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92. 真情不畏艰险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见柳致颜焦急而又有些忐忑地望着自己,一笑说:“你想听实话还是谎话?”

    柳致颜感觉有些不妙,但总要面对,便硬着头皮说:“哥!当然是听实话!”

    “钟铭是一个普通人,并不出众,你对他的感觉,许多是有情感因素在其中!”柳致知说到,这个评价应该来说是比较客观。

    柳致颜有些糊涂,柳致知对钟铭评价并不太高,事实在柳致知眼中评价高的,根本不是常人,她最关心的是柳致知反对不反对她与钟铭的交往:“你也反对我和钟铭交往吗?”

    “不是,我并不反对你与他交往,钟铭也不是一个坏人,感情是你们两个人的事,但不要被感情蒙蔽了头脑,更不要因此和家中长辈闹得不愉快,我会和蓝姨谈一下,劝劝蓝姨,让蓝姨不反对你们的交往,你也不要太着急,相处一段时间,说不定以后你们有所变化。”柳致知说到。

    柳致知这么一说,柳致颜松了一口气,只要柳致知不反对就行,听柳致知话的意思,还会帮助她劝说母亲,她心中不由憧景起未来,顺口分辨到:“哥,哪有几个人比钟铭强,钟铭已是很优秀。”

    见柳致知并未在意,柳致颜又加了一句:“难道哥所认识的朋友比钟铭强?”

    柳致知有些好笑,现在的他,与柳致颜可以说是两个世界的人,柳致知认识的一些朋友。都不是一些普通人,便淡淡一笑:“哥认识的朋友,大多数是人中龙凤!”

    “哥,你这是吹牛,介绍一些给我认识!”柳致颜说到。

    “以后有机会再说吧!”柳致知不想将柳致颜卷入自己的圈中,自己这个圈子,对一般人来说。已是不可思议。

    柳致颜见此,也不再追问,回自己的房间。

    柳致知取出手机。拨通了蓝悯竹:“蓝姨,是我,我今天见过了致颜的男友钟铭。”

    “是致知啊。那不过是一个穷小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感觉怎么样,帮我劝劝致颜,让她死了这条心!”蓝悯竹说到。

    “钟铭这个小伙子,算是一般,人比较高大,长得不算丑,练过武,人比较聪明,也有一种上进心。比较能吸引女孩子。”柳致知说到。

    “那更不能让致颜与他在一起,他看到致颜有利用价值,将来致颜肯定不会幸福,何况,他家境不好。配不上我家致颜。”蓝悯竹说到。

    “蓝姨,目前致颜认定了他!”柳致知说到。

    “所以,你这个做哥哥一定要帮助妹妹,让她幡然醒悟!”蓝悯竹听柳致知一说,更是着急。

    “蓝姨,你的方法有问题。致颜从小性子要强,你越是逼,越是不听你的话。”柳致知说到。

    “那怎么办?”蓝悯竹有些无措的感觉,柳致颜毕竟是她亲生的。

    “很简单,不要逼她,同意他们交往!”柳致知说到。

    “那不成!”蓝悯竹甚至有些怀疑柳致知是不是和柳致颜串通好,打断了柳致知的话。

    “蓝姨,你听我把话说完。致颜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没有发现更优秀的男子,让致颜和钟铭交往,现在他们也不是马上成婚,多带致颜参加一些聚会之类,介绍一些优秀的年青人给致颜认识,这样致颜有了比较,说不定不用你费心,他们就自然散了。”柳致知说到,这个方法看起来有些恶毒,很有道理,但柳致知并不内疚,如果两人之间感情经不起这样的考验,证明他们之间感情并没有他们自己想像的深,难保将来不生是非,毕竟两人都是大学生,许多大学生在校园谈恋爱,工作后很快就分手。

    蓝悯竹一时在回味柳致知的话,从柳致知的话中,她发现自己根本不了解柳致知,柳致知给她感觉是一个成熟的人,问题考虑得比较全面,这段话甚至有一种软刀子杀人的感觉,但她对此并不反感,反而觉得这个主意很好:“致知,你说得话有理,是我操之过及,子女婚事真是让我操心,还是你长大了,懂得体贴长辈。”

    “蓝姨,就这样说定了,不要再逼致颜了,如果那样,反而将她逼到钟铭的身边,好好和致颜谈谈,反正未来的日子长着了!”柳致知说到。

    “就这样吧,不过,”蓝悯竹有些迟疑地说:“如果致颜还是要和钟铭谈,该怎么办?”

