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97. 世间传闻非无稽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股力量将这具特殊的动物骸骨从水柱中推出,飘落在船上,水柱自然退入江中,船老大在驾驶室看到这一切,先是一惊,接着恢复常态,人的适应性还是比较强,经过之前的龙现身,他的神经也粗了许多,知道船上三位客人不是普通人,他行船多年,也听说不少异闻,但自己亲身以历还是第一回,甚至心中有些兴奋,以后吹牛都有发资本。

    这一具骸骨落在船头甲板上,宋琦和赖继学都围了过来,龙谓伊通过柳致知手中龙鳞也传来信息,原来,这是一具不知哪个年代被人杀掉的变异的扬子鳄,应该也经成妖,不知什么原因被人杀掉,尸体沉入江底,龙谓伊经过时,尸骨当中残存着一种暴戾的怨气,龙谓伊一入长江水道,心中本能升起一种愿望,掀起汛潮,直入东海,但龙谓伊知道这是一种磨炼,好像人类修行者成就金丹时心魔劫一样,所以压制着这种。

    因为她以龙身行于江底,经过这具遗骸泥层之上时,受这股残存怨气一激,本能激增,想卷起潮头,顺江急驰而下,就在此时,一缕平静箫声从水面上传入,其中有一种意志,顿时将自己的压制下去,龙谓伊立刻清醒过来,知道是柳致知出手,她发现这具骸骨物性不错,算是不错的炼器材料,为了感谢柳致知三人,便卷起水底泥沙,将埋在淤泥下尸骨送上了船。

    三人知道缘由,感应到龙谓伊恢复了正常。便让船老大正常行驶,龙谓伊在江底顺着水流,跟着这艘船。

    三人开始研究这具骸骨。“这应该是一具妖兽的骸骨,埋在地下不少年了。除发表面有孝青黑,里面骨质如玉,可见其生前有一定功行,我们就是不用,交换给其他人,也是一笔财富。”宋琦说到。

    柳致知点头,伸手将嵌在骨头上一支箭拔了下来,箭杆已发黑。尾翎已不见,但并没有腐朽,箭头深入骨中,柳致知运劲一抽。才将箭拔下,要是一般人,根本拔不上,又将另外三支拔下,其中一箭深入颅骨。四支箭拔下。箭头发射出一点红铜光华,在三人感应中,箭头却是拳头大的一团灵光,显然不是普通的箭。而是一种特制的箭。

    赖继学拿起一支箭,仔细查看:“箭头是一种精铜。由普通铜所炼出来,应该加入其他东西。本身就是一种难得材料,现在世间材料已很难找,如果要炼制攻击法器,绝对是好材料,可惜太少”

    “你就不要贪心了,这算是意外收获,这箭杆是什么,能在水下这么多年而不朽,应该是一种阴沉木。”柳致知感应着:“其物性很独特,是什么树种。”

    “应该是一种坚硬的铁木,很沉,这种树入水即沉,强度不下于钢铁”宋琦也拿起一支箭,沉吟着。

    “不管是什么,将它分了吧”赖继学很直接,将骸骨分成三份,箭是四支,他递给柳致知二支,说:“老弟多一支,你出力多,还有一点,等我想好,你可帮我炼一件法器”

    柳致知也不客气,收起了东西,说:“行,你想好,我帮你炼”

    三人将东西收入袋中,又坐在船头,一边闲聊,一边分出一缕精神,关照着水下的龙谓伊,水本来对神识有阻隔,不过江水并不深,加上龙谓伊的气息很庞大,在三人意识中如明烛一样,所以倒不至于感应不到,柳致知更是得天独厚,他从龙谓伊处得到过一本水行法术的,更能借助水感应江底的一切,水不仅不能阻碍他,反而是他的助力。

    到了晚间,柳致知让船老大靠岸停船,这些事情之前已商量好,虽说龙谓伊可以日夜不息,只下大海,柳致知三人就是数日不休息,也没有多大问题,但船主两人却是普通人,整日整夜行船,只有两个人,如果人多轮换问题不大,现在只有两人,长时间劳累,人也受不了。

    龙谓伊直接盘曲在江底,进入修炼之中,她想好好体验一下大江带给她的感觉,她顺流而下一日,发现自己发生了一些变化,灵台深处,似乎出现一条大江,这应该是内景和外景相应,她隐隐有一种感觉,当她入海,她能将灵台之中的大江和真实大江化为一种整体,做到极致,她能掌握长江的权柄。她听过一种说法,江有江龙王,湖有湖龙王,能控制整个水域,受上天册封,成为真正水神,她化为龙,却没有感应到传说中天庭,入了鄱阳湖,甚至进入龙宫,却未见到其他同类,更不用说受天庭册封。

