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20. 有心人巧设邂逅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何恽又一次看到心中的女神,太阳已经落山,暑天的温度却没有下去,天有些暗,还没有黑,不过这种气温对一般人来说,很不舒服,尽可能钻空调房,但对何恽来说,对他根本没有影响,就是在正午的烈日下,对他来说也是无所谓,他现在的身体,可以说是达到过去看武侠小说中描写的内功高手一样,寒暑不侵。当日在兰笋山附近得到的凶灵,早已被他抹去了灵智,炼身自己的化身,在夜晚,完全可以在夜色下游荡。

    但是他不敢,当日刚得到凶灵,huā了一夜时间,勉强炼成自己一个分身,要自如操纵,还需huā上数十天磨合,与自己心神完全相合,才能真正成为自己的一个分身。

    谁知第二日还没有开门,就听到敲门声,刚一开门,便被几支枪锁定,枪中子弹散发出一种微弱的灵力波动,正是昨晚那伙人用的子弹,想不到对方转眼就找上门来。

    从门口进来两人,据他们自己介绍,他们是一个气象研究所,别人习惯称他们是特殊部门,负责国家一些灵异之事,这两人一个是周大强,另一个是和尚,叫能净,这个和尚应该炼有阴魂类术法,而且身体爆发力很强,自己目前不是他的对手。

    这一介绍,何恽明白了,昨晚自己看到的,就是民间传说中龙组,周大强淡淡地将何恽的个人情报一条条报出,有些事情。何恽自己都忘记了。

    何恽当时陷入绝望之中,但很快发现了希望,那个和尚修炼的邪术,居然是组织中人,自己所修行好像并不邪恶,而且对方一上来并没有抓人,凭来的所有人的实力。何恽逃走的希望很小。

    经过一番斗智,终于达成一个协议,何恽虽不喜欢被人驱使。但形势比人强,成为一个特殊部门的最外围的人员,领一份普通工人的薪水。如果出任务,另有奖励,还有一些小小的特权,对何恽来说,这个结果不好不坏,虽不能让他满意,但作为一个普通工人家庭的孩子,一个正在上三流大学的学生在经济上来说,应该算是不错,而且。有足够的〖自〗由,只要不犯大错,平时没人管。

    经过这一事,何恽算是明白,自己是一个小小的棋子。这个世间水深得很,唯一的途径就是提高自己的实力,在实力不够时,最好装孙子,所以他连在夜晚本来准备将自己炼成化身的凶灵蝙蝠在夜空上游荡巡视的想法彻底打消,谁知道这世间有什么高手躲在暗处。他能收取华守义所化凶灵,不代表别人不能对他的化身下手。

    一段时间来,他只出了一次任务,是申城南郊一起凶杀事件,有人用术和药功进行入室行凶,家中人却被受迷惑的男主人干掉,何恽和能净一起,对方想负隅顽抗,结果,何恽调出蝙蝠化身,一阵定向超声波,将对方轰昏,得到十万奖金。

    不用说,他感觉到有个组织也是不错,今天傍晚,他从老房子中出来,准备出去转一下,看看申城一些黑市,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得会得到一些好东西,他现在身上也有个十大几万,今年附近开了一家武魂中药坊,他去过几次,里面药材很地道,特别是一些野生贵重药材,他huā过一次上万配过药,对身体调理作用,远大于以前那些药店,不过他现在经济,勉强能用一些真正野生好药,还需进一步挣钱。

    他一出来,走不多远,远远看到他心目中一直没有忘记的梅疏影,今日梅疏影一身淡藕色绸衣裙,点缀淡蓝色碎huā,衣服很宽松,却显示一种飘然的绰约,好像天地间都受到感染,热浪消散了不少。

    他一下被吸引住了,正是丽人如月,何恽虽是修行者,却控制不住心,嘭嘭地乱跳起来,深吸了一口气,总算从失神中冷静下来,对方却是一男三女,何恽根本没有留意到柳致知,他的注意力放在梅疏影身上。

    柳致知一皱眉,向这边淡然扫了一眼,何恽站在一颗树的阴影之下,柳致知感觉有些熟悉,微微一想,想起来了,原来是他,自己与此人还真有缘,这是第三次看到他,随念一想,也就释然,对方应该住在附近,自己从宋琦那边过来,遇到他并不奇怪,除了上一次,与凶灵一战,他出现在那儿是一个意外,出现在此处应该是正常情况,对方身上气息,有凶灵的气息,不过没那么凶厉,看来,对方应该是将凶灵炼成化身之类,有些可惜,不知能否不受凶灵煞意影响,这倒是一个增强自己实力的办法,不过不是自己所取。