    “很简单,如果两人不变心,就成全他们,柳家并不缺钱,就是养一个闲人根本没有任何影响,再说,钟铭也不是没有什么能力,他交际能力和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不错,让他打理产业一部分,经过磨练还是能独挡一面!”柳致知说到。

    蓝悯竹有些不情愿地说:“如果真的能坚持到最后,也只好如此,不过,我不相信致颜在那么多优秀青年面前不动心!你和致颜说一声,让她回来,我跟她好好谈谈!”

    柳致知答应了,挂了电话,来到柳致颜的房门前,轻轻敲了几下,柳致颜将门打开:“哥,有什么事?”

    “我给蓝姨打过电话,劝说过蓝姨,蓝姨已经答应允许你和钟铭交往,蓝姨让你回去,她想好好和你谈一谈,不会反对你的事,但你也不能像现在这样,跑出家门。”柳致知说到。

    “哥,你真了不起,你是如何做到的?”柳致颜很是好奇,自己为钟铭的事和母亲大吵了一顿,气得离开了家,柳致知却成功说服了母亲。

    “很简单!”柳致知并没有瞒着她,将自己劝蓝悯竹的话说了一遍,柳致颜脸色却变了,看向柳致知的目光说不清是什么感情,这显然是算计自己和钟铭,自己不知道是感激他,还是要恨他。

    柳致知摆明了这是阳谋,让柳致颜不得不遵从,柳致知见柳致颜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便说:“我知道你听到这些不舒服,不过既是一种考验,又是一次机会,你以为蓝姨会轻易同意你们的事?如果你们通不过这种考验,最后分手,只能说明你们的爱情并不是你所想象,现在你所做的事,不过是一时冲动;如果你们爱情真的不动摇,多少考验也不怕,而且也给你们一个机会,通过这种考验,蓝姨自然会认同。”

    “哥,你跟阿梨嫂子不也是没有要家中安排,如果家中反对,你会如何?”柳致颜问到。

    “我与阿梨的事与你们不同,阿梨和我可以远走天涯,而且,我有自己的事业,有自己的目标,并没有得到家中的支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我不用家中一分钱,现在出去依然能活得自在,你们做得到吗?”柳致知话并没有说完全,他与阿梨,那已不是普通世俗可以约束的。

    柳致颜低下了头,昨天投靠柳致知,就已让尝到没有经济来源的苦头,柳致知说得对,现在柳致知有自己产业,根本不需要家中支持,但她就不行了,连工作目前都没有。

    “哥,我明白了,如果我有自己的产业,就可以随心所欲,不受人控制,多谢哥哥,给了我和钟铭一条路。”柳致颜抬头说到。

    柳致知苦笑了一下:“人活在世间,肯定会受到约束,你就是有自己产业,不受家庭控制,上面还有国家,还有许多你想不到存在约束着你。”柳致知这是有感而发,他修行求道,本来追求是超脱世间,逍遥于天地,但一层层约束让他走在这求道的路上,时时如履薄冰。

    “哥,你也有烦恼?”柳致颜问到,在她看来,柳致知可算春风得意,爱情风回路转,事业有成,简直随心所欲。

    “人在世间,怎么会没有烦恼,不过是你怎么看,放开自己的心灵,享受天地所赐而已!”柳致知笑到。

    “不管如何,还是谢谢哥,那我先回去了。”柳致颜说到,柳致知点点头。

    “收拾好东西,我开车送你回去!”便出了房间,让柳致颜收拾东西。

    柳致颜收拾自己东西,回去和她母亲好好交流,对柳致知来说,也算解决了一件家庭中矛盾,不管如何,柳致颜是自己的妹妹,自己总是希望她能幸福,同时,自己也明白,自己如果强行干预,可能适得其反。

    柳致知开车出了小区,还未开出百米,手机响了,柳致知车速放慢,边开边接听电话,打电话的是戴秉诚,他来到了申城,办些事,想到柳致知几人,就打了一个电话给柳致知,柳致知一听,问他在什么地方,准备在什么地方落脚。

    戴秉诚说自己刚下火车,还未有落脚之地,柳致知哈哈一笑:“戴兄,干脆就住到我这里,我这里住个二三十个人都没问题,你是几人?”

    “两个!”戴秉诚说到。

    “好的,你就在车站等我,我马上就到!”柳致知说到,挂了电话。

    回头对柳致颜说到:“妹妹,我一个朋友要来,先委曲你一下,我先去接朋友,回头再将你送回家!”

    “没有事,我要不要下车?”

    “不要了,直接去车站,妹妹你坐好了!”柳致知说着,车子开始提速。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