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98. 掩人耳目,惹出修行客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好像水警要喊话,船老大一下子心紧了起来,不过说也奇怪,对方并没有喊话,船从他们的船边十来丈处通过,对他们视而不见,不一会,两船之间拉开距离,在烟雨朦胧的江面上,很快就看不到水警船的影子。

    船老大舒了一口气,却有些奇怪,水警就这样将他们轻松地放过,这不像水警的风格,不由问柳致知:“老板,你怎么知道他们不会来检查?”

    “他们说不定有更重要的事,没心思关注我们。”柳致知掩饰地说到,而宋琦和赖继学脸含微笑地看着柳致知,他们知道是怎么回事。

    刚才,水警的船过来的时候,柳致知怕引起麻烦,毕竟他们现在护送着水下的龙谓伊,如果与水警发生了纠缠,肯定会影响自己的正事,误了龙谓伊的事,所以柳致知直接借水为媒介,以自己意志,影响了水警,让他们自动忽略自己这一行人。

    柳致知见宋琦和赖继学脸上含笑,明白两人感应到自己施法,也望了两人一眼,脸上露出了笑意,笑意还没有消退,柳致知陡然扭头望向宽阔地江面上,宋琦和赖继学也随之望去。

    烟雨中,江面上出现一只小船,比起柳致知这边的船,的确算是小船,类似于绍兴的乌篷船,不过出现在此处却有些诡异,船上只有两人,一人站在船头,一人在船尾,却在摇橹,这船并不是机器动力。而是靠人手力,在茫茫烟雨的大江之上,而且是汛期,出现这样一只靠人力的小船。不得不让人感觉到很诡异。

    更让柳致知三人注目的是,摇橹的那人看似并不费力,轻松摇动一下,那船就猛然向前一窜,好像得到强劲的发动机的推动,柳致知借助江水,感受到对方一摇之下,那股瞬间暴发力不下于化劲高手的发力。显然,摇橹的是一位高手,而船头那位看起来是一位中年人,小船行驶并不是一样速度。而是橹一摇,船瞬间加速,然后速度渐渐放缓,但柳致知却发现,每当船瞬间加速的前一刹那。此人身体就微微前倾,自然抵消随后船的加速,拿捏之准,好像事先知道一样。不用说。此人也是一位高手。

    在这烟雨中江面上,出现这两个高手。三人不由猜测对方的来意,是无意碰巧。还是有意而来?

    船老大也发现了这只小船,他也发现有些不对劲,却未发现不对劲在什么地方,他毕竟发现不了这两个人的根本。

    小船直向众人的船而来,虽是摇橹,速度却不比众人所在机器推动的船慢,甚至还超过柳致知所在船的速度,柳致知三人没有说话,只是注视着那小船上两人,眼中渐渐慎重起来,看两人船的行为,应该是针对柳致知三人而来,就不知道有没有发现水下的龙谓伊。

    柳致知不知道的是,那两人是被柳致知的施法的意志所惊动,发现有人施法,波动中带的一种意志,居然是针对执法人员,一个修士以自己术法来干预世俗间的事,这已算犯忌,想过来查查是怎么回事。

    刚一靠近,船首之人脸上露出惊讶之色,取出一件网状之物,向江底撒去。柳致知三人一见,知道对方发现江底的龙谓伊,不过见对方不问青红皂白,便出手,柳致知急忙手一指,凝水成冰,网状物还未入水,那处数尺之内,江水已成冰,冰厚数尺,网状物顿时被冰所阻,不能入水。那人见有人出手相阻,也就顺势收入这件网状物,同时高声喊到:“阁下是谁,为何阻止我?”

    柳致知顺手施法,四周雾气升起,结界成,才说到:“天地间散人柳致知,护送神龙归海,阁下又是谁?为何一见面就出手!”

    “神州崛起盟吕振彪,原来你就是柳致知,听说过你,现在是汛期,江底有龙,汛期过龙,便引发洪水,长江如起洪水,会酿成大灾,你居然此时护送过龙,不怕造孽吗?”吕振彪说到。

    “谁说过龙一定会酿成洪水!此龙请我等护持,保她安全入海,一路之上,约束她不起洪水,其心善,实为修行者风范,阁下却不问青红皂白,有违修行者的的慈悲之心。”柳致知反而责问到。

    “刚才你们利用术法,强行对世俗之人出手,已是滥用术法,怎能称善心!让我撞见,当为世人讨一个公道!”吕振彪说到。

    柳致知叹了一口气,从道理上来说,对方好像站得住脚,但柳致知所行,事急从权,柳致知也不是食古不化之辈,修行人遇到柳致知的事,一般也会如此做,虽说不应该在世间主动使用术法。

