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07. 暗夜隔空妙法争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一翻身坐起,感应到外面出现波动,神识散出,却没有发现有人来,另一种波动产生,却是赖继学出手,转眼一层淡绿光华笼罩了整个船,光华之外,一种波动冲击而来,带起风雨大作,一股无形的力量想将船弄沉,一接触淡绿光华,顿时激起一层诡异的蓝芒,绿蓝光华照得周围惨碧。

    柳致知出了船舱,宋琦也推开了舱门,见赖继学正指挥着三枚孔雀石,护住整艘船。

    “这是谁出手?”柳致知神识顺着江水向四周散去,却没有发现施法者,又凝神感应,那股神秘的力量似乎从另一重空间上传来,这种状态柳致知知道,对方不在此处,至少在十里外施法,柳致知得到的巫蛊降头传承中就有隔空施法下降头,甚至千里之外都能轻松得手,不是说施法者的神识能跨越千里,而是施法中精神已穿越另一重空间,使其它地方产生共振。

    宋琦感应了一下,说:“有人隔空施法,使用的应该是千里覆舟一类的法术。”

    “千里覆舟是一种什么样的法术?”柳致知问到。

    “这是一种远程作用的法术,施法者摄取此船的信息,然后折一只纸船,将此物信息与之相勾连,将纸船放入一盆水中,按一定施法仪轨,一指点覆纸船,与之勾连的船只也随之翻覆。”宋琦说到,停了一下,又接着说:“多亏赖老弟施法护住此船,对方现在恐怕也是骑虎难下!”

    宋琦说得并不错。在离长江二十里的一个小山中,有一间废弃的屋子,一个老头盘坐地坐垫之上,在他面前,放着一盆清水,水中一只纸船,泛着淡绿光华。在水盆之前,却是一炉香,三支香轻烟袅袅。周围却布满了白蜡烛,按一定规律排在周围,一共五十五支。烛火通明。

    这个老头口中急速念着咒语,左手掐诀,右手食指点向纸船,纸船之上,淡绿辉光荡起,这一指始终点不下去,头上青筋直冒。

    赖继学控制着孔雀石,淡绿光华牢牢护住船只,不过头上也出现汗水,这种隔空斗法。并不是体力上拼斗,而是一种精神上较量,对修行者来说,甚至比体力较量更为凶险。

    那老头也是头上汗珠滚下,心跳气促。眼见支撑不住,眼中凶芒一闪,脸上露出狰狞之色,一咬舌尖,口中喷出一口血水,喷向纸船。满口带血,喝到:“沉!”一点猛点。

    宋琦和柳致知两人脸色一变,宋琦手上已出现云水幡,水底同时也传来一声龙吟,一派水光同时从幡上和水底出现,转眼混入赖继学的孔雀石发出的淡绿光罩之中。天空中之,那派蓝光陡然转化为血紫色,江面之上,风浪大作,但船依然平稳。

    柳致知身上灵光大作,精神轰然而出,已和对方隔空施法的精神缠在一起,说起来,柳致知并无隔空斗法的经验,不过见过宋琦施展过,自己所得降头术中也有飞降之术,也属于隔空施法,今天见此,不由心中一动,以飞降术为基础,却无降头之实,精神立刻破空而出,顺着对方精神溯流而上,直追本体。

    两人精神一缠,柳致知立刻明白了,隔空斗法是一种奇特的共振,甚至类似于科幻之中空间折叠,由于精神的特殊性,相隔数十里,亦或远至数千里的空间两点的结构能量趋同,两者之间产生一种神秘的联系,柳致知一瞬间想到物理学上爱因斯坦和玻尔两位科学巨匠争论的纠缠量子对之间一种超时空的信息联系,就是EPR悖论,这一悖论涉及到如何理解微观世界实在的问题,简单说,如果有一对电子,一个顺时针方向自旋,另一个逆时针自旋,现在将两个电子分开,一个在宇宙这端,另一个在宇宙那端,将其中一个电子状态改变,如强迫其自旋由顺时针转为逆时针,那么,另一个在不知多少亿光年外的电子本来是逆时针自旋,在对方改变的同时,它的自旋就会由逆时针转换成顺时针,好像两者之间有一种超越时空的联系。当然,由于量子世界与宏观现实的不同,更多是在描述上都说不清。

    爱因斯坦不相信这种联系存在,因为信息转送打破了光速上限,而从量子力学角度,玻尔认为这种联系存在,最后爱因斯坦输了,因为这个实验根本做不起来,通过其他实验结果推导,玻尔是对的,这就是爱因斯坦与玻尔几十年的争论,两人临死前几日都在演算。

