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03. 云水成幡大江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洗炼宋琦得到的布幡,赖继学也没有什么事,便在一旁也取出收的那枚烟火梭,也用神识来熟悉其特性,对于法器,现代修行人大多数并不会在其中留下自己的烙印,神识与法器联系在一起,固然会增**器的威能,但法器一旦受损,法器的主人往往也受到反噬,这也是大多数人不直接炼化法器的原因。

    上述的原因对于剑修同样也存在,飞剑一旦祭炼成功,威能是不错,同样也存在剑毁人伤的情况,事情有利也有弊,除非是战斗狂人。所以,一般人用法器,一般也不会留下自己的烙印。

    柳致知花了两个多小时,终于将幡洗炼成功,睁开眼,将幡递给了宋琦,宋琦接过幡,闭目感应了一番,睁开眼:“柳老弟在此方面果然厉害,我要将之洗炼纯粹,大概要花二三天时间,你两个小时就搞定,实在厉害!”

    赖继学也点头称是:“我们地师在这个方面更差,我自己喜欢用晶石,因为晶石先天就纯净,如果一般材料交给宋兄用二天,我大概要花上十天半个月才成,所以我对法器只能请人来炼,好在自己洗炼的晶石威力也不差。”

    宋琦盘坐下,笑着说:“现在是你们俩值班时间,我来将云水幡炼制完成,此幡一层,在此大江之上,就占据天然优势!”

    柳致知和赖继学点头,分出一继精神观照水下的龙谓伊,开始旁观宋琦炼幡。幡与一般法器不同,一般法器更多是利用材料本身物性来发挥妙用,幡更多像一件容器,一个媒介和载体,宋琦凝神定气,神聚指尖,在空中画出一个云篆。随着指尖的灵光,云篆成形,柳致知顿觉四周的水行灵气向云篆聚了过来。这个云篆在虚空中凝成光体,宋琦换了一个手印,带着灵光。将这云篆印入幡面,原来幡面呈灰色,经柳致知洗炼之后,已成白色,云篆一入幡面,顿时出现一个浮雕一样的云篆纹路。

    宋琦又打入几个云篆,最后构成六个云篆,六为阴数,合于水。宋琦意念一起,幡上云篆似乎活了起来。柳致知和宋琦看得清清楚楚,柳致知也将这几个云篆默记下来。

    幡一摇,波涛立起,宋琦收了幡,陷入思索。柳致知感觉到好像缺点什么,好一会,宋琦叹到:“天一生水,地六成之!我这幡有地六,却无天一,我所学符箓却无一能配其天一之实。威能上却是大打折扣!”

    柳致知和赖继学一时也没有什么办法,柳致知望着滚滚江水,心中陡然想起一符,眼中一亮:“宋兄,我有一符,却是由大川抽象而成,不知能否适用?”

    “什么符?”宋琦急问到。

    “说起来,还得感谢赖兄!”柳致知说到。

    “感谢我,我什么时候传授过你符箓?”赖继学有些莫名其妙。

    “你不记得了?当日在唐古拉山峰顶,你突破胸有丘壑时,引动天地,我和宋兄都有所获,我得山川先天符,山符我用过几次,川符却很少使用,川符一出,虚空之中似乎大川涌出。”柳致知说到。

    宋琦眼睛一亮,说:“如果是先天符,的确能够作幡的天一使用,柳老弟,你聚灵光,绘出此符,我将之摄入幡中!”

    柳致知指泛灵光,虚空绘出他所得的川符,此符一出,大江似乎与之相应,数百米间烟雨陡然一滞,三人似乎感觉到一条大江从虚空出现,水底的龙谓伊也被惊动,一声龙吟,随近江中鱼虾之类刹那间纷纷向外游去,好像见到什么可怕的事,这是龙谓伊不自觉间龙威散出。

    龙谓伊目光透过江水,看到一付奇景,虚空中一条大江现,这实际上是一种信息,一种精神。

    宋琦手中结印,一派灵光,想将此符摄入幡中,却发现自己居然摄不动,一急之下,喊到:“赖老弟,助我一臂之力!”

