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77. 祸双至,不平当出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毕老板,你的外孙在我们手上,要想他活命,准备好三百万,不然你给他收尸,记住了,不准报警!”手机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话一说完,就挂了。

    “喂!喂!”毕其役对手机连喊几声,已没有用了。

    “快去叫建玲,让她看看京儿在哪里?”毕其役一放下手机就叫了起来,真是屋漏偏逢连天雨。

    毕其役的女儿毕建玲正在毕建伟的卧室之中,有人去将她喊来,毕其役一问,外孙不在身边,由保姆带出去玩了。

    毕其役急了,急忙派人去找,其他人宽慰他,说不定是有人与他开玩笑。

    不一会,派出去的人将保姆带了回来,保姆一脸焦急,她刚才和小孩出去玩,此处位于风景区边缘,出了小区,游人较多,她带着小孩,恰好有几人问路,她便热心指路,之后才发现小孩不见了,正在焦急寻找,此时,毕其役也派人来了。

    保姆一脸仓惶,手足无措,毕竟出了这么一件大事。毕其役听完,如五雷轰顶,毕建玲身体一晃,差点要瘫倒,幸亏她丈夫扶住了她,她丈夫到底是一个男人,还没有倒下,也失去了分寸。

    孙老到底是经历世事多,此时还能保持冷静:“其役,赶紧报警,将此事交于警方!”

    “可是,绑架者说过,不准报警!”毕其役也乱了方寸。

    “打电话报警,将情况说明。相信绑匪的话,不如相信警方,说清楚,警方应该会考虑到实际情况!”孙老说到。

    毕其役拨通报警电话。警方听完之后,让毕其役保持冷静,绑匪提出什么要求,先答应下来,警方将派便衣监视此处,同时,对毕家电话手机等进行监听,等一下会以便衣来拜访。

    毕其役放下电话。心中依然忐忑不安,此时,赵晨阳开口了:“毕老板,你有没有小孩平常使用的东西。我试试施法,说不定能确定小孩的方位。”

    赵晨阳本来正准备告辞,结果被这个绑架电话打断。听到赵晨阳这么一说,毕建玲好像抓到一根救命稻草,立刻说到:“有!有!”一推她先生。她丈夫立刻跑去取来了玩具衣物,毕建玲虽然已成婚出嫁,但在毕家依然有她专用的房间。

    赵晨阳接过了玩具,口中念念有词。手中掐诀,眼睛一眯。神情进入恍惚之中,梦呓般地说到:“应该在东南方向。似乎有一个院子,孤零零地,旁边有一家破落的工厂,旁边有一片竹林…”

    柳致知知道赵晨阳看到一些幻像,也不动声色施展秘术,这是一种飞降的使用,只要有对方的用品,就是千里之外也能下降,柳致知虽未炼降头,但感应小孩所在还是做得到,果然如赵晨阳所说,而且比赵晨阳更清晰。

    对于这种绑架,柳致知决定插手,他心理没有负担,不同于毕建伟被人施了落魂术,那其中可能有什么隐情,柳致知还是比较谨慎,但绑架勒索,完全超过正常人的道德底线。

    “毕伯,我去一趟,你派一个人和我一起去,我不太熟悉这里的地形。”柳致知说到。

    “你?”毕其役有些迟疑,他毕竟不了解柳致知的底细,倒是孙老对柳致知了解得比较多。

    “小柳,就麻烦你了,你自己注意安全。”孙老不说其他话,他知道柳致知是一名国术高手,而且与宋琦、赖继学这样异人为友,是一名奇人,柳致知主动请缨,孙老乐见其成。

    毕其役见孙老发话,想起刚才柳致知表现出神奇之处,便派了一个身边的人,也算是他企业中搞保安的,叫崔兆华,三十来岁,是一名退役军人。

    柳致知也不多说,出了门,和崔兆华向东南方向而去,柳致知实际上不需要崔兆华带路,他知道得很清楚,不过为了掩人耳目而已。

    柳致知的脚程很快,崔兆华气喘吁吁才勉强跟上,这还是柳致知完全放慢了脚步,柳致知这才发现,自己带一个人是失策,崔兆华比一般人来说,脚下已快了不少,就这样,还是带点小跑,一边走一边说:“柳先生,你走得好快,我是一直以来坚持晨跑,还有点跟不上你!”

    柳致知淡淡一笑:“我是习武出身,平时也没有放下锻练,习惯了。”

    “要不,我们打车?”崔兆华建议到。

    “也好,不过吩咐司机开慢一些,留意道路前方和两边,不要错过赵大师所说的地方!”柳致知同意了崔兆华的提议。

    两人拦了一辆出租,司机听到两人要求,有些不情愿:“老板,这会浪费时间,多耗油!”

