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16. 龙归大海,随境而为身自信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在梦境空间中,柳致知这一剑实际上是他意志的具现,与他实力无关,是一种极纯粹极坚韧意志的表现,一种无前的精神,光华一闪,锁龙链刹那间彻底崩溃,连痕迹都未留下。

    银龙在空中一个盘旋,化为白衣宫装的少女,袅袅一拜:“多谢道友相助!”话音未落,身影已开始淡化,同时,柳致知和身影也一样开始淡化。

    江底一声龙吟,船上众人一喜,龙谓伊醒了,与此同时,柳致知也睁开了眼睛。

    “我花了多长时间?”柳致知问到。

    他在梦境之中,感觉过了半个多小时,也不知道现实和梦境是否一致。

    “没多久,二十来分钟。”宋琦说到,这个时间和柳致知感觉的时间差不多,柳致知心中有数,梦中时间与现实当中时间差不多,当然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自己清醒情况下,一般人不会这样,因为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梦。

    昆仑弟子撤了壶天术,柳致知感受到空间的变化,隐隐似有所悟。这两名昆仑弟子一个叫卫则刚,另一个叫蔡宁桢,见柳致知似乎对壶天术很感兴趣,卫则刚笑着说:“你之前所用的是不是结界,我听说是由国外修行者传入。”

    “我也不清楚,我见过一些修行者用过,便根据自己感受,拼凑这一种术法,主要是防止世俗间普通人的干扰,一种障眼法而已。”柳致知倒没有夸耀,他的结界之术与壶天术完全是不同等级两种术法。

    “很不错一种术法。防止普通人足够了,事实上,华夏不是没有相似的术法,我使用壶天术就是一种,将一个区域从现实中独立出来,普通人也不能入内。”卫则刚说到。

    “很高明,比我的结界高明多了。”柳致知赞到。

    “并不难。虽说法不可轻传,但原理很简单,改变区域中五行灵气排列。使之生化循环起来,如同人的五脏之气一样。”卫则刚简单说了一下,虽未说施法方法。对柳致知来说,已是足够了,特别是最后一句话,让柳致知豁然开朗,原来如此。

    柳致知到现在为止,实质上对两行浸的较深,一是土行,一是水行,其他才了解一个皮毛,让他形成五行循环。根本不可能,但五行对应人的五脏,柳致知的土行本是由六字诀所悟出,水行也一样,不过得到了龙谓伊的赠书。卫则刚说法,让柳致知明白了五行术法的根本,不需外寻,近取诸身,柳致知的思路已经有了。

    接下来护送的队伍壮大了,特殊部门的人已经告辞。只留严冰一条快舟相随,现在船上护送的有七人,除了柳致知三人外,还有昆仑和霍山各两人,大家一起谈谈笑笑,柳致知倒长了不少见识。

    天明之后,不到中午,船出了长江口,一入东海,柳致知等人陡然感到龙谓伊气息一下子飘渺浩瀚起来,一幅无形影像投入心灵深处,那是滚滚长江汇入浩瀚的大海,大海之上水汽翻腾,重归大陆,形成一种生生不息的循环,在这一该,这种循环似乎有了一种主宰,仿佛江海循环的权柄终于落定,不用龙谓伊说,众人心中升起一种明悟。

    “以前看典籍,说山水江海自有真宰,水中有龙,受天地册封,执权柄,原来如此!”蔡宁桢感叹说到,众人也有同感。

    众人与龙谓伊通过神识告别,各自散去,柳致知将船费付清,船主夫妇谢过,重回长江,靠岸后,柳致知准备下船,陡然想起一事,取出了一张纸,写了几句话,凌虚画符,打入纸中。

    然后,抬头望向船主夫妇,眼光幽幽,船主夫妇与柳致知一照眼,神志立刻陷入其中,柳致知将两人这段记忆掩入两人潜意识中,他们根本想不起来,告诉两人自己三人是游客,包船游长江,现在已到申城,两人可以回去了。

    两人醒来,觉得很正常,终于将三位老板送到了申城,并未觉得有什么奇怪,柳致知又将那张纸递给船方,告诉他这是通告证,如果有水警盘问,拿这个通行证给对方看就行,船主一望,果然是通行证,上面还盖着政府部门的公章,便当作宝贝收了起来。

    两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所见是一张柳致知随手写了几句话的白纸,其中印入一道符,自然蕴含了柳致知的意志在其中,普通人一见,受其中意志影响,就变成了一种想像中通行证。

    宋琦和赖继学有些好笑看柳致知玩这种把戏,知道这张纸二十天后自然会成为一堆粉末,到时连痕迹都找不到,两人当然不会揭破,挥手和船主告别,站在岸边看着船逆流而上,宋琦说到:“走吧!总算回到了申城,先回家好好睡一觉!”

