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82. 善出人心祸源消,无意怪蝠飞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望了一下毕其役:“事情并没有完全解决,我约了对方后天来此和你们谈谈。”柳致知接着将自己与夏云交涉情况简单说了一下,并没有说两人之间的争斗。

    众人静静地听着,毕其役却出了一身冷汗,在之前柳致知已提醒过他,他以前所作所为埋下祸根,这又一次得到证实。

    “柳大师,那我该怎么办?”毕其役一时陷入慌乱之中,事实上他比柳致知社会经验更丰富,但事情一旦及身,往往当局者迷,而柳致知却是一个旁观者,加之柳致知的层次与他不一样。

    “毕老板,过去的事已做下,不可能改变,但上天并不是没有给你机会,现在该是你补救的时候了,如果还像以前行事,这次我碰巧在这里,劝住了对方,类似的事保不准以后会发生,不能头痛医头,必须从现在开始,尽可能消除源头。毕老板,你有钱有势不假,但一人如何能防万千之人,如要安心,自己成为一个善人,自然就没有这些事!”柳致知点到为止,具体做法,不需要柳致知,何况他的岳父孙孙老也是热心慈善事业之人。

    有钱人比普通人更易相信宗教神鬼,因为未来的不可知性,只要能有助于他们保证现有的东西不丧失,甚至还会有发展,他们往往采取一种实用的态度,而普通人往往不在乎,因为已处于底层,不会有更多的丧失,所以。现代一些信徒往往是富人居多。

    何况毕其役今天可是亲身经历以前认为迷信的事情,柳致知这么一说,他明白自己该怎么做,又问了一下夏云的情况,他心中有了一个章程。

    柳致知和孙老在此停了两日,与他们同行的其他人已提前回申城。

    毕其役和夏云兄弟两人约谈倒是很顺利,毕其役摆宴相迎。柳致知作为陪客,毕其役最后在经济上补偿夏云的大哥之外,还做出一个姿态。给夏父修坟道歉,此事算是圆满解决,毕其役也在孙老劝说下。每年拿出一部分钱做慈善,因为贵城不久前发生了一件事,有几个流浪小孩因取火死在垃圾箱中,毕其役也向当地求助站捐了一笔钱,用以求助这类人员。

    电视上也专门报到,一段时间后,毕其役的形像渐渐向正面过渡,这当然是后话。

    柳致知和孙老却已踏上回申城的路,路上,孙老感激说:“小柳。这次多亏了你,说来也怪我,当年如果包容一些,直接认可他们,将他们纳入孙家的产业。也许女婿就不会自主创业,不会变得如此不择手段!”

    “孙老,也不能这样说,在一个以财富多少衡量人的成功的时代,谁又能说他们错,不过就是在此过程中有没有自己的良心完全靠自己。毕老板现在能悔悟,证明他本性不错,你女儿眼光不错。”柳致知笑着安慰孙老。

    回到申城,已快到年关岁末,过年对柳致知来说,已无小时候那种风味,加上他又是单独居住,柳致知已让何嫂回家过年,偌大的别墅就他一个人。

    不过,柳致知并感到寂寞,他的生活也极有规律,修行本生就得耐得住寂寞,自己也必需自律,甚至要做到儒家所说的“慎独”,不要以为无人就胡作非为,这样习性一旦带入修行之中,心灵上自然不纯,对修行影响很大。

    春节就在这样氛围中度过,给长辈朋友拜年,闲暇之时,看看书,练练拳,打打坐,春节过得很快,转眼成人也开始工作,学生也开学,何嫂也回来了,柳致知也将一些俗事处理结束,柳致知也去了一趟苗疆,给阿梨的娘拜年,这次他直接御器而行,华夏春节期间,交通是极其繁忙,又在道庐中过了一夜。

    出乎柳致知意料的是,柳致知居然发现秋月珀在念诵《道德经》和《黄庭经》,柳致知上一次在时,曾天天念诵,秋月珀天天听,她心灵纯净,记忆力好,没有多久便记住了,在事的时候,时常念诵。

    柳致知有些感慨,简单地问了一下,发现她对许多此中深意并不太了解,只感觉对自己修行有用,柳致知更加感慨,本来准备回申城,心中一动,便多留了一天,却为她讲解两部经文,当然,只是柳致知对经文的理解。柳致知对两部经文理解比一般人理解当然深得多,他毕竟是修行者,有自己的亲身体验。

