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08. 又见生灵开灵智,戏江潮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整个白天一路风顺,并没有人来打搅柳致知等人,白天赖继学进船舱休息,柳致知坐在船头,江雨霏霏,一边在和宋琦说话,一边用神识与龙谓伊沟通。白天,倒是平安度过。

    夜间,也没有修行人来偷袭,不过却遇到一件事,是龙谓伊与水中妖修发生了交集,这段江面却是一只白暨豚的势力范围,而这只白暨豚已开了灵智,龙谓伊一到,身为蛟龙,对于白暨豚来说,天生就是上位者,本能压着白暨豚。这只白暨豚虽开了灵智,不过依其本能,还未到化形,一见蛟龙来到,立刻远遁,龙谓伊也感应到,现在长江对她来说,身在其中,感应范围之大,远不是柳致知三人所能达到。

    龙谓伊见是一条白暨豚成妖,虽然弱小,也算是妖,并没有追它,毕竟生灵成妖也是不易,龙谓伊本身就不是人类,对妖也存在一种好感。

    本来此事这是一个花絮,入夜之后,那条白暨豚又出现了,它见神龙伏于江底休息,好奇心发作,偷偷地溜了回来,如果它没有开灵智,根本没有什么好奇心,早就跑得没有影子了,正因为开了灵智,与人一样,自然有了好奇心,特别是这种天然位于其上的神奇的生灵,更想从中得到一些未来方向的启示。

    白暨豚以为自己偷偷接近,十分小心,对方觉察不到自己,却不知龙谓伊是什么等级的存在,它一回来。就被龙谓伊发现。

    龙谓伊见其小心翼翼,也不由得有些好笑,见白暨豚偷偷摸摸的样子,玩心大发,悄悄地控制住了江水,白暨豚小心向前游,游了好一会。却发现自己和那条龙之间距离根本没有靠近,这是怎么回事?

    情况不对,掉头想溜。不过不管它如何用劲地游,还是在原地,顿时慌了。龙谓伊见此。轻轻一吸,一股强大的水流裹着白暨豚直向身边投去。

    白暨豚顿时魂飞魄散,差点晕了过去,不过到底开了灵智,顺势眼睛一翻,装晕了过去的样子,干脆装死。

    “小家伙,不要装了!”龙谓伊的声音直接传入其脑中。

    白暨豚开了灵智,在水中游戏时,江中各色船很多。人的说话声时常可闻,多年下来,对人类的语言也掌握住了,虽不会写,但听却是没有问题。

    “饶命。小的不是有意冒犯你老人家!”白暨豚虽不能开口说话,但心灵之中传意却做得到。

    “我有这么老吗?”龙谓伊虽是龙,但也沾上人类女子的习惯,有些不高兴地回答。

    吓得白暨豚身体一缩:“小的开灵智不过数年,不知道应该如何称呼您老~,不对。如何称呼您?”

    见白暨豚如此小心,龙谓伊不由笑了:“算了,我和一个小妖斗什么气,随你怎么称呼,你有名字吗?”

    “我听船上人说话,人都有名字,我也取了一个,叫白千古。”白千古战战兢兢地回答到。

    “不用怕,我不过入海,从此路过,见到你高兴还来不及,不会杀你!你这个名字倒也雄心很大。”龙谓伊说到。

    “我听江面上人说,说我是白暨豚,是什么保护动物,有一次又听船上人说什么江流千古,我想自己既然是白暨豚,就取白为姓,身在江中,便取江流千古之意,叫白千古。”白千古在意识中回答。

    渐渐一龙一妖相互熟识起来,在意识之中相互交谈。柳致知并没有睡,感应到了龙谓伊面前好像有一只江豚,并没有当回事,他并有感应到它们之间的交流,见周围一切都很安静,也未留意,不再关注江底。

    白千古与龙谓伊在谈心,不觉天也亮了,船开始航行,龙谓伊说:“小家伙,我要走了,以后修行有成,到海中来看我!”

    “我送您一程!”白千古说到。正在此时,柳致知一道神识巧妙借江水直达江底,不比昨夜柳致知那种被动的通过灵觉的感应,这种神识是如此明显,是柳致知通知龙谓伊启程,而白千古不知道,这道神识一现,吓了一跳,柳致知发现昨夜的白暨豚没有走,也未当回事,龙谓伊本是神龙,在江底,身边出现水生动物也是正常。

    龙谓伊见白千古吓了一跳,身体一拱,准备情况不对时,就要开溜,笑到:“不用怕,这是我的朋友,船上三人是道友,他们护持我入海,对我们没有歧视!”

