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10. 大派行事本无情,唯守底线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道友担心也去常理,毕竟身上的责任。”赵荀鹤不以为怪。

    “我与宋兄曾经与你的两位师弟发生过冲突,不知你那两位师弟意下如何?”柳致知又问到,看了一眼在附近操艇的向美成。

    “修行人追求长生,哪有那么多规矩。我蜀山自认为是正派,也不是人们想的那种沽名钓誉的伪君子,说白了,尽量在不伤害他人情况下,求自己的道,数百年前,我们几大派隐入洞天之中,说简单些,修行人也是自私的,求自己超脱,也未曾妨碍其他人,当然,世人有世人的看法,不是我们左右,这两年来,我也看了世间许多世态,其中也有网络上一些修真小说,好像我们蜀山成了伪君子,成了一块大肥肉,没有法宝之类,打劫蜀山,灭了蜀山,就像我了解这个朝庭以前的政策,打土豪,分土田一样,我蜀山成了恶霸土豪。说到底,不过是普通人一种臆想,我蜀山不过是一群修行人,躲在世外,求取天道而已。

    至于道友上次遭遇,哪个门派都会遇到,修士毕竟还是人,冲突总是难免的,马师弟被师门勒令思过。柳道友和他们的恩怨,师门不愿看到,但一般情况下,只要不违大义,也不会多管。”赵荀鹤说到。

    “赵道友倒也直言,我和道友两位师弟之间的事看来并没有结束?”柳致知听明白了赵药鹤的意思,只要马志远和向美成不以师门名义,还是可以找自己算账的。

    “人各有其性,不问善恶,上次我的两位师弟却以蜀山名头抢夺灵物,此是一错:明知已落后人一步,却想抢夺,此二错,有此二错,当受罚,然修行人各有心性理念,他们心中不服,留下执念,为求道心进步,堂而皇之挑战道友,也是其选择,他们也有求取自己心中之道的权利!”赵荀鹤并不讳言。

    “好一个“人各有其性,不问善恶”天地不仁,大道无情,我算领教了!我也明白了,如果他们来挑战我,我杀了他们,蜀山派如何处理?”柳致知问到,并没有生气。

    “他们为自己的心中道而行,算是以身殉道,又有何怨!”赵荀鹤淡淡地说到。

    “如果我主动上蜀山却挑战蜀山中人,你们也不会报复?”柳致知又问到。

    “当然,只要你行得光明,不是背后暗算,不过被挑战者,有权主动认输,认输者在你未离世之前,自动回避你,除非他挑战你。如果应战,生死由命!修道者,为求不死,必须将生死置之度外!”赵荀鹤说到。

    “这是蜀山的规矩,还是修行界的规矩?”柳致知又问到。

    “这不是修行界的规矩,是我们蜀山的规矩,不过以前修行界大多遵循,实际上,真正挑战的比较少,修行者本为求道,各人有各人的路,为一点恩怨走到这个地步,修行又为了什么?不过,这个规矩留下来,也是解决冲突的一个方法,修行界既是一个讲理的地方,又是一个不讲理的地方,有心**同的坚守,真正的修行人都以不以术法侵害普通人:不牵涉自己和别人的家人以及不干涉别人的修行为准则,这是底线,如违此底线,天下共诛,其他方面,各人理念不同,难免冲突,一般自己解决,德高者以德服人,或请好友相劝,实在不行,才有争斗,但人心难测,争执难免,掌握上面准则,就不会有人指责!”赵荀鹤讲得很清楚。

    “我明白了,赵道友,这恐怕是你来的真正目的,告诉我们应该如何行事,注意底线,也好,我与道友师弟间的恩怨怎么解决,我心中有数了!还是要多谢道友,如果我与道友成为朋友,又与道友师弟冲突,道友如何自处?”柳致知又问到,难得有一个真正算得上大派之人,不将一些规矩弄清,对不住自己。

