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30. 觊觎传承,一刀斩敌寇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我们是出钱聘请你们帮我们找东西的人。”安晴开口了,说了一句废话,语气中充满了调侃。

    “你们是〖日〗本人?!”余旭光从两人表现中,好像明白了什么。

    “小朋友,倒是挺聪明的,不过,你们支那有句古话,聪明有人活不长!”兰精忠回过头来,嘲笑道。

    “妈拉巴子的小鬼子,居然敢骗老子!”李锋跳了起来,就要冲上去。

    “不要动!不然子弹可不长眼睛!”安晴冷冷说,手中出现一支小巧,指着三人。

    “你们不叫兰精忠和安晴吧!叫什么名字?”杨广军伸手摁住了李锋,口气之中有一丝愤怒,问到。

    “不错,我叫安倍晴子,他叫藤原仲备,来这里取一些当年皇军留下的东西。”安晴,现在应该叫安倍晴子说到。

    “这东西恐怕不是你们〖日〗本的吧!”杨广军愤怒中反而冷静下来。

    “聪明!你们〖中〗国大量的文化又是什么结果,汉唐风流,惟有大〖日〗本继承,与其在你们国家受到摧毁,不如让我们保存,发扬光大,也是人类共同的文明。”安倍晴子说到。

    “强盗总有强盗的逻辑,当年你们抢到,为什么不取走?”杨广军又问到。

    “让你们死个明白,当年大皇军进入太行山,在一座道观中得到一些东西,随军历练的贺茂川人发现是修行瑰宝,你们五行门的秘籍和传承之物。准备带回大〖日〗本,结果受到土匪的袭击,皇军分队全部玉碎,贺茂川人也玉碎,不过贺茂前辈在几日前写了一封信,却说明这个情况,这封信辗转流落到我的手上。我huā了多少年才查出此事,这种传承,对你们来说。却当作迷信,唯有落到我们手上,才能真正发挥作用。这是无数前人探索的奥秘!”藤原仲备得意地说到。

    “狗日的小〖日〗本!”余旭光破口大骂。

    “现在支那人除了嘴上硬一点,还有什么?你可以去死了!”安倍晴子举起了枪,轻蔑地说到。

    “‘〖日〗本人是我见过的有史以来最卑鄙最无耻的民族!’罗斯福说的果然不错!”柳致知的声音响了起来。

    “是谁躲在那里?”安倍晴子立刻喝到,手中枪立刻掉转方向,藤原仲备本来准备打开包裹,立刻身体也弓了起来,双手握刀,目光紧盯着声音来处。

    柳致知淡然地从石头后面走了出来,一点也未将安倍晴子手中的枪放在眼中。

    “是你!”五个人都愣了一下,什么时候柳致知也进入其中。自己几个怎么没有任何感觉。

    “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安倍晴子不解地问到。

    “我看见两个小鬼子鬼鬼祟祟进入忠魂陉,就知道没有什么好事,顺便跟下来看一下,原来是打这个主意。”柳致知随口给这个无名的陉峪起了一个名字。

    “这个地方有名字?不是叫薄源陉,怎么叫忠魂陉?”杨广军不解地问到。

    “当年抗日。一支游击队在此全歼一伙日军,日军之中,居然有修行人,是阴阳师,想不到是贺茂一脉,那个阴阳师在临死前。将日军之鬼魂转化为式神这一类凶灵厉魄,游击队中一位军医,是阴山宗传人那修国,以身为祭,布下了五方锁魂炼魄阵,就是你们在外面看到的那五棵槐树,将那些罪恶的灵魂日日被斩灭,世人传说闹鬼,不过是那些灵魂在煎熬而已。在任何时代,华夏都有忠肝义胆的英雄,所以此陉叫忠魂陉!”柳致知解释到。

    “你怎么知道这些事情?难道你也是为五行宗传承而来?”安倍晴子叫到。

    “华夏的道统,岂有你们这群卑鄙者染指,你叫安倍晴子,阴阳师安倍一脉?”柳致知淡淡地看了一眼安倍晴子手中的枪,那是被称为掌心雷的,勃朗宁M1906的改进版,弹夹容量6发,并没有在意,继续说到:“那个老东西冒充华人,一身剑道功夫,手中的刀应该是长曾弥虎彻,你早晨练习时,我看到刀铭:长曾袮虎彻入道兴里,我有一阶段研究苗刀,看过〖日〗本名刀介绍,一个华人,得不到这样的名刀,何况一身剑道功夫,绝对不是大路货。”

    藤原仲备脸色一变,想不到在这个不起眼地方露出了破绽,这把刀一直伴随着他,他习剑道就未离过手。

    柳致知数语,揭出了对方实质,安倍晴子枪瞄准柳致知,却发现一个奇怪的感觉,怎么也瞄不准,柳致知看似不动,却又似随时向各个方向动,安倍晴子有一种感觉,只要一开枪,对方位置根本锁不定,她身具阴阳师术法,同时也一身好功夫,别人不清楚,她还有一手好枪法。

