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21. 兴起书法,印成混一体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梅姐?她在哪个大学读书?”何恽好像并没有见过梅疏影一样。

    “梅姐已工作,不是申城人,是扬城人,搞服装设计的。”柳致颜不知不觉中将梅疏影的情况透露出来。

    何恽还想往下问,一辆出租车出现,被柳致颜招手拦下来,何恽不好再问,看着柳致颜上车,柳致颜向他挥手,他也挥手相送。

    车子驶了出去,他反而微锁眉头,自言自语地说:“这个柳致颜身上玉佩是从哪里得到,就是开光的法器也没有这么强大,难道是梅疏影制作?”

    想了想,没有什么头绪,如果对方身上没有玉佩,自己甚至可以运用**一类术法,直接控制她,现在却不行,她身上有这种玉佩,为了安全,最好不打她的主意,不知背后是什么人。好在梅疏影的信息得到了一些,原来不是本地人,是扬城人,我说自从上次一见,就再也没有碰到。转过身,不经意间,意志散出,几步之间,便不见了踪影。

    转眼间,五天过去了,柳致知一件法器也炼好了,粗一看,再也没有箭的样子,这是一个手镯,色泽黑亮,如同墨玉,两条螭龙相缠,口中吐珠,珠却是金铜色,平时套在手腕上,神识一催,化为两条螭龙,各吐一道金铜光华,如飞矢行空,锐利无比,守则螭龙在周身上下盘旋,一层墨光,滴水不漏。

    这五天中,并没有电话来。柳致知知道桂灵还没有渡劫,休息了一天,取出那只乌木盒子,看着那块鸡血石,脑中开始构思如何切割,脑中一种种方案推敲,他是想尽可能地充分利用材料。经过认真考虑,最后将这块鸡血石的料子一分为四,取其中一枚。柳致知开始加工,一方印章成形,印杻为盘龙。印面五个古拙的篆字,“以道莅天下”,这是取自《道德经》中的一句话,字迹古拙而流畅,透出一种玄妙,已达到目前柳致知水平的巅峰,更重要的是,柳致知现在所雕的东西,都是心神凝练,执心为一。加上材质自有灵性,却是一种不炼而炼,算是一种心炼,所以柳致知所雕的东西,不经意间就是一种风水法器。

    对柳致知来说。琢玉也是一种修行方法。此印现在也算是法器,如果盖下一印,自然有灵验妙用,柳致知很是满意,在一张纸上盖了一印,盖好之后。柳致知拿着那张纸感受了一下,很不错,可以当一般符用来驱除邪煞之气,但发现一点不足,柳致知现在用的印泥是在外面所买,保持灵力很差,这张纸放一段时间,渐渐就会流失灵效。

    看来,要自制一些合乎自己所用的印泥,普通印泥有些不合用。柳致知从小练书法,也知道印泥的制作方法,这不是什么秘密,在网上查得到,原料基本上是:植物油、朱砂和艾叶,这三种原料是基础,另外可以加冰片,白陶土,还可以根据需要,自己加一些特殊的香料。不过柳致知并没有制作过,而且,柳致知的制作印泥有特殊用途。

    植物油,制作印泥一般多用蓖麻油,柳致知也决定用蓖麻油,当然,其他植物油也行,柳致知有一种想法,是不是去收集一些灵气足的野生植物种子,榨取油脂,不过现在却不可能,以后有机会试试。

    上好的朱砂柳致知储物袋中有,朱砂是许多道士画符的必备的东西,柳致知身上朱砂绝对比市场一般朱砂强,艾叶目前只能去买,柳致知上街将所用东西买好,买的蓖麻油已经过3-5年的天然氧化,将艾叶去粗梗,洗净晒干并搓软后,放入药碾中碾压,然后去掉黑皮及叶茎。将处理好的艾叶用沙布袋装好放入水锅内蒸煮。煮好后取出放入清水中浸泡。次日取出晒干,用手揉搓并去除杂物,得到细长洁白似棉纱的艾叶纤维。朱砂入药碾中碾细,柳致知有耐心,碾得极细极均匀,然后将碾细的朱砂加入油中研磨,大致比例为1:4,做到“油不浮,朱砂不沉”,又加入少量的冰片等香料药物,最后将艾叶纤维分次加入,搅拌均匀,反复用手工调和,形成湿泥状印泥,取出购买来的专装印泥的小瓷盘盒,将印泥装入其中。