    赖继学手上灵光现,汇入宋琦身上,那虚影大江总算动了,但极其缓慢,两人头上流出了汗,柳致知因聚神符上,一时也帮不了两人忙,就在此时,江底一股丰沛水灵气轰然而上,汇入宋琦身上,虚影大江一敛,投入幡中,是龙谓伊出手,帮了一个大忙。

    三人长出了一口气,宋琦望江拜谢,要不是龙谓伊调动大江之中水灵气,真不知会怎么样。

    “宋兄,费了这么大劲,,试一下,看看云水幡的威能究竟如何?”柳致知说到,此时,宋琦手中的云水幡上云篆已全部消失,整个幡面似乎一团云雾,又似无尽的白水。

    赖继学一听,也在一旁鼓动宋琦一试,宋琦禁不住两人请,便站在船头,心神沉入幡中,轻轻一摇,刹那间,方圆里许的江面上,那蒙蒙的细雨一扫而空,汇成一条虚实相间的大河,江水壁立而起,吓得宋琦急忙停止,滚滚的波涛往是向四周而去。

    宋琦拍拍胸口,有些后怕地说:“好悬!差点酿成灾劫,护持龙道友入海,龙道友没有掀起洪水,我却差点掀起洪水,这幡太可怕了,恐怕威能不在法宝之下。”

    “是不是我们无意间炼出了法宝?”柳致知回想刚才一幕,再细想宋琦炼器过程。

    “不是法宝,能称为法宝,能虚实转化,收入体内,不入金丹,不可能炼出法宝,法器经丹光洗炼,由实化虚,虚实由心,收入体内温养,那才是法宝,现在只能称之为法器,就是威能接近法宝,也不是法宝。我得好好熟悉,必须做到控制由心,不能象刚才那样,一下了威能狂涌而出。”宋琦说到。

    柳致知心中一动,自己的飞剑目前也不能收入体内,是不是一样道理,法宝难道也和自己以前所设想一样,能改变物质的波函数状态?丹光难道和自己沉入物质微观状态的精神一样,甚至更控制自如?

    柳致知将这些念头沉入心底,有时间一定深入研究一下。宋琦坐在一旁,开始小心用神识一点点熟悉云水幡,争取在短时间内能控制入微。

    宋琦坐在船头,小心控制云水幡,使其威能尽可能小,好似用长枪来绣花,柳致知坐在一旁,神识控制着江水与龙谓伊交流,感应着龙谓伊的情绪,船顺江而下,按此航速,大概十日左右会到申城,然后出海,一入大海,柳致知三人就算圆满此行的护持。

    柳致知发现,通过神识控制江水中灵气与龙谓伊交流,对自己的精神也是一种练习,让自己在精神控制方面更能入微,一发现这件事,他便乐此不疲。

    龙谓伊平时单独修行惯了,在江水下也是独自一个,有人与她交流,自然欢迎,交流之中,反而将心中发动洪水的**冲淡,一发现这样,两人更是你一言我一语交流,当然,这些都通过精神传递,别人也不清楚柳致知呆呆做在船头,好像望着江水发呆。

    天空之中,细雨依然飘个不停,不过坐在烟雨中柳致知身上依然很干爽,雨水根本落不到他身上,并不是他有意如此,而是他无意中肌体自然若有若无出现一层罡气,这层罡气很弱,却好像充满了灵性,雨水一靠近身体几寸,就被滑开。

    又一天过去了,赖继学主动要求守夜,船靠到岸边下锚,龙谓伊盘曲在江底,又进入体会大江那种特殊状态。

    柳致知盘坐在舱中,进入定境,子夜过后,才从定境中退出,神识轻轻融入江水中,周围一切很平息,龙谓伊还沉浸在那种状态之中,柳致知躺下,将一天之事好好回想了一下,反省自身,又总结一天所得后,便进入睡梦中。

    接下来两天并无什么事,但柳致知三人反而有些吃不准,船路虽未过半,也差不了多少,今天却是难得的晴天,虽是多云,但没有朦胧的细雨,人的精神也是一爽。

    宋琦这几日来不断练习,云水幡虽不能说控制到精妙,便也是威能大小由心,不再向三日前那样,一出手,掀起巨浪,差点酿成洪水。

    听说宋琦的云水幡威能大小由心,赖继学心动了,鼓动着宋琦试一下,他三日前见到那样大的威能,很想看一点,这次会有什么样精彩表现。

    宋琦拗不过赖继学,便答应一试。并没有祭起,而是心神沉入其中,微微一摇,手中幡向前一指,好在此时宽阔江面上并没有什么行船,一道无形波动如箭射出,下方的江水,好像受了什么招唤,一根根水柱成一线排列,猛然从江中窜起,那个情景很是壮观,水柱成线,排出近里许,赖继学一见,眼中放光:“宋兄,你确定这不是法宝?!”

    “当然是法器,不过好像玩大了!”宋琦这一试,控制是不错,但弄出场面未免嫌大,向四周望望,看有没有船。

    “是动静太大!”柳致知悠悠地说到,眼睛盯着西南方向的天空。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