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86. 黄雀去,圣殿匿邪魔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众人一时放松了对凶灵的关注,异变突生,数不清五色丝缕从一个角落中狂卷而上,那只凶灵此时也是受创极重,根本躲闪不了,眼睁睁看着丝缕如缤纷的梦一样,将自己缠住,顿时一种酥麻传遍全身,想动一下都不可能,眼前一黑,失去了感觉。

    何恽一招得手,立刻卷起蝙蝠,急奔而去,每一步都是数十米,那种迷惑人的意志立刻充分发动,不到十秒,已没入大街上那车来人往的人群之中。

    柳致知在楼顶上看到这一幕,心中一愣,想不到对方是为凶灵而来,难道他是与凶灵一伙,又有些不对,如果是一伙,直接救走,没有必要动用法器突然袭击,还是炼制什么法器,如同自己身上乌眚幡,以凶灵为祭,增强法器威力,这倒有极大可能。

    柳致知想岔了,何恽并不是专门为凶灵而来,而是碰巧。柳致知也未追赶,他如果一追赶,反而会给特殊部门人留下误会,虽不惧,但总是一桩麻烦,想到这,便直接从楼顶上飘然而下。

    严冰见到何恽这一幕,想追已迟了,立刻拨出电话,特殊部门自有一套跟踪系统,将情况简单汇报了一下,请求跟踪调查何恽。

    柳致知一落地,这边特殊部门的人也开始收队,一时各处人人纷纷撤离,出现在柳致知的身边的严冰,还有几人,其中一人柳致知认识,居然是能净大和尚。倒是出柳致知意料之外。

    “老师,多谢你出手帮忙!”严冰说到。

    “不用谢,你说它今晚会来,想不到真的来了,我本想活捉它,却不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被另外一人出手抓了。”柳致知说到。

    “老师,你是否认识那人?”严冰问到。

    “不算认识,以前有次与此人在一个巷子中交叉而过。却未看清此人面貌,但却感知此人的气息,一个年轻人。二十左右,已踏入修行之门!”柳致知说到。

    “不知道他与凶灵是否是一伙?”严冰有些担心。

    柳致知摇摇头,说:“应该不是一伙,他对凶灵是直接动手捕抓,而不是像同一伙相救!”

    “柳施主说得不错,看来凶灵命运可能比较悲惨,说不定会被他抓去炼制什么法术之类的。”能净说到,他现在看起来一脸慈悲,身上却是隐隐有种阴寒,不用说。也不知道又找了一些什么样术法修炼,这种术法肯定与他之前所习的五鬼阴兵术是同一路数,看来,对邪术,他了解的甚至比严冰来得深。

    柳致知看到有些住户出门有些惊惧看着柳致知等人。刚才与凶灵交手的一幕,他们多少都看到了一些。

    “这些住户都看到一些东西,你们准备如何交待?”柳致知有些好奇,这次是特殊部门的行动,如果是柳致知,可能先蝙蝠一到。就布下结界之类,掩盖这一切。

    “我们有专门部门处理这件事,类似一种群体催眠,到明天,他们什么都会忘记,好像今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严冰淡淡地说。

    “今天,我本来是想过来看一下热闹,结果忍不住出手了,没有什么事了,几位,后会有期!”柳致知说完,不等他们回答,人已出现在街的另一头,转眼在众人眼中消失。

    “严少尉,这是你的老师?”旁边一人问到,他以前没有见过柳致知,柳致知刚才也没有自我介绍,也未问他们的名姓。

    严冰淡淡地说:“他是我的剑术老师,我的剑术是他所教,你们以后对他尊敬一些,不出意料,老师应该炼成了飞剑!”

    “他叫什么名字?”另一人问到。

    严冰还没有回答,能净大和尚却已开口:“他叫柳致知,我不知道他剑术到什么层次,但他的拳法绝对到了一个你们不能想象的层次,这么高的楼一跃而下,好像一片落叶,恐怕已是以武入道!”

    能净并不清楚柳致知实情,他以为柳致知走的是国术和剑修之路,不过,他的话并不夸张,在拳术上,柳致知是已到一个常人不可思议的层次。

    柳致知并没有回到家中,而是出现在兰笋山下,申城兰笋山森林公园,是申城唯一的山林胜地,共有大小十二峰,离市中心不过三十公里,离刚才伏击凶灵蝙蝠之处,不过十公里不足,并不是人烟稀少之地。

    围墙之内根本拦不住柳致知,柳致知凭着灵觉,敏锐感应到那微弱凶灵遗留的气息,顺着这微弱的气息,柳致知来到一处天主教堂。

    兰笋山圣母大殿是与法国罗德圣母大殿齐名的天主教堂,也称远东圣母大殿,罗马教宗庇护十二世册封兰笋山教堂为乙级宗座圣殿,这是远东第一座受到教宗敕封的圣殿。华夏新政权建立后,由于奉行独特宗教政策,兰笋山圣母大殿并不在直接受罗马教宗直接控制。

