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99. 江上斗法,又现新来客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吕振彪也感应到一道白线从水下向自己射来,手中分水刺往下一划,顿时,分水刺泛起一道光华,江水陡然分开,深达丈许,长有二三丈,好像一柄巨刃斩在江中,断开水流,那白色水迹飞射而至,江水已分,射入空当之中,但其中所蕴能量与分开江水那股能量交轰在一起,正好江水回填,能量也爆发,轰的一声,大量水珠激荡而起,冲起有一丈多高,好像一派水幕,将两人分在两边。

    柳致知一指点出,正是他领悟出的风刃术,一串淡青色风刃凭空而生,水幕还未落下,已透过水幕,飞射而出,只射吕振彪。

    吕振彪在水幕起之量,手中分水刺也是急点,一串水光也激射而出,也透过了水幕,与风刃却是擦肩而过,射而柳致知。

    柳致知见数缕略带青黑色的水光射来,就是一拳,拳出罡气生,两者一触,柳致知感觉到水光之中,自然的一种阴毒的暗劲,似乎要渗入罡气,冲入体内,柳致知的罡气自作反应,扭曲滚弹,自然将这几缕水光消去。

    而吕振彪那边却被柳致知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柳致知的风刃不同于分水刺发出水光,实是由声波疏密不同,密的部分形成看起来的风刃,事实上是一种错觉,而是一种高频波,速度是以声速而至,比起分水刺发出水光,快得多。

    吕振彪分水刺刚点出,还未收回。淡青色风刃已出现在视野之中,吕振彪根本来不及反应,好在作为一个修行者,身体本能的反应要比意识来得快,手已不自觉地动了起来分水刺光华大作,作为他长期使用的法器,不用有意识驱动。潜意识的驱动效果更佳,分水刺在手中如风扇一样转了起来,顿时水光如圆盾。护住了胸腹部,风刃击打在水光盾上,水光剧烈波动。总算将风刃拦截住。……可是就这样,还漏了一枚风刃,这枚风刃直奔脸颊,吕振彪下意识地将头一偏,风刃边缘还是轻轻擦了一下左脸颊,脸皮上出现一条血痕。

    风刃过后,意识这才跟上,不由得一阵后怕,头上汗流了下来,刚才真的是好险。心头也升起一种愤怒。水幕落下,两人又看见对方,事实上,看见看不见,对两人来说。影响并不大,柳致知感应到风刃大多数被吕振彪拦住,只有一枚擦了对方一下,吕振彪也感应到他所发出的水光被对方一拳消掉。

    柳致知手上诀起,翻江倒海,这是龙谓伊送给他那本上威能最大的水行术法。如果到了极致,真的能翻江倒海,不过柳致知目前能做到的,不过是形成一个数尺的大漩涡。

    吕振彪感应到脚下出现一股吸力,急忙身体一晃,闪开了数丈,原来的所站江面,出现了一个大漩涡。

    柳致知见吕振彪闪开,意念一催,那个漩涡顿时向吕振彪追了过去。吕振彪一见,手中印起,口中咒起,脚下出现一圈水波,向四周扩散,一遇到漩涡,顿时爆发,一条水柱窜起一丈多高,漩涡顿时被扰乱,消失不见。

    吕振彪见漩涡消失,破了柳致知的术法,手中分水刺光华一闪,起在空中,一道白中泛青的光华直射柳致知。

    柳致知手一动,秋鸿剑出现,森冷的剑光如一道银虹迎了上去,青白光华和剑光一交,一声响亮,青白光华一暗,吕振彪知道不妙,急忙甩出一珠,闪着乌黑灵光,撞向秋鸿剑,同时,手一招,将分水刺招回,一看落在手中分水刺,心中心疼得不得了,分水刺上被崩出一颗绿豆大小的缺口,空中那道乌光又暗了下去。

    吕振彪急忙手一招,想将它收回头,同时,脚下波浪一涌,同时传声给那个驾船的汉子,让他驾船离开,那驾船之人也看到情况不对,他的术法很差,但武功很好,已到化劲,可惜现在是在江面上,不然,他倒想出手。

    得到传声,他一摇橹,小船开始掉头,他知道自己留在此处,只能使吕振彪分心,让他脱身难。

    吕振彪脚上水花翻起,猛然散开,化作无数冰雹一样冰珠,如漫天的冰雹向柳致知打去,同时意念一催,想收回那件法器,好借机脱身,到这时,他发现没有取胜的希望,对方动用了飞剑,吕振彪也听说过,柳致知兼修剑术,对方飞剑显然比自己法器强。

