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26. 山中露宿,偏逢夜行客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远处的人显然也发现了柳致知,柳致知燃起一堆篝火,在夜幕下很是显眼,见远处有火,那肯定有人,这帮人便加快了脚步,不久便听到附近有流水声。

    柳致知选择地方相对开阔,在离篝火近百米处有溪流,来的一行五人,身上背着行囊。柳致知观察五人,四男一女,一个男的五十来岁,精神很好,手指节粗大,显然是一个练家子,走路有点外八字,另三个男子有两人不足三十岁,还有一人三十出头,比常人强壮,但论实力却比不上那个年纪大的,不过那两个年轻人身上却有一种极淡的波动,柳致知现在眼力可不是以前,两人身上有护体符之类的。那个女人三十左右,有一种干练,人也漂亮,显然也练过武术之类,身上还隐约有一种波动,应该会些术法,比那三个男子强,这样一群人,夜晚出现的太行山,倒吊起柳致知的兴趣。

    柳致知观察对方,这五人也在观察柳致知,他们是五人,出现在太行山,而柳致知一个人,却显得更加诡异。

    “小兄弟,我们入山错过了宿头,见小兄弟这边有光,便过来了,小兄弟就一个人?”那个三十出头的人打了个招呼。

    “我是一个采药人,入山寻找一些药材。”柳致知淡淡地说。

    “既然这样,我们今晚也错过宿头,不如在此过一夜,小兄弟没有意见吧?”那人又说到。

    “这又不是我家,你们不必征求我的意见。”柳致知不以为意地说到。药材已处理得差不多了。有些柳致知已收入储物袋中,有些还在火堆旁烘着。

    几人目光落在那几株药材上。

    “这是紫团参?!好东西,我叫杨广军,不知小兄弟贵姓?”那个三十来岁的扬广军问到。

    “柳致知。”柳致知并没有多说,好像对几人不感兴趣。

    “柳先生,你一个人,不害怕吗?”说话的是那个女人。

    “习惯了。”柳致知淡淡地答到。

    “我叫安晴。这位是兰精忠兰老先生,这两位是余旭光和李锋,我们来此寻找一个地方。不知柳先生是否知道?”安晴,也就是五人中唯一的女子将几人简单介绍了一下。

    “不知道,我不是本地人。”柳致知不等她问下去。直接回答到。

    “你不是本地人?还是不放心我们,我们与柳先生不过是萍水相逢,还请多多关照!”兰精忠弯腰行了一个曲身礼。

    柳致知微微一皱眉:“你是日本人?”

    “柳先生误会了,我不是日本人,我是日籍华人,在日本生活了多年,我父辈是被日本人作苦力在战争年代带到日本,我在日本出身,老了,想起父辈的一个嘱咐。回来看看。”兰精忠说到。

    柳致知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我的确不是本地人,听说太行山药材不少,有兴趣来到此处,采些药材。根本没有固定目的地。”

    “柳先生,兰老先生在日本时,其父去世前,曾告诉他,在薄源陉一处秘密所在,藏有他先辈的重要东西。后来,其父被作为劳工带到日本,一直没有忘记这点,我们来到此处打听,并没有人知道薄源陉在什么地方。”安晴说到。

    “当地人不知道,我更不知道。太行山中,山断之处为陉,我只听说过飞狐陉之类,没有听说过什么薄源陉。”柳致知摇摇头,这几人的话并不完全是实话,柳致知现在眼光的判断力不是以前,自长江历练之后,心性的提高,让柳致知看问题更能见本质。

    柳致知以前就认真研究过心理学,几人说话的眼神,身体无意识动作,柳致知都观察得很仔细,杨广军还好,并没有涉及他自身的东西,而安晴和兰精忠的话,肯定混有谎言,柳致知以前也掌握这些心理学知识,但却做不到如此。

    这不仅是知道,还是要将知识应用,先得随时留意对方言语时的各种特征,说实话,一方面与对方说话,一方面一丝不漏将对方一言一动全部收入眼中,并且要在大脑中处理,根据自己知识,得到相应结论,这种过程并不是谁都能做到,要做到这一点,要经过专门的训练,柳致知并没有经过这种训练,但随着柳致知的思想改变,不自觉中自然而然地做到了这一点,这事实上就是一种道行的体现。

