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31. 外寇飞灰得虎符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安倍晴子不敢相信,柳致知不过是一刀,杀了藤原仲备,那可是直心影流的高手。更令她无法置信的是,她的替身式神,根本不会被实体的刀剑杀死,却被对方一刀之下,化为乌有。

    “不可能,你怎么能斩杀无实体的式神!”安倍晴子叫到。

    “只能说你无知,华夏国术博大精深,你们得唐手化为空手道等武术,饮水却不思源,如何能得精髓!”柳致知淡淡地说。

    “胡说,我不信!”安倍晴子有点声嘶力竭地喊到,双手迅速结成桔梗印,口中吐出一串日文音节,柳致知冷淡地看着她。

    安倍晴子手往地上一按,地面如水波一样,向柳致知冲了过去,柳致知也没有结印念咒,只是一抬腿,然后轻轻住下一踩,正落在那波纹的低谷处,洞穴地面似乎抖动了一下,安倍晴子猛然站不住,似乎遭到无形的一击,腾腾连退了几步,脸一阵潮红。

    这样一来,柳致知与她之间更远了,两人本来之间已隔十几米,安倍晴子又一次惊住了,她不知道柳致知如何做到,根本未看到柳致知施法,只是随便一踩,自己的术法完全乱了。

    柳致知当然不可能与她解释,自己一脚踏破了术法能量传递的关键点上面,一般修行术法者,很少关心其术法是怎样形成,只追求效果,除非修行到一个很高的层次,柳致知的格物之道却不同。每一种术法,柳致知都尽可能知道为什么这样,科学一时解释不了的,柳致知也从传统思想中将之了解清楚,所以柳致知对术法,渐渐开始见其本质,脱离了依样画葫芦的层次。开始根据实际情况施用术法,今天甚至没有动用术法,仅凭国术就将安倍晴子的术法破去。

    安倍晴子脚下步法一变。一边用低沉的声音吟诵着奇特的咒语,一面先迈出自己的左脚,然后——以s形向前扭曲而去。这是阴阳师的步行咒术,类似道家禹步作法,刹那间,一股阴风起,洞中温度似乎一下子降了下来,淡淡地雾气凭空产生,在薄雾中,一个妩媚妖艳的女子出现,此为时媚鬼,是一种能将修行者引向烦恼和灭亡的邪灵。

    在时媚鬼出现的一瞬间。安倍晴子手中纸剪成的不同形状的纸片也飘了起来,转眼化为真实的蛇、狗等物,咆哮扑向柳致知。

    在一旁的杨广军三人身体发抖,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温度明显低了下去。安倍晴子并不针对他们施法,他们却受到了影响,特别是时媚鬼一现之时,他们不自觉被吸引,甚至有一种冲动,投入那淡雾之中。

    柳致知一见。冷笑一声:“这些旁门小技,也在我面前卖弄!”手中的刀陡然嗡的一声,一步迈出,如同缩地成寸一样,刀光由腰间洒出,整个人陡然和刀光混为一体,形成一道银虹。

    银虹过处,向柳致知扑过来的各种式神立刻被切开,连雾气都被切开,蛇狗之类,化作纸片飘落,那时媚鬼也分为两截,然后化为雾气,再也聚不起来,柳致知刀光之中,自带意志,而术法也是由意识成形,被柳致知刀中意志一镇压,顿时紊乱,术法结构立刻崩溃,这也是国术入化劲之后,无惧一般术法的原因。

    国术化劲,往往拳中已带自己的意志。那道银虹并没有停下,一掠而过,只听到噗的一声,一切好像都停止了,安倍晴子的术法彻底消失。

    杨广军三人看到,柳致知手中的刀已扎入安倍晴子的腹中,柳致知一步后撤,刀已抽出。安倍晴子眼中露出了绝望和怨毒之色:“安倍家不会放过你!”。柳致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说任何话,一个将死之人,还用理睬她干什么。

    身影一闪,柳致知已退回原来位置,安倍晴子伸出手,想抓住什么,手却无力在空中一划拉,人软了下去,仆倒在地,已去见天照。

    柳致知手中刀却没有一丝血迹,柳致知低头看了看手中这把刀,不愧是日本的名刀之一。

    柳致知诛杀两人,在一旁观战的杨广军三人已经懵了,头脑中一遍空白,三人作为现代华夏人,在和平中长大,何曾见过这种场景,三人虽然也恨这两个日本人,甚至自己命差点丢掉,但让他们杀人,他们根本做不到。

    柳致知见三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淡淡地说:“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带两个日本人来此?”

