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19. 欲渡雷劫借法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致颜,是不是蓝姨有些事情做得过急?”柳致知问到。这很好猜,柳致知现在基本上能抓住核心,随事而化。

    “哥,我嫌烦,妈三天两头介绍人给我认识。”柳致颜不满地说到。

    “蓝姨也是为你好!操之过急,你已毕业,是继续读书,还是工作?”柳致知问到。

    “我准备工作,父母不同意,他们想让我出国深造,我知道他们意思,想将我和钟铭拆开。”柳致颜说到。

    “你既然想工作,那就工作吧,我过会与蓝姨说一声,让你在家中企业做事。”柳致知淡然一笑说到。

    又问了一下柳致颜一些情况,心中有数,回到自己房中,打了一个电话给蓝悯竹:“蓝姨,致颜现在情况我知道了,她想工作,那你们就安排一个工作。”

    “我想让她去美国深造一下,也可离开那个钟铭远一点。”蓝悯竹说到。

    “她现在心不在上面,这样做让她反感,不如找一个部门,年轻俊杰多一些,工作之中也可产生感情!”柳致知不多说,只说这么几句,蓝悯竹心中一动,便同意了。

    柳致知放下电话,出来告诉柳致颜,回家后跟父母说一声,父母会安排好工作。柳致颜这次没有表示惊讶,也没有问什么原因,何嫂午饭已准备好,两人刚吃了一半,柳致知手机响了。

    “柳老弟,你在不在家?”宋琦的声音传来。

    “我早晨刚回家!”柳致知说到。

    “梅疏影小姐到申城了。想见你,有事和我们商量。”宋琦说到。

    “她饭有没有吃过?”柳致知问到。

    “她在罗小姐家中,午饭后到我这边。”宋琦说到。

    “好的,我吃过饭到你那边。”柳致知说到,挂了电话。

    柳致颜听到柳致知的话,问到:“哥,是不是那个扬州的梅小姐?”

    柳致知点点头。

    “哥。下午我和你一起去!”柳致颜说到。

    “你去干什么?”柳致知并不想柳致颜卷入这个圈子之中。

    “你们上次说梅小姐很优秀,我想看看,想请她给我设计一身衣服。”柳致颜说到。

    “我去是有事。”柳致知说到。意思很显然,不想带她去。

    “哥!”柳致颜央求道:“我只想见识一下,又不会给你捣乱。”

    柳致知想了一下。终于点头同意。

    两人到饯春茶楼时,已是下午两点多钟,天比较热,柳致颜已是汗透衣衫,柳致知却一点汗珠没有冒,对这种现象,柳致颜倒不觉得奇怪,她看过不少小说,那些内功深厚的大侠寒暑不侵,这种想法虽不完全对。也离事实不远。

    一进茶楼,一股凉爽扑面而来,柳致颜以为开了冷气,细看一下,却未见到空调之类。也未问,以为装潢得巧妙,掩盖了出风口。

    上楼之间,进入平常聚会那个包间,见柳致知进来,众人起身。柳致知给柳致颜介绍梅疏影和罗宛琪,柳致颜目不转睛盯着梅疏影,心中不由升起一种嫉妒,世间竟然有这样女子。

    众人坐下喝茶,此间除了宋琦夫妻,还有赖继学,另外就是梅疏影和罗宛琪。

    “哥,你怎么不告诉我这里,这里茶很好喝,点心也香,我并不太喜欢喝茶,却不自觉地喜欢上这里,今天中觉没有睡,有点乏了。”柳致颜不觉张嘴打了个呵欠。

    “不是你乏了,是这里的茶和点心中滋养药物起作用了,走,我们到里间放下躺椅,休息一会!”罗宛琪是老客,知道其中奥妙,拉着柳致颜到里间休息。

    其余几人却没有困意,都是修行人,这些补药对他们来说,影响很小。见两人进去休息,梅疏影开口说:“柳道友,多谢上次的指点,我这次来是有事请你帮忙。”

    “梅道友请讲。”柳致知微笑着说到,目光落在梅疏影身上。

    “我的修行,道友很清楚,是院中那株桂树精灵所传,她近日感到自己功候已到,准备渡雷劫,此劫事大,我修行时间短,又没有上好法器,桂灵渡劫时,为了不影响俗人,准备先附在我身上,由我将她带到一个偏远之处,以阴神之体渡劫。”梅疏影说出了来意。

    “道友准备如何做?”柳致知问到。

    “我准备向道友借一件法器,渡劫之后当归还,不知可否?”梅疏影说到。

    柳致知一听,心中盘算了一会,自己法器倒有多件,尖苗刀质地太差,乌眚幡本是内蕴煞气,不适于抵挡雷劫,阴巫环也一样,秋鸿剑不是法器,一盘算,发现一件法器却是正好,是那件五彩玛瑙如意,此物发出五色光圈,以防御为主,品质也很好。