    三人虽然不并需要睡觉,但柳致知和赖继学并未反驳,反而点头:“还是回家睡一觉!”

    柳致知回到家中,还真的睡了一觉,这一路上,虽然对身为修行者的柳致知来说并不累,但精神上还是紧张,一觉醒来,已是半夜,柳致知反而睡不着了,便披衣坐起,在床上打坐。

    从静定中醒来,东方已发白,柳致知起身洗漱,开始正常的早间修行,不一会,何嫂也起床准备早饭。

    柳致知吃过早饭,接到一个电话,却是严冰打来的,原来是段成鑫约柳致知见面,想谈一下购买柳致知那种特殊子弹的制造方法,在电话中约好下午在一家咖啡厅见面。

    放下电话,柳致知脸上露出了笑意,这个结局并没有出乎柳致知的意料之外,对方研究子弹,那帮科技人员如何能研究出,这是在仪器中发现子弹中铅汞中含有高能量反应,却不知铅汞是如何造出来的,很快十颗子弹被拆散,只差没有一个一个原子去研究,最后还是作无用功。

    这并不能怪这帮科研人员,象柳致知这种怪胎本来就很少,特殊部门科研人员虽接触不少奇怪的东西,但他们从内心并不相信,总要找出个科学道理,最关键的是,他们都以物质第一性为主,从根本上否认精神能直接作用于物质,认为那是唯心的,是迷信,在这种情况下,方向根本错了,如何能研究出柳致知这种本来在他们眼中就是唯心主义所造出的子弹。

    柳致知却与他们不同,他是真正修行者,当日要不是机缘巧合,凭他本来的思想,根本入不了修行之门,偏偏先得到爷爷炼制好的五鬼阴兵加身,后五鬼破灭,却让他跨入真正修行之门,激发出御物之能,又得到异人邵延指点,虽利用科学,却是以精神来御使科学,借科学提示出自然法则,以精神干涉,从另一种完全相反角度来运用科学,反者道之动,才走出一条新路,而那些科研人员虽是一肚子科学理论,却无半点修为,如何能破解玄之又玄的术法所炼制出的子弹。

    下午,柳致知准时来到这家香巴拉咖啡厅,一到此处,柳致知已感觉到段成鑫在哪一间包厢,准备直接上楼,还未上楼,已有人相迎:“柳先生,请跟我来!”

    柳致知并不认识此女,但知道对方肯定是特殊部门的人,身上波动显然接近水行,天生的水性异能者,柳致知在特殊部门有专门档案,他不认识对方,对方可能早就熟悉他。

    柳致知不以为怪,自然而大方随此女上楼,段成鑫、周大强和严冰已在包厢内等候,见门开,都站起身,伸手相迎:“柳先生,冒昧打扰,见谅!请坐!”

    又对引柳致知上楼的那女说:“小秦,麻烦在门外照应一下!”小秦点头领命,退了出去。

    有服务员进来将咖啡倒好,柳致知微笑谢过,喝一口,一股苦香弥漫在口腔之中,很正宗的咖啡豆磨成的咖啡,不是市场上那种速溶货色。

    周大强挥手示意服务员离开,服务员带上门,退了出去。

    “柳先生,你这次杀了几个日本人,闯的祸不小,不过我们将此事掩盖下去,日本人那边意见很大!”周大强说到,并未开口提子弹的事。

    柳致知端起杯,喝了一口咖啡:“昨夜的事,今天日本人就反应过来,太快了吧!又没有见到尸体,怎么知道死了,是不是日本人做贼心虚,又贼喊捉贼?!”

    那六个日本人尸骨无存,一夜之间未归,还达不到报警的程度,除非对方知道去做什么事,再说,目前只能算失踪。甚至,日本人还未向华夏官方通告。

    周大强说此话,很显然是想柳致知承情,以便方便下面的谈判,柳致知经过这几年来磨练,特别是这次长江之行的历练顿悟,处事也老辣了许多,带着自信,口气却很随意,轻轻打了个太极,点出其中一些关键。

    周大强感觉到今日柳致知与往常打交道的不同,知道柳致知经过世事磨练,比以往老练得多了。

    “不提这事,这件事我们出面,今天请柳先生,是柳先生上次与严少尉提到过,能将那种子弹制造的方法提供给国家,不知有什么条件?”周大强说到。

    正题来了!柳致知心中并没有多少激动,反而很冷静,好像此事与他无关。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