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13. 一路历练,终明执善终僵化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手一点,啾啾风刃破空声响起,两串风刃直射潜水员,潜水员身体还未碰到水,风刃已到,柳致知风刃实际上高频定向声波压缩空气,形成疏密区间,速度正是声速,噗的几声轻响,两具尸身跌入水中,泛起血花,与此同时,宋琦的攻击也到,几根水柱从水底爆发,将两具尸体轰飞起来,重重落在快艇之上。

    宋琦是利用云水幡进行攻击,他不想让两名潜水员入水。

    那快艇上日本人一下子呆住了,接着又喊了起来:“你们…”

    不等他喊完,柳致知手上出现了枪,枪声响起,彩色灵光尾迹好像滞留在烟雨的江面上,两团灵光如无声的电影一样,两个灵光团膨胀开来,灵光到处船自然崩解,船上人也随之消失,一转小说网艇便人间蒸发。

    空中修士见此情景,也是一怔,柳致知见快艇上的日本人想打龙谓伊的主意,下手毫不留情,同时,也有杀鸡骇猴的意思在其中。

    “住手!”空中飞行的一个翼人急喊到,但已经迟了,不由大怒,手中一支比一般手枪粗得多的枪出现,对准柳致知就是一枪,并没有子弹飞出,却是一种无形低频能量激射而至,柳致知身外灵光暴闪,灵光外层,如激荡的水波一样,柳致知感受到这是一种强大粒子流,如果不是护体灵光,这种粒子流能直入人体内部,破坏大脑和内脏。不过还做不到科幻中直接要人命的程度。

    对方这一冲击,柳致知也怒了,抬手一点,喝到:“找死!”

    见到柳致知抬手点出,刚才柳致知对日本人的一幕,这位翼人可看得清清楚楚,急忙在空间羽翼一振。风刃已到,好在他一见柳致知手指点出,已动了起来。本来风刃向身体飞射而至,这一动,仅将身体让开。几乎是贴着身体而过,如在地面,算是躲过,可是身在空中,背后可展开着机械大翼,风刃正切在机械翼的一根主筋上,当时切断,立刻在空中失衡,歪歪斜斜地坠落下去,掉到江水之中。

    柳致知一气未平。刚要又出手,宋琦将手按在柳致知肩上,阻止他出手,柳致知知道宋琦不想将事情闹大,放下了手。

    一位翼人跌落。其他特殊部门人纷纷取出武器,指向柳致知,心急的甚至就要出手。

    “都给我停下!死了几个日本人,有什么大不了,夜里偷偷摸摸来此,心中有鬼。此处是华夏!还不快去救人!”严冰高声音冷冷地说到,许多人放下了武器,特殊部门中不少人与日本人斗过,心中对日本人并没有多少好感,刚才不过气愤柳致知对队友动手。听严冰这样一说,一艘快舟掉转方向,向刚才那人落水处而去,不一会便将此人从水中捞出,从空跌落水中,虽狼狈,并没有受伤,不过那背后的机械翼却不能用了。

    “老弟,你刚才心情有些暴躁,不太像你平时!”宋琦低声地说,柳致知心中一惊,回想刚才一幕,醒悟过来,低头对宋琦说:“谢谢,想明天就到完成此程,今晚却有这么多人来针对我们,我们并未做什么对不起别人的事,心中不由火起,是我以自己所行来想别人,行里半九十,我明白了!”

    宋琦见柳致知语气已平和下来,也松了一口气。这一路来,多次遇袭,柳致知修行年限短,进步又快,不觉心中急躁,失去了平常心。

    “各位朋友,我们三人护持龙道友顺江入海,虽在汛期,却未有丝毫疏忽,龙道友也抑制其本能,未有丝毫兴风作浪,各位半夜来阻,难道诸位真的要逼龙道友掀起洪水,无端造业!”柳致知向众人一拱手说到。

    “生在华夏土地,是为华夏一员,我们代表国家,对修行人士进行沟通,柳先生所说龙道友,我们不想阻止,不过是想与之有交流,作为华夏神物,能否为华夏出些力?”说话的是特殊部门的华东地区负责人段成鑫。

    柳致知还未回答,一个女声从水底传了上来:“我修成龙身,由庐山入鄱阳,又由鄱阳顺江而下入海,这是我的修行历练之路,龙为华夏图腾,非虚言,一路而来,血脉之中记忆渐渐苏醒,自龙成为华夏图腾始,华夏神龙便与华夏气运相连,我的血脉之中,有一种本能,唯真实走过大江,归入大海,才激醒真正神龙血脉,才有资格与华夏气运相连,这是我血脉中职责,血脉中的守护!”

