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27. 当年烽火丹心在,传承我担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陉峪之内,黑气漫延,磷火飘荡,更有一种凄厉之声,这些一一呈现在柳致知的眼中,如果常人来此,仅能看到星星磷火,灵敏一点的,还能听到鬼啸之声,其他就见不到,如果入陉峪之内,立刻会陷入幻像之中。

    在柳致知眼中,却清楚看到一个个鬼魂在飘荡,却分为两类,一类根本已损,连鬼形都不全,另一种,却是滔天杀气,已类修罗,是军魂。柳致知迅速分辨出来,那类消磨得鬼形不存的,依稀可辨是当年的侵华日军,另一类,却是华夏抗日战士,两类鬼魂还在依其本能在搏杀,不同的是,抗日的军魂显然得到地气的补充,而日军的厉魂不断被斩成数片,又缓慢的重聚,在其间,可以说是永世不得超生。

    柳致知心中叹了一口气,不是对侵略者同情,而是对抗日军魂的感慨,不知他们是自愿羁留于此,还是被强拘于此,对他们来说,也不得入轮回。长此以往,虽得地气相助,但此地阵法显然已出现破损,迟早有一日,他们也会消散在天地之间。

    柳致知对阵法并不是很精通,但与宋琦在一起,还是对许多阵法有了解,柳致知静静观察一回,心中已肯定这是一种什么阵法,这种阵法并不算高明,是五方锁魂炼魄阵,此阵并不是一种正派大阵,可以算是一种邪派阵法,而且需要五个活人血祭,血祭者必须自愿。

    柳致知并没有入阵。他的灵觉却伸入阵中,搜寻那阵中残存下来的记忆,这是大阵保存的信息,只要阵不破,心灵与大阵共鸣,能将当初一种情况重现在自己心灵之中,柳致知所行格物之道。对信息比正常心法敏感得多,这也是柳致知的优势。

    刹那间,也许是一瞬间。柳致知却像过去好多年一样,柳致知明白了根缘,虽然信息缺失了许多。但柳致知大体明白此阵的由来。

    此处是当年一支日军扫荡精锐小队,在扫荡中杀人放火,也抢劫了不少财宝,被一支游击队在此伏击,日军战斗力很强,更让人没有想到的事,日军之中,居然有日本阴阳师中一个门派的弟子。

    幸好游击队中也有一个修行人,双方拼杀异常惨烈,日军中那个阴阳师最终被杀。在临死前却将日军不论活人还是鬼魂转化为一种式神一样存在,如果游击队撤退,这些东西一旦散开,完全是一种灾难,而游击队中修行人也身负重伤。为此便抛弃生命,和另外四名重伤将死的战士以身血祭,而下此阵,唤醒阵亡的战士,硬将日军亡魂式神压制下去,当时。日军还有几人逃入附近的一个山洞中,从此就没有了音讯。

    柳致知感受到这些信息,不由肃然起敬,华夏近代以来,许多修行大派因天地气运转换,据说避入洞天,根本不在主空间出现,还有一些热血之士,出现在世间,不仅遇到了热兵器,更遇到各类国处修行者,特别是一些宗教的修行者,演绎出一幕幕在世人感觉之外悲歌。

    而真正大派高手的避世,让还留在世间的修行者根本无法形成真正有效的力量,然而,就是这种不屈的抗争,世间的华夏才免于彻底的灭亡,不然在天地大势之下,地球上的文明古国有过许多,只有华夏一直传承不绝。

    也正是这种大派数百年前的避世,才让红色华夏政府建立后,对修行人没有任何好感,破四旧等等浩劫出现,不能为之所用,尽可能破除。

    柳致知望着陉峪之中,这种阵法并不是用来对付活人,而是对付阴魂的,如果在白天,阴魂不现,此阵根本不会显现,就是现在,对柳致知来说,也不会对他有影响。

    柳致知迈步入内,一个残缺不全的鬼子阴魂带着绝望的凶厉向柳致知扑了过来,柳致知手掌之上泛起灵光,随手一抓,灵光从四周往内一合,转眼将阴魂压缩成一个球,成为乒乓球大小,然后,拳头一紧,随手一捏,扑的一声,将球捏破,阴魂惨嚎了一声,化为数十缕,向四周散去,好久之后,才又成形,已黯淡了许多。

