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84. 交易未如事前意,顶楼观众相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所走是格物之道,他已掌握琢玉,接下来,他想学习机械加工方面的技能,这一点倒可以他们提出。

    “老师,你想到什么东西?”严冰问到。

    “我想要一套小型数控车床和机床,还想学习车工等机械加工技巧,如果能行,我甚至可以将如何制作这种子弹的方法完整交给你们!”柳致知说到,开出了一个价码,在这些方面,国家实力比起个人来说强得太多。

    严冰有些狐疑看了柳致知一眼,想说话,却又咽下去,想了想说:“我回去向上级汇报一下,过几日给老师一个答复。”她有些弄不懂柳致知的目的。

    柳致知点头,想起一事:“那种凶灵术化身而成鸟兽真的那么弱,有没有什么特殊能力?”

    “没有,至少我在资料中没有看到。”严冰见柳致知转换了话题,虽有些奇怪,还是尽自己所知答到。

    柳致知摇摇头:“我有一种预感,一种术法,如果真的那么威力很小,应该没有什么人修炼,应该早就失传了,对方化身蝙蝠,绝对有其深意,蝙蝠,一是在夜晚行动,更重要是能发出超声波,难道…高频声波甚至能粉碎岩石,超声波能粉碎结石,那只蝙蝠也应该有这种能力,绝不能掉以轻心。”

    柳致知这么一说,严冰不由皱起眉,她身后两人也有些紧张,他们是担心跟踪蝙蝠的同伴。

    “老师,那我们先走了。如果有蝙蝠消息,打电话告诉你!”严冰显然也有些担心,急匆匆告辞而去。

    柳致知见严冰几人离去,柳致知望着他们背影,心中一种思路渐渐明了,自己修行从格物而入,但这一阶段以来。却忽略了身边最常见的一些原理,就像今天提到的超声波,特别是近期来。一直注重精神力量的使用,以精神驱使能量,却忘记自然界许多事情没有这么复杂。走上传统的修行之路,传统修行之路,不是不好,可是自己并未得到什么传授,自己最擅长的东西和知识不运用,实在是浪费资源,《庄子》上说过这样的道理:善用物者,无弃物!

    柳致知又悄悄地返回了别墅,回到别墅,不过二点多钟。何嫂并没有发现柳致知外出,甚至都没有醒,柳致知躺在床上,将今天的事回想了一遍,特别是对超声波的知识。心中隐隐地有了一种思路,只待以后将之完善。

    第二天下午,柳致知接到严冰电话,有两件事告诉柳致知,一件事是购买子弹,特殊部门这次倒干脆。一口气买了十颗,以三百万成交,却未提购买柳致知的制造方法,柳致知知道对方想破解他的子弹,也不以为意,对方就是破解开,成本也降不下来;第二件事,就是关于蝙蝠的事,上了柳致知的话,跟踪蝙蝠的特殊部门的人受到攻击,的确是一种高频的超声波,身受重伤,到现在为止,还未苏醒。

    柳致知听到这个消息,心中叹了一口气,果然如此,不过不知道那只蝙蝠到了什么地方,依严冰所说,这只蝙蝠说不定还会祸害婴儿,柳致知决定,见到严冰问一下情况,他准备出手,如果真如严冰所说,柳致知就准备斩杀对方。

    两人在一个咖啡厅见面,柳致知将包装在盒中十颗子弹交给了严冰,严冰直接将一张支票交给了柳致知。

    “谢谢你上次提醒!”柳致知是感谢严冰上次在边境中给自己几人的提醒,昨晚他没有说,因为有其他人在场。

    “应该的,你不用谢我,我应该谢老师你,幸亏昨晚提醒了我,我们赶得及时,如果迟一些,我那个同伴昏倒在那里,说不定就没命了。”严冰说到。

    “你们有没有查到那人下落?”柳致知问到。

    严冰摇摇头,说:“没有,不过,他逃不了,我们分析了情况,通过警方查找到昨晚你从蝙蝠爪下救下来的婴儿的家庭,那家也报案,已查找那户人家的周边十里的情况,估计对方不一定放过这个婴儿,这个婴儿生机明显强于普通婴儿,我们在这家周围也布控了,只等晚上了。”

    柳致知问了那家的位置,严冰也告诉了柳致知,柳致知虽没有明说,他已决定今晚到那边看一下。

    那处地方却是申城西,靠近申城的地区唯一的山区,古称兰笋山的地方,离兰笋山十公里,那户人家住在申城旧式的里弄中,有一种岁月沧桑感,这样的环境,申城并不太多,在其附近不到300米,却竖立着现代化的高层建筑群。

