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24. 心中无功利,自然生妙意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钱之并没有留意到这个现象,只是以为不过是自己的〖兴〗奋所致,柳致知却发现了这一点,修行让他感官比常人强了许多。钱之表现出来的现象,柳致知知道是受明道印的影响。

    钱之细细抚摸着这枚印章,甚至全部心神都聚在上面,不觉间似乎与明道印产生一丝共鸣,明道印微微闪现着一种极淡的灵光,在常人眼中,好像明道印更在鲜艳,柳致知却是很惊讶,这是他第一次发现,一件修行者的法器,虽然明道印甚至不能算法器,但毕竟比最好的风水法器强,已勉强算是一件法器。

    柳致知是第一次发现,一个普通人与法器产生共鸣,也说明了钱之实质上心灵已近一个修行者。钱之常年沉浸在法之中,不知不觉中,已有养生之效,相当于一种另类的修行。

    在历史上,往往真正法家都比较长寿,人也健康,就是这个原因,不同于现代艺术,如西方现代的绘画大师,不少人最后精神失常,自杀。法自然平心静气,到一定境界后,往往师法自然,这也是华夏传统化许多技艺的精髓所在,甚至武术这种最初以杀人为目的技艺,最后都带有很强的养生效果,华夏技艺中,达到与自然和谐往往是其追求。

    “好印!一枚极品印章,材料是极品,加工也是一流,没有辱没这块天地瑰宝!”钱之恋恋不舍地将印还给了柳致知,然后也写了一幅:又见新荷发。江山代有才人出!也是行草,落款之后,掏出一枚田黄印章,盖了下去,章上四:无欲则刚。

    “好!好印!”柳致知赞到,从笔法上来说,显然胜过柳致知的。柳致知的笔法还未完全形成自己风格,没有完全脱离前人痕迹,而钱之老先生的。却完全自成一派,要不是柳致知的印章神奇,这完全是一种作弊。两者之间就不能相。

    柳致知不由心服,法这东西,不仅是基本功,人生阅历也是极其重要的东西,柳致知现在法,拿出去已算上乘之作,但毕竟还是与真正大师之间有些差距,柳致知并没有灰心,而是清楚看到自己的不足,叹道:“我的与钱老之比。瓦砾与珠玉之别!”

    “小柳,我卖老叫你一句小柳,你这么年青,到这个程度,已今我们这些老家伙汗颜。我在你这么大时,根本无法与你相比!”钱之说到。

    “柳先生的虽不如钱老,拿出去已算少有佳品,国内没有几人比你强!”杨老板也在一旁赞赏到。

    “不要夸我,我知道自己的斤两,世间高手多的是。我不过是一个法爱好者!”柳致知这不是谦虚,他知道自己的情况。

    “小柳,按理来说,你这手早应该有些名声,我怎么从未听说过?”钱之有些好奇,他并不是打压别人的人,对国内一些好苗子还是知道不少,何况在申城,就在自己身边。

    “我从小被爷爷压着练,平时也未参加过什么法比赛,仅是自己兴趣,我手上这幅是半个月前心血来潮,得到朋友送的一块鸡血石,制了一方印,才写了一幅,看看不错,才送来裱,以前根本没有真正写过作品。”柳致知平淡地说,他对法不过是作为修行之余的一种调济,并没有放在心上,心态很正常,特别是看过当日邵延的法,让他汗颜,邵延法已有道意了,自己与之相比,好像小孩涂鸦一样。

    “怪不得你法到这个地步,原来心中无有功利,不像现在有些所谓法家,用笔还没有周全,便求新求异,自谓独成一派,实际上完全是利欲熏心之下怪胎,又找一帮人吹捧,贿赂一些不知什么类别所谓法比赛,得一两个奖,便自以为是法大家,世人不知,为其蒙蔽,实是国内法界的悲哀!”钱之感叹到。

    柳致知倒没有发什么感慨,这种情况不仅是法,各行各业都是如此,世人求名利也是正常现象,柳致知不好说他们不对,便安慰道:“钱老,不用担心,还是有一批真正法爱好者,利用旁门左道只能得逞一时,最终会被时间淘汰,而像钱老你的作品,就会如珍宝一样,流传下去,时间是检验最佳法宝。”

    “小柳,有没有兴趣参加一些法聚会?”钱之问到。

    “钱老,我爱好法,也想与人交流,但也有自己的事情,法并不是第一位,有时时间会抽不开。”柳致知坦率地说,对别人来说,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但对柳致知来说,他所求大道却是第一位。