    柳致知发现那微弱的波动居然来自这样一个神圣的地方,心中也不由很惊讶,毕竟此处是宗教的圣殿,柳致知对基督教这种国际性宗教并无歧视的态度,毕竟广义的基督教徒全球超过二十亿,作为全球近三分之一人口的精神信仰,不管如何,它的圣殿应该是一个神圣之地。

    暗夜中,柳致知追踪来到圣殿边缘的一处房屋,这是一处专供神职人员居住的地方,各处并没有什么灯光,其中基督修士一般于晚六点进行晚课,读经,祷告,赞美和灵修,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一般人员已完成晚课,正常休息,个别虔诚信徒还在进行灵修,所谓灵修,就是默想神的话,就是圣经中神的教诲,不断给自己暗示,也算得上一种意识修行,如果足够虔诚,会有所谓的奇迹发生,基督教中不提神通术法,所开发功能称为奇迹,寓意是上帝所显,并不是人的神通,一切荣耀都归于上帝。

    柳致知的灵觉感应着这一切,在边缘一间独立的房子中间,柳致知感应到那种凶灵遗留的气息,到了近前,柳致知感应到房中一切,一个老年嬷嬷穿着那种独特的女修士服,盘坐在床上,房间之中一切都极其简陋,房子也极其简陋,显然是后建的,其内砖石并未粉刷,很粗糙。如从表面上看,这是一个将自己一切奉献给神的嬷嬷。

    柳致知却从她身上感应到和那只凶灵蝙蝠一样的气息,更加强烈,不过她静静地坐在这里,生命节律近乎无,好像冬眠一样,窗子表面上是关着,却是虚掩着。

    柳致知走上前去,手一挥,窗子打开,人影一闪,进入其屋内,嬷嬷装束很老,但脸色却显得比较年青,肤色红润,好像是中年人,但此时却像一个植物人一样,没有一丝感觉。

    柳致知叹了一口气,不用说,她的神魂应该化为那只凶灵蝙蝠,到现在还未归体,不知道有无机会归来。

    柳致知神识散开,他得检查一下此处屋子,查找一下蛛丝马迹,毕竟这位嬷嬷如果真的修行了凶灵术,肯定会留下痕迹。

    神识一出,柳致知陡然一僵,然后幽幽叹了一口气,房间之中,并没有开灯,不过山下不远处路灯及城市的灯火的反光透过毛玻璃,房间之中并不显得黑暗,对常人来说,也许看不清,但对柳致知来说,与白昼并没有多少差异。

    柳致知叹气是,她死了,那神魂与她之间最后一丝联系断了,她头已垂下,脸一瞬间很狰狞,接着慢慢松驰下来,本来缓慢的心脏停止了跳动,身上的生机迅速离去。柳致知知道那个捕捉住她神魂所化的凶灵蝙蝠的那人下手了,不知是炼制法器,还是其他,反正,她死了,至于神魂能不能得到安宁,就不是柳致知所知的。

    柳致知的神识在屋子后墙边发现了一个机关,却是斜向下的通道,下方是一个地窖,柳致知走到墙边,机关很是巧妙,不过一切在柳致知的神识面前都无法遁形,柳致知依次在不同位置移动墙上的五块石头,然后轻轻一推,石墙开了一扇门,柳致知走了进去。

    地窖之中,漆黑一遍,虽然并不影响柳致知,柳致知还手指一弹,一点火星出现,落在墙上一盏油灯上,豆大灯光亮了起来,柳致知打量着地窖,显然有了足够的年限,中间是一个祭坛,上面一尊奇特黑色塑像,八臂双首,脚下踏着人尸,祭坛前还有数个婴儿骷髅白骨,柳致知心中不由冒出怒意,果然是行邪术者,但还有一丝不解,一个基督徒,怎么会堕落到这个程度,基督教是不允许偶像崇拜。

    柳致知看着那十来具婴儿骷髅,心中不忍,一挥手,一团烈焰转眼间将骷髅化为灰烬,然后一挥手,骨灰如砂一样投入一个空罐之中,柳致知伸手将这个骨灰罐取到手中,喃喃地说:“你们安息吧,我将你们带出此处!”

    祭坛上还有一个木盒,柳致知一伸手,取在手中,打开一看,是几本书,还有一本笔记,看看周围已没有其他东西,柳致知挥手灭了灯,出了地窖,看着嬷嬷尸体,柳致知抬手想将她挫骨扬灰,想想又停下了手,叹了一口气,越窗而去,窗子又自动关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