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74. 欲立世间业,不寄他人良心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一看,却是孙老的电话,按下接听键,却是邀请他参加一次慈善义卖会,柳致知没有多想,便答应了,爷爷一生行善,柳致知不想改变,他现在也算一个富人,捐个上百万,对他来说,不是多大问题,既然这样,对于慈善事业,柳致知决定继续支持。

    柳致知叹了一口气,逍遥日子到头了,自己到底还是一个俗人,放不下世间之事。便招唤秋月珀,让她好好照料道庐,便自出了道庐。

    到了阿梨的家中,柳致知将事情和阿梨及她娘一说,阿梨感受到柳致知的心意,让柳致知放心去,道庐之中,她自会照料。

    告别阿梨,柳致知赶回了申城,打了一个电话给孙老,说自己已回到申城,过了一天,有人送来请柬,这次义卖会和慈善年会放在一起,柳致知准备了一些东西,准备参加义卖会,同时也打电话给宋琦和赖继学,说自己回到了申城,将情况简单说了一下。

    柳致知才放下手机,手机又响了起来,想不到电话来也是一窝蜂,柳致知有些好笑,看了一点手机,却是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的程振前,柳致知到苗疆支教时,与程振前交往比较密切,一接听,却是请柳致知吃饭,有些事情想与柳致知商量,柳致知问了时间和地点,至于事情,程振前说在电话中说不清楚,柳致知就没有深问。

    到了酒楼,问了一下大堂服务员。服务员翻了一下登记本,告诉柳致知,程振前在二楼的玉兰厅。柳致知到了玉兰厅,发现是一群熟人。

    除了程振前,另外几人是武魂俱乐部的老板王浩强,还有几名教练,柳致知以前曾与他们打过交道。

    柳致知与众人打过招呼。程振前让服务员走菜倒酒:“大家边吃边谈!柳老弟,有些日子没有联系了,现在还好吗?”

    “是有一段时间了。程哥还是做建筑监理?”柳致知问到。

    “不做了,现在做点生意,上次你建议说我喜欢刀剑。可以从其他地方进一些好的刀剑,我去了一趟苗疆,进一批刀,在一帮收藏界和武术界朋友帮讨下,开了一家店。”程振前说到。

    “恭喜程哥,应该是程老板,生意兴隆!”柳致知祝贺到。

    “同喜同喜!今天请老弟来,是想和老弟合伙!”程振前说。

    “和我合伙?难道程哥刀剑店规模很大?”柳致知好奇地问到,话一出口,感觉话有些不妥。做生意当然越大越好,自己这话未免有小看对方的意思。

    程振前倒没有留意柳致知的话,笑着说:“不是刀剑店方面,我那个店也不大,而是在一些药材方面。王老板他们是习武之人,为了练武,往往用到一些药材,现在市场上药材许多是人工培养,药力不够,听说老弟也做药材生意。王老板他们想在申城等地开一个这方面的店,以野生药材为主,炮制加工一条龙,为练武之人提供一些药物,也为有钱的富人提供一些补药之类。”

    柳致知明白了,程振前他们打的是这个主意,自己在世俗宣称是做药材生意,那不过是托辞,转念一想,这也是一条路子,自己毕竟还没有出世,投资一份产业也是不错。

    想到这,柳致知说:“这倒是不错的想法,我之前也不过是散做,但进入药材行业,特别是药材加工销售,有准入制度,不像我之前倒卖野生药材,只要找到下家就行,也不成规模。”

    王浩强说话了:“不成问题,我有路子,关键是药材收购,一般药材商人那边,平常药材能买到,但珍贵野生药材就难得了,柳先生既然有路子,就能合作,我与一些武林界朋友说过,他们对我这个想法也比较坚持。”

    “王老板既然这么说了,怎么合作?”柳致知问到。

    “柳先生也是习武之人,我有一个俱乐部,有两个小钱,但总的来说,资金还是不足,程先生与我们交往好一段时间,他也有意思投资这个方面,我还有几个朋友也有点兴趣,准备先在两三个城市同时铺开,我有两个想法,一是柳先生本来的渠道并入我们之中,折算成相应的股份;二是柳先生依然保持原来的渠道,也可以投资我们现在公司,成为股东之一。”王浩强说到。

    柳致知想了一想,说到:“我原来的渠道可以算公司名义上一部分,但公司只有监督权,我也可以投一部分钱到公司之中,算我合伙,我想看一下公司具体的东西材料之类。”