    “我知道你的意思,这样吧,我们相互留下联系方式,以后有事,我联系你。”钱之说到,柳致知当然同意,留下了联系方式。

    杨老板在一旁发话了:“钱老,柳先生,这两幅我亲自来裱,不收费,有个请求,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有什么事就说!”钱之说到。

    “能不能将两幅在我店中多挂一段日子,裱好大概半个月,你们一个月之后来取?!”杨老板说到。

    柳致知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钱之万金难求,柳致知的虽不出名,但能让钱之看上,自然身价上升,挂在他店中,经他一宣传,自然,他的店名声就出去了,比什么广告好。

    杨老板是一个聪明人,他并没有开口向两人求,毕竟他与两人并不熟,但一旦和两人拉上关系,时间一久,成为了朋友,说不定倒可以向两人求,现在不行。

    “你倒是打得不错算盘,也罢,就依你说得办,不过,如果有什么好的画,你通知我一声,这次要不是我一个学生发现小柳的,就错过了!”钱老笑到,钱之这么一说,柳致知并没有意见。

    “您老说的,我以前不敢打扰您老,以后有什么好东西,第一时间通知您老!”杨老板说到。

    柳致知回到家中,将手中这幅挂在墙上,观赏了一下,这个院子,现在完全是被一种气场笼罩,本来柳致知利用琢玉功底,做了不少风水法器,放在各个房间,相互之间,形成一个完整的法阵,恶灵邪鬼,根本不可能入内,此处对常人已算一个极佳的福地,何嫂并没有留意,这一年多来,连感冒都没有患,甚至感觉身体比以前好了,实际上就是此阵的功劳,这一幅加上去,又多了一种正气和阳性气息。

    有时间再给父母的别墅添几件玉器法之类,将那边也改造一下,柳致知心头冒出了这个想法。不过现实柳致知想去做另一件事,自觉大药孕育最关键一关已过,自己心性能配上大药服食,不过〖体〗内大药产生时机还不成熟,还需继续蕴养。

    柳致知决定外出一阶段,他修行之术,不自觉已与传统炼养术有所区别,格物之道,据他目前理解,不仅是了解外物,掌握规律,更重要是以心统御这一切,物我相感,心念动处,物我一,这将体现在他大药服食之中,别人大药服食,是自身精气神的升华,玉液炼形,金液还丹,而他可能不仅是自身,可能还要牵引天地万物的灵信,混外物与己为一,才能过大药服食这一关。

    柳致知决定先去太行山一趟,这一趟是采药,上次戴秉诚无意间得到玉琼丹石,并说出地点,柳致知决定往那个地方一趟,碰碰运气,另外,上次越空兰说过的天露,如果有机会,他也准备采集一些,柳致知先炼制了数只玉瓶,虽不是什么名贵的玉石所炼,但柳致知平时所收玉石,都是一种内蕴物性的玉石,制成玉瓶后,又刻下符箓,能锁镇灵气。

    准备工作做好之后,方才出发,他此去只是空身一人,走之前,打了一个电话给宋琦,简单说了一下自己去向,赖继学还没有回申城,据说老家那边有点事,暂时不能回来。

    宋琦知道柳致知去采药,问是否要帮忙,柳致知说不需要,宋琦也未说什么,柳致知身上有一个寻宝罗盘,柳致知好长时间未曾使用,这次决定好好利用一下,甚至决定不仅去寻找玉琼丹石和天露,就是一般有灵气药材也都采摘,简单泡制一下,自己用不到的,寄给武魂药业,由他们处理。

    柳致知乘火车来到戴秉诚到一个小站,这是一个县城曲岭小站,当日戴秉诚就是在此遇到飞车抢夺的地方。

    柳致知在此下了车,此处很破落”车站也不大,柳致知坐的也不是动车,下了车之后,前方已望见延绵的青山,出了车站,有不少开着机动三轮车的上来拉客,柳致知并没有理睬他们。

    也有几个开着摩托拉客的,主动上前打招呼:“老板,去城里,还是山里,如果是山里,山里路窄,摩托好走!”

    柳致知准备孤身入山,目测了一下距离,大概十多里路,对柳致知来说,这点路并不远,他也不用向导,入山如果坐车,目的地他也不知道,干脆就走过去好了。

    就在这时,一阵摩托车轰鸣声从后面传来,有人喊道:“抓小偷,抢包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