    “不会少你钱,拿着,先给你一百,不要找了,如何不够,再给你添!”崔兆华甩出一张票子,这是为他老板办事,当然尽心尽力,得到老板赏识,好处多多。

    司机眉开眼笑,立刻说到:“两位老板坐好!”车子速度比自行车快不了多少,顺着柳致知指的方向,开了出去。

    崔兆华坐在副驾驶的位子,细细观察着路前方和两侧,柳致知在后座却没有多留意两边,他知道应该在什么地方,就算他对贵城不熟悉,那一处应该在什么地方,有多远,他可以说是一清二楚。

    就这样,车子行驶了半个多小时,离开毕家别墅有十来公里,柳致知心中一动,叫到:“师傅,停车,我们就在这里下车!”

    崔兆华一愣,路前方一片竹林,并未看到什么小院子和工厂,还未说话,车子已停下,柳致知拉开了车门,已经下车。

    崔兆华无奈之下,也下了车,他过来是陪伴柳致知,并不是以他为主,下了车,柳致知直接离开了公路,进入竹林之中。

    崔兆华跟着柳致知之后,不解地问到:“柳先生,还没有看到赵大师所说那个地方,你怎么下车了。”

    “这里不就是吗?”柳致知说到。

    “这里仅是一片竹林,并没有破败的工厂和赵大师所说的院子,我们这里竹子很多,会不会弄错。”崔兆华不解地问到。

    “没错!前面不就是吗?”柳致知一指前方,竹林之中,隐隐约约看到左前方一家破败的工厂,在工厂的一侧,有一个小院子,房子很旧,却被工厂遮了一半。

    崔兆华一怔,虽是隐隐约约所见,还真与赵晨阳所说一样,真的是神了,要不是自己这几日在毕家,知道柳致知是随毕总的岳父而来,甚至会怀疑柳致知是不是和赵大师串通好,熟悉本地的地形。

    柳致知接着又说:“你就在这里等着我,不要让人看到,我去去就来!”

    说完,身形如鬼魅一样,没有发出任何声响,眨眼的功夫已飘出了竹林,身法之快,让崔兆华目瞪口呆,到了那废弃的工厂院墙边,纵身而起,落入工厂内,消失在崔兆华的视野之中。

    崔兆华这才醒悟过来,对方绝不是普通人,习武之人,崔兆华也见过一些,可是有哪一个像今天这样,给崔兆华的印象完全是颠覆性。

    柳致知对此处如在自家的院子中,他的神识已展开,对方不过是一些绑匪,应该不会发觉他的神识,如果有修行人,那算柳致知的运气背到家了,因为修行人根本不屑做这种绑架小孩的事,要获得利益或者报复毕家,修行人自有方法,如毕建伟就是一例。

    果然如柳致知所料,废弃工厂中没有任何人,旁边的那处带院子的两层小楼的二楼,柳致知神识中发现三人,还有一个小孩,四岁左右,在院子中还有一条狼狗,好像发现了工厂之中不对劲,刚要叫唤,陡然一股神秘波动压了下来,低声呜咽了一声,伏在地面发抖。

    这是柳致知出手,以巫蛊之术中伏兽术临时镇住了狼狗,就是这样,楼上三人还是很警觉,听到狗的低声呜咽,一个人从阳台的窗户上伸出了头,向四周望了一下,又低头看了一下,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狼狗伏在地上,又不放心向四下打量了一下。

    “黑皮,出了什么事?”一个声音问到。

    “大哥,没事,狗大概累了,趴在地上睡觉!”被称为黑皮的绑匪说到。

    “小心一些,等会我打电话,约定赎金交付时间和方式,收了钱后,这个小兔崽子给他打一针,不死也让他痴痴呆呆!”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

    “大哥,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了,对方只要交了钱,就不要为难这个孩子,毕竟是毕家造的孽!”黑皮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另一个声音响了起来:“黑皮,大哥说得对,毕其役这些年来做了不少恶事,你以为他的钱是干净的吗?”

    “眼镜说得不错,黑皮,你这小子就是心软,毕家这些官商勾结,挤垮了不少对手,你家不是例子,我家是被强制拆迁,补偿又低,据说云哥他父亲就是因为毕家建厂,强制折迁,一口气不过,才去世!”大哥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些声音并不高,柳致知是何许人,他的耳力远非常人所比,听得清清楚楚。在楼上说话中,柳致知已从三人的死角到了院子旁边。

    此时,楼上一人手机响了起来。

    “喂,是毒蛇吗?什么,你发现有便衣监视毕家?!毕家报警了,不好,黑皮,眼镜,带上那小兔崽子,离开这里!”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