    “我用术法,并未伤人,也未有不好影响,仅是为了避免麻烦,阁下以想如何为世人讨回公道?”柳致知按捺住性子,对方是抓住自己所行过份之处不放。

    “汛期过龙,易引起洪水,不如让我将之制住,然后直接用船送入海中!”吕振彪说到,如果将龙制住,就不由对方说话了,就是不取龙的性命,只要能御使它,于修行也是好处多多。

    柳致知脸冷了下来,对方说得好听,显然在打龙谓伊的主意,江面之上,波涛开始泛起,这是龙谓伊听到对方之言,显然也怒了,柳致知传音安抚了一下龙谓伊,江水又平静下去。

    “阁下此要求,太过无理!蛟龙由江入海,是其修行一部分,你此为阻她成道,还请不要说,如果没有什么事,阁下自便!”柳致知断然拒绝。

    “好得很,生为人类修行者,却站在妖龙一边,今天我得替人类修士教育一下你!”吕振彪脸色也变了,声音也转冷。

    “不要拿人类说事,世俗间的普通人都比你强,都知道保护珍稀物种!”赖继学扬声说到,这段话让宋琦和柳致知不由露出了笑容,想不到赖继学还有这种幽默感,吕振彪听到这话,却是火上浇油,喝到:“小畜生,你师傅没有教过你,修行要积口德!”

    “老东西,你自己的口德呢?”赖继学也来火了。

    赖继学说完之后,就想动手,宋琦将之拦住,柳致知怕赖继学不习惯在水上斗法,也怕波及到这艘船,便也低声说到:“宋兄,赖兄,你们护住船,我来会会他!”

    说完,一步迈出船舷,将船老大吓了一跳,怎么往江里跳!柳致知一步出,横跨数丈,落在江面上,却没有沉下去,而是踏波而行,这一手,让船老大夫妇眼珠子差点瞪得掉了出来,宋琦和赖继学却不觉得奇怪,他们知道柳致知对水行术法很熟悉,而吕振彪眼光不由一缩,这个柳致知不简单,崛起盟曾经收集过他的情报,吕振彪也看过,对方修行不过三四年,想不到居然达到这个层次,他是崛起盟中对水方面术法掌握最深的,常常没事做,在江上游荡,也知道能踏波而行,并不是简单的事,他修行三十余载,用了近二十年,才做到踏波而行,对方年纪轻轻,却已经做到,心中不由重视起来。

    他之前之所以对龙谓伊动心思,毕竟一条蛟龙,对水有一种本能的操纵,如果能收复,定下契约,甚至可以借用蛟龙的天然神通,让他在水行术法上更进一层,甚至可以深入水行本质。此时见柳致知踏波而来,不能示弱,也一步迈出,落于江面之上,那驾船的汉子见此,将船摇开,免得受到波及。

    “好,我们做一场,如果我输了,我掉头就走,如果你输入,交出那条龙!”吕振彪说到。

    柳致知气笑了:“是你挑起争端,有什么资格说三道四,你要走,现在就走,不然,到时想走都不可能!”

    柳致知意思很清楚,你凭什么和我定约,再说龙谓伊是柳致知的朋友,柳致知也没有资格决定什么,所以柳致知对吕振彪的话根本不买账。

    吕振彪不由一愣,对方反应与他设想不同,也恼了:“敬酒不吃吃惩酒!”,脚下一跺,一个大浪掀起,卷向柳致知,这不过是一个障眼法,真正的杀手却在手上,手一翻,出现一只分水刺,向柳致知一点,发出一缕水光,混入浪头之中,袭向柳致知。

    柳致知神识出,口中一声低啸,无形波纹扫过,浪头陡然凝固,凝冰术,这一人多高大浪陡然化为冰雕,不再前冲,只是缓缓向柳致知这边飘来,其中那一缕水光顿时被凝在其中,想破冰而出,却显得力不从心,但其威能还是释放出来,转眼间听到冰的破裂声,冰上出现许多裂纹,不过仅于此,而一缕水光中所蕴威能也耗尽,冰向前动力也尽,便顺着江水向下漂流而去。

    吕振彪刚要再施术法,柳致知脚下波涛动,一股波动由水下直轰向吕振彪,借水传劲,柳致知是第一次站在水面上施展,控制得不太好,脚下波涛一起,一条白线如鱼雷一样,直射吕振彪。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