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14. 不关善恶,修行本是直中取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秋鸿剑影一闪,全默手中符也出手,冰光一闪,一道冰流形成雾状,空气中雨丝和水汽刹那间形成细碎的冰晶,从空急泻而下,如同瀑布一样,冲向柳致知。

    秋鸿剑鸿影如电,砰的一声响,在瀑流中开出一条通道,速度并未减慢,全默一愣,脚下的法器光华大作,众人又听到一声令人牙酸的声音,再看时,秋鸿剑已破入法器灵光力场之中,一闪而过。

    全默眼中露出不相信之色,接着胸口鲜血如喷泉一样,刚才秋鸿剑已透身而过,秋鸿剑上剑气入体就在那一瞬间微微一震,一股力量在〖体〗内爆发,身〖体〗内部器官随之破碎,发生太快,全默根本没有想到。

    柳致知也没有想到,这一路对他来说,也是一个磨练过程,他本是一个普通人,虽心中已确定求大道,道心立,但许多时候,还是一个不成熟的人,还是一个二十几的年轻人,加上性格上也略带柔弱,虽不断反省,但经常不自觉表现出一个普通人的特点,出现性格上各种弱点,时有反复,大道修行,不仅有一颗道心,更在平常生活中不断磨练自己,让道心如金刚石一样,处事之上,随事而化,柳致知都不曾真正达到,这也是他今日不正常的根源,刚才开枪击毁那两条〖日〗本的船,就是他情绪控制不住,人为情绪所控的体现,宋琦也发现了他的不正常,才在他攻击官方翼人时。出手醒。

    全默的攻击,柳致知却是在醒悟之后的出手,并没有丝毫以前优柔寡断,而是出手果断,不留余地,他心中一闪而过当日在庐山时,因为阿梨之事而出手的感觉。心中刹那间明白,真正修行者行事,随机而化。如水无形,不执着于一种方式,自己在之前一段时间执着于心中所谓的善。行事却偏离了本质,往往为之所限。

    这一悟,柳致知在今日这种情况下,不再有丝毫犹豫,此时如果还有善恶等念头,对自己完成是束手束脚,在这种情况下,当震慑住众修,让他们明白自己的心意,使他们明白他们可能付出他们付不起的代价!

    柳致知飞剑一出。根本没有丝毫犹豫和容情,但结果还是出乎自己意料,对方居然没有挡住秋鸿剑,被一剑斩杀。

    但这一剑,也让柳致知心中升起一种明悟。原来剑术也是心道,唯心中有一颗一往直前无畏的心,才能真正成为一名剑修,这个道理,柳致知早就明白,但真心去做。知行合一,到目前才是真正明白。

    全默从空中跌落江中,那道灵符形成的冰晶瀑流才冲到柳致知面前,柳致知举手一拂,心念转动,分子立刻加速,转眼间,一股热浪倒卷而上,甚至一片火云随袖子的拂动而生,轰的一声,将冰晶流淹没化尽。

    柳致知斩杀全默,脸上很平静,没有一丝得意和张扬,目光转向另外两人:“两位道友,你们是来寻仇,还是针对龙道友?”

    两人如果是在之前,全默未被柳致知斩杀前,可能不会把柳致知放在眼中,但现在却不同了,其中一人开口:“我们是霍山派弟子,我是吴象婴,这位是我师弟李赤民,听说长江过龙,来见识一下,别无它意!”

    霍山派的两人要说没有其它意思,那纯粹是骗人,不过现在形势逆转,柳致知一方先占在道义之上,又先后斩杀打主意的〖日〗本人和娷山弟子全默,连昆仑弟子都表态站在他们一边,在这种情况下,也只有随大势,好在他们与柳致知并没有仇怨。

    就在此时,江底传来一声龙的怒吟,江水猛然翻起,柳致知脸色一变,一声怒喝:“好贼子!”秋鸿剑翩然而出,与其同时,宋琦手中云水幡也动了,一处江水往中间压去。.shouda8...

    哗的一声,从水中蹿出一人,柳致知没有任何犹豫,秋鸿剑一声清鸣,森寒剑光已掠到,那人刚从水中蹿出,感到如入冰窟,剑光已到,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应,身上灵光刚一闪,已来不及,秋鸿剑翩然而过,人往上一蹿,陡然身体一僵,随着惯性,摔了出去,人已分成两段。

    接着水底又传来悲吟声,一个声音急促地响了起来:“三位道友,快用锁龙术,锁住我的身心!我控制不住了!”

