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76. 定鸡戏法定人心,寻不回落魂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倒没有在意,他也想见见这位法师,不知道有几分本事,便笑到:“毕伯,既然事先说好,不能失信,再说,令郎此症,可能有人暗算,说不定这位法师神通广大,直接能治好,就没有必要费劲。”

    其实柳致知如果直接出手,问题也能解决,不过有些惊世骇俗,如果在七日前,他用替身法,可解此厄,但七日一过,从柳致知理解来看,三魂之一,已被对方收走,必须找到对方,柳致知不是做不到,那就需要根据气息追踪,直接杀上门去,或者,隔空施法,取对方性命,然后去取回对方施法用品,来救人。但此法有风险,防止对方狗急跳墙,毁了法物,再说,也不清楚对方为什么施法,柳致知出手救人可以,但杀人,不知根由,柳致知不为。

    既然这样,那就让这位法师试试,如果对方真的有能耐,说不定自己就不用出手。

    毕其役将这位法师迎了进来,柳致知也在旁边观看,对方身上有些杂乱的波动,柳致知有些失望,对方作为一名法师,并不算假,但法力在柳致知看来,未免太低,柳致知也不好说些什么,先看对方如何施为。

    对方并不是一个人,还带了一位徒弟,喝过茶,又看过毕建伟,一付胸有成竹的样子说:“你儿子是被人施法收了魂魄,我得师傅传授,会唤魂**,摆法魂,将他的魂魄唤回!”

    毕其役还真让他给蒙住了。刚才,柳致知也说了一些话,虽未明说,却显然也有这个意思,他们不可能串好,看来这位法师是有真本事。

    “赵大师,你请。作法要什么东西,香烛黄纸之类要不要?”毕其役问到,在此之前。有一位法师作过法,虽没有治好,要的东西他还是清楚的。这位法师叫赵晨阳,是附近闻名的**师,贵省民族众多,巫教气氛还是比较浓重,其中自然有些大师出名。

    赵晨阳点头说:“开坛作法,这些东西当然要用,你家中有没有这些东西,取出来让我看看是否合用?”

    毕家人将上次用剩下的东西搬了出来,赵晨阳倒没有为难毕家人,点点头。说:“这些东西还是合用的,但还需要几样东西,一样是买一只公鸡,要那种冠红而大,充满活劲的大公鸡。我将施展定鸡之术,用它镇服邪恶,还要小鞭炮,一百响就够了,另外在院子中搭坛,要用三张桌子。”

    赵晨阳一一吩咐下去。毕家人立刻去准备,他便坐在一旁先喝茶,毕竟要准备好还需一点时间。

    此时,曹语盈也回来了,见到柳致知,说:“柳老师,那个算命的不在,以前有一段时间在其摆摊,自那天之后,就再也没有在此处出现过,我们问过了周围的人,大家都这样说,并不知道他的姓名和来历。”

    赵晨阳法师耳朵比较尖,年纪也四十多了,耳力并没有衰退,听到此,连忙问到是怎么回事,毕其役立刻将之前的事一说。

    赵晨阳望向柳致知,一拱手:“原来是同道中人!敢问来自何方?”语气中有一丝警惕,生怕柳致知抢了他的生意。

    柳致知听出他的警戒,淡淡地说:“我不是法师,从申城来,随孙老做一次慈善,因孙老的外孙出事,来探望一下,听说出事比较离奇,问了一下,仅是关心,法师你自己请!”

    柳致知的话让赵晨阳放心,你作你的法,我不过是路过,不是抢你生意的。赵晨阳听到此话,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表面上又恢复了淡定,继续漫不经心地喝茶。

    柳致知望了他一眼,心中对他不抱多大希望,柳致知毕竟探查过毕建伟的身体,有自己的感受,施法一方比起这位赵法师应该强上不少。

    过了一会,所用到的东西都买齐,就在院子中搭好法坛,香也点上,纸也焚起,赵法师开始穿上一身行头,先将一把刀绑在凳子上,刀刃朝上,开始定鸡,口诵咒语:

    “一划划鸡不能跑,二划划鸡不能走,三划划鸡定在地,不准动不准叫,一正压千邪。”

    咒语念着,手划了几下,把鸡上下左右,来回摇摇,抚摸了几下,然后将鸡站在刀刃上,一口法水喷出,鸡立刻如木头一样,立在刀刃之上,一动不动。

    赵晨阳将鞭炮点燃,抛在地上,劈劈叭叭炸响了起来,鸡就是一动不动立在刀刃之上,好像完全被定住了一样,在场众人目瞪口呆,这太神奇了,唯有柳致知露出一丝好笑,民间行巫术者,不自觉将一些戏法或动物属性应用到施法之中,对别人显示神奇,这种方法倒可以增加别人的信心。