    既然这样,柳致知不用说不知道他们所问的地方,就是知道,恐怕也会好好考虑,是否真的告诉他们。

    见柳致知也不知道,安晴和兰精忠有些失望,杨广军、余旭光和李锋放下背囊,迅速搭好帐篷,然后,坐到篝火边,开始吃干粮。

    “柳先生,你没有搭帐篷,如何过夜?”杨广军一边吃一边好奇地问到。

    “天不冷,我露宿。”柳致知一边翻看药材,一边说到。

    “那不怕蚊虫么?要不跟我挤一下?”杨广军说到。

    “不用了,我习惯了,以天为幕,以地为席,看满天星斗,对现代人来说,难得有些享受。”柳致知又向火堆中添加了一些木柴。

    “兰老先生,安小姐,前方十来里有一个峪峡,应该算是一个陉口,据说当年这里发生过一场战斗,一支抗日游击队在此袭击了日军一个秘密分队,双方死了很多人,那个地方听一些老人说,一到阴天,鬼声啾啾,会不会是你老想找的薄源陉?”余旭光铺开了一张打印的古狗卫星地形图,指着一个地方说到。

    看来,这几个人做的准备很足,不像柳致知,什么也没有准备,柳致知也不用准备,他现在的身手,根本不用考虑这些,他只需在山中找药,不担心迷路,最坏情况下,也可御器离开。

    柳致知望了一下那个地方,也是自己明天想去的地方,但他并没有说话。

    “明天过去看看,只好碰运气了。”兰老先生点点头说到。

    几人又对着地图谈了一会,定下明天的行程,从他们交谈中,柳致知发现,兰精忠和安晴是雇主,而其余三人,是两人雇佣来帮助他们的人,也算探险方面的行家。

    “柳先生,有没有兴趣去一趟那个峪口?我雇佣你。”兰精忠望着柳致知说到。

    “我有自己的事,那个地方也许会去,对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柳致知并没有兴趣加入他们之中,柳致知有自己的事。

    “那就不勉强了!”兰精忠有些遗憾地说。

    几个人又谈了一会,便到溪边简单地洗了一下,钻进帐篷睡觉,柳致知却依然坐在篝火旁边,几个人都没有留意到,现在是夏日,在篝火边,他们感到很热,就是刚才吃晚饭,他们也是离火堆,还是不自觉地往后退开一些,也是感到汗水流下。而柳致知却一丝汗都没有出现在头上。

    见几人入帐篷休息,柳致知将火堆旁处理好的药材全部收入储物袋中,盘坐在火堆旁,准备静坐一会,听到头顶有声,却是蝙蝠飞过,这是正常的蝙蝠,现在是夏日,山中有蝙蝠也算正常。

    就在这时,听到前方山林中隐隐传来一丝声响,对柳致知来说,黑夜和白天并没有多在差别,那声音,并不是前方山林中发出,而是更远。

    柳致知不由有点好奇,手一翻,罗盘又出现在手中,柳致知现在的神识,就是相隔数里,也能感应到,不过并不如亲眼所见,而借助罗盘,柳致知甚至能感应到二三十里外,更绝的是,可以将远处的情况一处处投影入心灵之中,好像亲身所经历一样。

    柳致知并没有完全沉入罗盘之中,身在野外,又无人护法,柳致知可不放心,身边不远处帐篷中,还有几个来历不明的人,柳致知留几分注意在身边。

    好像隐形的自己向远方飘行,借助罗盘,柳致知向那丝声音来源处追去。在此间,又见到数株有灵气的药材,柳致知决定明天来采,也见到几只比寻常动物有灵性的野生动物,不过尚未开灵智。

    柳致知追踪到那处陉口,柳致知惊讶了,此处灵光大盛,仔细感受,这种灵光不是天然生成,而是人为布置,这陉中有阵法!

    柳致知兴趣大增,难道有修行人在此修行,还是有什么情况?陉中传出一阵阵波动,反而让柳致知的感应不太清晰,这种波动,柳致知感应中是一种阴魂所发出,这种阵法好像有拘魂作用。

    由于阵法的干扰,柳致知借助罗盘并不能感应清楚陉中有些什么,柳致知睁开了眼睛,将罗盘收入袋中,他决定亲自去查探一下。

    柳致知站起身,几顶帐篷中已传出呼噜声,看来他们也累了一天,一睡下,便入了梦乡。

    柳致知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如正常一样,走入黑暗之中,并没有使用什么术法,那几人虽然发出呼噜,柳致知还是很小心。

    走出了一段距离,柳致知发现确实未引起注意,凭柳致知的感应,如果真有人跟踪,根本不可能。然后,一步迈出,便是出现在百米之外,这是缩地术,十里多并不远,很快就到,陉峪之中,在柳致知的眼中,完全是另一幅情景。。。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