    柳致知一定程度上是明知故问,将三人注意力从死人身上移开,听到柳致知发问,三人从呆滞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我们事先不知道他们是日本人,两人称自己是日籍华人,父辈是被掳到日本,战后便定居日本,回来是访祖辈的遗迹。”杨广军说到,接着又小心申辩道:“要是我们知道两人是日本人,坚决也不会带他们来此。”

    “你们以前是干什么的?”柳致知问到,这三个人给柳致知的感觉很是奇怪,杨广军应该是退伍军人,另两个身上有符纸,却不是修行人,甚至用柳致知的眼光来看,连修行的痕迹都没有。

    柳致知这么一问,几人有些迟疑,柳致知并不想探听别人的**,见此,便说:“如果不方便说,那就算了。”

    “不是,柳先生,我三个人做的事在现代不算光彩,怎么说呢?你说我们是神棍也好,搞迷信也好,小余有一本家传的书,用现代话说是迷信,里面什么都涉及一点,风水算命、符咒治病、望气寻宝和机关消息之类,我们什么都做,看风水,寻宝之类,甚至偶尔也倒斗,混口饭吃,在北方沿海一带的圈子内也算有点小名声,不然,这次日本人也不会找我们。”杨广军说到。

    柳致知一听,顿时明白这几人是干什么的,淡淡地一笑:“也难怪日本人找你们,你们名声在外,此间事了,希望三位守口如瓶。”

    “一定,一定!”三人一连串叠声地说到。

    “没有事了,你们先走吧,我将此地处理一下。”柳致知也没有兴趣和三人深交,他在三人面前不过是作为一个国术修习者身份出现,虽表现有些惊人,也不是不可以接受,下来有些事,柳致知不想落在三人眼中。

    “那就多谢柳先生相救,我们三人就不打扰了。”杨广军见柳致知有逐客的意思,他久与各种人打交道,对此还是比常人在行,便与柳致知告辞。

    柳致知等三人没入黑暗之中,见三人看不到这里,洞本是弯曲,柳致知这时才动,先从藤原仲备身上收了长曾弥虎彻刀的刀鞘,又将安倍晴子的匕首和掌心雷****收起,这把匕首却不是什么名刀,而是现代军工产品,极为锋利,柳致知将这些东西收入储物袋中,然后随手两个火球,将地面上两具尸体化为灰烬,人既然死了,没有别要让他们曝尸在此。

    处理好了这一切,柳致知的目光又落向地上的那个包裹,手一伸,御物术出,凌空摄起,一动之下,外面包裹布纷纷扬扬,化为碎片,这外面的布,早已腐朽,落到柳致知手上却是一只木盒,不知是什么木料,上面挂着一把铜锁,柳致知没有钥匙,也不想用钥匙,随手一扭,将锁梁给扭断,打开了盒子。

    盒子密封性比较好,柳致知打开盒子,盒子中却是半边老虎一样玉石雕塑,这是什么?柳致知以前并没有见过,取在手中,细细打量了一番,在脑中搜索,猛然想起一物,这难道是虎符?

    越看越像,柳致知在上学时就学过一篇《信陵君窃符救赵》,当时老师给他们看过虎符的图样,虎符应该是两块,但盒中仅是一块,不知另一块在什么人手上,或者流落到什么地方,不知道虎符在五行宗是什么作用。

    作为一个修行门派,肯定不同于世间,虎符之中应该含有妙用,柳致知并没有用神识去感应,先将玉符放在一边,盒子中除了玉符,还有一本书。

    柳致知将书取了出来,此书纸质非常好,感觉是一种特殊的宣纸,而且经过法力的洗炼,根本没有一点普通纸经过多少年后变黄变脆的感觉,封皮几个字《五行秘籍》,柳致知翻开一看,果然如他刚才所料,这并不是一本完整的书,这册仅仅是术法,并没有基本的修行方法,对一个修行门派来说,基本的功法是基础,术法仅仅是应用,世间之人就是得到这本书,没有基础功法,也不能发挥术法的作用。

    柳致知翻看了一下,对他来说,因为修行已入门,其中术法都能用,但术法效果肯定不如与之配套的功法修行出来的法力所驱御的强,不过柳致知并不在意,术法对他来说,只要知道如何施法,他会将之改进,形成自己的东西。

    书上术法都是五行类,借天地五行之气,护身驱魔克邪,其中有一种却是五行雷法,这是柳致知得到第一种完整的雷法。

    看完之后,柳致知目光又落到虎符之上,是不是用神识来体验一下虎符的妙用?。。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