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73. 道心发,诵经亦正法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苏婉青感到世事无常,望了宋琦一眼,宋琦也看到苏婉青的眼光,这个眼光之中有一种坚定,宋琦心中一动,知道苏婉青道心发了,当真正感到生命无常,人对这一切把握不住的时候,此时往往易发道心,如果有人指点,往往是入道之时,修行之始。在世俗间,就是无人引导,往往也是不少人信仰宗教的开端。

    此时,血蛤膏也发挥了作用,就是身负重伤,陷于昏迷之中,一滴血蛤膏,加上柳致知已将骨骼正位,那女子慢慢睁开了眼睛,见自己躺在地上,丈夫也躺在身边不远,自己孩子被一个陌生的女子抱着,脑中记忆也在复苏,转眼间,她明白了,刚才一辆车子迎面扑来,是出车祸了,这站着的几人应该救出了自己。

    听到小孩哭声,那个女子在哄她的孩子,她问到:“我丈夫怎么样了?”

    柳致知几人知道应该是问那个男人,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沉默了一会,女子心中升起一种不祥之感,但还有一丝指望。

    “小孩很好,没有受什么伤,简直是奇迹!”柳致知口气之中带有一种安慰人心的力量。

    女子心中一松,舒了一口气,陡然感觉不对,对方并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不由又问到:“说实话,我丈夫他如何了?!”

    柳致知叹了一口气:“夫人,节哀顺变!”

    此话一出,女子当时就懵了。接着,泪水狂涌而出,痛哭起来,远处,警车声和救护车声一路向这边而来。

    伤员已被救护车送往医院,交警感谢了几人救护行为,不过不少人面对那辆面目全非的轿车。不知道几人是如何做到,也问过伤者,包括卡车司机。柳致知几人与车祸无关,只是救了人,问了几句。让他们留下电话,感谢了一番,让几人离去。

    “宋琦,我决定了,从今天开始,真正修行!”苏婉青说到。

    “你不嫌单调无聊了?”宋琦问到。

    “这些日子经过大悲大喜,今日又见生死无常,有这样机会,为什么不好好握住,尽可能做自己生命的主人!”苏婉青说到。

    “恭喜嫂子。你终于道心发了!”赖继学说到。

    “祝贺嫂子,道心发明!”柳致知和阿梨同声说到。

    回到了申城,又过了两天,阿梨准备回苗疆,柳致知和阿梨又去了一趟柳传义那边。这次蓝悯竹比以前热情多了,柳致知有些莫名其妙,蓝悯竹拉住阿梨的手,夸得阿梨地上仅无,天上少有,说明年正月一结束。她和柳传义就去苗疆一趟,见见阿梨的家人,将她与柳致知的事定下来。

    虽然有些莫名其妙,柳致知和阿梨也是十分高兴,毕竟双方家庭没有阻力,两人谢过蓝悯竹。

    第二天,柳致知和阿梨告别了何嫂,赶回了苗疆,见到了阿梨的娘,阿梨有一段日子没有见娘,此时一见,不由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又取出自己在申城为娘买的衣物还有其他东西。

    阿梨的娘微笑着看着女儿,眼中露出了溺爱之色,也有一种宽慰。阿梨将自己在申城所见一一说给她娘听,她娘虽不是修行人,但也了解不少,阿梨并没避着她,说到了林碧微和姚缘之事,阿梨的娘默默听着,不由想起黎盼明,不由黯然。

    “娘,你怎么了,是不是为林碧微两人悲伤?”阿梨问到。

    阿梨的娘叹了一口气:“他们两人三百年来终于还是有团圆的日子,我与你父盼明却是人天永隔,再也没有见面的日子!”

    两人正在说话,柳致知一回来,见过阿梨的娘,便和不识抬举说了一声,去自己的道庐那边看看。

    阿梨的娘一声感慨,却惊动了两个人,正是黎重山夫妇两人,他们见阿梨一回来,便跟了过来,虽未进屋,却在门口听着,阿梨母女两人并没有瞒着两人,阿梨的娘一边忙着家务,一边听阿梨说她在申城的一段经历。

    当听到阿梨的娘的叹息之声,提到黎盼明,到现在花燕双还是没有忘掉他们的儿子,两老又是惭愧又是感动,当日自己怎么那么糊涂,结果弄成今天这个模样。

    阿梨与她母亲说着自己在申城那么的事,柳致知已回到自己的道庐之中,道庐之中,一切都很好,秋月珀将道庐照顾得很好,见柳致知回来,秋月珀现身相见,给柳致知上茶,柳致知赞扬了两句,让她下去。