    既然已入修行界,以后难免会有些冲突,如果规矩不懂,惹祸上身都不知道,柳致知还没有到那种超脱一切的实力,不理会任何规矩,在目前,规矩也是保护自己的工具。

    “道友以为门派是什么?如同社会上黑帮?不是如此,修行门派形成由功法为根本,并不是对外作战团体,仅是道统传承,如果传承有变,一个门派分成多派完全可能,修行人既是无私,又是极其自私,以其无私而成其私,我与你为友,师弟与你为敌,这种情况并不罕见,甚至一个门派内部,直接敌对也正常,只要按规矩来就行。大家都为了修行,如果不为修行,早就返回世间了,所行与门派无关!赵荀鹤又解释到,又接着说:“历史上,道家北宗王重阳祖师传全真七子,分立七宗,龙门派为最大,现在世间,仅听说龙门派,其他六宗传承不绝如缕,世人已不知,这就是道统分立,门派仅是道统传承,历史上消失的门派也不是由别的门派进攻灭门,修行人没有那个闲功夫,如黑帮一样抢地盘,灭人门派,一般不会对其他门派有什么兴趣,消失门派一般由于后继无人,致使道统出现断层,如果幸运,说不定后来者得到传承,门派重新出现,门派为了道统,其他并不会引人注意!”这么一说,柳致知恍然,原来修行界是这样一个格局,存在一种底线,其他基本上是靠两种维持,一是奂力:二是人情。

    自己以前并不了解这些,不仅自己不了解,就连宋琦和赖继学也不了解这些,现在明白了,以后行事,只要不突破底线,不再担心一个门派倾尽所有力量对付自己。

    “多谢赵道友指点!”柳致知这句话是真心实意。

    “不用谢我!实际修行人中,有时最可怕是散修,因为不知道这些,行事往往过激!道友也是散修,散修中人有不少是天纵之才,能在没有多少指点下闯出一条路,都不简单,但往往蔑视规则,今日我来此,告诉道友我们这些所谓大派行事方式,也给道友一个参考,话说这么多,我也该走了,龙道友既然不便露面,就不打扰了!”赵荀鹤说完,一拱手,人已飞纵而起,落在快艇之上,向美成掉转船头,快艇划

    出一条白线,飞驰而去。

    赵荀鹤一走,三人反而轻松下来,他今天所说内容,三人不少地方是第一次听说过,宋琦虽有师门,不过其师傅也是散修出身,也未开宗立派,这些事情也是第一次听说。

    其实,世间不少门派也忘记这个规矩,世间道法日衰,许多门派并没有多少人,有个几十个人,这个修行门派算是大派。

    “修行大派如此行事,说出去真的让人不敢相信,不过也在情理之中,修行目的是超脱,而不是为了什么一统江湖,修行者就没有什么闲工夫玩什么争鼻的游戏!”宋琦叹到。

    “只娶有规矩存在,下面的事就好办了!”柳致知露出了微笑。

    船继续向下游航行,眼看又一天过去,江上渐渐薄雾起,天又阴沉下来,三人精神一紧,又来了!

    果然,很快周围结界生成,此船又与江面其它船分隔开,谁也没有留意,一般船上的人,明明看到柳致知三人的船消失在雾气中,却自觉将这件事忘记,在他们心面中,一切很正常,根本没有船进入雾中,甚至对雾的存在,在心目中不自觉忽略掉。

    进入雾中,却发现反而大片江面上并没有雾,江面之上,立着两个道士打扮的人,细看之下,并未踏波而行,而是御器悬在水面上数寸。

    “两位是青城派的,还是昆仑?”柳致知淡淡地问到。

    “青城管青云!”“青城乐央宣!”原来是青城的人,赵荀鹤在这点上并没有骗柳致知,宋琦一听,说:“两位来此,布下结界,却是为何?,…

    “听说有无借长江水道入海,地球上已无四海龙宫,特来相劝!如果神龙愿意,可入我青城派,我派愿以长老之位相待!”管青云说到。

    “龙归大海,其天性也!顺其天性,两位何别结下因果,以影响神龙修行!”宋琦又说到,柳致知和赖继学没有开口,只是在宋琦身后,表示支持。

    “你能代表神龙?”乐央宣问到。

    “当然!”宋琦毫不犹豫地回答到。

    “既如此,听说三位一路护持神龙至此,是当世高手,那我向三位讨教一番,看三位能否够资格护持神龙入海!”乐央宣没有强词夺理,直接发出挑战。

    乐央宣看起来不过二十几,虽然金丹未成,但可以看出,眼中精芒已敛,离金丹也不算远了。

    “很好!道友倒不是强词之辈,我来接你高招!”柳致知淡淡地说着,一步迈出,踏波而行。

    乐央宣抽出背后背的宝剑:“我修行青城剑术,此剑唤作松风,就以此剑来讨教!”柳致知手中出现了秋水剑,微微一振,剑啸声起:“我亦修行剑术,此剑唤得秋水,请!”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