    想到这,手一动,取出那柄玛瑙如意:“道友,这柄如意能发五彩光环,是一件很好的防御法器,就借给道友,用神识深入其中,自可体会其妙用,应该能抵御雷电。”

    “多谢道友!”梅疏影接过了如意,已感应到一种玄妙,感激地说到,收好如意后,从身边的包中取出一个乌木盒子,推给了柳致知:“这是我的一点谢意,望不要推辞。”

    柳致知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枚不太规则的鸡血石,虽达不到全红的大红袍程度,也有百分之八十晶亮透红,绝对是难得的珍品,更兼得内蕴一种阳和的物性,如果刻成印章,略加祭炼,盖下的印章都能带有阳和的灵力,已不下一般辟邪之符,这一块石头如果弄得好,能剖出三四枚印章。

    “这太贵重了!”柳致知将盒子推了回去。

    “道友善琢玉,此石对我来说,不过是玩物,道友不用推辞。”梅疏影又推了回来。

    “这块鸡血石也是一块不错的灵材,鸡血石本身含有大量朱砂结晶,先天就有镇邪效果。”柳致知怕梅疏影不知道,提醒到。

    “听宋道友说,道友善于炼器,对我来说,用处不大,还望不要推却!”梅疏影说到。

    柳致知一见如此,便不再推辞,他从内心也是喜欢这块鸡血石,他从小在爷爷监督下练习书法,有一定的功底,修行之后,书法也上了一层楼,却没有好的印章,上次收的一枚田黄印章,因阿梨没有好的法器,炼制之后,送给了阿梨。

    “那我就不客气了,欠梅道友一个人情!”柳致知收了起来,又问道:“桂灵道友渡劫日期定下来没有?”

    “大概在十天之后,要看天气,阴神渡劫必须有雷电的夜晚,白天太引人注意,在网上查了一下天气预报,十日后将有雷雨。”梅疏影说到。

    “地点定了下来吗?”柳致知又问到。

    “在扬州的蜀冈之上,观音山东有唐城风景区,夜间空旷无人,准备在那里渡劫。”梅疏影说到。

    “梅道友放心,你既然来了,我到那天去一趟扬州,看能不能帮上忙。”柳致知说到。

    “多谢柳道友!”梅疏影谢到。

    “柳老弟,我们也去一趟扬州,算是一次旅游,梅道友,干脆我们就和你一块走。”宋琦说到,宋琦不仅是自己,他想带苏婉青见识一下渡劫的场景,苏婉青已正式修行,虽然功候还很浅,但多一分见识也是有益。

    “宋兄,你们可以和梅道友一块走,我要准备一些东西,如果要渡劫,如果在十日之前渡劫,打个电话,这边到扬城,对我来说,不用一个小时。”柳致知并没有夸大,而是实说,他御器而行,直线距离很快,而且他御器速度只有在客机之上。

    “我这次就不去了,我还有些事,要回南方一趟。”赖继学说到。

    “不用担心,有我和柳道友,桂灵道友渡劫应该没有多大问题。”宋琦说到。

    梅疏影听宋琦这么一说,很高兴,本来她不过是想借一件法器,帮助桂灵渡劫,她也没有绝对把握,雷劫对她来说,只是听说过,实际情况并不清楚,她毕竟入修行界时间不长。现在有几人帮助,她当然高兴。

    “我明天走,宋道友和苏姐干脆住到我那里,虽不大,住四五个人没有问题。”梅疏影高兴地说到。

    柳致知渡过两次阴神雷劫,便详细将自己两次渡劫情况告诉梅疏影,柳致知的亲身以验,让梅疏影不仅详细了解了阴神雷劫的情况,更有如何应对,柳致知甚至将不动根本印相关的印咒传给了梅疏影,不动根本印并不是什么机密,应该算是东密的一种普传法门,但柳致知根据自己感受作了一些改进,已算秘术,这也算还一部分刚才梅疏影送他鸡血石的人情。

    梅疏影听得很认真,知道柳致知借这个机会传给自己一种秘法,这是一种很有用的秘术,特别对于目前的桂灵。

    传过之后,柳致知又根据自己的体会,说了与修行者劫难有关的事,让梅疏影觉得眼界大开。

    不觉之间,二个小时过去了,众人对雷劫相关情况谈得差不多了,便话题转到旅游上来,柳致知去过扬州,而梅疏影更是扬城人,说起扬城的一些风景名胜。

    在内间休息的两人一觉睡醒,从躺椅上起身,柳致颜感到浑身精力充沛,似乎精神从来没有这么好过,出来正听到众人谈扬州,宋琦夫妇准备去扬州旅游,心中一动,对柳致知说:“哥,我也想去扬州玩!”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