    柳致知是知道其中原理,就是普通人如此做,也能做到,把鸡上下左右,来回摇摇这是紊乱了鸡耳中半规管,难以调整平衡,容易摔倒,使得这只鸡不敢在这上面乱动,而是保持一个固定的姿势,站在刀刃上面,刀刃很薄,身体的平衡难以调整。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整个鸡都会处于一种高度的紧张应急状态,让它失去这种平衡的感觉之后,它的第一反应就是要维持身体平衡,那么这个姿势就是身体不动。

    放鞭炮的话,刚开始对它来说,是一个比较强烈的威胁的刺激,那么它的本能反应当然是逃避。这是一种防御性的行为反应。那为什么它又不跑了呢?这是一个适应的过程。另外一个方面,正是由于这种适应的存在,使得它对这种刺激的反应没有那么敏锐,而这时鸡的主要精力是集中在它站在刀刃上面怎样保持身体的平衡。

    柳致知知道,民间许多法术中夹杂着许多这种利用物体特性的术法,这也算先人一种突破,毕竟在古代可没有现代科学了解这么深,无意中掌握其运用,便作为一种秘法相传承,正如得用姜黄和碱水所反应出现血红色,不少民间持巫术者,作为斩鬼见血的证据,这不能算错,对受术者,特别是病人,起着一种心理上安慰。

    柳致知当会不会揭穿对方的把戏,这种当面打脸的行为甚至会造成深仇大恨,对方玩这种把戏,柳致知越发肯定这次施法不能解救毕建伟。

    “我已施法将鸡定住,公鸡镇邪,就是邪魔,也不敢入内,现在我可以施法救你的儿子。”赵晨阳说完,在法坛之后,摇起法铃,口中念念有词,桌面上竖起几面小幡在微风中飘扬。

    柳致知发现法铃和几面幡大概长年使用,其中居然有微弱的法力波动,虽不是法器,但也能勉强入风水法器之列,看来赵法师还是有一点小术法。

    柳致知正在沉思,陡然赵晨阳身上那微弱而杂乱的法力波动猛的增强,而且,那些杂乱波动一瞬间也相互协调,形成一种奇特地振荡,似乎穿越空间而去。

    柳致知不由精神一振,这是怎么回事?柳致知根本没有想到这一出,现在赵晨阳与之前的人在法力完全是两个人,比之前强上数倍不止,但好像这种法力不是他自己的。

    柳致知正在思考,陡然脸色一变,喝了一声“临”,似乎有淡淡光华一闪,将在一边旁观的众人笼罩在其内,空气似乎传来一种尖锐的声响,听之不清,在法坛之前的那立于刀刃之上公鸡猛然爆成一团血雾,鸡毛漫天飞舞。

    而赵晨阳手中法铃“呯”的一声,黄铜制成法铃顿时出现一条裂痕,桌上数面小布幡有两面顿时发出裂帛之声,抛飞起来,赵晨阳好像受了一击,蹬蹬地连退数步,一阵咳嗽,嘴角出现了血丝。

    整个院子中顿时一阵风卷起,却在柳致知面前自然消散,一股比赵晨阳更为强大波动破空而至,柳致知怒哼了一声,扬声对空说到:“得饶人处且饶人!”手压出,空气之中,传来雷鸣般的声响,众人只觉得天地似乎一晃,然后一切归于平静。

    柳致知却感觉一股怨毒的精神一触而退,这股精神让柳致知不由皱起眉头,这股精神之中,怨毒之意甚重,最关键的是,这股精神操纵法力并不阴毒,反而有一种磊落之势,让柳致知不由陷入沉思。

    按理来说,修此术法之人,不应该无缘无故对普通人下手,那对方与毕建伟有什么深仇大恨,或者与毕家有什么深仇大恨,不顾修行人的禁忌,向一个普通人下手?

    众人被这一瞬间变化弄得呆住了,赵晨阳好像老了十岁,向毕其役致歉:“毕老板,赵某无能,对手比我强大,你另请高明!”

    说完,赵晨阳一脸落寞向门外走去。

    “赵大师,你为毕家事受伤,毕家不能亏待你,这二十万就算给赵大师养伤。”毕其役签了一张支票。

    “毕老板,我受的伤过不了几天,自然由洞神给我治好,这钱我无脸收!”赵晨阳说到。

    “赵大师,你已尽力了,说不定将来还请你帮忙,既然做事了,拿报酬是应该的,不能看不起毕某人!”毕其役将支票塞到他徒弟手上。

    “毕老板,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以后用得到赵某的地方说一声!”赵晨阳抱手谢到,又向柳致知说:“真正方家在此,多谢刚才出手退敌,赵老板,你还是请柳先生出手!”

    毕其役这才想起刚才柳致知出手的一幕,刚要说话,身上手机响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