    第二天,他又到阿梨那边,与众人告别,又回到申城,原因很简单,正月底,他将陪父母来到这里,让两家长辈见见面。

    回到申城,还有不足半月就到正月底,柳致知并没有什么事,程振前和王浩强打电话过来,柳致知过去了一趟,算是那个药材公司的股东一次聚会,柳致知并不想插手公司业务,他到时只管分红好了,专业的事由专业人才来料理。

    喝了几杯酒,柳致知回到家中,因为带着酒意,他并没有练功,而是在灯下喝茶看书,他并没有看电视,不知不觉间到了半夜,酒意也散得差不多了,柳致知放下书,伸了一个懒腰,打开了窗子,向外望去。

    此时,何嫂已休息,申城本是一个不夜城,从地面看天空根本不是一个好主意,与苗疆大山之中完全不能相比,柳致知的眼力已远胜常人,还是觉得天空之是星群稀疏,正在看着,似有什么东西在空中一闪,似一只大鸟,柳致知何等眼力,发现居然是一只大蝙蝠,如车**小,这不可能,天下哪有如此大的蝙蝠,而且现在是正月,蝙蝠也在休眠之中。

    更重要地是,柳致知感觉不是妖,给他的感觉是一种类似阴神的东西,与柳致知自己阴神不同,这种东西已完全凝聚成形体,肉眼能看得见,而不是需要眼功开才能看见,难道是什么大妖的妖婴?柳致知不知道妖族修行是否有妖婴,现在世间能成就金丹级已是凤毛麟角,成就婴儿阳神之类,仅仅是传说。何况,那蝙蝠给自己感觉并不强,甚至不如柳致知在京城所遇的几个混迹人间的妖。

    这也是一个异事,柳致知心中一动,随手灭了灯,从窗口一越而出,人落在院中,窗子却自动关上。

    柳致知并没有开门,而是身形一起,直接越过院墙,他并没有起在空中,不论御风而行,还是御器飞行,在申城这个大城市还是谨慎一些,国家特殊部门的华东总部就在申城,柳致知瞒过常人容易,但要瞒特殊部门的人就比较头疼,认知他们有没有古怪玩意儿监视天空。

    柳致知直接在地面以缩地之术追了下去,同样,他周身意志鼓荡,所有见到柳致知的普通人均受到暗示,将柳致知忽略。

    那蝙蝠却是一路向东,柳致知的别墅并不在豪华地段,实际上还偏向城市边缘,这很好理解,在寸土寸金的大都市,中心繁华地段是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别墅。

    天上那蝙蝠飞得迅速,柳致知虽在地面,但速度决下于空中蝙蝠,一步迈出,往往百米以上,刚出现在街头,转眼已到街尾,这种效果不仅是土行术法的表现,更重要是柳致知的灵觉,一种被动的感应,与主动放出神识不同,如果灵觉不到,缩地术就是一种灾难,你知道下一步你出现的地方会有什么东西,是撞上一个人,还是一辆车。

    虽是半夜,街上依然有行人和大量车辆,柳致知如鬼魅般吊在那蝙蝠之后,城市中行人自动将柳致知忽略,不一会就出了城市,到了海边,此处并不是那浴场般沙滩,却是滩涂地,在黝黑的海边,停着一艘船,并不大,看外表像渔船。

    柳致知看到那蝙蝠在空中盘旋,有些奇怪,他在百米之外,并没有靠近。就在此时,一辆汽车停在远处,两个两人下车,一个男人手上还抱着什么,沿着海岸匆匆走来。

    他们很快接近柳致知,不过二三十米,柳致知并没有躲藏,就站在那里,两人却视而不见,柳致知的意志影响着他们,这对普通人来说,柳致知已相当于隐身。

    一走近,柳致知看清了,那个两人手上抱着应该是一个婴儿,不过数个月大小,好像在熟睡,柳致知有些弄不懂,这不太正常,半夜带婴儿来到这里,偏偏有一艘小渔船,这里又不是码头,事情透着诡异。

    柳致知不知道如何处理,毕竟事情有些诡异,陡然抬头看了看海上,有数点黯淡的灯光一闪,岸上又隐隐传来车声,还有几种波动急速赶来,这太热闹了吧!

    那两个男人已到了渔船边,船上亮起电筒光,有声音问到:“孩子带来了吧?”

    “带来了!”

    “那快上船,条子们好像觉察到什么,快点!”

    两人刚要上船,异变陡生,天空中那只大蝙蝠陡然俯冲而下,船上人也发现这只大蝙蝠,吓了一跳,蝙蝠已冲到那个抱孩子男人头上,也不知是抓的,还是肉翼打的,那男人一声惨叫,松开了手,捂住了脸,小孩掉了下去,那蝙蝠抓起小孩,向空中飞冲而起。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