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11. 双剑交锋剑光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乐央宣听到柳致知手中秋水剑的嗡嗡剑啸声,脸色微微一变,他是行家,知道柳致知剑术到了一定层次。当下也不说话,左手一领剑诀,右手剑也是一振,同样剑啸声起,划出一道银光,直点柳致知的咽喉。

    柳致知手中剑的剑尖一颤,剑尖顿时模糊了,如一团轻云,以攻代守,同时身体也动了,两剑一交,剑鸣大作,两人被推开,柳致知一剑之下,明白对方的实力,乐央宣一剑感受,心中一沉,对方剑上实力只有比自己高,高多少,他没有底。

    这是试探,柳致知心中已有数,两人都修剑术,剑走轻灵,刚才不过估量一下对方实力,不是功力一高就一定胜,两人剑术修行都已脱离世俗间的高手,但剑术基本原则不会变,常言说:剑若游龙,剑不过是一柄兵刃,要成游龙,关键在于腿,就是身法,以身带剑,配合两人领悟的剑气,那就超出世人的想像。

    两人身体一动,刹那间,人与剑融成一体,二道白光如练,根本看不清人影,已裹入剑气之中,来往穿刺,却不同第一次,根本未见其相交。

    再细看,柳致知本来是利用法术踏波而行,而此时,却不再使用法术,精神集中在手中的秋水剑上,好像由剑带动,在水面之中飞掠,再看江面,不时出现一圈圈涟漪在不同位置向外扩散,如果将两人身形放慢,可见两人都未使用法术。乐央宣本是御器,现在也收了御器之术,与柳致知一样,两人并没有违反地心引力,身形落在,脚尖往江面上一踩,水面一凹。接着水花溅起,一圈涟漪荡出,身体借这一点之力。飞腾而起,这完全是两人速度已超脱肉眼极限,在外人眼中。只见两道剑光盘旋穿刺。

    满耳是叭叭的脚尖点击江面发出的声音,却听不到剑的交击之声,因为两人都是得隙而入,根本不与对方剑交击。

    柳致知是第一次和一个专修剑术的修士比试,以前大多是用术法或法器对决,就是使用剑术,也是自己单方面的使用。

    现在这一战,心中不由升起一种豪情,一剑在手,心中无畏。剑法渐渐脱离了以前招式所限,如庖垛牛一样,无厚入有间,对方只要有一丝空隙,剑光便得隙而入。

    乐央宣也是一个难得对手。一手秘传青城剑术也是了得,两人愣是拼得难解难分,随着时间流逝,乐央宣见久战不下,心中未免有些焦急,而柳致知却不同。这就是两人区别,柳致知的修为是在世间修成,经历了大量的事情,平时又善于反省自身,并未为世事同化,成为一个与他人一样的人,反而越磨越显现出本来面貌,有了自己的坚守。

    乐央宣却是从小生活在青城派中,并未经历多少世事,虽然保证了一颗纯心比起柳致知起来,却是落于下风。

    在两个人剑术相差不大的情况下,一颗心就起决定作用,越是到这时,应该越冷静才行,柳致知和开始一样,整个心态没有一丝变化,冷静应对,一剑攻来,有一剑的应对,而乐央宣却开始显得急躁。

    两道剑光一闪,一声轻响,这是交手以来第二次两人剑相交,柳致知一引剑诀,白光如练,中宫直入,如在之前,乐央宣会侧腾凝剑光只入柳致知的腋下或其它侧面部位,但他现在却有点急躁,深吸一口气,剑光一闪,硬拦硬架,失却剑之轻灵,如果他的剑法是大开大合,如此并不为过,偏偏他的剑术也走得的以巧破力的一条路。

    两剑一交,柳致知不惊反喜,知道对方开始犯错误了,手中剑一伸一缩,脚下也向旁边拉出弧线,在乐央宣的感觉中,对方并未让他一剑崩了出去,反而一架之上,如柳条遇风,自然扬起,接着右侧生寒,一派剑光如水,澎湃而来。

    不好,乐央宣右手一翻,左手也一扶右手,身体一矮,剑架在头顶之上,身已缩入剑下,剑高速振荡,想封开这一剑,顿时如急雨打叶,密集的交击声想起,这是第三回两人剑想交,柳致知瞬间占据上风。

    受此力一压,噗的一声,乐央宣一下子陷入江水之中,直至没腰。乐央宣知道不好,脚下急速连踩,身体后倾,手中剑格开柳致知剑后,顺势切入江水之中,手腕一抖,大片水花激射柳致知,腿高速踩击,江面之中,轰的一声,水花四溅,人借这股水力向后方斜射而出。