    话音一落,江水暴涨,大江动荡,眼见一场洪水就要兴起,三人一见,手中诀起,口中咒音一出,一种奇特波动直入江底。

    昆仑两个弟子也出手了,不过不是针对柳致知三人,而是施用出一种类似结界的法术,却比结界强了许多,将方圆里许之内的天地五行之气刹那间形成一种独立流转格局,生化不已,却将此处空间与外界隔开,是一种真正的隔开,不是柳致知那种结界,仅凭意志暗示别人,使人视而不见,不入其内,而是根本不可能入内,内部的人也不可能出去。

    这个结界一出,一个里许大球成,就连江底和一大片江水也在其内,江水翻涌而上,洪水暴长,在结界外却没有丝毫影响。

    “壶天术!”霍山派的吴象婴叫了起来。

    “不错,是壶天术,我见龙道友失控,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将之一片空间隔绝开来,以免洪水影响到外面!”一名昆仑弟子说到。

    柳致知见龙谓伊已陷入一种昏睡之中,脚下的江水开始平静退落,松了一口气,向昆仑弟子道谢:“多谢道友出手相助,不然后果不堪想象。”

    “不用谢我,发生了什么事?三位刚才用的锁龙术是怎么回事?”昆仑弟子问到。

    没有等柳致知回答,一个声音传了过来:“是有人在水下施暗算,可惜柳先生出手太快,没有留下活口,不然倒可以问一下什么原因。”

    说话的是段成鑫,他手下已将那人尸体捞了起来,发现了一样东西,却是一瓶药剂,交给了段成鑫,段成鑫作为华东区特殊部门负责人,也是见多识广,虽不能确定,但根据其特征,发现应该是一种巫术药剂,他们以前与西方修行者有过接触,是一种对龙有迷幻和伤害作用的药剂,就是西方传说中屠龙药剂,特殊部门以前得到过一瓶,经研究,其中成份很复杂,特别是有一种变异食人藤的汁液,显然,刚才潜在水中那人以这种东西对付龙谓伊。

    段成鑫说完这个发现后,大家才明白刚才为什么龙谓伊失常。本来,此人想暗算龙谓伊并不是那么容易,偏偏众人的注意力都在柳致知与全默的斗法上,就连水底龙谓伊注意力也关注着柳致知与人斗法,让他偷偷施法成功,虽对龙谓伊伤害不大,但却激发了龙谓伊一直克制的兴风作浪的**,也是出乎那人意料,他本来以为能使龙谓伊陷入昏迷之中,却不料龙谓伊狂性大发,要掀起洪水。

    他急忙蹿出水面,准备逃走,不是水下不能逃走,龙谓伊肯定不会放过他,在水下与一条龙斗,简单是找死,所以他蹿出了水面。

    柳致知虽与全默斗法,并没有一点不注意江水之中,开始因为此人在水中潜行,收敛得好,连龙谓伊都将之忽略,现在出现变化,他再也不能保持那种让人忽略的状态,柳致知和宋琦立刻发现,宋琦发现得更早,宋琦的云水幡本是对水的操纵,一出手,江水如凝,想将对方压住,对方动作也快,蹿出了江面,柳致知的秋鸿剑到,措手不及下当场被斩杀,柳致知出手根本没有留情,秋鸿剑发挥到极致,一闪斩杀对方。

    昆仑弟子出手将这片空间连同龙谓伊所在水域以壶天之术暂时与外界隔开,以免洪水扩散。随即柳致知三人用锁龙咒将龙谓伊形神锁住,龙谓伊自己也没有想到,她根据紫烟子心锁研究出锁龙咒效果不去她自己所想,紫烟子的心锁下,她神智还是清醒,而锁龙咒却连神智一起锁住了,陷入昏迷之中。

    昆仑弟子问柳致知真相,柳致知便将龙谓伊请他们护持入海,为防止自己万一依本能发动洪水,特地根据自己曾受紫烟子心锁的感受,研究出锁龙咒术,传给三人,在情况不对时,发动锁龙咒,锁住她的形神,以让她清醒过来的情况一说。

    柳致知说的很简单,却让昆仑和霍山弟子及特殊部门的众人动容,一条龙,为了自己入海,防止造孽,居然研究锁龙咒锁镇自己,这种情况不得不让生为人类的他们汗颜。

    “既然如此,龙道友入海,我们昆仑也护送她一程,她所行,才是真修行!”昆仑两人叹到。

    “也算上我们霍山一份!”霍山两名弟子也立刻表态。

    段成鑫有些不好意思,说:“我来时,对此事有不少疑虑,想为国家争取一点好处,现在看来,我是多虑了,龙本是华夏图腾神兽,龙道友所行,并没有辜负这一身份!”

    “可是,龙道友说过锁龙咒情况,不应该是陷入昏迷之中,究竟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柳致知却眉头锁了起来。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