    柳致知站在大楼顶部,远远地看着那户人家,他身边是一个卫星天线大锅,这幢楼是一座办化楼,有三四层高,在夜晚,根本没有人留意楼顶有人,无数灯火向天边铺去,西边那并不宏伟的兰笋山虽不高,山上也有些建筑,零星透出点点灯光。

    柳致知此时所在,却是这个地区的最高点,所谓站得高望得远,柳致知甚至发现特殊部门的人在周边的布控,周边还有不少高层建筑,特殊部门的人不像柳致知,他们并不在楼顶,而是一种立体的布控,有几幢大楼正对那户的窗口打开着,柳致知感应到其中有人在观察,而那户人家前后也有人在,当然,一般人并未留意他们。

    柳致知站的角度,恰好天线的大锅挡住他的身影,一般人根本不会留意他,柳致知通过灵觉感应着,一一掌握这些人的位置,他来此更多是旁观,如果特殊部门的人留不下那只蝙蝠,他不介意出手,他更关心,如果如严冰所说,那个邪术修行者会藏身何处?他很想追踪到对方藏身之处看看。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柳致知陡然扭转头,目光向东南方向望去,在街道上,他看到一人,身影一闪,便出去几十米,别人并未留意到他,柳致知灵觉中发现此人有一种熟悉感,好像以前见过,便仔细回想自己认识的修行人,并不是自己熟悉的人,他那种隐藏自身气息的技巧,自己以前见过,便细细凝神观看,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青人,有一种不在乎一切的感觉。

    柳致知心头一动,想起来了,这是上次见过梅疏影后,陪她们走过一条小巷子时,误入结界中,见到言列辰和藏身人间的妖怪文轩相斗,柳致知感应到附近还藏着一个人,现在此人给自己的感觉就是当日那人,既然他现在收敛着身上气息,柳致知依然发现他比那日强上一倍不止,心中也是极其惊讶,他的修行速度很惊人,今天表现出这一种身法,显然是一种上乘身法,中间蕴含一些空间的至理。

    不过柳致知还是对他的修为一目了然,虽然他收敛自身气息,但两个人之间差距极大,但柳致知还是未能看出他的实质。

    此人正是何恽,自上次旁观了言列辰和文轩之斗,知道自己还差得远,得到文轩留下一些钱财,终于将自己身体调养到一个比较好的状态,加上他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得到藏在灵台深处的魔头指点,类似捡漏一样,做了几笔小生意,也发了几万的财,他以为这是自己头脑灵活,功能得到开发,感觉自己修行越发精进。

    今天何恽并不是有意到这里,而是随意走走,他不久前练成这种幻神步,他并不知道,这是灵台深处的魔头帮他,不然,他如何能掌握这种蕴含一定空间之理的类似遁术的术法,毕竟他目前的修行还浅。

    自掌握这种术法,何恽就喜欢在晚间在申城到处走走,其中还有一次捡了一个小漏,赚了数千元,当然,这种好事并不会躺在那里等人,毕竟大多数情况下,只有错买的,没有错卖的,所以他喜欢到处走,这样几率大得多,你甭说,何恽数日前的确得到一种没有想到的好处,那是一块看起来奇丑的石头,后来一查才知道,居然是一种特殊灵材,是上古一种类似现在的食人树的硅化木,在修行界可称之为木髓,当然,并不是所有硅化木都能称为木髓,其中必须蕴含足够的物性。

    何恽将里面物性提纯,花了数日,炼成一件法器,只能算半成品,驱使之下,万千五色光丝卷出,能将动物,甚至灵体卷捆住,对方好像落入蛛网的小虫,全身麻痹,时间一长,甚至转化为血水,他起了一个名字,叫碧血摄灵丝。

    今天到这里,是知道附近有一个晚市,他是想来碰碰自己的运气,也算一种锻炼自己术法的方法,他用幻神步,并且收敛自己气息,他所修行的东西,本是为了成就自在天魔,天魔本善于迷惑别人心智,何况他灵台深处就存在一个魔头,所以柳致知直到见识结界之后,经过自己思考,才掌握以意志干扰别人,全身一举一动,全是暗示,让别人对自己所为视而不见,而何恽一掌握幻神步后,每步行动却不自觉达到这种程度。

    柳致知见到此,不由地提起了兴趣,就在此时,空中传来了翅翼扇动空气的声响,柳致知抬头,而何恽开始并未留意,但心灵中一种力量却也使他抬头。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