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95. 论美酒,成龙路初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众人在餐厅做好,除了几个特sè菜,大多数菜是何嫂准备,怀子已摆好,柳致知却到储藏间中拎出了一坛酒,不是瓶装,而是酒坛所装。

    众人有些奇怪,柳致知笑到:“你们有口福了,这坛桂花酒是我从苗疆麻家寨小学的杜校长那边求来,杜校长心疼不得了!市场上一般白酒现在添加剂之类很多,假酒也多,喝着不放心,这种酒是杜校长夫人所制,买苗民家中所酿烈酒,每年加入桂花,绝对在市场上见不到!”

    柳致知说着,伸手拍开了泥封,每个人身前杯子并不是那种小杯子,而是那种大肚高脚的玻璃杯,柳致知给各人倒酒,女士也不例外,顿时,一股浓郁的桂花香气充斥了空间。

    众人略喝了一口,宋琦赞到:“酒香而冽,浓而不烈,桂花甜香完全溶入酒中,浑然一体,酒sè清黄,果然是难得好酒!”众人点头称是。

    酒席间,不自觉众人就谈到酒,赖继学说:“现在外面的酒,许多酒都是假的,就是茅台也不例外,我不是说有人造假茅台,而是现在真正茅台酒可以说已经假酒。”

    众人被他将兴趣提了起来,赖继学卖弄学问的本xìng又一次露了出来,接着说:“古法茅台由山西汾酒工艺改造而成,是清代许多山西商人来到贵州做生意,当地没有好酒,就从山西雇酿酒师就地取野生高粱酿造,汾酒三蒸三曝。而茅台九蒸九曝,特别重要的是,在此过程中加入了一百多种中草药,才成就茅台的辉煌,建国后,因为一些原因,药方失传。从建国时所酿的酒就没有加中药,所以说,现在就是所谓正宗茅台。从传统上说,也是假酒!”

    赖家底蕴深厚,这些情况当然清楚。听赖继学这么一说,众人一阵感慨。

    柳致知想起自己在上学时,一次化学老师私下所说,也不知真假,便笑着说:“我以前上学时,听老师说过,也不知真假,那是一种制造假酒的方法,说是一瓶劣质白酒中加入一滴‘敌敌畏’或者‘乐果’,那白酒的口感和市场上正宗茅台一样。”

    戴秉信也开口说:“我也听说过这个传闻。说市场上茅台有不少就是这样造出来的。”

    这个方法柳致知没有试过,当然不知真与假,也不会闲到没事做去做试验。柳致颜低声地问柳致知:“哥,敌敌畏和乐果是什么,好像没有印象?”

    柳致知也低声地回答:“是两种农民用来杀害虫的农药。有毒!”这不怪柳致颜,从小生活的大都市,说句老套的笑话,连麦苗和韭菜分不清的大小姐,当然不会注意到农药之类。

    “现在不仅是酒,许多东西都不让人放心。食品这一块,以至于想找一些放心的东西都不可得,不能不说悲哀。我几些天听到一个笑话,说出其中无奈,是说,如果发生世界大战,如果是核战争,最终幸存下来最多的是rì本人,因为他们以前挨过两颗原子弹,又发生过核反应堆泄漏,人在这种环境下生存,已经习惯了;如果发生化学战争,大量使用毒气这种化学武器,最后幸存下来的是华夏人,因为华夏人现在天天吃各种有毒的东西,身体中早就有了抵抗力。”宋琦也叹息地说了一大堆。

    “我给你喝了一点自己都舍不得喝的好酒,引起你们这么多话,换一个话题,不用影响心情,来,喝酒!放心,我这酒绝对没有问题!”柳致知见大家说得沉重,出来打岔,大家都笑了起来,纷纷举杯,气氛活跃了起来。

    饭后,众人又喝了一会茶,柳致知取了两包桂花茶,将宋琦和赖继学两对送走,何嫂也安排好戴秉诚两人的房间,两人和柳致知谈了一会国术,见时间不早,就回房休息,柳致颜喝了一些桂花酒,因为入口略带点甜,又是香气诱人,不觉多喝了一些,早就回到房间中睡觉去了。

    第二天,天没有亮,柳致知和戴秉诚、戴秉信几乎同时起身,他们都是习武之人,早就习惯了晨起练习,三人略作洗漱,便在院子中各自走了几趟拳,开始站桩。

    等三人锻练结束,吃过早饭,柳致颜才起身,昨晚她喝了多一点,好在早晨起来,虽然还有点无力,却没有什么头疼之类的后遗症,也说明了杜校长夫人所制的酒的确很好。

    吃过早饭,戴秉诚二人准备上街转一下,并不要柳致知相陪,告诉柳致知,中午就不回来吃,当然晚上还会回来,与柳致知再详细谈谈国术,后天接了人,就离开申城。

    两人出门,柳致颜也吃过早饭,柳致知让她收拾好东西,准备送她回家,柳致颜要了一些桂花茶,拎着包上车,柳致知将她送了回去,到家中,蓝悯竹和柳传义早就等着他们,柳致知和父母说了一会话,将昨天一些情况说了一下,劝了劝父母,让他们和柳致颜好好谈谈,柳致颜今天表现倒是很好,一副乖乖女的样子,低眉顺耳,弄得柳传义和蓝悯竹也不好过分责备,让她自己先回房间,私下里,夫妇两人决定张罗一些优秀青年来让柳致颜认识。