    这是龙谓伊自入长江以来,第一次与柳致知三人外的人交流,点明了过龙的本质,也回答了段成鑫的话。

    龙谓伊一番话说完,便沉寂下去,柳致知开口到:“段上校,你们不应该阻止我们的行为了吧?”

    段成鑫沉思了一下,这个结果不是他所想到,这仅仅是一个大义上说法,他本意是能得到一些实质性的好处,龙谓伊却给了他一个这样的回答,却又不能反对。

    “神龙既然说守护华夏是她的职责,我们作为华夏人,当然不会为难她,不过,天上还有几位,是不是也该离去了?”段成鑫换了一个方向,他既然来到这里,暂时就不想离去,准备一路跟随柳致知入海,说是监视也好,有机会接近神龙也好。

    柳致知见特殊部门不会阻拦他们,心中又松了一口气,对方毕竟代表官方,如果阻拦,背后力量非常可怕,自己未入金丹,根本不具备对抗的资格。

    柳致知又抬头望着空中御器凌空的五位:“五位道友,我们三人所做的事已经明了,不知还有什么见教?”

    “我们两是好奇而来,你能让蜀山和青城退去,我是昆仑弟子,想看看你们是什么样的人,我昆仑虽说对龙有兴趣,却不会强求,来此不过看看,不会阻挡你们。”空中两人的一方的一个人说到。

    柳致知没有想到,自己一直担忧的昆仑却是这样一个目的,也许是形势比人强,昆仑弟子在这一点还是以昆仑的名声为念,干脆显现出一种大派的风度。

    柳致知又将脸转向空中另外三人,其中一人说到:“柳致知,你行!很虚伪,我是来找你算账,那条龙不过是附带目标!”

    “阁下是谁?我好像并不认识你?”柳致知目光落在此人脸上,此人一身白衣,在黑夜中比较显眼,年龄也比柳致知大不了多少。

    “你不认识我,我却认识你,你记得不记得当日在火车上,有一个修行人叫全洪景的,想跟你买血蛤膏,你不仅没有卖给他,而且还废了他的一身修为?”此人怨毒地说到。

    “你是说那个全洪景和柴壮仁两人,想强买血蛤膏不成,在众目睽睽下施术想暗算我,被我废了的事,两人恃技凌强,我未取他们性命,已很仁慈,你是全洪景什么人?”柳致知恍然有悟。

    “我是全洪景的儿子全默,我父一位好友在娷山派,便将我托入娷山派中修行,当时你下毒手,却未留名,后来我追查血蛤膏,遇到崛起盟的朋友,说血蛤膏是你在九华山所熬炼,将你图片让我父一认,果然是你,准备找你算账,却听说你护持妖龙入海,赶了过来,杀你为我父报仇,降服妖龙,带回师门!”全默恨恨地说到,说完,双手缠结出一个奇怪诀印,两手中指对着柳致知一指,指尖炸出一道红光,直射柳致知。

    柳致知灵觉之中,发现这道红光有一种邪热之感,并不清除是什么术法,手一动,也泛起一道绿芒,比那道红光粗得多,迎头一击,两道光芒相接,毕竟是术法能量信息,而不是真的光华,两种不同性质的术法一遇到,如滚水遇上沸油,听到一声爆响,绿芒红火四溅。

    柳致知感到对方术法也不是什么正路,红光之中不仅有一种邪热,更的一种散魂之效,全默也感到柳致知发出的绿芒之中,有一种侵魂灭魄的阴寒之气。

    全默攻击无效,手上出现一个小木人,掌上泛起白芒,化掌为刀,喝道:“斩魂!”一掌将木人斩为两段,柳致知感到身畔陡然一股锐利阴力平空而现,斩向自身,不仅要斩去自己身体,甚至有一种感觉,连自己神魂都要斩去,知道是一种借物斩形之术。

    柳致知一声暴喝:“破!”身上一股浩荡阳刚之气轰然而现,借物斩形之术不过是一种咒术变化而成,咒术只能对付与自己修为相当以及不及自己的人,如果对手强于自己,最多只能使对方小伤而已,而咒术诡异,但正大阳刚之气却是它的克星,如一个人心怀坦荡,正气凛然,咒术很难凑效。

    柳致知身上这股气息爆发,那锐利阴力斩在从柳致知体内勃然而出的这种阳刚之气,发出叭的一声炸响,顿时消散,对柳致知如挠痒一样。

    全默见一切无效,亮出一张灵符,不然他施展,柳致知的秋鸿剑现,鸿鸣声中,一道鸿影一闪而至。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