    又取出那方法印,柳致知称之为明道印,在印泥盒中,轻轻一按,沾上印泥,然后集中精神,调灵力,运于手上,往纸上一按,刹那间,感觉天地能量一阵波动,纸上似乎恍惚了一下,一印成,顿觉纸上印记有一种凛然之威。

    柳致知感应了一下,很满意,此印对付一般低级邪灵足矣,如印在属性相容的符上,更能增加符的威力,虽不是代表一方权柄的法印,也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

    这一切都准备好,已离桂灵渡劫没有二天的,梅疏影也未打来电话,说明没有提前渡劫,柳致知又上网查了一下扬城的天气,两日后夜间到第二天应该有雷雨,柳致知也不着急赶往扬城,决定休息两日,调整一下自己身心,好好回想一下所得。

    走出书房,柳致知在院中站了一会,看看院中植物的旺盛的生机,将这几日来的感受又好好过了一番,在院子中呆了了大半个小时,何嫂已出去,何嫂除了照顾此处房子,也和周围的邻居熟悉,没有什么事时,也串串门,对她也说,也是一种交际,柳致知反而是鼓励,这两年来,柳致知经常在外,此处房子大,只有何嫂一个人,也显得冷清,好在何嫂在附近也有一帮朋友。

    柳致知回到书房,书兴大发,摆好宣纸,研好墨,顺手一幅行书,却是散句,取自《易经》:“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感觉心中一气已尽,落款之后,放下笔,看了一会,有些满意,取出明道印,盖上印,整幅字立刻有一种自强不息精神跃然而出,柳致知感觉到印上气息与整幅字成为一体,不觉点头,此印配得上所刻的五个字,这幅字如果挂在家中,有一种镇邪的效果。

    想到此,决定将此幅字装裱起来,柳致知身边并没有手动装裱的工具,材料也不全,便卷起此幅字,出了家门,找到一家裱字画的店,店名得一斋,柳致知看见这个店名一笑,能取此名,主人还是有一些文化底蕴。

    这是一家装裱出售字画的店,店并不大,两三个人,店主一看柳致知手中拿着一卷纸,知道是来装裱字画的,便迎了上来:“先生,有什么字画要装裱?”

    “写了一幅字,感觉不错,来装裱一下。老板贵姓?”柳致知说着打开手中这幅字。

    “免贵,姓杨,好字,柳先生,这幅字卖吗?”店主杨老板眼前一亮,看到后面落款,柳致知并没有起别号,还是用了本名柳致知,杨老板刚才听柳致知说是自己写的,便从落款上知道柳致知的姓名。

    “大致多少钱?”柳致知并不想卖,不过还是想了解一下自己幅字在市场上定位。

    “如果卖的话,我出二千收,如何?”杨老板眼光不差,字是好字,那枚章印也是佳品,他收购后装裱好,找到行家,五六千出手不成问题,这还是柳致知在书法界没有名声,如果将来柳致知闯出了名声,这字价格会成十倍往上长,就是不卖,自己收藏,也是一种极佳的投资方法。

    柳致知对艺术品字画市场听说过,却没有经历过,算是一个外行,也不知道这个价格如何,不过他也不想卖,刚才不过是了解一下。

    “不想卖,老板,裱一下多少钱?”柳致知问到。

    “柳先生,如果想卖的话价格好商量,裱一下,这个价格看你用什么材料,相差很大,普通材料不足百元,但对这幅字来说,就可惜了,这样吧,我手工裱,轴头用紫檀,绢,重生宣等其它方面尽可能用好材料,不然配不上这幅字,这样一来,价格就贵了,一般人我会上千,你是第一次来,给你六折,六百元如何?”杨老板说到。

    “行,多长时间可以取?”柳致知没有还价,对他来说,这是小钱。

    “半个月后来取,包你满意。”杨老板说到,开出了票据,交给了柳致知。

    柳致知知道手工裱很费时间,效果完全看对方的手艺,对于手艺高明的人来说,肯定比机器裱强得多,对方既然有这样的把握,那就交给了他。

    到了相约的这一天,柳致知并没有接到梅疏影的电话,知道时间并没有变,原来商量好的是在夜晚十点钟之后,因为过早的话,许多人住户未休息,会引起人注意,当然,这也与天气有关,毕竟渡阴神劫不是其他,是自己主劫去找雷电。

    天入晚之后,柳致知到附近的一个小公园之中,晚上并没有什么人,找了一个隐蔽之处,祭起天珠莲,一道淡淡地墨白相间光影一闪,冲空而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