    柳致知不是不能将之灭掉,但没有意义,这里对于鬼子阴魂来去,就是地狱,不断被军魂斩散,又一次次再聚,然后又斩散,柳致知不想对方就这样解脱,才未下杀手。

    一名抗日军魂手执大砍刀,一刀将一名鬼子厉魂劈为两半,发现了柳致知,一闪,一刀向柳致知砍来,柳致知叹了一口气,在阵中军魂,早已没有理智,剩下的仅是一种本能,一种仇恨的本能,并没有相互拼杀,在他们灵魂深处,杀鬼子已为一种执念,柳致知作为一个生人,来到此处,又是夜晚,当然不会放过柳致知。

    柳致知身形一晃,没有出手,人已消失在军魂面前,出现在一棵树下,这是一棵槐树,树下一坟,并不是坟,而是由槐树根缠绕形成,柳致知感应到里面盘坐着一具白骨,如果透过树根缝,肉眼也能看见,在左侧,还有一个洞,并不是天然形成,应该是什么动物打出来的,在洞口,有一个木盒子,柳致知感应了一下,应该是金丝楠木所成,可能是此人生前的遗物,其他已化尽。

    柳致知知道这种五方锁魂炼魄阵,五个血祭者当时是不能入土,而在他们身边栽下一棵槐树,槐树根系最终自然将他们裹入其中,但现在却没有事了,柳致知知道此人就是当年的修行者,深深地鞠了一躬,拾起了盒子,然后运用土行术法,掀起旁边泥土,将树根坟掩盖起来。

    接着又对四方的四座树根坟同样处理,便不再停留,回到了宿营地,那几顶帐篷中鼾声依旧,柳致知望了望其中两顶,一顶是兰精忠的,一顶是安晴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坐在火堆旁,柳致知取出那只盒子,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机关,柳致知打开了盒子,严丝合缝,这点柳致知反而高兴,里面东西在这种情况下,最不易受到破坏。

    盒子虽严,柳致知手劲也远非普通人所能想象,轻轻一提,将盒子打开,里面却是一层明黄色丝绢包裹着东西,保存得非常好,柳致知取了出来,感觉应该是两本书,盒子底还有一包东西,同样被丝绢包裹着。

    柳致知打开丝绢,里面果然是两本书,而且是手抄本,上面一本是记事的本子,却是盒子的主人记录一些事,有术法的体悟,也有抗日一些记事,柳致知翻了一下,记事人叫那修国,是一名修行者,也是一名行走江湖的郞中,主要习练祝由术,后国难当头,便投身抗日之中,在缺少医药的条件下,他可谓是游击队中活神仙。在本中他自己感慨,不知自己能否活到战争结束,如果不能,希望将来得到书的人能将此门传承下去,他自述,自己出自阴山宗,修习一些祝由术、针灸和一些术法,不愿这门传承断绝,阴山宗已经没有什么人了。

    柳致知看完,心中感慨,又拿起另一本书,这本却是阴山宗的术法,分为祝由术、还有不少御鬼术法,最后是针灸术,后面一部分针灸显然是他自己添上去的,字迹与前面并不同。

    柳致知翻了一遍,喃喃地自语:“那前辈,你放心,我会替你找一个传人,不让传承断绝!”虽是自语,已等于发誓,柳致知是对那修国的敬佩让他这样做。

    盒子底部的东西,柳致知也看了一下,是一套金针,针灸的用具,柳致知将东西重新放在盒子中,收入储物袋。

    天还没有亮,柳致知便静静盘坐在火堆旁,利用吐纳术,在没有防护的情况下,他不会入静定之中。

    东方一发白,柳致知便到了溪边洗漱了一下,回到篝火旁,熄灭了篝火,简单吃了一些干粮。此时五人也起来,洗漱后,兰精忠抽出一把二尺多长的太剑,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武士刀,开始练习,柳致知以前专门炼过苗刀刀法,日本剑道许多东西来源于苗刀,柳致知一眼看出,兰精忠刀法很凌厉,绝对不是庸手。

    “兰老先生,好刀法!”柳致知夸到。

    “这不是刀法,是剑法,我在日本学过剑道,一直没有放下!”兰精忠说到,好像发现自己说漏嘴了,又补充道:“华夏人的剑与日本的剑不同,习惯上叫日本的太剑为刀!”

    柳致知故意说成刀法,在日本,学习剑道并不难,但达到一定程度就比较难,而且,能随身带一把如此上乘的太剑,在华夏刀具管制情况下,能带入内地,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柳致知并没有多说,好像自己是一个外行。

    安晴也活动了一下,从她的动作来看,应走的是空手道和合气道的路,柳致知只是扫了一眼,而扬广军却打了一套俘敌拳,看来,他是一个退伍军人,而另外两人只是活动了一下四肢,做了几次深呼吸。

    “柳先生,今天和不和我们一齐走!”安晴问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