    柳致知是何等人,枪指着他,自然身体有一种反应,这是一种本能动作趋势,根本不会让自己处于危险之中。国术修行之中,一入化劲,自然对危险有一种直感,一般枪就很难打中,只要你一举枪,对方就能感应到被瞄准部位有特殊感觉,自然会生起鸡皮疙瘩,何况柳致知已然超越了抱丹层次,进入连一般国术高手都无法想像的层次。

    安倍晴子不断调整枪口,动作虽是极微小,却从感觉上觉得无法锁定柳致知,额头上不由冒出了汗珠。

    杨广军三人也发现这种情况,心中有点奇怪,这个〖日〗本女人怎么流汗了,是不是太紧张了,不应该啊,她手上有枪,不是占据了上风,杨广军三人虽接触过一些搏斗术,也能对付一二个常人,但从根本上来说,他们不过是普通人。

    藤原仲备听柳致知骂他老东西,当时脸就沉了下来,手一紧,就要冲上来,眼角余光发现安倍晴子头上冒汗,心中也是一愣,他不是杨广军三人,知道安倍晴子不是普通人,从小习武,拜空手道和合气道大师学艺,又得阴阳师术法,怎么手中枪指着柳致知时,头上却冒汗,其中肯定有古怪。

    难道对方给安倍晴子压力这么大,形成一种杀机,不然不好解释。藤原仲备从自己理解入手,决定帮安倍晴子一把。

    “八嘎!”藤原仲备双手举刀过顶,大步冲了过来。

    “蠢不可及!”柳致知轻蔑地说了一句,〖日〗本剑道是有独到之处,但有些却陷于追求所谓的气势,双手举刀过顶,气势上是吓人,但却不如刀随身走,像武士刀这样兵器,自重不轻,不像华夏的剑那样轻灵,以身带刀更重要,柳致知习练的苗刀之中,几乎每一刀都是劲由脚跟发出,由腰催发刀劲,很少刀离开身体多远,更多时候,刀柄是紧贴着自己身体。双手举刀,脚跟已起,力已虚,加上刀下劈,路径太长,浪费时间,对于真正高手来说,胜负之间就是相差这一瞬间。

    柳致知不等他刀劈下,左手一拳,并不快,却是击向藤原仲备的右腋下,拳头一起,藤原仲备顿觉腋下一阵寒意,自己这一刀往未劈下,对方一拳就会击中自己腋下,如被击中,那可是人体薄弱处之一,自己刀肯定会脱落,甚至失去战斗力。

    无奈之下,扭腰缩身,硬生生止住攻势,含胸收刀,双手握在胸前,肩下坠,双臂夹住腋下,刀朝天竖起,形成一式如朝天一柱香。

    这样,柳致知的左拳就无法直接打击其腋下,柳致知由拳化掌,改直为横,拍在藤原仲备的右臂上,劲力并不大,却将藤原仲备的手中刀一晃,这足够了,不让藤原仲备刀变化,想转换招式,先得将姿势调整好,不然形就散了,进攻时破绽百出。

    藤原仲备往下一沉,稳住身体,柳致知的右手动了,轻轻一点,敲在藤原仲备握刀的右手,所击之处,正是手腕穴位之处,一股锐利力道如钉一样透入,藤原仲备右手不由松了下来,柳致知右手顺势扣在刀柄之上,沉身侧旋一抖,藤原仲备左手如何能抵挡柳致知一抖所爆发出的力量,当时刀已易手。

    柳致知借助侧旋之势将刀一横拖,刀已收回腰间,刀尖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从藤原仲备有下巴处一掠而过。

    “这才是苗刀的精髓,学了点皮毛,来华夏卖弄!”柳致知说完身形已退了出去,而藤原仲备手捂住咽喉,发出格格的声音,说不出话来,连呼吸都喘不上,终于栽倒在地。

    柳致知的攻击并没有多动用他那种超人的功力,所有攻击却如吝啬鬼一样,根本没有用多大的力量,却将一个剑道高手斩杀,这一点恰恰说明他在国术上可怕的境界,对一切控制如意。

    柳致知一退之时,枪连环响了,柳致知身形一阵模糊,一步跨出,刀随身转,如亮起一道银虹,刀光侵入安倍晴子的身体,吸到一声凄厉的鬼嚎之后,安倍晴子被斩为两截,柳致知却没有停止,冷笑一声:“以式神替自己挨一刀,你以为能射过今天的命运!”

    目光落向一个角落,而分为两截的安倍晴子并没有流出鲜血,此时却一阵烟雾漫起,化为两截纸人,飘飘落下。

    在洞的一个角落中,一阵黑烟,安倍晴子又一次现身,脸色发白,手中有几张纸,那是式神载体,眼睛不敢相信地望着柳致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