    静坐了两个多小时,柳致知起身,心中一动,抽出二本书,一本是《道德经》,一本是《黄庭内景经》。

    柳致知自修行以来,也翻看过数遍,特别是《道德经》,今日心中一动,想起诵经,诵经也是一种修行之法,柳致知现在算是明白,修行更多是在意念上下功夫,静定是最基本的功夫,在些基础以心灵体会一切,以意识做功,术法之中,多用存想,便是此意,借假想驱动天地灵信灵能,形成术法效果。

    诵经心诚,一心在经文上,此算是以一念代万念,入静的法门之一;更重要的是,诵经还有一种作用,却是一般修行手段所不及,念诵时诚心正念,心灵沉浸在经文之中,人的潜意识不断受到经文的暗示,更有一种辅助悟道的作用,真正修行,不论道佛,还是其他宗教之中,诵经都是一种基本功课,就是这个道理,一次次念诵,心中不住受到暗示,不知不觉间正信产生,此效自然宏大,所以,有些看似平常的法门,其中自有大道理。

    柳致知焚香正坐,借规仪以正心,翻开《道德经》,开始诵读:“道可道,非常道…”声音不徐不急,如流水一样,自然淌出,不知不觉间,柳致知对道德经文有了一层更深的理解,声音虽不高,却萦绕着整个院落,似乎诉说着天地大道,实际上,《道德经》本来就是道祖老子阐述天地大道之作,只不过一般不用心体悟罢了。

    柳致知的声音萦绕在整个道庐,秋月珀从桂花树中现身,静静地倾听着经文,身上灵光也随着经文的抑扬而一收一缩。那只白色山猫却伏在桂花树下,也在静静听着经文,呼吸似乎也随着经文起伏。

    对于非人类的生灵开启灵智后,往往面临着人类所说善恶选择,不自觉间他们会窥探人类社会,从中得到知识,作为自身资粮,这往往带有极大的偶然性,如果所见是善人君子,往往会走上正途;如果遇到恶人邪事,也不自觉沾染上。

    过去有些高僧高道,往往在深山说法,就是为渡化这些精灵,使它们从一开始走上正途,柳致知诵《道德经》,却是秋月珀和山猫的福份,能接触大道之说,已能保证以后她们的路走上正道,比一般妖物幸运得多。

    柳致知道德五千言诵完,停了下来,秋月珀往柳致知方向一礼,表示感谢,而山猫也如磕首一样,柳致知虽看不到她们,灵觉之中也感应到这一点,微微一点头,不觉露出笑容,想不到,自己诵经,不仅是自己修行,对异类也是一种裨益。

    柳致知接下来开始诵读《黄庭内景经》,这是一部讲人体各器官功能内景诸神的经典,也有人把此书当作丹经,此经之中可以说将道家存想之法讲得明了,各器官的功能都具象化为体内诸神,修行之时,存想各器官之神,一旦存想现出,好像在体内现身,此器官之神已现,器官的灵信已聚,功能自然体现,得到世人不可理解的能力,也就是神通,同时,生命层次将出现质的变化,是金丹之外的道家另一种**。

    “上清紫霞虚皇前,太上大道玉晨君…”柳致知的声音又起,秋月珀和山猫精神也是一振,又静静听了起来。

    柳致知渐渐沉了其中,每诵一神,脑中开始在身体各部位存想构建诸神,但黄庭诸神并不是那么容易现身,柳致知从中体现出此也是一部**,金丹**是以自己精气神融于一炉,后天返先天,最终圆融完满,逆超而上;而黄庭之法,似乎更符合人体生理学,充分激发身体各部分的功能,最后形成诸身之神,诸身群神现,当然这是在意识层面,使身体各部分都是一个信息处理中枢,能调天地灵信灵能,甚至形成分身,最终在身外物质层次显影,完全是将生命总体推向另一个更高层次,而且是在**和精神两个方面。

    柳致知一次诵经不可能让周身神现,却也让他在国术抱丹后,第一次明了**的走向,这条路实际上可以作为国术的后继。

    对听经的两妖来说,却也给她们大启发,她们修行不过依据本能,柳致知虽传过秋月珀采日月精华法,那也不过是本能进一步,而《黄庭内景经》却指出另一条路,秋月珀现出人形,却是能量凝结,观想体内诸神反而更易,反过来,对凝实身体更有好处,到一定层次,自然能够离开本体,真正独立于世。

    以后数日,柳致知打打坐,诵诵经,阿梨也过来几趟,闲睱之余,他也去阿梨家中看望阿梨的娘,日子倒也逍遥。

    但好日子不经过,这日刚练过功,手机响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