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06. 胁迫无奈心魔誓,一路平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赖继学杀气腾腾的声音,一下子将混元门的三人给愣住了,他们没有想到下面三人会这样做,这根本不像修行人所为,在他们印象中,没有修行人这样做。

    柳致知三人是修行人不错,却不迂腐,修行人中分各色人,有些会死守一个标准,这并没有错,特别是一些带有宗教狂热的修行者,修行本身与宗教走得就非常近,当然,单纯追求大道的也有,柳致知可以算是其一。

    而修行人往往有自己的坚持,一些事情做不出来,这不关善恶,而是有关信念和面皮,柳致知从未将自己想象的多崇高,他有自己的坚持,今日对方实力比自己强,而修行者应该善于利用身边一切,柳致知从未注重过自己的面皮,修行人荣辱不惊。

    赖继学对世间一切,更多抱着一种玩世的态度,也不会考虑此举是否有失修行人的脸面,所以柳致知一传声,说出这种方法,他立刻摆出一付杀气腾腾的样子。

    三人之中,唯有宋琦不太赞成这种方法,不过在此形势下,这种方法却值得一试,的确是最好的方法。

    “你们居然如此做,还算一个修行人吗?”熊师叔总算从震惊中清醒过来。

    “我们所行本是正道善举,你们却行强盗之事,有何资格评价我们,再说,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这一切,都是你们所逼!”宋琦见柳致知两人已行此事,话却不能落了气势。

    “你们放了我的师侄。一见都好商量!”熊师叔手中那柄雷公凿上电光熄灭,口气软了下来,他投鼠忌器,如果真的让对方将两人杀了,就是自己杀了对方三人,回去不好交代,自己心中就是想不顾那两个无能的师侄。但旁边还有两人,总不能对他们下手灭口,如果自己激怒船上三人。杀了两闰师侄,估计自己在门中也抬不起头,还会落个心狠手辣的名称。

    混元门的熊师叔在心中转过数个念头。一时拿不定主意,扭头望了望身边的两位师侄,两人目光也躲闪着他,心中不由长叹一声,决定暂时不动武,看对方提出什么要求。

    “如要放了他们也容易,我们此次,护持神龙入海,混元门任何人不得干扰我们此次的事!”宋琦提出一个要求,他没有提让混元门一见自己等人自动回避的要求。那不太现实,所以只提此次的事,至于以后的事,谁说得清呢?

    “好,我答应你。现在可以放人了!”熊师叔说到。

    柳致知开口了:“你以心魔起誓,在此期间,不得阻碍我们行事!”

    “阁下大名?”熊师叔问到。

    “柳致知!”柳致知报出自己的姓名,说来好笑,混元门与柳致知三人斗了两场,却不知道柳致知三人的姓名。

    宋琦的赖继学也报出自己的姓名。

    “我熊成斌以心魔起誓。混元门众人不再出手拦阻柳致知三人护送蛟龙入海,如有违背,神魂坠入九幽!”熊师叔起誓,柳致知注视着他,天地间一种波动生成,投入他的身体。

    至此,柳致知三人心中舒了一口气,这种起誓不是普通人的发誓,是一种针对自身的术法,可以算是一种诅咒,如不违背,自然到时消散。

    混元门之事可以告一个段落,但不代表以后他们不找麻烦,对方誓言也不过是此次事了,并没有涉及其他。

    柳致知收回的秋水剑,赖继学也收了苗刀,柳致知手一动,乌眚幡出现,数缕乌丝从甲板上昏迷的两人身上飘起,投入幡中。

    两人呻吟一声,开始醒转,宋琦一抖手中云水幡,不等两人明白过来,一道水光已将两人卷起,送了出去,天空之中熊成斌法器灵光一闪,就要将两人接入。

    就在此时,异变突生,一道乌紫的灵光从船的右后侧,紧贴着船舷,直射两人,与此同时,一声鸿鸣,秋鸿光影现,一闪挡住了这道乌紫的光华,“呛”的一声,乌紫光华分为两截,赖继学手一指,江水似乎刹那间静止了一下,似海市蜃楼一样,山水重重在船右后侧虚空中出现,迅速将那一片空间同化,一个老头在那边现身,一脸愕然,他自认为隐藏得很好,不知怎么让人发现的。

    实际上并不是柳致知三人发现的,而是水底的龙谓伊发现,她现在发现渐渐似乎与江水成为一体,不是功力上的增长,而是自己本能方面的进步,好像有一种逐渐掌握长江水系的感觉,这难道就是所谓受天庭册封,掌一方水域权柄的实质?