    这一说,让白千古放下心来,龙谓伊随即神识传音,将白千古情况一说,柳致知脸上露出古怪之色,他并没有留意到,这只白暨豚居然是妖,这也不能怪柳致知,毕竟在江水之中,柳致知并没有认真查看白千古。

    听龙谓伊一说,柳致知神识之中,向白千古传去一道善意。回头对另外两人将情况一说,宋琦和赖继学也是极其感兴趣,想不到在这里遇到一头白暨豚妖,两人也是很开明,事实上,真正修行人士对妖看得很开,生灵开了灵智成妖,很正常,只要他们不祸害普通人,很少有人管,甚至不少修行者还与妖成为朋友。

    三人说说笑笑,白千古先是伴随着龙谓伊游了一阵,又窜到江面上,围着船跃出水面,与三人打招呼,三人也挥手示意,游了一阵,它又沉下江底,去陪龙谓伊。

    船继续向前,在身后过来一条船,比柳致知他们船气派了不少,也大了不少,速度也快些,不一会,便和柳致知他们的船并行,两船相隔五六十米,柳致知虽早就发现此船,并未留意,在他感应中,不过是普通人。

    就在此时,白千古好像小孩子一样,又游到了江面上,为断跃出水面,柳致知三人也感到白千古的高兴,毕竟一条开了灵智的白暨豚平时根本没有什么玩伴,难得有人与它交流,柳致知三人也提高声音和它说话,甚至做一些手势。

    这种情况引起与他们并排的那只船上的人的注意,不少人涌上甲板,也指指点点向这边,有人拿出相机和摄像机,拍那只白暨豚。

    甚至出现了两个外国人,很惊讶举着数码摄相机看着这一幕,在他们眼中,这条白暨豚好像能看懂柳致知他们的意思,不由十分好奇,其中一个四十多的白种人眼中露出精光,入神看着这一切。

    柳致知脸色微微一动,宋琦和赖继学也抬头看向那个白种人,在他身上的刚才出现一种淡淡的波动,这种波动对柳致知三人来说,并不算陌生,对方应该有异能,不过好像并不是针对自己而来,对方对异能控制很差,应该是一个散落民间的异能人士。

    柳致知低声对白千古说了一句,让它先潜入江中。白千古听到柳致知的话,一头扎入江底,去陪龙谓伊。

    刚才一幕引起对面船上的人注意,柳致知也细观对面的船,这不是一艘普通的客船,其中人并不多,而且还有许多仪器之类,这是一艘什么船?柳致知心中模糊有一种想法,对面船上人并没有太注意柳致知这边,已经柳致知感应到那个有异能的外国人也没有太关心这条船,唯一引起他们兴趣的就是刚才的白暨豚,现在已不见,人也陆续的回舱。

    对面船速度比柳致知船快一些,刚才并排,速度降了下来,好像是方便船上的人观赏白暨豚,现在又开始提速。

    就在此时,柳致知三人接到龙谓伊的传讯,请他们帮忙,原来,龙谓伊发现一条困在网中的白暨豚,她对长江很大一片区域可谓了如指掌,这是她这几日来好像渐渐掌控长江权柄一样而产生一种神通。

    本来,那条白暨豚与白千古不同,并未开灵智,龙谓伊可以将之忽略,但困在网中白暨豚显然受了伤,发出一种超声波的痛苦呻吟,声波在水中传播远比空气快,大约在空气中的三倍,白千古听到了这种声音,它是一条开了灵智的白暨豚,听到同类的声音,想去救,它虽开了灵智,也有点小能力,但毕竟非常弱,龙谓伊也可以去救,但考虑到那一处靠近江边,相对浅,弄不好会现出身形,引起不别要的麻烦,便传讯给柳致知三人,让三人去救一下。

    三人听到这个消息,当然不能袖手,不管如何,这也算国家保护动物,救是明正言顺。白千古又重新出现在江面,这回却出现在船头,急速跃出水面,柳致知明白它的意思,它想在前面带路,便吩咐了一声船主,跟着这条白暨豚,柳致知的神识也悄悄放出,在白暨豚所行方向不断搜索,寻找那条困入网中的白暨豚。

    船主也没有说什么话,船转弯跟上白千古,宋琦和赖继学也不停在江水用神识起先搜索,不过他俩的神识却不如柳致知,柳致知因修行过水行术法,神识能借水扩展,而两人神识却因水阻隔,反而不如在陆地上。

    对面那一条船刚加速,这边白暨豚又出现,而且好像在引路,让那船上的人来了兴趣,那条船一转弯,跟了过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