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70. 琢就鸳鸯双眠,贺新婚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三人正在古玩一条街,在俞家吃过饭,三人便开车来到此处,苏婉青和阿梨没有过来,她们陪顾寻月去买一些东西。

    三人一路走来,并不是为了捡漏,而是选择合适的礼物,路边的小摊,两边的店铺,三人都认真观看,也有些好东西,不过并不符合婚庆这个主题,就这样转了两个多小时,宋琦选中了一对印章坯料,这是一对长方形的田黄料,品质并不是上乘,但已是此处最好的料,印杻之上,分别是一只公狮和一只母狮,公狮戏球,母狮嬉子,很传统的印杻,倒符合婚庆,印面上并未刻字。

    田黄很贵,很稀少,俗有“一两田黄十两金”之说,这一对田黄印章,花了宋琦六万多,对方开价十万,经过还价,最后以六万六拿下。

    赖继学最后选中了一款玉雕,却是琴瑟和谐,一男在松下弹琴,一女在旁奏瑟,也符合要求,以六万拿下。

    三人又转了一会,却没有发现更好的东西,柳致知有些着急,他们两人都已买到合适的东西,自己却没有,眼见一条街走完,在最后一家店中,柳致知四下观看,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一件作品,已落满了灰尘,这是一件玉雕,已算残了,却是荷叶下一对鸳鸯,荷叶上一朵带粉的荷花,本意是半绽,却缺了小半边的花瓣,上面也出现一个缺口,完全破坏了整个构图。

    柳致知心中一动,指着这件作品问到:“老板。这怎么卖?”

    老板扭头一看:“这鸳鸯荷下眠本来标价十万,不小心撞坏到了,你要的话,五万?”

    “这一受破坏,价值没有原来的十分之一,太贵了,一万我就拿下!”柳致知说到。

    “太便宜了。四万如何?”老板苦笑到。

    柳致知和老板讨价还价,最后以二万拿下,包装好。柳致知抱了出去。

    “老弟,这件玉雕寓意不错,可惜破残了。拿不出手!”宋琦说到。

    “没事,我专门学琢玉,这件作品今夜我重新加工一下,保证重焕光彩,这件玉雕工艺略显粗糙,有些细节我再动一下,雕刀在身上,砂纸和抛光膏却没有,还得去买一些。”柳致知说到,他第一眼看到此玉雕。就在脑中重新构图。

    “老弟,你篆刻如何,这两枚印章不如给我刻上俞秋白和顾寻月的名字,正好是一对,送给他们作新婚贺礼!”宋琦说到。柳致知一口答应。

    除了宋琦的印章,另外两人小心将玉雕放在车内,都有店家专门盒子装着,柳致知又开车跑了几处,将砂纸和抛光膏买好,才开车出了市区。

    回到俞家。柳致知将东西搬回房间,这些日子,俞家有些远地客人已到,柳致知三人占了一间房,吃过晚饭,柳致知回到房间之中,取出工具,先给宋琦印章刻字,柳致知采用篆体,他与一般人不同,一般人往往先将字反向写好,然后动刀,柳致知存想功夫很到家,看到印面,脑中完工后字样已出现,运刀如飞,田黄石并不硬,很快就刻好,印杻为雄狮的刻上俞秋白的名字,另一枚则是刻上顾寻月的名字。

    宋琦接过一看,大加赞扬:“老弟书法是下过功夫的,此印古拙流畅,边框也运用破法,使之感觉自然残缺,更增加古拙沧桑之感,好印,看来以后还找你给我刻!”

    赖继学也笑了:“宋兄,你这标准得了便宜还卖乖,柳老弟的字可是带有他自己的感悟的!”

    柳致知一听,也乐了:“不过几个字,有这么玄吗?可惜那两块田黄物性不佳,成不了法器,不过宋兄有兴趣,倒可以为它开光!”

    柳致知一边和两人说着话,一边仔细打量着自己买的玉雕,渐渐地不再开口,渐渐神游物外,眼中除了玉雕,别无它物。

    宋琦和赖继学也停下不说,看着柳致知,他们知道柳致知进入一种特殊状态,在这种状态下,灵感泉涌。

    柳致知动了,雕刀如飞,不同地方换不同型号的雕刀,他完全沉浸自己创造的意境之中,玉石对于他来说,相当于罗卜对于普通人,作为一个体能上达到抱丹级的高手,比起一般的玉雕师在指力上腕力上强得数倍。

    那朵破损的荷花外围的花瓣转眼脱落,中央的部分转眼变成一朵未放的花朵,比原来小了一圈,上方本来破损飞挑出去的部分也化成一只落于花朵尖上的蜻蜓,又是几刀,花朵上花瓣的脉络顿时显现出来。