    王浩强微微皱眉,说:“材料之类肯定会详尽给你,但我不太明白监督权之类,公司如果要插手监督,就有工作量,那你那边利润之类如何划分。”

    “王老板,你误解了,我那边渠道我也不准备插手,程哥知道,我原来去苗疆是做慈善,你们今天提醒,我准备将那边渠道发展成一个慈善方面的点,那边由我投资,所得利润全部用于那边支教之类事业,我正准备与龙腃慈善资金谈,也由他们出面监督,苗疆那边处于深山之中,我想委托给麻家寨小学向采药的药农收购药材,除了正常动作经费,其余利润全部投入那边慈善之中,所以才想让王老板顺便监督一下,防止出现蛀虫之类。”柳致知是灵机一动,想起这个主意,他决定饭后具体了解王浩强这边具体情况后,如果可行,和孙老他们商量一下,就去麻家寨和杜校长谈一下。

    王浩强起身敬酒:“柳先生义举,浩强佩服,敬柳先生一杯!”大家纷纷敬酒。

    接下来两日,柳致知认真看了王浩强他们的材料,还有公司的执照等,王浩强他们已经筹备好久了,在律师的见证下,柳致知走完法律程度,投资上百万,成为这家武魂药业公司的一名股东。

    参加慈善义卖会,柳致知将自己的想法与孙老一说,孙老大加赞赏,会后找到基金会的上层,谈了具体事宜,然后,孙老又不顾年事已高,亲自陪柳致知去了一趟苗疆,和杜校长商谈,建立药材收购点,并以慈善公司名义挂牌。

    柳致知在此中存了一点私心,实际上算不上私心,整个是由他出资,他是真正的拥有者,所谓私心,就是将阿梨的娘作为监察员,领一份薪水,并没有什么事,平时甚至都不用上班,只是有时间看看账目,了解一些情况。

    阿梨的娘开始不愿意,柳致知说了一番话,她便同意了。

    “阿姨,这个公司名义上是我,实际上是为了山区中孩子,我也不求什么钱财,但除了人员工资和正常办公经费外,我不想有人贪没,我不寄希望于工作人员的自律,必须在制度上保证,除了阿姨你之外,龙腾慈善基金也会不定期地检查,武魂公司也会监督,所得利润全部用于边远地区的教育,这点我委托了龙腾来运作,我心不在生意上,就是上海的那部分,也会交给专业人士来打理,专业上事,自有专家来过问,我自己有自己的追求,本来这方面想交给阿梨,阿梨也有自己的路。”

    这一番话打动了阿梨的娘huā燕双,便点头同意了,阿梨很高兴,说:“阿哥,以后我就将我采的药材送往这里,让他们收购!”

    柳致知温柔望了一阿梨:“阿梨,谢谢你,我爷爷一生行善,这也是我对他老人家的交代!”

    此事让黎重山知道了,有点不高兴,对柳致知说:“小柳,这样的事怎么不与我说一声,你把我当外人了,我派几个人为你护行,其实你不必求慈善基金会,我一句话,政府应该能做好!甚至比你想像的好!”

    “老爷子,你有这份心就够了!政府一些官员如果想做这些事,早就做了,再说这些小事,官方如果做,说不定适得其反,他们权力大,不好控制!”柳致知话已比较婉转,说白了,就是不太信任,在利益面前,如果没有足够约束机制,腐化是必然的,柳致知不想自己的钱肥了一堆蛀虫。

    “小柳,你对政府不太相信?”黎重山心中不太舒服。

    “老爷子,我不是不相信政府,我是不相信人,人中虽有圣贤,但一般人如果没有约束,其结果很可怕,政府也是由人组成的,也有人的通性,却不一定跟我一样,有一种自律。”柳致知点到为止,对于涉及政治上东西,华夏的传统是少谈为好。

    黎重山还想说话,老夫人制止了他:“孩子们的事,让孩子自己去做,他这是做善事好事,又不是做坏事,再说,媳妇整日在家中,不如让她兼一份工作,也好散散心!”

    柳致知向老夫人投过去感谢的眼光,黎重山毕竟是体制内的人,不自觉拥护体制。

    柳致知本来准备去一趟道庐,但孙老几个人在此,柳致知决定还是陪孙老返回申城,便与阿梨等人告别,踏上返程的路。

    刚走不远,孙老接到一个电话,他的外孙出事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