    柳致知手中剑一圈,嗡的剑啸声中,迎面射来的水花刹那间化为雾气,水珠化为极细的水滴,剑诀一引,雾气成束,如雾蛇一样,直追向后退的乐央宣。

    乐央宣败了一招,脸色不好看,修剑术者在修士中往往有一种自傲,因为剑修战斗力较强,乐央宣很年轻,心中好胜心也强,还未修到荣辱不动于心。

    身体一扭,又在水面一点,起在空中,一件法器出现在身体下方,御器而起,同时,手中剑脱手而出,化为一剑匹练,直接落向柳致知。

    此举并未出乎柳致知的意料,对方既然修剑术,作为青城这样大派,炼成飞剑也算正常,柳致知手中秋水剑一振,剑光暴伸,一拖一抖,将飞剑挡开,然后笑到:“你炼成飞剑,难道我就没有”

    说完,秋鸿剑一声清鸣,化作鸿影而出,直落乐央宣头顶,乐央宣一惊,剑诀一引,松风剑一道光华盘旋而回,和秋鸿剑缠斗在一起。

    两道剑光霍霍有声,在空中交击,与刚才不同,刚才两人手持宝剑,在别人看来也是两道剑光,实际上是手中剑在持剑者运使下,剑气将自身笼罩,给人的一种想象,实际不过是人持剑而斗,现在却真正是精神御使飞剑,目光所及,取人首级。

    旁观的宋琦、赖继学和青城另一修士管青云见两人以飞剑相斗,管青云开口想说话,不过又吞了下去。

    柳致知感觉到自己的剑术与乐央宣在剑术上水平差不多,一时难以取胜,除非自己能突破到剑术的下一层,上一次与蜀山修士在鄱阳湖老爷庙水域动手时,自己以阴阳剑方式进攻,对方喊出剑光分化,阴阳式刚才用过,对方不愧为青城秘授,并没有伤害到对方,而是被对方闪避化解,对方也未出现震惊,显然也看出那一剑式的本质,除非,自己真的做到剑光分化,上次蜀山修士一声惊叫,给柳致知一个示,剑术下一层,应该是剑光分化,可是如何分化?

    柳致知自上次之后,已多次思考,一种是通过能量形成一种复制的能量体剑影,但却与柳致知的阴阳式的阴剑很相似;另一种是近日所得,经过上一次秋鸿剑受伤,几日温养洗炼,并深入其微观细构,飞剑发生一些变化,不确定出现虚化现象。

    这件事给柳致知的所启发,现在想了起来,在量子世界中,微粒有波粒二象性,在空间出现并不确定,人类无法像宏观一样,给出一条确定轨迹,而微粒下一刻出现什么地方,却是一种几率情况,如果飞剑也是如此,它快速出现在不同地方,给人的感觉不就是剑光分化,这一点类似于计算机的多任务操作,将时间分成时间片,不同时间片分给不同程度,由于切换很快,给人的感觉,多个任务同时运行。

    对其他人来说,就是知道原理,实现很难,柳致知不同,他已有两三次以自己精神意志干涉物质世界的经验,秋鸿剑不同于现实世界中其他东西,柳致知自从得到此剑,不断给精神与之交流,灵性早生,更兼之几日前,柳致知精神意志使之存在状态发生一定变化,出现半虚化状态,柳致知一直探索全部虚化,以收入体内,现在虽做不到全虚化,但状态已变,能否做到如微粒一样,以意志控制其几率?

    柳致知决定一试,想到这里,精神集中,进入空明之中,诚心正意,刹那间,柳致知感觉中世界不同,空中正在与松风剑缠斗秋鸿剑一声清鸣,分为两道,一道依然缠住松风剑,另一道一个盘旋,直落向乐央宣头顶。

    “剑光分化”乐央宣大吃一惊,脚下法器光华一闪,急退而出,同时,剑诀一引,松风剑立刻与秋鸿剑分开,收回身边。

    “道友,请住手”管青云一动,想要出手阻止,不过身上一寒,却被宋琦气息锁定,立刻又止住,知道自己一动,肯定引动宋琦出手,对方气机已锁定自己,在气机牵引下,自己根本不可能对乐央宣有所帮助。

    管青云一喊,柳致知也不为己甚,毕竟对方刚才是以礼相见,双方虽为龙谓伊发生争执,但并没有完全撕破脸,再说,这一路走到这里,已有几路敌人,也不想将青城逼到敌对位置上。

    柳致知收剑后退,乐央宣也收剑退到管青云身边。

    “你们赢了,我青城不再参与此事以后如有机会,几位道友可到青城一游”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