    柳致知见事情已处理妥,便告辞离开,蓝悯竹让柳致知多回家看看,多帮助一下弟弟妹妹,柳致知满口答应。

    戴秉诚二人又住了一个晚上,与柳致知谈到夜里一点多钟,两人在国术上都是已在国内顶峰之人,对国术早已突破招式之限,进军武道之辈,所谈几乎是一针见血,只指武术之根本,两人身边只有一个听众,就是戴秉信,对戴秉信来说,是天大的机缘,在一旁认真听两人谈论,生怕漏掉一个字,许多心中存疑的问题,纷纷找到答案。

    戴秉诚二人走后,柳致知也去了一趟苗疆,呆了十来rì,又回到申城,这次回来,将宋琦和赖继学约到一处,长江汛期将至,三人也做了一些准备,柳致知答应过龙女龙谓伊,护送她由长江入海。

    又过了数rì,龙谓伊由龙鳞传来信息,请柳致知等人去鄱阳湖龙宫一聚,柳致知通知宋琦和赖继学,三人赶往鄱阳湖。

    三人赶到鄱阳湖老爷庙附近,为了不引起人注意,等到天黑,柳致知三人出现在水边,柳致知启动龙鳞,与龙谓伊联系上,告诉她自己三人已到水边。

    不一会,老爷庙附近的喇叭口水域起了一层雾,迅速变浓,柳致知知道是龙谓伊所为,大雾将三人笼罩,雾气向四边分开,三人所在位置反而没有一丝雾气,因为汛期的临近,湖水已开始变得有些浑浊,湖水开始出现漩涡,一条通道出现,直下湖底,两边水如晶壁一样,水路如同水晶一样,直接铺陈到岸边,一位白衣白裙的宫装女子出现,随晶莹的水路冉冉而来,见到柳致知一礼:“柳道友真信人!龙谓伊见过三位道友!”

    三人也还礼,柳致知将宋琦和赖继学介绍给龙谓伊,龙谓伊又一次施礼,感谢两人前来相助。

    三人随着龙谓伊入湖底,柳致知是第二次来,而宋琦的赖继学却是第一次来此,不由赞叹龙谓伊的神通,龙谓伊一笑说:“这不值得道友赞扬,在控水方面,这不过是我的本能。”

    到了湖底,宋琦和赖继学并未看到传说中龙宫,不过两人听柳致知说过,龙宫不在这个空间之中,而是在另一个空间。龙谓伊掐诀,白光现,一阵波动,出现一座玉质牌坊,过后,无水,空气很清新,光亮如昼,庞大的宫殿群,正是彭蠡龙宫,正如柳致知告诉他们,这是一座废弃了龙宫,里面空荡荡的。

    龙谓伊带三人来到大殿,也是空荡荡的,靠边一张石桌,几张石凳,龙谓伊请三人入座,端上几杯碧绿的液体,是上次柳致知喝过的琅玕碧玉果汁。

    “三位道友,我这边没有什么招待的,只有这一种灵果尚存,柳道友应该与两位道友说过我的情况,还有三四rì,上流的汛水就要到此,我想借这股汛cháo直入东海,一路上还请三位道友护持!”龙谓伊说到。

    “龙道友有这份善心,将来成就必大!”宋琦欠身说到。

    “我能修行到这个地步也是不易,修行越深,对天地越是敬畏,不敢说善,但求不造恶业,以前在庐山时,本想飞腾入海,被紫烟子老道以心锁锁在深潭之中,得柳道友相助,得到神龙传承的玉箴,能自如控制自己,腾云而不至于出现暴雨,还多谢紫烟子,但随着功行加深,才明白,神州之龙类,必沿着一条大江大河入海,才能真正激活血脉,成为真正神龙,在此期间,如耐不住xìng子,可能掀起洪水,那造业就大了,这也是成龙之前最后考验。”龙谓伊说到。

    “神州之外,有无龙族,它们是不是也如此?”赖继学好奇地问到。

    “如在以前,我没有办法回答,自得到神龙留下的玉箴,其中提过这个问题,华夏之外,存在龙类,不过那些是血统不纯,而且应该是应龙后裔,却不像我们,更多以本能行事,名声并不好。”龙谓伊说到。

    “神州如你一样成龙的修行生灵,有没有不入海的?”柳致知问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