    但现在感觉到,册封可能是另一回事,那些传说可能包含一种信息,当自己入海时,说不定真能明白是怎么回事。

    通过龙鳞,将这些感受与柳致知三人讨论,三人也很惊讶,讨论了一会,柳致知传来一串信息:“上天册封可能是世俗间理解,许多道理无法说清,就像我们所感受,术法中的神往往先是存想而成内神,然后感招外神,形成术法效果,而外神我认为是天地精神的一种幻象。同样,你所说的册封可能也是这回事,大概通过这种历练,自身精神与江河水域精神产生一种契合,等道友入海后,说不定自然而解。”

    龙谓伊不再传送信息,静静感受着江流,川流不息的江流中,一种古老精神在慢慢的向她展现。

    柳致知三人也讨论一会,这种事情对他们也是一种启发,让他们能接触这个世界的一种本质,虽然道不可说,但这种情况却是路标,指明一种可行的路。

    三人谈论了一会,约定今晚是柳致知守夜,三人不休息问题不大,但考虑一路上说不定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还是保证充沛的精神为佳。

    天空之中,云开始的稀疏,云缝之中露出了星光,柳致知抬头看到,对宋琦两人说:“你们先入仓休息,明天说不定雨更大。”

    赖继学也抬头看了一下天,点头说:“久雨之后星光现,明朝必定雨更狂”赖继学以一句民间谚语肯定了柳致知的说法,在长江汛期,连绵阴雨是正常现象,赖继学作为一名地师,对天地理了解很深,当然,华夏传统化中的天不是现代意义上天学,而是气象与天混在一起,其中天气方面的知识很多。

    两人休息,柳致知也入船仓,不过并没有休息,而是盘坐在床上,心神放开,融入江水之中,留一丝神识关照着龙谓伊,其他借水将附近大范围的江段投影入意识中,不仅是水面,连水下也一样,在意识中形成一个立体的感应范围,不知不觉中对水行术法有了进一步的感悟。

    这一夜什么也没有发生,天一亮,船又出发,水下的龙谓伊也跟随着船出发,龙谓伊开始明白,为什么血脉中让自己必须由江河入海,唯有此,自己才能掌握江河的精神,这应是龙的责任,华夏自称龙的传人,并不是那么简单,其中原因,龙谓伊现在还不明白,但她知道,自己迟早会明白。

    船顺着江流而下,已离开九江地界,现在是汛期,天又下起雨,江水长得很快,两岸江堤上也出现人巡防,毕竟每年汛期是长江流域防洪的季节,今年水并不大,但近来雨水连连,让长江两岸的政府不敢掉以轻心。

    船不知不觉已入皖省,正在行驶间,雾气迷蒙的江面上出现一只公务船,是长江航道管理皖省方面的船,简单地说,就是皖省的水上警察,水警的船逆流而上,也发现了柳致知所在的船,船老大立刻脸白了,他这艘船严格来讲,算得上黑船,在鄱阳湖时,就是背后拉一些游客,没有合法执照,好在当地政府也没有严打,算他们对当地旅游业有些作用,加上在当地政府内,也有些熟人,基本上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人说,为什么不合法营运,有两个原因,一是这船是改装的,不太合乎要求;第二个原因是关键,如果领了合法营运证,每年税占了不少,赚不了多少钱,现在偷税漏税,这一大笔钱就省了下来。

    “三位老板,我早就说过,如果出省,会遇到水警,现在麻烦了,弄不好船会被扣留,怎么办?”船老大也慌了,民不与官斗,这是华夏普通姓的传统。

    柳致知知道这船在营运执照上有问题,就是有执照,那也是在鄱阳湖中营运的执照,现在跑到皖省的长江里面,但他并不慌,安慰到:“老板,不要慌,他们不会过来?”

    “他们现在不是冲着我们来了吗?”船老大慌了,在他眼中,柳致知是睁眼说瞎话。

    “不用担心,他们不会来检查”柳致知淡淡地说到,抬头透过雨雾看了一眼那迎面而来的船,船老大到这个时候也没有办法,只好寄希望于柳致知的话。

    船越来越近,甚至可以看到甲板上水警举起了喊话的喇叭。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