    柳致知见漫天冰珠来袭,想起了当日在申城遇到凶灵蝙蝠的情景,事后自己也研究过那高频声波,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发出高频声波,因为自己声带和身体受不了,柳致知却不同,他的国术也从抱丹层次向前迈进了一步,这一步被他称为成灵,他的身体远超过常人,他也试过发出高频声波,经过一段时间试验练习,真有让他成功了。

    冰珠如雹,柳致知陡然张口一啸,肉耳几乎没有听到声音,只听到一种隐隐的尖叫声,顿时形成一种超声音障,如同实质一样,令人惊讶的事发生了,冰珠陡然在空中停住,好像撞上一层无形的墙壁,接着冰珠呯的一声,化为粉末,这是高频音波的效果,现代科学上,高频音波可以粉碎花岗石,医院中超声波粉碎结石就是一种运用。

    吕振彪一怔,这是什么术法,一声尖叫,就将自己术法破解,就在他一愣神的时候,柳致知的秋鸿剑那匹练般剑光一搅,那颗黑色的珠子顿时破碎,黑光如萤,向下落去,此物被毁。

    吕振彪却顾不上心疼,那颗黑珍珠虽然珍贵,是他无意中从江心所得,珍珠物性能炼器的并不多,特别是这种黑色珍贵的珠子,不过命更宝贵,因为秋鸿剑如一条匹练直向他落下。

    吕振彪身边陡然从江中炸起数条水柱,直冲空中落下的剑光,同时,吕振彪手中印诀连变,低喝了一声:“遁!”人影一糊,消失不见,同时,在已远远向外去的那艘小船的船头,出现了一人。

    秋鸿剑一扫,将水柱压下,转眼水柱落回江中,柳致知见吕振彪遁了出去,出现在已下去数十丈的船头,冷笑一声,秋鸿剑飞回,口中发出一种奇怪的韵律,眼睛绿了绿,手印连变,幻出残影,结出常人根本结不出的手印。

    吕振彪见秋鸿剑并没有追击过来,刚舒了一口气,陡然听到柳致知口中发出一种奇怪韵律,听到他的耳中,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不约身体一僵,一股寒意从顶门贯入,浑身一寒,不好!中招了,对方不知用了什么旁门邪术,自己肯定受到暗算,再也顾不得什么脸面,对摇船的汉子吼到:“快!快!离开这里!”同时,盘腿坐在船头,开始返观自身,找出自己究竟中了什么暗算。

    这是一种降头术,柳致知虽未炼过什么降头术,凭他的修为,许多降头术法都能施展,柳致知施展的是飞降,一种隔空暗算的术法,虽未存在炼成的降头,但柳致知意念一起,凭其意念存想,就能聚天地间信息,而降头炼制也不过是借实体来聚天地间负面信息能量,成就降头,柳致知并无炼制过程,并不代表他不能聚天地阴煞负面信息能量,虽不是降头,但效果也不弱多少。

    柳致知所用是一种死兆降,中此降,三十六日后,往往魂飞魄散,吕振彪与他交手这么长时间,那种气息太明显了,柳致知都不需要对方生辰八或所用物品,加上两人之间不过数十丈,如何能逃得过柳致知暗算。

    柳致知现在对巫蛊降头理解更深,他得到那本阿修罗魔经,对巫蛊降头也是一个促进,柳致知发现巫蛊之术,正面对抗,并不突出,但背后施法暗算,诡异莫测,令人防不胜防,但对于修行者,一般方法还是比较难奏效,一旦奏效,其阴损恶毒也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

    柳致知见暗算成功,心中一喜,手中秋鸿剑一声清鸣,就要脱手飞起,取对方首级,就在这时,柳致知陡然停了下来,外面有人来了。

    柳致知所布结界,对普通人有效,远远望去,江面之上,烟雨中,江面上那个区域一团雾气罩定,行船者望见,本能将控制船舵,自动避开此处,自己也认为这是很正常的事,这是雾气中含有柳致知的精神意志所造成。

    对于有一定功候的修行者,能感受其中意志精神,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这是为了掩人耳目,其中肯定有修行者,而且这种雾气并不阻止人的出入,普通人不入内,不过受其中精神暗示,并不是不能入内,如果是一个机器人,反而可以不受影响地进入其中。

    两道光华一闪,结界之中闯入两人,均是御器飞行,能做到御器飞行,就足以引入注意,就是一般小门派的修士,也做不到御器飞行。

    这两人一现,柳致知顾不上对付吕振彪,手中秋鸿剑并未飞出,而是全身戒备,目光盯着这两人。这是两个年轻道士,身着灰黑色道袍,见柳致知立于江面之上,眼光也是一缩,其中一个年龄小些的似乎眉头一锁,说到:

    “这里很古怪,好像有蛟龙的气息!”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