    宋琦和赖继学是第一次看到柳致知进行琢玉,柳致知动作之中似乎蕴含了一种道韵,转眼间,一尊破残的玉雕重新完整,比原来更见风致。

    柳致知并没有停下刀,刀一动,又对荷叶下的那对似乎在休息的鸳鸯动刀,原来的鸳鸯形态已很像,柳致知简略数刀,两人立觉鸳鸯似乎活了过来,两只鸳鸯沉浸在幸福之中。

    柳致知满意地放下手中刀具,这时,宋琦和赖继学不觉鼓掌:“老弟,就凭你这一手,如想在世间成名,易如反掌!”

    “夸奖了,世间工匠即使有好的创意,他们运刀根本达不到我这样,我不管如何,也是抱丹高手。这一夜,你们可能不能好好睡觉了,雕好了,下面就是抛光,却是慢功夫,不是功力深就能完成,不抛光,玉器就显得干枯,不够温润!”柳致知偏着头,细细打量着自己修改好的作品,说到。

    “我们是修行人,几天不睡没有问题,就看老弟慢慢抛光!”宋琦说到。

    柳致知用金刚石什锦锉细致修好有些粗糙的表面,然后用抛光砂纸打磨,之后用软牛皮带抹上抛光膏,开始均匀地拭擦,花了二个多小时,用力一直稳定均一,精神集中,整个动作带有一种美感。

    赖继学在一旁感叹到:“我算明白了,上次那件龟蛇盘为什么成为风水法器,现在这座鸳鸯双眠也算得上一件风水法器,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其中已带有精神,根本不需开光,精神心志为一,长时间凝练在物品上,物品自然有神异!”

    柳致知也完工,听到赖继学的话,接着说:“何处不体现大道,精神凝而不散,自然有其神妙,所谓生活之中修行,不外乎如此,做事行动精神凝一,不三心二意,自然是修行,所谓饥来吃饭,困来睡觉,就是此意!”

    “好东西,柳老弟以此为贺,是不是太贵重了,此物拿出去卖,如果遇到行家百万不换!”宋琦说到。

    “如说贵重,我不过花了两万,只有你们礼品的三分之一,我半夜劳作,能值百万?”柳致知笑到。

    “也是,对世人来说,值!对我们来说,这种价值概念,意义不大,世人执着,以价值分辨一切,而修行者讲究的是万物齐,物我一,谈论价值就失去意义!”宋琦说到。

    三人不觉间已是论道,柳致知也说到:“价值不过世人赋予难得之物的标准,但并不代表它的实际意义,对人有用的东西并不一定是世人认为名贵之物!”

    “不错,老子说过:不贵难得之货,名贵之物往往是满足人的奢侈的**,老子也说过,虚其心,实其腹,便有此意。”赖继学说到。

    “你们这一说,我倒想起一个例子,是我爷爷告诉我的,说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有人用一碗金戒指换一碗米,结果换不到。你说一碗金戒指价值高,还是一碗米价值高?在那个年代,价值已失去了意义。”柳致知想到爷爷当年的话。

    “修行人就应该看破这一点,破除世人强加在物之上观点迷雾,直指其本质,才不受迷惑,正好《论语》中所说: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宋琦好像有所悟,说到。

    “世人往往受价值影响,更有甚者,就如今日华夏,世人所谓成功,均以钱财为标准,有钱就是成功,有权也为了捞财,想那杂交稻之父袁隆平先生,数十年奔波于田头,研究出杂交水稻,华夏近三十年来无饥荒,实是他的功劳,可谓万家生佛,功德无量,他可曾求财,杂交稻出现之日,他可曾得财?这种不能算成功吗?可见,成功与钱财并无本质联系,世人叹成功艰难,却不知道自己偏偏挤上以钱为标准成功之路,上了这条独木桥,成功当然艰难,却不知道成功的道路却有千万条!”柳致知说到。

    三人觉也不睡了,不知不觉中谈得东方发白,好在三人都是修行之人,并不感到有什么疲惫。

    天亮之后,柳致知三人洗漱后,和大家一起吃过早饭,三人将礼物送给了俞秋白和顾寻月,祝贺他新婚大喜。

    俞秋白和顾寻月看到三件礼物,非常欢喜,俞父俞母看到这三件礼品,他们是文化人,当然明白其中价值,连说太贵重了。

    宋琦说到:“叔叔阿姨,这些东西不过是身外之物,我们和秋白是好友,就不讲究这些东西,这三件礼物不过是寓意应景,也算我们对秋白新婚之喜的祝福!”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