人还没有动。

    柳致知见对方摆出这幅样子,知道自己几人破阵之事,对方门派肯定已清楚知道,不管对方现在是摆出这付模样,还是真心如此,柳致知行事有自己的准则,他所修行,是为了求大道,而不是为了逞强斗勇,那不是修行人所为。自己破阵在先,也知道这是净明派布下,却未通知一声,直接破阵,自己所做之事,自然会担当。

    “我会给你们门派一个交代,有朝一日,我会上净明派拜访,在此之前,我不会允许你们干扰林家村那两个苦命人!”柳致知说到。

    “好!一言为定,净明派当扫榻以待!”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