    柳致知淡淡扫了何恽一眼,何恽没有注意到,他的心放在梅疏影身上,并没有注意到柳致知,柳致知的功行比他深厚得多,控制得也好,并不会引起人注意,何况何恽心不守窍。

    梅疏影也感觉到有人注视着她,抬起头,向何恽那个方向望了一眼,何恽身体一动,稍微移了一下,大树将他的大半个身体挡住,梅疏影只看到一些露在外面的衣衫,梅疏影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便收回了目光。

    何恽目光一瞥,发现一个认识的人,是柳致颜,柳致颜并不认识何恽,两人并不在一所大学,柳致颜上的是申城中一流的大学,而何恽却是三流大学,认识柳致颜是一次在全市的大学生艺术活动中,柳致颜参加了,何恽也参加了,当时身边有人指点柳致颜,说柳致颜家中有钱,人又漂亮,如果能追到手,可以少奋斗二十年。

    何恽当时随口问了一下,知道她叫柳致颜,是柳氏集团的董事长的千金,想不到在这里看到她,好像她与梅疏影很熟,心中一动,是不是找机会向她打听一下梅疏影的情况。

    柳致知将梅疏影和罗宛琪送到了罗家,又上去拜见了罗璜老师,然后才和柳致颜告别老师,送柳致颜回到父母那边,跟父母说了一会话,蓝悯竹也同意让柳致颜上班,柳致颜说明天和一个朋友到扬州玩几天。

    蓝悯竹很紧张,问:“是男的还是女的!”

    “蓝姨,是女的,我的一个朋友,服装设计师,扬州人,我玉雕老师的孙女明天也一块去,人很好,蓝姨,你放心吧,在工作前,让致颜去散散心,扬城又不远,明天上午走!”柳致知解释到。

    听柳致知这边一说,蓝悯竹放下了心,又问到:“就她们几个?”

    “不止,还有我一个朋友夫妻两人与他们一起同行,一共是五人。”柳致知说到。

    “致知,你不去吗?”蓝悯竹问到。

    “我这两天申城有点事,过几日我了去扬城一趟。”柳致知说到,蓝悯竹听柳致知这样一说,放下心来,在她心中,只要钟铭不去就行。

    柳致知回到别墅,并没有休息,今天梅疏影借法器,送他一块鸡血石,他自觉欠了一个大人情,梅疏影没有法器,他决定huā几天时间,炼制一件法器送给她,从储物袋中取出收集一些材料,最后,眼睛落在那两支箭上面,就是长江之中,龙谓伊从江底中取出那妖兽扬子鳄白骨上的箭,箭头闪着灵光,箭杆是铁木形成的阴沉木,开始根据物性构思法器。

    次日一早,柳致颜吃过早饭,将旅行包收拾好,带好衣物之类,没有要父母送,决定自己打车先到罗家,打了一个电话给罗宛琪,约了一下时间,便出门打的。

    刚到路边上,听到有人打招呼:“柳学姐,早!”

    柳致颜一回头,却是一个帅气的小伙子,给人一种干练的感觉:“早,你是?”柳致颜并不认识此人,有些奇怪。

    “柳学姐,我叫何恽,以前在大学艺术节交流上见过柳学姐,柳学姐给我印象很深,柳学姐应该没有留意过我,柳学姐住在附近?”何恽说到。

    “不错,这就是我家,你也住在附近?”柳致颜问到。

    “不是,我昨天是到一个同学家玩,就住在他家,早晨起来在附近转转,不想遇到了柳学姐。”何恽顺口扯了一个慌,他根本没有住在子虚乌有的同学家中,是特意赶过来的,柳家别墅并不是什么秘密,很容易找到。

    柳致颜并没有怀疑,哦了一声,看有没有出租,何恽继续说到:“昨天傍晚时分,我和同学在我家附近,好像也看到柳学姐,当时同学指出来,由于注意其他东西,我没有看清,不知道是真是假?”

    柳致颜不由顺口问了一句:“你家在什么地方?”

    “在普济寺附近。”何恽说出地址,倒没有扯谎,柳致颜一听,说:“你同学倒没有说谎,我昨天倒真在那里。”

    “原来是真的!”何恽一脸遗憾地说。

    柳致颜有些奇怪:“有什么不对?”

    “没有不对,我同学说好像三位美女,其中一位特别漂亮,说从未见过这么美丽的女子,可惜我没看到,学姐,我转述同学的话,不是贬低你,你很漂亮!”何恽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好像说错了话。

    “你说的是梅姐?!”柳致颜心中难免有些妒意。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