    而现在柳致知发现隔空施法好像重演这种理论,隔空施法必须有对方信息,如下降要得到对方东西或生辰之类,然后以自己精神力量影响,借助信息之间联系,不同的空间结构能量共振同化,好似在面前施法。

    柳致知与对方精神一纠缠,立刻在心灵之中将对方施法情况浮现出来,原来是他,就是昨晚最后想偷袭混元门弟子的那个老头,宋琦说他可能是丁不旺,对方周围环境显现在心中,柳致知却不知对方远近,只是大体知道一个方向,因为两处空间同化,好像两处空间折叠在一起,中间并没有过渡,根本不经过常规空间的路线,柳致知也明白了当日在缅甸边境,宋琦使用七星追魂,能看到对方,却不能一定确定对方在何处,除非对于对方所在地以前知道。

    那施法的老头,一口舌尖心头血喷出,一指点向水盆中纸船,纸船陡然又泛起一层水光,一种极大阻力让他点不下去,就在此时,一股异样精神出现,牵动天地间能量轰了过来,这是柳致知出手,也未用任何术法,直接以本源精神卷动周围天地能量直轰过来,这种方法更直接,完全是一种暴力方式,没有一丝修士术法的优雅,却是目前最快的方法。

    柳致知目前精神只能做到让无形的精神几乎在两处同步,却不能将实物传送过来,如果精神强到一定程度,那么飞剑都可以出现在这里,那就是一种可怕的神通,柳致知在攻击一瞬间,脑中一闪,难道遁术就是这种原理,却又不对,现在柳致知就可以做到遁术,不过好像切入一种信息状态一样。

    现在不是想这些时候,柳致知精神卷动天地能量轰然而至,老头一指慢慢地费力点向纸船,陡然,一种恐惧涌上心头,却已经迟了,手指离纸船还有一寸不到,一股大力凭空而生,轰在身上,人顿时飞了出去,口中血雾喷出数尺,大部分蜡烛呼的一声熄灭,水盆中猛然迸射而出,转眼涓滴无存,而那只纸船却静静停在盆底,好在浮在平静的水面上。

    事情还没有结束,老头倒飞而出,从没有玻璃的破窗飞了过去,屋内好像以水盆为中心,一种无形力量爆开,所过之处,所有东西都被掀起,转眼间无形力量轰到四周破损的墙上,轰的一声,整个房屋烟尘四起,轰然塌了下去,房顶塌了下来,一切都被砸得变样,唯有那只没有水的盆子,却静静躺在那里,正好是房顶三角架落下,人字形房顶护出一个空间,没有东西砸在盆上。

    柳致知那边,江上风浪转眼平息了,那血紫光华也无形无踪,空间那各异样波动也消失了,柳致知收回的精神,看到宋琦和赖继学也收手,正望着他,便淡淡一笑:“结束了,是昨晚那个偷袭的老头!暂时他掀不起风浪了。”

    宋琦和赖继学明白隔空斗法中柳致知赢了,其实,柳致知赢得很侥幸,要不是那老头一心放在与赖继学和宋琦相斗上,并且形成僵局,柳致知不可能这么轻松,但这场隔空斗法对柳致知来说,是开辟了一条新路,柳致知脱离了降头术中的飞降,形成一种自己的隔空斗法的风格,一种特殊施法方法,与其他人不同的是,他完全明白其实质,让他在以后应用中,可以根据自己需要来完善它。

    这场斗法发生在黎明人最困的那一段时间,而船主夫妇自昨晚睡下,受到混元门的意志暗示,到现在还在呼呼大睡,根本不知道一夜之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三人也无心睡觉,便坐下看着外面朦胧细雨,江面虽然黑暗,三人还是能看清,看了一会,宋琦打破了沉默:“新的一天又到了,明天白天应该相对好一些,江上船多,修行人出手顾忌多,我们还是调整一下,虽然我们就是数日不眠也没有问题,但还是要养足精神,明日白天,一个人休息,明天晚上,就两人值班,修士如果想偷袭,可以在晚上更多。”

    “也好,调整一下作息时间,希望接下来的路能平安,这两拨人,实际上剩下一拨,不知接下来崛起盟会有什么动作?”柳致知点头同意。

    “如果仅是一个崛起盟倒没有什么,从这今天情况来看,还没有其他门派得知消息,倒希望他们保密!”赖继学说到。

    “不要抱太大希望!混元门虽然发誓,誓言中并没有保密这一条,换作我,说不定早将消息散了出去!”宋琦说到。

    “还有五六天时间,虽说修行门派不少,但从绝对数量来说,修行者毕竟是凤毛麟角,有些真正修行者并不会来此,而修行功底不够者,恐怕连消息都不会得到,来此人绝对不会多!”柳致知分析到。

    宋琦和赖继学点头表示柳致知说得有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