    在这种情况下,刚才混元门人来袭的同时,龙谓伊发现一个老头似有似无向这边潜行过来,这种匿形之术很高明,如在以前,龙谓伊发现不了,现在却能感应到。

    龙谓伊通知了柳致知三人,柳致知三人才悄悄查探龙谓伊指出的地方,好不容易才发现一点异常,三人谁也没有露出异样,却不敢有丝毫疏忽。

    这边柳致知三人用两名人质逼混元门的熊成斌立誓不拦阻自己的行动,将人质释放,躲藏在一旁的老头终于出手了,一出手不是针对柳致知三人,而是针对那两名没有防护的人质。

    刚和混元门达成暂时妥协,就有人出手破坏,如果两人被杀,混元门暴怒之下,事情就会向另一个方向发展,幸亏三人早已关注隐藏在一旁的此人,不然,还真容易让他得逞。

    柳致知一剑将暗算乌紫的光华斩为两段,乌紫灵光散去,两截乌紫的木刺落入江中,不用说,这是一种灵木所炼的法器,不足尺许,很细,比铅笔芯略粗,就不知是什么灵木所炼。

    柳致知秋鸿剑一个转折,斩断了木刺并未收回,而是如惊鸿翩然,袭向那老头。赖继学的山水虚影已将老头围住,老头也从惊讶中清醒过来,见自己转眼陷入万水千山之中,知道对方出手,暗叫不好,身影往下一矮,黑烟弥漫,围成一块,连神识都不能探入,一种特殊波动从黑烟中散出。

    秋鸿剑一闪,斩入黑烟之中,随着啾啾悲鸣,黑烟散开,两截衣衫飘落江中,并没有见到老头。

    “金蝉脱壳!”宋琦沉吟说到:“我听说崛起盟有一长老,人称无影泥鳅丁不旺,擅长匿影藏形,逃脱能力天下闻名,难道是他?”

    “很有可能,前些日子,我给崛起盟的吕振彪一个教训,说不定他逃走之后,请丁不旺出来找回面子。”柳致知猜想到。

    赖继学也点头同意。天空之中,熊成斌灵光一卷,将那两人摄入自己的灵光之中,见有人暗算两人,心中也怒,不过转眼间,让柳致知三人拦下,那暗算之人也被逼现身,不过一眨眼,又让对方遁走。

    今天混元门吃了一个亏,被迫妥协,心中不痛恨,不好发作,现在又承对方一个人情,心中更是不舒服,不愿多留,一拱手:“承惠!”

    话音一落,便带着两人破空而去,另外两人恨恨望了船上一眼,也随之而去。追上熊成斌后,那位大师兄问到:“师叔,就这样放过他们?”

    “不放过又如何?你们如果有能耐一些,就不会这样,在他们此行结束前,不得去找他们!”熊成斌也是一肚子火,口气不太好。

    “可是…”大师兄还要说话,却被熊成斌严厉的口气打断。

    “没有可是,就这样定了!”熊成斌感觉到自己对晚辈发火,有些过了,口气放松了下来:“我们不去找麻烦,并没有说其他门派不可以,将他们消息散出去,自然有人对付他们。另外,给我查一下那个老头,听船上那三个小辈说,可能是崛起盟的丁不旺,一个小小崛起盟,居然也想挑动我们,暗算本门的人!”

    两人应允。

    柳致知三人并不知道混元门的几人想法,不过混元门不来找麻烦,对他们是一个好消息,对方毕竟是一个大派,如果惹急了,高手出来,三个人的斤两自己知道。

    “混元门算是可以放一下,崛起盟不知是整个帮派的意思,还是就几个人的私下行为,如果是前者,就比较麻烦。”柳致知说到。

    “只好先走一步看一步,不过长江之上,并不无人烟之处,往来船只很多,大多数修行者还是有顾忌,我们提高一些警惕,只要不中暗算就行,路程已近半,我们将几日坚持下来,一旦龙道友入海,什么事就没有了,大海广阔,就是金丹高手想找到龙道友,机会都微乎可微。”宋琦说到。

    “宋兄说得不错,现在我们就以不变应万变,今天一战,宋兄消耗不小,还是去休息,我来守夜。”赖继学说到。

    宋琦和柳致知点头,进入船舱。

    柳致知放松身心,和龙谓伊联系上,简单谈了几句,便收回神识,开始总结自己今日得失,了解自己的不足之处。

    夜很黑,赖继学身化灵枢,总揽里许内种种变化,天空又飘起了雨。

    柳致知短短地睡了一觉,时间已到三四点,这是黎明前最黑暗的一段,也是常人最为疏忽的时间,一种心灵上警觉让他翻身坐起。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